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九章 環佩如許(2)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九章 環佩如許(2)

清如送別了索額圖,回到宮中未多久便有福臨身邊的太臨來傳旨,宣其今夜至養心殿侍寢,與聖旨一並到達的還有一件輕滑的素色衣服,傳旨之人,只說是皇上所賜,請宛嬪去時穿上,其他的並未多說。

清如不知福臨打的是何主意,緣何要賜衣而不循定下的規矩,領旨謝恩後又拿銀子賞了傳旨的公公。

早知這一日會來,可真到了這刻,心卻又緊張的不得了,第一次侍寢的經曆如一條毒蛇一樣盤踞在她心頭揮之不去,包括那要將她撕扯開來的痛!

身體是僵硬的,手是微顫的,直到溫和柔軟的水將她包圍起來,才慢慢放松了下來。

她坐在木桶中,長發垂在外面,子矜在里面服侍,她一次次的舀起混合著花瓣的水從她的肩頭傾泄而下,有幾片粉紅的花瓣留在了光潔的皮膚上。

“子矜?”一直沒說話的清如突然出了聲。

“恩?”子矜輕輕地應著,手中的動作卻未停,她一直在想要不要將今日子佩的事告之小姐,不說不好,說了又怕徒惹小姐難過,令她好生為難。

“如果子佩比你先嫁出宮去,你會不會難過?”她突然來了這麼一句,令子矜莫名地緊張起來:“小姐要把子佩嫁出去?”

瞧著她瞪大了眼的模樣,清如不由啞然失笑:“你問這麼急干嘛,難道你也想跟著她一起出嫁?”

子矜紅了臉小聲道:“哪有,我只是奇怪小姐好好的怎麼突然說起這個了,難道……”臉刷的一下由緋紅轉為煞白,她想起在宮中常有的慣例,她囁著失了血色的唇道:“小姐難道你將子佩賞給哪個太監做對食?!”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對子佩來說真的是太殘忍了。

這下輪到清如吃驚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搖頭輕笑:“你怎麼會想到這個去的?”

她既不否認也不承認的態度讓子矜猜不准備她心里在想什麼,只得答道:“奴婢是聽宮里的人說的,常常有主子把不喜歡的宮女賞給太監做對食。”頭垂下去,聲音愈發的低。

清如抬手撫著她的頭道:“傻丫頭,我怎麼舍得這樣待子佩,若真是如此,那她還怎麼生兒育女。”瞥著子矜聽了她話而重新亮起來的臉道:“今天,我見到了哥哥!”

“二少爺?”由于子矜沒有隨她去所以並不知道這件事。

“恩!我琢磨著子佩現在對我有些意見,調回身邊是不可能,不過讓她就這麼一直留在宮里做粗使宮女也不是回事,就讓哥哥在外面給她找個好人家,嫁做人婦算了。”清如娓娓說來,手輕拂著靜止的水面。

聽得清如這般說,子矜簡直大喜過望,當即跪在地上叩首道:“奴婢替子佩謝謝小姐!”

清如抬手道:“起來吧,你們跟了我這麼多年,只要不背叛于我,你們的將來我自會留心安排!至于你,暫時先留在我身邊,等將來有機會我找一戶更好的人家讓你出嫁,可好?”

子矜到底還年輕,聽到這件事,紅著臉道扭捏地道:“一切但憑小姐做主!”

清如微微一笑,將手伸向子矜:“扶我起來吧!”

子矜將她扶出了木桶之後,用手巾將她身上的水跡擦干,清如忽了想到了什麼向子矜道:“這事你先別和子佩說,免得她多想,一切等哥哥把名單拿來了再說!”

子矜應了聲,轉身從架上取下了皇上送來的那件衣物,服侍清如穿上,衣服全為素白之色,閃著淡淡的絲光,似為絲綢所織,但與平常所見又有所不同,極軟極輕,穿在身上幾乎如無物一般,而且垂性極佳,猶如匹練直瀑。

至于樣式既不是旗裝亦不是漢裝,倒有些像唐朝時的衣服,寬大的袖子飄逸揮灑,長長的衣擺拖在地上,隨步而行。

這件衣服著在身上,立刻為清如平添了一份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頭上明月當空,人影衣袂飄飄,猶如廣寒仙子,風吹來,人飄渺,似隨時欲乘風歸去!

未曾挽起的三千青絲,在腦後隨風飛揚,清如舉袖掩了一下迎面而來的風,長衣及體,貼在身上說不出的軟滑,撫著這件不知該叫什麼的衣服,清如閃過一絲疑慮,好似這衣服缺了什麼不應少的東西,然一下子又說不出來。

出了內室,早有太監在外面等候,不過這一次卻不是裹著毯子抬去,而是抬了吹轎來,讓其乘著去,清如猜不得福臨之意,逐依言上轎,在眾人的目光下離去。

清如似乎又開始緊張起來了,由于沒有帶帕子,所以她只能絞著衣袖,說來也怪,不論她怎麼絞,這衣服就是不皺,平整如新。

在一陣輕微的搖晃中,來到了皇帝所在的養心殿外,常喜早在宮外等候,見其下轎,迎上來請安道:“宛嬪娘娘吉祥!”

“常公公不必多禮!”即使她最落魄的時候常喜也沒有絲毫瞧不起她的意思,所以清如對其很有好感,免了他的禮。

“皇上可在里面?”她詢問道。

常喜答道:“回娘娘,適才有幾位大人來求見皇上,現在皇上正和他們在里面議事,娘娘不妨先去偏殿中等候片刻,待幾位大人出來後,奴才即刻就去請娘娘!”

聽到有國事相商,清如自然不好進去,言道:“既是如此,就煩請公公帶路!”

常喜在前邊引路,清如正要跟上,突然一個聲音從殿內傳了出來飄入清如耳中,嬌軀一震停下了腳步,扭頭瞧著緊閉的殿門,這個聲音雖輕,但她決不會聽錯,是阿瑪的聲音!

常喜走了幾步,回頭卻不見她跟上來,心下奇怪,折回道:“娘娘?”

清如醒過神來,神情複雜地問道:“常公公,索大人可是在里面?”

常喜亦聽到了從殿門中零星傳出的話語聲,他也不隱瞞,道:“回娘娘,索大人確在里面!”

得了確認,清如逾加移不動步了,在稍稍猶豫後說道:“常公公,能不能讓我從門中瞧一眼,我保證不會驚動里面的任何人,就一眼,好嗎?”切切的思親之情,讓她開了這個不應開的口。所幸的是常喜是個通達之人,他瞧清如說的切然,也就同意了。

清如挨在門中,透過門縫往里瞧,內里燭火點點,站了三個大臣,至于福臨則坐在龍案之上,從清如的角度望去,只能瞧見那三個大臣的背景,僅是靠著背景清如便認出了索尼。



上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九章 環佩如許(1)     下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章 纖云望月(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