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一章 漫雪(1)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一章 漫雪(1)

吼吼,終于等到解禁的這天

這一晚,不必說,自然還是清如侍寢,天衣華錦,卻是擋不住深宮後院重重襲來的殺機,福臨給她的恩寵越多,她就越有這種感覺,想想今日就被甯妃抓了個錯來借題發揮,今晚是絕對不能再錯了。

歡好過後,清如抓著錦被窩在福臨懷里,抬頭瞧他星目緊閉,似是睡著了,輕喚了幾聲都沒反應,看來他真是睡著了。

別過頭透過窗縫望見外面濃墨般的黑色,她輕輕掀開明黃絲滑的錦被,披上衣服,然後又替福臨將被子蓋好,瞥見他醉人的睡顏,眼一時移不開,不由自主地低下了頭,唇與唇相印,然不等她離開,下面的人就驟然睜開了眼,手臂牢牢的圈住她,唇齒輕啃,真將她吻地喘不過氣來後方松開,帶著幾分笑意道:“怎麼,想偷偷離開?”氣息不住的在兩個人之間流動。

見被他抓了正著,清如不由歎了口氣,看來她還真沒有做賊的天賦,想到這里,剛開始還不覺得怎麼,待及回味過來後不由笑了起來,怎麼好端端地把自己比做賊了,真是昏頭了。

“皇上,這里是養心殿,而臣妾是嬪,按規矩,臣妾是不能和您共宿一夜,昨夜已是違了祖宗制法,今晚怎麼能再犯一次呢?!”清如放柔了聲道,如此近的距離能看清福臨臉上每一絲細微表情的變化。

只見他蹙了眉道:“原來是為這事啊,朕還以為是什麼事呢!”他不以為意地道,接著又道:“是不是今天去請安的時候皇後為難你了?”

見他誤會,清如趕緊搖頭道:“哪有,皇後仁慈寬厚怎麼會為難臣妾呢,只是宮中人多眼雜,且又一個個盯著這里看,難免會有什麼不中聽話的話流傳出來,至使後宮不甯,臣妾姿質愚鈍不能為皇上分憂,但亦決不能再為皇上多添煩惱!”

這道理福臨何嘗不知,只是他素不喜被諸多規矩所縛,所以不想也懶的去理會,而今被她一語提起,還真叫他不得不去好好思量一番。

趁著福臨在想事,清如將披著的衣裳系好,然後悄無聲息的下了床,待福臨回過神來,清如已站在丈外之處,朝他眨著美目,帶著一絲天真,與平日里的她有著不小的區別。

福臨愣了一下啞然失笑道:“好吧!好吧!就你最知禮,搞得好像朕疼你是不對似的,罷了,就依你這回吧,朕這就叫人送你回去。”

“謝皇上!”清如欣然謝恩,其實她心里亦不舍得離開他,離開那個溫暖的懷抱,只是他是皇上,自己是妃子,唉!總是有著諸多的無奈!

維持著得體的笑,小心的不讓內心的感情泄露出來,在福臨的殷望下她跟著常喜出了養心殿,然後坐上來時所乘的那頂輕呢小轎,這一夜隨行侍候的是湘遠。

天不知道什麼時候下起了雨,小小的雨絲,打在臉上已不是開春時的寒了,反而有些舒服,夜雨是清如最喜歡的,掀開轎簾看到湘遠跟在轎子旁邊,身上已有不少地方被雨打濕了,但她並不在意,也不用帕子擦一下,徑直跟牢在轎側,倒是看到清如探出頭來時立刻提醒道:“娘娘小心,莫被雨淋著了!”

清如微微一笑道:“無妨,些許小雨淋了才舒服!”隨即她讓抬轎的太監放下轎子,彎腰從里面走了出來後吩咐道:“不用送我了,我自己走就行了,你們調頭抬回去吧!”

“娘娘,這怎麼行,您還是快上轎吧!”湘遠被她嚇了一跳,不止她,四個抬轎的太監亦嚇了一跳,說什麼也不肯抬回去,這要是讓皇上知道他們沒把宛嬪娘娘送抵宮中,肯定會怪罪的。

見此,清如只好讓他們抬著空轎在後面跟著,自己則和湘遠一起在雨中漫步而行,仰起頭感受到雨打在臉上的涼意,絲絲如許,明月依舊高懸空中,如水月華似在指引著在夜間迷途的人兒,好讓他們快些找到回家的路。

“你今年有二十好幾了吧?”清如突然開口打破了月華下的靜寂,她看人的目光不算頂准,卻也不差,湘遠,她應是一個可以說話的人,從第一次她願冒著得罪馬佳依云幫助日夕的事上可以看出。

“回娘娘,奴婢今年二十二了。”湘遠輕輕地回答呢。

“二十二?”清如屈指一算道:“還有三年,你滿二十五就可以出宮了!呵,做宮女也是不錯,只要年滿二十五就可以放出宮了!”而她這輩子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去宮外看看走走。

湘遠舉眸,望向前路的眼中一片清明:“奴婢等不過都是賤命一條,二十五歲出了宮也不過碌碌為生計而忙活。但娘娘之人生卻如錦繡長卷,延綿不絕,便是到了二十五歲也不過剛剛展露一角,其後還待有更多的精彩未展現!”

“你怎的不說是未知的危險呢?”清如停下步,似笑非笑的掃向湘遠的面龐。

湘遠欠了身道:“娘娘福緣深厚,怎會有危險,有的只會是數不盡的榮華富貴!”這樣恭維的話從她入宮到現在對好些個主子都說過,可榮華總有落下的那一日,是隨恩寵的逝去而落下還是隨著生命的逝去而落下,就不得而知了。

清如聽到她的話只是一笑置之,未與說下去,她伸手接著細雨,重新換回了適才的話題道:“有沒有想過出宮了去做什麼?嫁人嗎?”似乎女子最終的目的都是為了嫁人,然嫁的是良人與否就未可知了。

聽了這話,湘遠似有些不好意思,咬著嘴唇道:“應該是吧,以前在老家時曾訂過一門親事,只是現在不知道對方娶了沒!”

清如突然起了興致,半笑道:“到時若對方已娶親的話,我就給你指一門更好的婚事怎樣?”

“娘娘厚愛,奴婢受之有愧!”湘遠急急拜倒,聲語中隱隱有感動之意。

清如扶起她道:“這有什麼,不過是小事罷了!”

此刻兩人的衣服外面已經濕著,里面也開始滲進一些,眼瞅著雨也大起來了,便快步而行,不過不管湘遠怎麼勸清如都不肯坐到轎子里,對清如來說,雨是上天賜給每個人的甘霖,便是淋一會兒又能怎樣。

在路經咸福宮的時候,清如意外的看到昭云軒里的燈還亮著,這個丫頭,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不知又在玩什麼了,正想著,突然聽到旁邊湘邊一聲輕呼。

“怎麼了?”清如隨口問道。

湘遠適才在宮門口看到有一個黑影閃過,可細看時又沒有了,逐搖頭道:“沒什麼,只是奴婢一時眼花!”

“既然沒什麼,那咱們就快些走吧!”清如也沒有細究,加快腳步往重華宮行去,湘遠跟在她後面不時回望後面的咸福宮,可還是一樣靜悄悄的,什麼也沒。

直到她們的身影盡數沒入黑暗中後,一個人影才從樹後閃了出來,望著她們離去的方向輕籲了一口氣,這次可真險,差點就被發現了,這人影正是李全,他趕著有事要向日夕稟報,卻不想在入內前會撞見清如一行了。

定了定神,李全左右相望無人後,才入了咸福宮,直奔昭云軒的方向而去,敲了門進去,只見蘭香正服侍著她摘下頭上珠釵。

“有什麼事嗎?”日夕斜斜地睨了他一眼後又將目光移回鏡中的自己身上。

“回主子,宛嬪那邊分去伺候的人奴才都看過了,分在她身邊服侍的是湘遠還有秋月秋容幾個,其他人都是做些宮里的粗活。”

“哦?是她們?”日夕有些微的吃驚,揮手讓蘭香停下來,她站起來走了幾圈道:“有沒有可能將她們其中一個收為所用?”

李全言道:“秋月她們一直在湘遠手下辦事,要拉過來恐怕不是那麼容易!”言罷見日夕面色不善趕忙又道:“不過奴才另外探得一件事,想來應該對主子有所幫助。”

“李公公,是什麼事,你快些說,別讓主子等!”說話的是蘭香,她與李全相熟的很,有些時候日夕的話就是她去傳給李全的。

李全嘿嘿一笑湊上幾步道:“回主子,奴才前日里曾見宛嬪帶進宮的丫環子佩在禦花園中哭泣,甭提多傷心了,奴才記著主子的話,就走過去看看所為何事,這一來可讓奴才打探到原來她與宛嬪之間有了隔閡,前次在分東西的時候對她不公,所以她才傷心。”

“子佩?”聞得這個名字,日夕感興趣地挑起了斜飛入鬢的長眉,豔紅欲滴的紅唇亦劃起一個好看的弧度:“照你說來她與宛嬪已經離心嘍?”

李全肯定的點頭道:“看她的樣子,恐怕對宛嬪怨恨不淺,而且對自己宮女的身份頗有怨言!”

日夕緩緩地點著頭道:“看不出這個小妮子心性還不小嘛,對宮女身份有怨言,那她就是想當主子嘍?”說到這里她突然轉過頭看著蘭香,瞧得蘭香心里毛毛的,不由低下了頭,只聽日夕閑閑地說道:“蘭香,那你有沒有覺得這宮女的身份虧待了你啊?”



上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謹以此文紀念我逝去的外婆     下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一章 漫雪(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