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一章 漫雪(3)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一章 漫雪(3)

“娘娘太過獎了,漫雪昔日不過是薄有幾分虛名罷了,倒是今日有幸得見娘娘您這位‘四全姑娘’才是漫雪的榮幸!”

清如還待再說,卻被索額圖打斷了:“咦?你們倆是怎麼了,怎麼一見面就相互誇起對方來了?”

聽他這麼一說清如和漫雪頓時回過味來,可不是嘛,兩人不禁相視一笑,于嬉笑間彼此的距離拉近了不少:“對了,哥哥嫂嫂,你們是從皇後那里過來?”

索額圖回道:“是從坤甯宮過來,皇後賞了我們好些東西,還有皇上太後也是,從太後的話音中可以聽出她對小妹你很是看重呢!”他笑了一會兒,聲音忽而有些低迷:“再有幾天我便要去廣東一趟,恐怕要數月才能歸!”

“廣東?”乍聞這個地名,清如有些不解地道:“去那里干什麼,聽說那里是平南王尚可喜的勢力范圍!”

索額圖顧左右見無外人後方道:“皇上日前得到消息,尚可喜在廣東密令其部屬私充鹽商,又私市私稅,想那廣州為對外通商口岸,他這一來,每年所獲之私銀不下數百萬兩,而朝廷之損失更是不可估量,由于那是蕃地封王之所在,皇上在沒有明確的證據之前不宜派人去,所以命我前去暗中調查,看所得之消息是否屬實!”

“若是屬實會如何?”索額圖的話讓清如想到了那次在殿外聽到的零星碎語,其中就有關于三蕃的事,只是沒聽清楚罷了。

“這要等調查完後,請皇上來聖裁了,現在還沒有什麼消息!”索額圖如實道,這時一直坐在他旁邊聽的漫雪啟了唇道:“若調查下來消息是假便罷,若是真,只怕尚可喜這蕃王的位置就不那麼穩了,至少皇上對他不再是那麼信任了,只是俗語有云:牽一發而動全身!現在三蕃各據一地,兵力不少,皇上想懲治他也不是那麼容易的,恐怕這事最後還是要不盡人意!”

她不假思索就說出了這番從全局而望的分析,著實讓清如吃驚不小,看來這“無對慧女”確實不是浪得虛名,而且不止對子,在許多事情上都當得起這個慧字。

“嫂嫂真是胸藏大才,若嫂嫂是男兒之身,只怕早已是國家棟梁之才!”清如大為感歎。

“唉,那可不行,若你嫂嫂是男兒之身,那我又去哪里找這麼個天下無雙的女子做夫人呢!”索額圖迎著清如的打起了趣,把漫雪逗的紅了臉,輕啐了他一聲,別過臉去。

笑鬧過後,清如又不無擔心地道:“哥哥,你這次孤身一人前去,可千萬要小心,雖說你武功不錯,但這一路遠行指不定會有什麼凶險出現,一定要記著安全,阿瑪額娘還有嫂嫂可都等你回來呢!”

“放心吧,我一定會的!”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眼睛一直與漫雪相望,繾綣纏綿,柔情無限,看來漫雪已將哥哥這個鐵漢練為了繞指柔,清如既為他們高興,又不禁湧上一陣小小的失落,福臨雖亦是她唯一傾愛之人,但她卻從來不是他的唯一,人間夫妻的滋味她是無法體會了。

清如想的有些失神,直到索額圖叫了她好幾聲才回過神來,茫然地問道:“哥哥你叫我?”

索額圖正欲問其怎麼了,突然感覺有人拉了一下他的衣服,回過頭看卻見漫雪正沖著他微微搖頭,示意其不要多問,索額圖對這位聰慧的妻子可說是言聽計從,見她反對也就不多問了,轉過頭回到正題上道:“妹妹你前些日子不是讓我為子佩留意著人家嘛,我在外面找了幾戶不錯的人家登記了資料,你要不要先看看?”

聽說是這事,清如頓時提起精神,伸手道:“那可正好,快些拿來讓我瞧瞧!”

索額圖從袖中抽出一本裝訂起來的冊子遞到清如手上道:“這些個人里面有些是商人,也有些讀書人,再有一些就是和我一樣的侍衛,有三品的也有四品的,總的來說都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之家,但也是小有積蓄,而且都沒有娶親!”

清如一邊聽一邊翻著手中的冊子,里面不僅有人名和簡單的介紹,還一一畫上了圖像,讓人看了一目了然。

照理說這些都算是青年才俊了,可冊子上好些個商人和讀書人卻讓清如看的直皺眉頭:“商人和讀書人都不要!”她一口氣就否決了兩大類人。

“這是為什麼?”索額圖不解地問道,若說否定一兩個也就罷了,怎麼一下子就把一堆人給否定掉了,這些人可都是很不錯的。

清如沒有回答,倒是索額圖身邊的漫雪眼簾一垂,瞬間便明白了清如的心思,她代為解釋道:“商人重利,子佩若嫁與這類人,他們首先考慮的不會是新娘,而是從中所得的利益,這樣一來,子佩豈不成了貨物一般;至于讀書人則多數迂腐且自命清高,他們雖口中不說,但心底里難免會有些看不起曾為奴婢的子佩,長此以往將來難免會給子佩氣受,娘娘我說的可對?”

清如點頭微笑,心里對漫雪的佩服又多了一分:“嫂嫂說的正是清如心中想的,看來還是嫂嫂最知清如的心思。”說罷她又向索額圖道:“哥哥,我看不如從你認識的侍衛中挑一個忠厚可靠的吧?這冊中有嗎?”

“不知道你們兩個在說些什麼,照這樣說來豈不是天下的商人和讀書人都不用娶妻了?”索額圖哭笑不得的看著清如和漫雪,不過他還是同意了清如的想法,畢竟他本身就是侍衛,對這些人的了解也多些,遂依言道:“你翻十三至十七頁看看!”

清如聽了他的話並不忙著翻,而是對漫雪道:“嫂嫂,你過來幫我一起看看,你的眼光定然不錯!”

漫雪也不推辭,淺笑著應下,然後起身走到清如旁邊,兩人一起瞧著冊子上的人物,在翻到十六頁時,清如與漫雪一齊指著圖上的人問對方:“這個人如何?”

說完後才發現原來對方也和自己說了同樣的話,當真是默契十足,連索額都懷疑她們是不是事先商量過。

笑了一陣後清如對漫雪道:“嫂嫂也認為這個張世蔭不錯?”

漫雪徐徐點著頭道:“看圖像此人面貌忠厚,武功也不錯,雖說只是個四品侍衛,但只要人好就行,何況他家里人也簡單,只有一個老父與妹妹。”

這時索額圖也插話道:“張世蔭我和他接觸過幾回,人很不錯,又肯吃苦,而且在同僚中人緣很好,這子佩嫁給他倒是個好歸宿!”

清如點著頭道:“既然如此,那我把子佩叫來讓她自己瞧瞧,若是好,哥哥你就讓張家早些來提親,至于皇上這邊我會請他早些放子佩出宮的,若沒什麼問題,估計最多到下半年就可以過門了。”說著她把子矜招了進來,叫她去把子佩找來。

不多時子矜便回來稟報說找不到子佩人,清如聽了暗自皺眉,子佩最近是怎麼一回事,老是跑的不見人影,就連活也不好好干,她人不在,那這事只能暫時擱著,待其回來後再說。

“子佩要是回來讓她馬上來見我!”清如向子矜吩咐道。

“是!”子矜垂首應下,其實她心里也急得很,恨不得立刻去把她找回來。

“還有……”清如瞧了一眼外面日正當空的天色道:“吩咐禦膳房傳膳!”

待子矜退下後,清如對索額圖二人道:“哥哥嫂嫂,你們難得來一次,就在我這里用過膳再走!至于這子佩的事,待她回了我話,我立刻托人去告訴你!”

“那好,若是我出遠門了,你告訴你嫂嫂也是一樣的,她對這些事都清楚,想著這些人里有好些都是她幫著我一起選的!”

清如含笑應著,沒一會兒功夫,禦膳房就送膳來了,滿滿的擺了一桌,三人圍坐成一桌,清如親自為他們倒上自己釀的桂花酒,隨後她沒有立即坐下,而是舉起酒杯道:“哥哥,嫂嫂,這杯是小妹敬你們的,祝你們白首永不離!”直至今時今日,她方有機會祝賀。

索額圖與漫雪亦各自執起酒杯,與清如相碰,索額圖同時道:“會的,我好不容易才娶到你嫂子,怎麼舍得放開,莫說白首,就是下一世也還要做夫妻!”

漫雪沒有說話,只是在桌帷下與索額圖握緊了手,隨著酒杯輕撞,三人均是仰首一口飲盡杯中的酒,這一頓飯,清如吃得猶為高興,連酒也多飲了幾杯!

然好景總有終時,宴亦終有散時,在短暫的相聚過後,他們要走了,清如忍著傷心,將早已准備好的禮物交給他們,然後又親自送至神武門,方依依不舍得看他們離去,三步一回首,五步一躊足,這一別再見不知何時,直至他們走得完全瞧不清影子時,清如才回身離去,積蓄在眼中的淚水在她回身的瞬間落如珠串,親情在每一個人心中都是珍貴無比的,從出生到死去,血脈始終相連!



上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一章 漫雪(2)     下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二章 子佩(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