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章 纖云望月(4)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章 纖云望月(4)

甯妃也瞧見她跟了上來,但因剛才的事,她對其有些生氣,所以不僅不慢,反而還催促著抬肩輿的人走快些,不想看到後面的人。

對她這般有些賭氣的行為,貞貴嬪仿若不見,只是叫人追上去,待及到了近前相差無幾的時候,提聲喚道:“甯妃姐姐!”

輕和柔緩的語氣並沒能消去甯妃肚中的火,挑了一下勾畫細致的蛾眉,徑直看著前方頭也不回地道:“可不敢當!貞貴嬪不回你的翊坤宮,跟著本宮做甚?難道還想去我永壽宮坐坐?”

貞嬪貴瞧著甯妃擱在扶手上的手,其中一只手指上帶著綠松石的戒指,在陽光下不時閃過一絲清碧的光芒,眼悄然眯起,在眼深處閃過數種難明的光芒後複又睜開,帶著一些個無奈的語氣道:“甯妃姐姐,我知道你還在生我氣,但是在那種情況下我不得不如此說,怎麼的也得給皇後留幾分面子你說對不?!”

她不提還好,一提甯妃更生氣了,回過頭直視著她怒道:“不論該與不論都輪不到你來教訓我,別忘了,我才是妃,而你不過是個貴嬪而已,你有什麼資格與立場來說我的不是?!”說的太急,連本宮這個自稱都忘了。

這般挾槍帶棒的話果然使得貞貴嬪眼神一黯,低了頭不知在想些什麼,喝斥了她一頓,甯妃心中亦舒坦了不少,只道她這一次定不會再跟來,逐催促了抬肩輿的人穩些走,哪知走了沒幾步,貞貴嬪重又跟了上來,只見她帶了幾分歉意地道:“此事確是妹妹的不是,可妹妹這番做完全是為了姐姐好,請姐姐千萬不要誤會!”

被她這麼一說,甯妃不禁有些微微發懵,一時之間轉不過神來,怎麼過一下子和她做對又變成了為她好,這貞貴嬪話里究竟是什麼主意。

瞧甯妃這若有所思的神色,貞貴嬪心知她已經有些聽進了,往前與她並排而行後又道:“若姐姐不嫌棄,妹妹有些體已的話想和姐姐說,不知……”說到這里她用眼環視四周奴才,以示意甯妃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

甯妃此刻倒還真有幾分興趣,想要聽聽她所謂的體已話是什麼,同時也好問清楚,何以剛才要幫著一個初封的嬪說話,她略一點頭道:“既是如此,就到我永壽宮去說!”

“多謝甯妃姐姐!”貞貴嬪坐在肩輿上欠身做謝,同時低下的唇角處揚起一抹淡若煙,深似潭的笑意。

永壽宮是西六宮之一,為兩進院,前院正殿面闊五間,黃琉璃瓦歇山頂,大殿前後簷安雙交四菱花,正殿東西各有三間配殿。

而它也是西六宮中最靠近皇帝所居乾清宮的居所,其與坤甯宮相距亦不遠,沒多久就到了,兩人同下了肩輿,剛進到正殿中坐下,就有宮女奉了茶來,甯妃接在手里後讓宮人們俱退到外面守著,同樣,貞貴嬪亦遣了隨身的人出去。

看沒有人在眼前礙眼後,甯妃方放下手中的碧羅春茶,同時用眼角瞟了貞貴嬪一眼道:“現在沒人了,有什麼話就說了,本宮倒想聽聽你是怎麼為我好的!”說歸說,其實她心中對貞貴嬪的話還是很懷疑的。

貞貴嬪何嘗聽不出她話中的譏意與懷疑,然她的臉依然是淺笑的模樣,低頭吹著盞中的茶葉,待全數吹開後,方徐徐飲著手中的茶,那慢條斯理的樣甯妃瞧的極是不順眼,她是個要不就不說,否則便是想什麼說什麼的主,要她將話憋在心里可會悶壞了人的。

正當她等的不耐煩的時候,貞貴嬪終于開口了,她說的第一句話就把甯妃嚇了一跳,當即從寬大舒適的椅中站了起來,嘴巴微張,眼睛瞪的圓滾滾的,仿佛是第一次認識貞貴嬪。

她說的是:“甯妃姐姐,你想不想得到協理六宮之權?”

協理六宮,想必是後宮所有妃嬪都夢寐以求的事了,在宮里,皇後是中宮,是理所當初是後宮之主,手中亦自握著治理後宮的大權。但很多時候,不得聖意的皇後,往往不能很好的運用這項大權,形同虛設,這個時候,就需要有人來幫皇後協理後宮了,而這個人,必然是皇帝所信所倚的寵妃,所謂協理六宮,其實與治理六宮相差不大。

而這一朝,前一位得協理六宮之大權的人是佟妃,在她長達數年的威懾下,後宮無人敢撩其觸須,包括同為妃的甯、淑二位。至于皇後就被架空了權利,猶如一尊供奉在坤甯宮的菩薩,也曾有人提議歸權于皇後,卻被福臨想也不想就給否決掉了。

在董鄂香瀾晉為皇貴妃後,佟妃的氣焰雖有所削弱,但她依然掌著協理六宮的大權,一直到後來出事。

在佟妃死後,這協理之人就一下子沒了,由于福臨沒有明確的指定,所以後宮諸多事務一直處于無人打理的狀態,偶也有幾件交由皇後處理的,但不多。

這個問題甯妃從來沒想過,可而今被她這麼一提,心里頓時砰砰亂跳,臉上亦泛起一陣別樣的紅光,所幸她還不是太蠢,在一陣激動過後將心思壓了下來,她睨著神色淡然的貞貴嬪道:“你這是什麼意思?”她著實是吃不准貞貴嬪葫蘆里賣的什麼藥。

貞貴嬪淡淡一笑,將茶盞放下後道:“我是什麼意思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接下來就看甯妃姐姐你是什麼意思!”

若說實話,甯妃自然是想的,協理六宮的大權誰不想要,但這件事關系重大,且也不是她們所能決定的,貞貴嬪突然來這麼一句,誰知道她打的是什麼主意,萬一是趁機想試探自己呢?想到這兒,她收起眼中的想法,並沉了臉色喝道:“貞貴嬪休要在這里胡說,本宮可沒那樣的心思,何況這種事曆來都皇上決定,哪輪得到咱們做主!”

塗著丹蔻的指甲在茶蓋上慢慢地劃著,待得甯妃說完後才抬頭,帶著細細的歎息道:“妹妹誠心想與姐姐說體已話,不想姐姐卻對我有所戒備,也罷,既然如此,就當我是在胡說吧,不打擾姐姐休息了,妹妹告辭!”說罷,她真的起身向甯妃福禮,隨後往殿門走去,竟是一步不停,恍若一個受了委屈的人。

她這樣的舉動,倒真有些觸動了甯妃心中的弦,難道真的是自己誤會了她?難道她此來確實是有法讓自己得到大權?

一想到自己有可能因此而錯失了協理後宮之權,心里頓時如千百只貓在撓一樣,癢的不得了,眼見著她就快要跨出殿門了,再不做決定可就晚了,甯妃來不及考慮太多,急切的叫道:“且慢!”

貞貴嬪果然依言止步,但卻不回頭,面朝殿門徐徐地道:“怎麼?姐姐不是懷疑妹妹在胡說嗎?”

甯妃見她似乎有些置氣,忙過去拉了貞貴嬪的手重新回到殿中央,同時拾了笑道:“妹妹這說的哪里話,姐姐怎麼會懷疑你呢,只是你突然和我說起這事,我一下子不知該如何是好!”轉眼功夫連稱呼也換了過來。

“那姐姐現在是相信妹妹了?”貞貴嬪溫聲問道,垂下的眼卻在望著甯妃抓著自己的那雙手,因保養得宜,這雙手依然是青蔥如玉,但無論怎麼保養都比不得少女之時。

上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章 纖云望月(3)     下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章 纖云望月(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