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七章 危四伏(2)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七章 危四伏(2)

清如看了一眼水吟若有所思的樣子,轉念曼聲道:“佟妃已死,她再也害不到我們了,咱們也別再說這麼掃興的話題了。對了,你們怎麼今日才來看我,我還以為你們都把我忘了,不來了呢?!”

月凌嘻嘻一笑道:“哪是我們不想來啊,是有人不願意讓我們來哦!”這般明顯的調侃逗得水吟也笑了起來,日夕更是捂著嘴偷樂。

清如被他們笑得莫名其妙,為自己辯言道:“我哪有不願意你們來啊,是哪個在外面亂嚼耳根子。”

水吟含笑道:“不是說你,是說皇上,他不是下了令讓你安心靜養嗎,那我們當然不敢來打擾。”接著她話鋒一轉道:“妹妹,皇上現在對你可是用心的很,也喜歡的緊,以前的苦沒白吃,可算是熬出頭了!”

日夕與月凌均是點頭稱是,清如卻不似水吟那般高興,手撚著桌帷下密密地流蘇,輕聲道:“這哪算什麼熬出頭啊,只能說是剛剛開始,這些個名份地位不過是皇上一時高興給的,哪日咱們惹得他不高興了又會收回去,看看淑貴嬪就知道了,不過一個噴涕而已,就從貴妃降到了貴嬪,宮里凶險重重,咱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月凌伸過手來與清如相握,道:“姐姐別擔心了,你人這麼好長得又漂亮,皇上以後一定會更喜歡你,你的日子也一定會一天比一天好,說不定很快就被封為貴嬪甚至于妃了呢!”軟滑的手帶著些許涼意。

清如淺笑著反手握住了她的手:“但願能如妹妹說言,不過,若真想在後宮立足,皇上的寵愛固然不可少,但最重要的還是膝下有所出,否則地位再高亦是搖搖欲墜。凌妹妹還未侍過寢暫且放過,吟姐姐還有淳兒你們侍寢了這麼久,怎麼還是一點兒消息都沒有傳出來啊?”說話間還故意用眼在兩人的肚子上掃來掃去,月凌一聽就明白是什麼事了,臉紅紅地跑到一邊不再搭話。

水吟亦是臉紅的快滴出水來了,她絞著衣角扭捏地道:“這種事哪是我們想要就能要的,你要問就問淳兒去,她侍寢的次數最多了。”

日夕一臉茫然的樣子,似乎對她們說的事兒不明白,她傻乎乎地問道:“什麼消息啊?都看著我肚子干嘛,是不是肚子鼓出來了!”說著她還真用手去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叫道:“慘了,慘了,肉真的鼓出來了,我真的變胖了好多!”

水吟剛進嘴的一口茶被她說得盡數噴了出來,又笑又咳,眼淚都出來了,清如亦是笑岔了氣,和月凌抱做一團,一時間重華宮笑聲朗朗,外面的人不知道里面為什麼笑得這麼高興,均是好奇的很。

幾人好半天才緩過勁來,清如擦著眼角笑出的淚道:“可把我給笑慘了,我說淳兒,你到底是真不知還是假不知啊?”

日夕過來搖著清如的手急切地道:“姐姐你們先別笑了,快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嘛,我變胖了真的有那麼可笑嗎?”她天真的話再度惹笑了好不容易止住的幾人。

水吟扶著桌子直到笑啞了聲才道:“傻妹妹,我們哪是在說你肚子胖啊,我們是在說生小娃娃的事,你宛姐姐是問你為什麼侍寢了這麼久皇上都沒把小娃娃塞到你肚子里!”

日夕這才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紅色迅速在她臉上蔓延,連耳朵根子都快燒起來了,她不依地嬌嗔道:“好啊,你們都笑我,哼,不和你們好了!”說著一跺腳,雙手捂著臉,往外跑去,連手帕拉下了都沒撿。

清如揉著笑痛的肚子過去撿起手帕交給月凌,讓她去拿給日夕,目送其出去後,清如回到桌前坐下,對同樣斂了笑意的水吟道:“吟姐姐,現在就我們兩個人,有什麼話你就說吧!”

被她看穿了心思水吟有些訝然:“咦,你怎麼知道我有話要和你說?”

清如撣著水吟噴在身上的水珠,垂下的雙目微微一眨,含著一縷明月似的笑意道:“我和你做了這麼多年的姐妹難道是做假的嗎,剛才你問日夕關于佟妃之事的時候我已經看出你有話要講,只是不知出于什麼原因,不願當眾講出來,現在她們都不在,可以說了嗎?”星眸中一片坦然與知解。

水吟怔了半晌,啞然失笑:“當真是什麼都瞞不過你,真不知你這腦袋瓜子是怎麼長的,那麼好使!”伸著纖長的手指想去點她的額頭,卻被清如抓住了手:“好姐姐,先別討論我腦袋的問題,你快把你想的說出來。”

水吟點點頭,換過神色道:“妹妹,雖然你這半年一直被關在重華宮里,但是先皇後的離奇暴斃,還有佟妃因何被賜死的事情你應該都知道一二!”

清如肯首道:“據我得到的消息,先皇後是被佟妃害死的,而佟妃又不知怎的被皇上查出了是她所為,從而獲罪,怎麼,姐姐你還知道一些不為人知的事不成?”

水吟苦笑著搖頭,垂在耳下的金珠隨著她的動作搖晃著:“我哪有什麼內幕,只是對有些事想不明白,照理來說,佟妃當初既會走這步棋,就肯定想方設法將所有痕跡都一並抹去了,而且那時她還定下了將罪名嫁禍給日夕的毒計。”

“這我也知道,聽說後來還是因為先皇後宮中的總管太監李全說出實情,才免去了日夕的大難!”清如回道,李全她認識,剛入宮的時候他是負責鍾粹宮,管她們這些秀女的。

“你不覺得奇怪嗎?”水吟低頭用護甲劃著桌上繁雜的繡線,發生細細的響聲。

清如蹙了眉頭道:“這沒什麼奇怪的吧,自日夕得寵後,佟妃一直將她視為哽喉之刺,幾番欲除之而後快,只是前幾次被我們識破了沒成功而已。”

水吟抬起頭,眼中是欲知卻又怕知的矛盾:“我指的不是這個,是李全,你我入宮多時,對宮中的奴才見的多了也看得清了,除了身邊能信任的幾個心腹以外,有哪個奴才不是跟高踩低的,李全是宮中的老人了,其中利害關系看得可能比我們還要明,他怎會為了一個素無干系的嬪妃而開罪佟妃呢?”

俺在參加女頻PK榜啊,大家努力幫我去投票哦,還有也幫忙投一下匪舞的誰家天下。

上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七章 危四伏(1)     下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七章 危四伏(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