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章 纖云望月(2)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章 纖云望月(2)

然令他沒想到的是,懷中剛剛還柔軟似水的軀體一下子變的僵硬無比,清如揪著福臨胸前的衣服,頭埋在他的懷里低低地說著:“皇上我怕!”

“怕什麼?”福臨不解地問著,輕拍著肩想讓她放松一些,清如抬頭卻不知該如何說,待及瞧見不遠處那張寬大的龍床,及上面明黃的絲幔時,不由自主地縮了一下。

她的反應被福臨瞧在眼里,回身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心里頓時明白了七八分,想起以前自己對清如的所作所為,愧疚爬滿他那張年少英挺的臉,不無心疼地在清如耳邊說道:“朕保證,這一次不會再痛,相信朕!”一邊說一邊用臉在清如的臉上摩挲著,輕輕的,癢癢的,他不想用強,所以一直等到清如點下那不再怎麼僵硬的頭。

牽了手慢慢向床榻走去,隨著無比無縫的天衣落地,紗帳將兩人的身影掩在其後,印著紅燭的光,人影朦朧如霧!

細細的喘息聲,粗重的呼吸聲,一起在這個只屬于他們的天地里交織響起,沒有任何保留!

光滑的錦衾,火熱的肌膚,緊緊包圍著清如,她就如一葉飄零于暴風雨中的小舟,每一次的風雨來襲都讓她以為自己于沉溺于看不到盡頭的海中,可每每總能保住一點靈智,接受下一次更猛烈的侵襲!

十指緊緊的交纏著,直到兩人一並綻放出最後的激情時,亦不肯放開,她是屬于他的!那他呢?有否在這一刻完整的屬于過她?

清如筋疲力盡的沉沉睡去,福臨卻未曾即刻睡意,而是單手半支起身,以一種難明的眼神望著陷入睡夢中的清如,突地他歎了口氣,將清如抱在懷里,自己亦伏在她身上睡去。

夜就這麼悄悄的劃過人間凡塵,待清如于夢中醒來時,福臨已不在了身邊,而天色亦早已大亮,透過紗帳天光還是無礙的射了進來,,立刻將她嚇得從床上坐了起來,原本覆在身上的絲被立刻滑到了腰際,露出吻痕點點的身子。

清如扯過絲被掩在身上後方沖著紗帳外晃動的人影道:“誰在外面?”

才問罷,立刻就有人挑開了紗帳,卻是一個嬤嬤領著幾個宮女:“娘娘您起來了?”說來也巧,這個嬤嬤清如有點印象,好象上次侍寢時她也在。

“為什麼晚上不叫醒我?”清如皺著眉問,要知道像她這樣的嬪妃是不可以侍寢一夜的,否則就是逾制之舉,難怪她會緊張。

面對這位皇上的新寵,嬤嬤可不敢擺譜,堆著滿臉的笑道:“回娘娘,這是皇上的意思,皇上不讓奴婢叫醒娘娘,臨上朝的時候還特意吩咐奴婢在這里等娘娘您醒呢!”

聽得是福臨的意思,清如也就擱下了心,又想及福臨對自己如此細心體貼不由低頭微笑,暖從心來,這一瞬間的幸福幾乎將她淹沒,不過她並沒有忘記自己身處在帝王家中,只是一笑後旋即將心重新掩藏在眼後,面上恢複了慣有的淡漠。

早有人將她宮中的衣物取來,一道來的還有綿意,她換了嬤嬤的手替清如穿戴整齊,隨即引其出門乘上肩輿往坤甯宮行去,這肩輿早在清如晉嬪時就已經按例賜了下來,不過到今日她才乘。

妃嬪侍寢,按規定不得過夜,且第二日一早必須去向皇後請安,今日無人叫醒,清如起得晚了些,所以催促著抬肩輿的太監快些。

走在宮牆夾道中,隨著肩輿輕微的搖擺,發上碧玉簪子垂下的珠珞晃動不已,襯得青絲如云似碧,清如突然想起前幾日去慈甯宮給太後請安的情景。

于檀香索繞的宮閣中,她見到了跪在佛像前專心禮佛的太後,她悄步走了過去輕聲道:“清如叩見太後!”

聽得她的聲音孝莊停下了手中撚珠的動作,微張了慈目道:“到我身邊來!”說這話的時候她依然面對著佛像。

清如依言走上前在她旁邊跪下,抬頭,印入眼中的是垂目視蒼生的佛像,雖是泥塑的死物,然那定格的神情卻像極了昔日她在夢中見到的佛祖,一樣的悲憫!

正當她將目光停留在佛像上時,太後卻將慈嚴的目光投注在她臉上,緩緩道:“這一次你做的很好,最凶亦是最好的時機,你能覷破這一點,從而加以利用,連哀家也佩服你,換了哀家易身處地,恐怕也未必能極時把握住這稍縱即逝的機會!”

太後無疑是這宮中最督智的一個,在她那雙看盡滄桑的眼中凝聚著無數的智慧與銳利。

明燈環繞下,清如與太後一樣合了雙手于胸前,迎著太後的目光,是敬畏是感恩:“太後過獎了,當日若非得太後相助,清如亦不會有今日之成就!”

孝莊搖頭,低頭看著清如一直帶在腕上的玉鐲,眼中帶了一絲笑意道:“哀家當日不過是舉手之勞,主要靠的還是你自己,你拿一切來賭這一盤,結果不止替自己翻了盤,也讓皇上走出了董鄂氏留下的陰影!”說到這里太後的眼神陰了下來,眼中有一絲隱忍的惱意在里面,她直呼其姓,看來心中始終不承認其為大清的皇後。

不等清如說話,她又接下去道:“皇上當時那樣可真把哀家嚇壞了,若非有你,恐怕現在他還把自己關在那里,你這次算是幫了哀家一個大忙,這件事哀家會記在心里!”

“清如只是盡了自己所能,不敢居功,更不敢讓太後記掛,太後對清如的好,清如永遠都記著。”她扶著太後站了起來。

“哀家知道你是個不忘本的好孩子!”她靜切的說,雙手重又合于胸前,仰頭望著那高高在上的佛像道:“告訴哀家,你看到了什麼?”

清如初不明白其所指為何,待順其目光望去之後,頓時了然,望著那半垂的佛眼輕輕地道:“清如看到了蒼生的苦難,以及諸佛渡化世人的慈悲心!”

太後點點頭不置一詞,轉身抬起手指著外面重重宮殿樓閣道:“再告訴哀家,你在這里又看到了什麼?”

清如面容一滯,似乎有些明白太後的意思,凝了聲道:“清如看到人與人之間的算計陰謀,以及一場永遠不會結束的戰爭,不見硝煙戰火,卻更殘酷百倍!”

“好!”孝莊重重地說道,銳利的目光在她臉上移動:“你既能看懂這點,就該知道,慈悲二字,在後宮不吝于催命符!今日,你已經是皇上新一任的寵妃宛嬪,再不是以前避世隱居的如貴人,你要學著將慈悲從心中抹去,要知道這宮里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成為你的敵人,即便是曾經的姐妹也不例外,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這宮里,可以不存害人之心,但絕對不可沒有防人之心,心慈手軟只能害人害已,這句話你可記下了?”孝莊鄭重無比地說著,想必這些話亦是她前半生最好的寫照與縮寫。

隱隱覺得太後這些話似意有所指,可不知為何卻又不肯明說,想來應是提醒她若有人背叛于已之時萬不可手軟放過,否則就會害了自己,想到這兒,清如亦同樣鄭重地回答道:“人若不犯我便罷,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多謝太後提點,清如必當銘記于心!”她說的話在不久的將來終于成真,只是從那時起,她的心就不斷的在破裂,最終變得千瘡百孔!



上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章 纖云望月(1)     下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章 纖云望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