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章 纖云望月(6)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章 纖云望月(6)

這件事令甯妃印象極深,為此還做了好一陣的噩夢,所以貞貴嬪剛一說不能懷孕,她立刻就想到這個,不過旋即就覺得不可能,因為貞貴嬪比她晚入宮,她在宮中的事里並未提到有這麼一茬。

貞貴嬪對恪嬪之事也是知曉的,畢竟當初她已經入宮,只是所知不祥罷了,她搖了搖頭哀然道:“不是!其實說起來也不是什麼秘密,姐姐應該知道我素來有心悸之病?”

“這個我自然知道,不過聽太醫說來並不是很嚴重,只要注意調養就好了,而且我見你最近都不怎麼犯病,身體還是可以的。”甯妃皺眉道,她不知這不孕之症和心悸的病有什麼關系。

“呵!”貞貴嬪自嘲的笑了一下:“姐姐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原本這事是不足為人所知的,但現在姐姐已經不是外人了,說說也無妨!”

貞貴嬪低頭視著自己鞋面上的繡花緩緩道:“所有人都道我與姐姐親厚無比,是一母所生,其實事情關非如此,我額娘乃是阿瑪的一房小妾,而姐姐卻是正室所生,我二人名為姐妹,實非如此。當年我額娘懷著我的時候,正室嫉妒我額娘受寵,怕她生了個兒威脅到她地位,所以買通了丫環,想在我額娘用的保胎藥里下藥,所幸額娘聰明,逃過了這一劫,可逃得了初一逃不過十五,何況正室有心算計,最終我額娘被她傷了肚子,早產生下了我,因為早產,且在肚中就受了傷,所以我生下之時身子虛弱極虛還帶了心悸的毛病,甚至有人斷言我活不過周歲。

然上天開眼,賜福于我,雖飽受病痛的折磨,可到底還是活了下來,雖額娘心疼我,可阿瑪卻非如此想,他嫌額娘生的是個女兒,對她逐漸冷淡了下來,一直到我長大都是這樣,所有好的東西都沒我的份,那是給我姐姐的,也就是正室所生女兒的,同樣是阿瑪的女兒,命卻差了好多!”貞貴嬪的聲音飄渺如浮云悠悠,半垂的眼皮蓋住了那雙晶亮的眸子,叫人看不到她眼中的信息。

稍停了一下後她又接了下去,只是眼一直沒抬起,亦沒看甯妃的表情,似乎完全沉浸在自己回憶中:“所幸姐姐性子好,在家里比較照顧我,每次我一犯病,都是她幫我請的大夫,所以日子雖然苦,但好歹也算過了下來,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我入宮,因為姐姐被指給了襄親王,所以家里只有我一人參加了選秀。原本我這個抱病之人是選不上的,幸然得皇上垂憐,明知我有病在身還讓我入宮侍駕!”說到這里,她的臉上泛過一陣春陽般的暖意。

“後來雖得了太醫的妙手診治,病情控制了許多,但想要生育,卻無疑于拿命去賭博,贏的機會只有十分之一!”說完了這話,她深吸一口氣終于抬起頭定定地望著甯妃:“姐姐,我說的句句屬實,這事皇上亦是知曉的,若你還不信我,我也沒有辦法。”

甯妃怎麼也沒想到在貞貴嬪身上還有如此一段往事與不為人之的隱秘,聽了忍不住一陣唏噓,心中對貞貴嬪更是多了幾分同情,至于僅有的幾分懷疑也盡數埋葬在同情之中了,她赦然道:“都是姐姐不好,提起你的傷心事,身子要緊,千萬不要再難過了。”

貞貴嬪伸手與她相執,淺笑道:“不關姐姐的事,而且這些事都已經過去很久了,我自己都快忘了呢!只要姐姐肯信我便好,妹妹一定會竭全力幫助姐姐得到協理後宮的權力!”

甯妃揚眉笑道:“妹妹也同樣放心,只要有姐姐一日,定不會讓你在這宮里吃虧!”

“那就全賴姐姐了!”貞貴嬪亦同樣笑著,宮院中,竹林搖曳,在風中沙沙作響,剛掃的地,轉眼又落下了碧綠的竹葉,葉生葉落,卻是循環不止!

再回過頭來看清如那邊,衣緩輿行,轉眼便又到了坤甯宮,皇後已不在正殿里,穿過殿宇,進到了內堂里,只見皇後伸手入魚缸中劃動著清止之水的同時,也逗弄著一條條金緋色的金魚,護甲在水中折射著與平常不一樣的光芒,瞥見魚兒受驚急急游開的樣子,她未笑反而有一種極致的落寞。

“臣妾見過皇後娘娘!”清如屈膝甩帕,依足禮向皇後行了一禮,不似有些妃子欺皇後老實,行禮偷工減料。

聽得她的聲音,皇後收手回過頭來,浮了一絲笑容在臉上,想去扶她,待見手上還是濕濕的,中途收回手,言道:“宛嬪請起!讓你無端多跑一趟實是本宮的不是,只是本宮有些話想單獨與你說,不好讓甯妃她們知道!”她倒是坦誠,心中怎麼想的口中便怎麼說,只是這樣的人多半是要吃虧的。

“皇後客氣了,皇後有命臣妾自當尊從,何況只是折回一趟。”由于不知皇後說這些的用意所在,是以清如起身說完這句後就閉了口,靜待其接下來的話。

皇後從宮人手中取過軟巾軾了手,然後走到清如跟前一步處,甯靜悠遠的雙眼定定的打量著她,似欲從中瞧出些什麼來,被人這樣瞧著總覺得有些不自然,清如正要說話之時,突聞皇後聲音響起:“說起來這似乎是我們第一次有機會好好的談談,以往雖不曾多見,但你在宮中的事本宮多數也是知曉的。”

“承蒙皇後掛念,臣妾有愧!”清如不卑不亢地說著,瞧著皇後那張普通的容貌,心里有些摸不著底。

“這里沒旁人,你就不要這麼拘禮了,本宮癡長你一些,若你不嫌棄便叫一聲姐姐吧!”皇後的圓臉上布滿了真誠,讓人下意識的相信她的真意。

與皇後姐妹相稱,這是連貴妃也不敢的事,何況是她一個小小的嬪,而且這份情,清如也不願領,她當即屈膝低頭,面帶惶恐地道:“皇後乃是後宮之主,臣妾不過一賤身,不敢高攀!”

隨著這話的落下,皇後好一陣沉默,過了好一會兒才輕逸出一聲歎息,伸手扶住清如的臂彎,讓她起來後,無奈笑著,這樣的她竟也有了一絲美的痕跡:“皇後?我算什麼皇後?既無管理後宮,統禦諸妃的能力,也無為皇上分憂的能力,就連甯妃也敢踩到我頭上來,難怪皇上總說我乏長才,當真是一些不錯!”她不知在想什麼,又忘了自稱本宮,又也許其實在她心底根本就不願這樣自稱。感傷的情緒一直在她眼中流連不去,原本揚起的嘴角此刻也垂了下來。

這次PK,得了第六名,再過幾天就該進包月了,比賽前十名就必須進,呵。

為了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今天再更新一章,雙休日可能不會更新,至于下禮拜要看情況,爭取下禮拜在進VIP前再更新一章,至少要把三十章發完,嘻

上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章 纖云望月(5)     下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章 纖云望月(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