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八章 悅之深(6)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八章 悅之深(6)

聽到阿瑪額娘如此操心自己,清如聽得幾欲落淚,她絞著帕子努力忍著不讓淚落下,隔了半晌方仰首,望著雕有各種鳥獸圖案的亭頂道:“一切都過去了,以前是妹妹太不知深淺,才會落至那般下場,還給家里丟臉,但以後不會了,哥哥你記著,終有一日,妹妹會如當年所說那樣,風風光光地回家省親!”一種漠然,兩樣定意。

看到妹妹那種被宮闈生活磨練出來的淡定,索額圖的心為之一痛,他順著她的話做出一副認真相道:“好啦,真要到那時候哥哥一定向皇上請旨親自從宮里陪你至家中,不過你可別讓我等到白發蒼蒼的時候,那時我怕自己都走不動了!”

見他說得又認真又苦惱,仿佛真已經很老了似的,清如見狀終于“撲哧”笑出了聲來,若由春風化雨一般,悲切的氣氛被這一笑沖淡了不少。

聽得她笑索額圖心中悄悄松了口氣,突然他又想到了什麼,從懷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小包東西遞與清如道:“這是臨出門前額娘千叮嚀萬囑咐,讓我一定要交給你,她知道你現在在宮里境況不一樣了,要什麼都有,但是這是她親自上廟里為你求來了,讓你一定要貼身收著,能保你平安的!”

接了布包,一層層打開,里面放的赫然是一個三角形的平安符,輕撫著那黃色的符紙,如見了額娘一般,一股暖流在心底流淌,清如握在手中,貼在胸口,笑由唇擴散至全身,她慎重地點著頭:“請哥哥幫我告訴額娘,我一定會貼身帶著!”

抬眼望去,不遠處的湖邊,細柳斜垂,春風過處,偶有幾枝垂到湖面的柳條,便隨風擺動,蕩出漣漪圈圈,如她之心。

有宮女端來點心,是銀耳紅棗粥,清如親手端了一碗給索額圖,銀勺子剛落碗,卻遲遲不見舀起,只是在那里面轉著圈,看那雪白的銀耳與鮮紅的棗子在里面翻滾,一時竟沒了食欲。

索額圖吃了幾口,抬首見她始終未動,見狀問道:“妹妹,你怎麼了?可是有心事牽絆?”

清如默然一笑,松開勺子抬頭道:“還是哥哥了解我,妹妹確實是有件事,需要請哥哥幫忙!”

“哦?什麼事?”索額圖奇道,妹妹身在後宮之中,他只是一介侍衛要怎麼幫忙?!

清如猶豫了一下,望著亭外爭奇斗豔的花,目光靜傷地道:“子佩跟了我已有十數年,而今亦有十七歲了,是到了嫁人的年齡,我想請哥哥在宮外為其尋一戶好人家,然後體體面面的嫁出去!”停了一下複又道:“這件事我早就有想過,只是在宮里許多事都不好辦,要做需得求皇上同意才行,所以猶豫至今,而今哥哥來了也算是適逢其所!”

“這事簡單的緊,我回去就辦!”索額圖爽快的答應著,他在外頭人面很廣,些許小事自不在話下,只是他不解妹妹何以只提替子佩找婆家而不提子矜,她們二人可都是自小陪伴于她,一樣的親啊,他遲疑著道:“那子矜呢?”

“子矜……”清如撐臂而起,略略幾步走到亭柱處,扶柱相望道:“子矜我還想留她幾年,我如今剛剛得到皇上的寵信,在宮中莫說勢力,便是根基也一點都無,若再無一個可信之人在身旁倚重,那凶險就更重幾分了!”

“待我在宮中穩下來後,我便親自向皇上請旨,為子矜找一戶好人家,從宮里嫁出去,有皇帝的旨意在,不管嫁入哪里,也絕不會被婆家輕視了去!”柔緩的聲音從那張合的口中緩緩逸出,目光微凝,閃著幽幽的光芒!

索額圖也是心思靈動之輩,幾句話間已聽出了些許端倪:“可是子佩與你離了心?”

清如撫著鬢邊的散發淺笑道:“沒有的事,只是子佩性子直燥,不似子矜妥帖,不太適合在宮中生存,我怕她將來會被人利用從而吃了大虧,所以才想著早點讓她嫁出來,也好離開後宮。”一般的宮女都要年滿二十五歲才會被放出宮,但寵妃身邊的人自不可同日而語,皇上現在對她這樣好,要放個丫環出宮嫁人,想必是不會不許的。

“好!既是妹妹開口的事,那為兄一定會替你辦好,等我回了府便四處去問問有沒有合適的人家,只是不知妹妹要為子佩選什麼樣的人家?”在這個問題上索額圖覺得有些為難,以子佩的身份,找個小厮隨便配了顯得有些委屈,可真正富貴人家又不見得瞧的起她,除非是做妾室。

清如這一次沉吟的時間有些長,抬步下階沿著鵝卵石鋪就的小路徐徐走著,兩旁青蔥似的草兒在腳邊軟軟的拂著,索額圖一言不發的跟在她後面,他知道妹妹在考慮適才的問題。

暖風迎面而來,吹得眼睛有些發澀,清如微眯著眼,一絲明澈在眼中劃過,她側著頭叫了聲道:“哥哥!”

“嗯?”索額圖聽到她的聲音,快走兩步,與其距離縮短至半步。

“而今我雖翻身得到了皇上的喜愛,也晉了宛嬪,可說底,終究還是個妾室,即使我以後封了妃,那還是個側室,永遠都不是正妻!”每一個人,尤其是女人都覺得能夠成了皇上的妃子是莫大的榮耀,可他們忘了一點,在諸多光環的後面,妃子也僅僅只是個妾室而已,無數的妃子中能夠有機會被扶正成為正妻,成為皇後的能有幾人,多數都是以妾身終老!

聽著她于壓抑中透出的委屈與淒涼,索額圖心中大為不忍,正欲加以安慰,清如已回過頭來,長曳的流蘇在她淨白無瑕的臉上劃過,她一字一句地道:“所以,我身邊的人要嫁就一定要嫁人做正室,決不能委屈了做側室!”

稍停了會兒她又道:“至于夫家,不求富貴滿云,但求良善人家,能善待子佩,不會瞧不起她便可!”最後這句她說得很認真,也很悲哀,曾經的她何嘗不是這樣想的,只是這個年少時的願望這一生是無法達到了,入得宮門豈有再出之理!

“好!我一定依你之言替子佩在外面找戶好人家,皇上已許我成婚之後偕妻一並進宮見你,到時我就把列好的名單給你。”索額圖鄭重地應下。

清如默默地點著頭,一方繡著紫薇花的絹帕在她手中捏得時緊時松,這是她所能替子佩找到的最好的一條路,也算慰了她這麼多年在身邊的侍候。

“妹妹,這子佩一走,你身邊就只剩下子矜一人,應付的過來嗎?”索額圖不無擔心地問道。

“放心吧,除了她們二人外,我在宮里還有幾個信得過的奴才,都是當初從入宮開始就在我身邊伺候的,應該無妨!”說到這里目光突然黯淡了下來,原先的四人而今只剩下三人了,綿繡已經死了!而那個推她出去,間接害死綿繡的人到目前為止還一點頭緒都沒有。

看著太陽漸次斜了下去,一抹抹流霞逐漸被點燃于空中,索額圖在宮中已經逗留很久了,不得不告辭離去,清如親自送至宮門口,依依不舍之情流露于臉上,不過想著沒多久後又能再見,也便忍了下來,只叮囑了其千萬莫忘所托之事!

直至瞧得不見了身影後,清如方轉身回了重華宮。她不知,就在她替子佩費心安排的時候,子佩對她的誤會又更深了一層,而起因不過是幾枝小小絹花罷了!



上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八章 悅之深(5)     下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九章 環佩如許(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