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章 纖云望月(5)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章 纖云望月(5)

甯妃聽得她口氣松動,似還有門道,心下輕籲了口氣,面上笑容更甚地道:“這是自然,姐姐哪有不信妹妹之理,不知妹妹剛才說的事……”她故意拖長了聲,為的就是等貞貴嬪自己把話接上來。

沒有讓她失望,她話音未消,貞貴嬪就已經接了話來:“姐姐是說這協理後宮之權?”

“正是!”甯妃目光牢牢地盯著貞貴嬪,除了殷切以外,還想從她臉上瞧出什麼來,可結果卻讓她失望,除了云淡風清以外,什麼都瞧不見。

貞貴嬪裙裾輕場,緩移幾步後道:“其實這也沒什麼不可說的,佟妃被賜死,淑貴妃被降位,現在整個後宮除皇後以外,就屬姐姐與靜妃的位份最高。”

甯妃點著頭,微露得意之色,可不是嘛,她在宮里熬了這麼久,終于等到沒人壓她的那一天了。

將這一切瞧在眼里的貞貴嬪微微一笑續道:“皇後不得皇上所喜,且又碌碌無為,雖有鳳印,卻根本沒能力執掌後宮儲事,而靜妃是廢後,皇上怎麼也不可能將這大權交與靜妃來掌,若她能理好的話,當初也不會被廢了。這樣一來,有能力有資格的人就只有姐姐你一人了,若姐姐能把握住機會,在皇上面前好好表現一番的話,皇上一高興,肯定會將這大權交到姐姐手中!”她有條不絮的說著,面容靜若止水,仿若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

然她幾乎每說的一句,甯妃眼中的光芒就亮一分,那條上好的蘇繡帕子,在她手中快絞成了破布,可見其內心的激動。

待及說完後,半晌不見其說話,直到貞貴嬪叫了她好幾聲後才反映過來,深吸幾口氣,意欲平複波濤洶湧的內心,然那十指的顫動卻是怎麼也停不下,她有些複雜又有些奇怪地道:“就算我真得皇上信任,握了這權利,于妹妹你又有何好處呢,照說你今日這些話于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我應該感謝你才是,可是其中緣由能否請妹妹明示?”

貞貴嬪望著雕刻祥瑞圖案的梁頂,眼中任添了一份輕愁,如云霞將逝,叫人瞧在眼里疼在心里:“妹妹不過是想在宮里為自己找個可以依靠的人而已,以前還有姐姐在,而今姐姐已經去了,只剩下我孤零零一人在宮里,連個可以說話的人都沒了,太後是皇後那一邊的,她素來就不喜我與姐姐,而這宮里能夠讓我倚靠的就只有同為董鄂氏一族的甯妃姐姐你了!”這番真情實意的話,再加上她毫不掩飾的眼神叫人無法懷疑她所說的話。

貞貴嬪執帕軾去不小心從眼睛滾落的淚水,繼續道:“姐姐你如今位列四妃之一,且膝下又有二阿哥在,在諸皇子中,二阿哥身份最是尊貴。斗膽說句大不敬的話,若皇上有朝一日大行,這皇位不傳給二阿哥還能傳給誰呢?!”說到這里她微斜了眼瞧甯妃的反應,果不其然甯妃已被她這話給震的心馳神移,這一看之後她又說道:“妹妹命薄,這一世怕是要以貴嬪的身份終老了,姐姐與我雖非至親,但同姓一氏,也可算是族親,妹妹別無所求,只希望將來能得姐姐照應一二,妹妹感激涕零!”說罷,她竟一展衣袖朝甯妃跪了下去。

這一來可真把甯妃震住了,愣神過後趕緊扶起貞貴嬪,動容道:“妹妹說的這是哪里話,咱們共侍君主,本就該相互扶持才對,妹妹的心意姐姐如今已是盡數明白,你快快起來!”連扶帶攙總算把貞貴嬪從地上拉了起來,口中姐姐妹妹已是叫的十分親熱。

“姐姐能明白自是最好,適才妹妹不讓你在皇後面前繼續說下去為的也是這個,姐姐不論資曆還是身份在宮里都是數一數二的,何必和一個小小的嬪過不去呢,皇上喜歡她也不過是圖個新鮮,指不定沒幾天就扔一邊了,姐姐現在最重要的是想法得到協理六宮的大權,皇後雖然形同虛設,但名份畢竟擺在那里,上面還有太後護著,表面上多多少少要給她留一點兒面子的,這樣看在皇上眼里,也會說姐姐你識大體,有分寸!”貞貴嬪娓娓道來,聽得甯妃不住點頭。

“妹妹說的極有道理,適才確實是姐姐冤枉你了,怎麼這些話你不早說,害的我好一頓郁結。”甯妃心情被她說的極好,但還是有些埋怨貞貴嬪不早些告訴她。

“適才不是在皇後宮里,就是在隨處可見人的外面,這些只能和姐姐說的話我哪能找的到機會的。”貞貴嬪搖著頭說道,纖紅挽花纏珠步搖從發中一直垂到她耳下,與那同樣式樣的耳環一並搖晃著,為其添就一份嬌豔之色。

原已經悉數相信她的甯妃,在激動過後,心里突然又泛起嘀咕,因為她想到了一件事,一件她險些就忘了的事,心下想著,臉上的笑就有些緩了下來,她伸手撫著貞貴嬪耳邊的步搖,累累珠串在她手中脆然生響,同時其目光爍爍,罩向貞貴嬪的臉龐:“妹妹又何必妄自菲薄,你還這般年輕,大有機會懷上龍種,說不定不久的將來就會添了一位小阿哥,到那時,你就不需要再附在我之下,而且封妃也是指日可待之事!”語氣隱隱有著不善,若真如她所言,那貞貴嬪現在的投靠不過是一時之計,等她自己羽翼豐滿之時恐怕會迫不及待的飛走,甚至于反過來倒打一耙,若真是這樣,她就真要好好考慮一下,再決定是否接受了,盡管剛才所說的一切都是那麼的誘人。

她的話讓貞嬪的臉在一瞬間失盡了血色,唇亦抿得死緊,就這麼忽然的,眼淚如春未的雨一般撲撲落下,直染盡她雪白無色的臉。

甯妃沒想到她會突然哭了起來,事先一點征兆都沒有,她不禁有些慌了神,這完全不是她所想的那樣,思之不明的她只好道:“妹妹哭什麼,姐姐說的也是實話,難道……”說到這里她臉冷了下來:“難道妹妹並非真心與我相交?”

“不是!不是!”貞貴嬪一邊抹著眼淚,一邊急切的說著,深怕甯妃誤會了去,只這一會功夫,錦帕就濕了半邊,好不容易止住了哭聲,哽咽著道:“妹妹沒用,剛才只是被姐姐的話勾起了一些舊事,所以忍不住有些自傷,決非是因為姐姐的原因,請姐姐千萬不要誤會。”

“哦?是什麼事,說與我聽聽?”甯妃起了好奇心,她還真想聽聽貞貴嬪會有什麼事那麼傷心,想想自己剛才問的話也無什麼不對之處,只要是在侍寢的,都會有機會受孕從而誕下龍種,怎麼偏偏就她一人反應這麼大,難道是皇上不讓她留龍種,想想也不太可能。

貞貴嬪紅著一雙淚眼幽幽地道:“說出來也不怕姐姐笑話,其實……其實我……我不能懷孕!”她停了好幾次才將話說完,這件事對她來說不僅是難以啟齒,更是她最不願意記起的事。

這一下輪到甯妃無語了,久久不能回過神來,她太清楚不能懷孕對一個女人,特別是後宮女人來說意味著什麼了,那代表她永遠都機會有兒子或女兒可以承歡膝下,更甭說將來依靠了。

看著貞貴嬪那淒然的傷心,甯妃相信那不是做假的,可是好好的一個女子怎麼會不能生育呢,難不成……她突然想到宮中的另一個人,她和她也是一樣的,想到這兒,甯妃抖手指著貞貴嬪喘氣道:“難道你和恪貴嬪一樣也被人灌了紅花!”

每每想到這件事她都會出一生冷汗,她是親眼看著皇後將一大碗紅花灌進恪貴嬪的口中的,她不停的討饒,不停的哀求,可皇後象瘋了一樣,叫人掰開她的嘴灌下去,然後那血就像泉水一樣不停的從恪貴嬪下身流出來,帶著一陣陣令人發寒的血腥味,當時她在旁邊嚇的瑟瑟發抖,皇後像是從地獄里出來的惡叉,而恪貴嬪渾身是血,好可怕,還有那個已有了五個月大的胎兒,就這麼死在了紅花之下,恪貴嬪福大命大撿回了一條命,可太醫亦說了,從今以後,她再也不能懷孕。

上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章 纖云望月(4)     下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章 纖云望月(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