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八章 悅之深(5)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八章 悅之深(5)

這個聲音?!清如猛地從還未坐熱的凳上立了起來,睜圓的雙眼緊緊盯在跪地人的頭頂,手止不住的顫抖:“你……”只說了一個字就不知再如何說下去。

福臨似早料到清如會吃驚,他意定神閑地對跪地的人道:“平身!”

“謝皇上!”那人終于起了來,當他把臉抬起來的時候,清如“呀!”地一聲捏緊了握在手中的帕子,眼中淚花盈然,好半天才從喉嚨中擠出兩個字:“哥哥……”原來此人正是清如幾乎有兩年未見的親哥哥──索額圖!

難怪福臨說清如見了一定會高興,不止清如高興,索額圖又何嘗不是,溫熱的感覺在兩人眼中流淌,清如險險的幾乎要掉下淚來,趕緊用帕子遮臉擦去眼中的熱淚。

索額圖見到這個一別多時的小妹,亦是激動非常,礙于皇上在跟面不能過于表露,只是含蓄的抿著一絲由心發出的笑意,兩年不見他比以前成熟悉剛毅了許多,英氣逼人,一表人材。

福臨別過臉望著清如表露在臉上的激動笑道:“如何,可喜歡朕的安排?”

清如說不出話來,深怕一開口就泄了聲,只是一個勁地點著頭,望向福臨的眼中充滿了無盡的感激與謝意。

福臨暢然一笑,拍了拍她的手道:“朕知道你自入宮後就再沒見過家人,心里一定想得緊,索額圖反正在宮里當差,只是平素里入不得後宮范圍罷了,今日得空便帶了他來給你個驚喜!”

他這般記著她,這般念著他,即使以前他對她種種的不好,也在此刻淡化了許多,誠然她依舊會對他用著該用的謀術,以確保自己在後宮屹立,但她卻無法再記恨于從前種種,清如銘心而拜:“臣妾謝皇上厚愛!”

福臨抬手不讓她再拜下去:“矣,無須多禮,對了,宛卿,你還不知道吧,索額圖就快要成親了!”

“真的?”清如有些微的吃驚,轉瞬便高興起來,說起來哥哥也有二十幾了,按理早該成親了,只是他眼界高一直沒瞅見喜歡的人家,所以便拖了起來,她含眸笑問道:“是哪家的姑娘,居然讓哥哥也傾了心?”

福臨瞥了一眼道:“還是讓索額圖自己來告訴你吧!”

索額圖微微發窘,低了頭道:“回宛嬪娘娘,是遏必隆大人家的千金!”說到這個的時候他低下的嘴角帶起了一絲笑意,一種柔情在眼中旋轉,看來他對這門親事很是喜歡,說不准這還是他自己要求的呢!

“遏必隆家的千金?”清如低頭微一思索便記起了這個人來,她抿唇微笑道:“原來是她啊!”

這下輪到福臨不懂了,這門親事是月前剛剛定下的,她一直在宮中又怎會知道,聽到他的疑問清如淡然一笑道:“皇上,你可還記得咱倆初次見面的情景?”待見他點頭才複道:“當時臣妾不是擔了個虛名嗎?”

“你是說‘四全姑娘’?”對這個福臨倒還記得很清楚。清如點頭道:“正是,其實那時與臣妾齊名的還有兩人,其中一個就是遏家的千金,亦被人冠以‘無對慧女’之雅號,意思是天底下沒有對聯能夠難倒她,而她自己亦立下了若有人能破她的絕對,她便委身下嫁的話。也正因如此,她雖比臣妾長了半歲,卻一直未嫁!”

“哦?既然你把她說的這麼出眾,怎麼當初選秀的時候朕沒見著啊?”福臨一聽來了興趣,張嘴問著,他想不到天下還有這麼有趣的女子。

清如掩唇笑道:“臣妾又不是神仙,哪會知道,不過臣妾聽說這位姑娘流傳出來的是文采,至于相貌怎樣就不知道,且她比臣妾早三年參加選秀,說不定皇上當時一時不察就給漏了過去!”說著她掃了一眼索額圖,不想再這個問題上說下去了。

福臨亦是如此,轉而道:“究竟是什麼對子這麼難對,來說與朕聽聽?”

“這個對子我倒是聽說過,確是難對,讓我想想!”幾年前的事確是有些記不清了,清如起身移步思索了一會才記起來緩緩道:“等燈登閣各攻書!不錯,就是這句。”

“等燈登閣各攻書?各攻書?”福臨口中念念有詞,不時抬頭望天,眉頭逐漸皺起,看來這個對子把他也給難住了。反觀索額圖卻是胸有成竹的模樣,望著清如微微發笑。

風聲蕭蕭,鳥聲啾啾,想了好一陣,福臨始終未能想到對應的下聯,接連想了幾個不怎麼樣的都被他否決了,他搖頭歎道:“確是個絕對,能想出此上聯的人實在是利害。”頓了一下他想到清如剛才說的話又奇道:“你剛才說須得對出下聯者方可迎娶佳人歸,這麼說來,索額圖你是不是已經對出下聯了?”

“回皇上,微臣也是想了足足有一年多的時間才想到了!”索額圖英俊的臉上有些不好意思。

“下聯是什麼,說來聽聽!”福臨與清如均是好奇的緊,能讓遏家小姐認可的下聯必是與上聯合情合景,工整之極。

既是皇上要聽自無不遵之理,索額圖輕咳一聲,定了定神道:“微臣對的下聯是‘移椅依桐同望月’!”

思索須臾後,福臨與清如齊聲叫好,難得他竟能想出如此下聯,看來很是下了一番苦功,也由此可見他對遏家小姐的在意。

福臨笑了一陣指著索額圖道:“他們二人這月十七便要成親了,朕已經答允索額圖待其成完親後,便偕夫人一並進宮拜見你,也好讓你見見你這新任是嫂子是何許模樣。”

他這樣說,清如自少不了又是一番謝恩,又閑聊了片刻福臨起身道:“朕還點事要去處理,你們兄妹多時未見。要是喜歡就在此多聊會,朕讓那些奴才在外面候著,有什麼事你就叫他!”說罷在兩人的恭送中離去,而奴才們亦依旨站在稍遠的地方伺候。

沒了皇帝在這里,兩人也自在了些,索額圖在清如的一再堅持下與她並排坐了下來。

“哥哥,家中一切可好?”見了這麼久,清如終于有機會問出這句話,有些苦澀,眼更是熱的發慌,今日這見面來之不易,若非她有機會翻了身,只怕這輩子都見不到親人一面。

索額圖凝視著泫淚欲落的清如,臉上浮起歡喜寬慰的笑:“娘娘放心,家中一切都好,阿瑪和額娘聽到你被皇上封為宛嬪的消息,高興的都快不知如何是好了,一個勁地念叨著你,只盼著將來能有機會見你一面!”這樣的喜悅卻又夾著一絲絲難過,他有些黯然地道:“本來我想著借這次成親來求皇上讓你來當主婚人的,也好借此一家人見見聚聚,可阿瑪說你現在是天子的人,不能輕易出宮,所以堅決不讓我提!”他無奈地攤著手,看得出當初索尼的態度一定很堅決。

“會有機會的!”清如輕輕說著,眼中一片堅定,只要自己能在福臨面前隆寵不衰那就必有出宮省親或招父母入宮相見的機會。

“哥哥,我雖已入宮為妃,但依然是你的妹妹,阿瑪額娘的女兒,所以以後沒人的時候你還是像以前那樣叫我好嗎?”清如話中充滿了懇切,她生活在宮中,天天都是在爾虞我詐中度日,為嬪為妃皆不過是眾多人中的一個,難有放開心扉的時候,而今見了親人自是格外親切,不願他守著君臣之禮,叫自己娘娘,這樣的稱呼,尊貴而生疏!

索額圖無言地點著頭,望著眼前這個淡定容華,優美靜雅的小妹,他知道她已經成長為一位立足于後宮的妃子了,再不是昔年那個玩笑打鬧,無憂無慮的女孩了,喉嚨發澀,幾欲言又止卻,他像以前一樣伸手撫著清如流蘇垂卻的長發,言道:“小妹!”這個字眼他有多久沒再叫過了:“你在宮中受了很多苦對嗎?有時候阿瑪多方打聽到些消息回來都不敢說給額娘聽,就怕額娘聽了受不住。阿瑪想盡了辦法,甚至去求太後,說是放你出宮修行也好,但……”至此,他自己亦哽咽了聲說不下去。



上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八章 悅之深(4)     下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八章 悅之深(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