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二章 子佩(4)解禁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二章 子佩(4)解禁

果然不出她所料,看來福臨是想和她說昨夜的事了,想到這兒,清如微挑了紅唇,閉眼拿手在臉上輕輕撫著,似在考慮著什麼,待再睜眼時,已經清明如許,心中有了應對,淺聲道:“去派人回了皇上,就說我今日身子不爽,不能侍駕,請皇上恕罪!”

她這是明擺著拒絕皇上了,湘遠被她唬了一跳,從來妃子都是滿心歡喜地等候皇上召喚,從沒聽說過還有人不願意的,湘遠遲疑著沒有退出去而是進言道:“娘娘,這樣好嗎?萬一……”

清如輕瞥了她一眼抬著身下的貴妃榻道:“就照我的話去回,沒有什麼萬一,皇上不會怪罪的!”聽得主子這麼說,湘遠只好壓下腹中的疑問與擔憂,應聲退了下去。

是夜,沒有消息傳來,她的拒寢如石沉大海,沒有任何回應,然清如卻不甚擔心,她遙望著外面星月點點的夜空,悵悵地歎了口氣,在這宮里要防的事與人太多,以前只想著防別人,卻不曾想到自己身邊的人也有背叛的一天,唉!

若要歎,這氣是怎麼也歎不完的,但她卻不能如此唉聲下去,望望時辰差不多,便讓小福子他們去外面守著,里面只留下子矜一人!

天衣……清如纖長如玉的手指慢慢滑過這件獨一無二的衣服,目光迷離如霧,恍然間她已縮回手,慢慢解開自己衣服的扣子,子矜要過來接手,卻被她阻止了,她慢慢地解著,一件一件,直至衣物退盡,她方取下天衣,披在身上,長衣勾勒出完美的身姿,飄然若仙,每一次當她穿上這件衣服時,都會覺得自己好陌生,似乎她不再是她,而是另一個……

想著想著她突然又笑了出來,她不再是她那又會是誰呢,真是亂想,系好最後一個扣子她抬手拔下挽住三千青絲的發簪,頓時如瀑的青絲筆直垂下,披在身後,華飾褪盡,留下的自是最真實的她!

清如做完這一切,方轉過身來,只這一變就叫人眼前一亮,子矜正自不解其所謂何意之時,清如吩咐道:“將所有的燈都用紗罩籠了!”

子矜沒有多問,而是依言照做,找了紗罩來籠上,這一下屋中的燈光頓時蒙朧下來,與天上的月華似有若無的連在了一起。

清如點點頭,提步來到案後,桌案上已經放置了一把鳳尾琴,七根琴弦靜靜的停在那里,不時閃過一絲亮光,似乎在等待著人來彈奏它!

清如提衣坐下後,將雙手放在琴弦上,略微一撥便發出“咚”的一聲輕響,許是心情的原因,這聲響聽得怎是如此哀怨,如一個怨婦一般,這個音驚醒了清如,宮中女子不論什麼都不能太著痕跡,怨更是不行,否則定會害了自己!

想到這里,她停下了欲起調彈曲的手,待心靜下,怨壓下後,方重新起調,這一次再試音,果然不再哀哀切切,而是一種淡淡的輕愁,似是而非,卻引人躊足而望。

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清如不再耽擱,信手揮卻,七弦在指下躍然而起,如有了生命一般,這一次她彈的是《一剪梅》,隨著琴音的響起,她似乎又回到昔日,在臨淵池邊彈琴的情景……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蓮舟。

云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漂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隨著琴音,清如慢慢吟著,淚不自覺地流下眼眶,滴在琴弦上,一滴,兩滴…..

而這個時候,她聞到了一股熟悉的龍涎香味,雖然很淡,但她不會聞錯,她知道,他就在一邊,但眼卻始終不睜開,而是重複著剛才那句話,同時淚也不停的流下!

“你還要流多少眼淚才夠?”不舍的聲音在耳邊如約響起,是他,清如倏然停了彈琴的手,睜開水朦朦的眼睛,如是乍見了那般,有些不確定地喚著:“皇上?”

福臨伸手在她臉上拭著淚,織金的袖子不時在清如臉上滑過,只聽得他心疼地說著:“美人的眼淚,不應流在地上,而應盛在夜光杯中,那必是世間最好喝的酒!”

清如推開他的手別過臉道:“皇上你取笑我!”淡傷的語調觸動了福臨心中的弦,他伸手勾起清如的下巴,將她的臉轉過來面對著自己,然後低下頭吻在那滴將落未落的眼淚上:“不要哭了,朕心疼!”

哪知他越是這麼說,清如的眼淚就掉的越凶,推身起來走到窗邊背對著他道:“皇上都有了新歡了,哪還會心疼臣妾!”子矜不知道什麼時候退了出去,屋里沒有其他人在。

見她吃醋使小性,福臨倒也不生氣,反而笑了出來:“怎麼,還在生朕的氣啊,氣朕收了你宮里的人?”

原本還只是佯作生氣,可被他這麼一提,頓時勾起了心里隱藏的委屈,不由脫口道:“您是皇上,您愛收哪個就收哪個,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妃子,哪敢生您的氣!”

福臨走過去扶住她的肩,在耳邊哄道:“好啦,不生氣了,朕這不是來了嗎,而且今夜你騙朕說身子不舒服不肯侍寢,朕也沒和你計較,你卻和朕斤斤計較起來,你平時可沒這麼小氣啊!”

清如扭肩脫開他的手掌暗自垂淚不語,福臨幾番示好都被她回絕了,臉不由沉了下來,今天他能來這里已經是不錯了,哪想人家卻還不領情,想到這里不由他冷聲道:“朕已經來這里和你賠不是了,你還不順氣?這宮里大大小小的妃子,哪個也沒你這般得臉過!子佩雖是你宮里的人,可朕連納個妃子都要經你同意不成,看來朕真是把你寵上天了,讓你開始恃寵生驕了!”說著他氣呼呼地轉過身。

聽得他如此誤會自己,清如在傷心之余又多了幾分悲切,她轉過身跪在地上抬頭望著福臨的背影一字一句地道:“臣妾不敢!”

“不敢?那你現在算是怎麼回事?”福臨也不回頭,只是氣呼呼地說著,他沒看到清如跪在身後。

清如望著滴在地上散開的淚道:“那是因為臣妾將皇上當成了夫君看待,雖然臣妾不配,可還是會不自覺的去想去念,正因為如此,臣妾才會吃醋,才會對皇上耍性子,這是臣妾的不對,若皇上要降罪,臣妾願意承擔!”說著她叩下頭去,長發從肩上滑落在地,鋪散如扇。

她叩下頭去,沒有看到福臨的轉身,更沒看到他眼中深積成潭的哀切與感動,只見他蹲下去,扶起清如,望著她布滿淚痕的臉,三分感動七分感歎地道:“你知道嗎,從來沒有人和朕說過這些,就連她也不曾,你是第一個,這些話你本不該說,可是朕聽著很舒服,宛卿,你是這麼的與眾不同,朕甚至不知道該如何對你才好!”

清如抬起眼直盯著他的眼眸,她在他眼中看到了自己長發婉轉的倒影,一時間心頭只剩下感動與溫柔:“皇上!”她柔聲說著。

“先起來再說,跪在地上多疼啊!”他拉了她一並起來,隨即沉吟了一會又道:“朕知道你今日生氣是因為朕收的是子佩,若換了個別人你也不至于無理至此,對你的德行朕還是了解的,不過昨夜的事,唉……朕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福臨臉上微帶著幾分苦惱與迷惑,似有什麼難言之處,清如也不逼他,她知道剛才已經逼的有些過火了,所以現在只是靜待其自己說出來,果然福臨出聲了:“其實昨夜朕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朕昨夜是在養心殿改奏折的,後來子佩進來了,她說是你讓她送點心來的,既是你送的朕自然就無不吃之理了,反正也有些餓了,可不知怎的,吃完以後,就覺得有些熱,還把子佩看成了……看成了你,然後就……!”說到這里他有些懊惱,看得出,他其實並不想的。

聽到這里,清如總算有些安心了,至少不是像月凌說的福臨喜歡上了子佩,看來昨夜之事只是偶然而已,福臨對子佩應該是沒什麼意思的,更談不上喜歡。

清如掩下心中的不滿道:“既是如此,也算是子佩的造化,得皇上恩寵,封了答應,好過她以前在臣妾這里做宮女。”

福臨摟過清如道:“只要你不生氣就好,你知不知道,朕剛剛進來的時候,看你哭得那麼傷心,朕有多心疼,美人淚,杯中酒,你今天流的淚都快盛滿好幾個酒杯了!”

清如不依地嘟起嘴道:“皇上在騙臣妾,哪有人哭還哭的美的,臣妾現在一定很丑!”

福臨笑著抓起她的手放在胸口:“哪有,朕的宛卿永遠都是最美的,不論是哭還是笑,都一樣美!”

明知這話他可能不止對自己一人說過,可清如聽了還是覺得很開心,不由笑了出來,這一笑如雨中花開,將福臨看的一怔,隨即笑道:“好了,你笑了就好了,可不許再哭了!”

清如羞然地點著頭,舉袖將臉上遺留的淚痕拭去,這里福臨突然走到她剛才所彈的琴邊,伸手在上面撥了一下,回首問:“你剛才彈的那首曲子很好聽,是什麼曲子?”

“是臣妾自己譜的曲,詞是李清照的《一剪梅》!”

福臨手壓著琴弦道:“你剛才念得就這首詞吧?”

清如點頭應是,福臨隨手彈了幾下微笑道:“朕記得第一次看你彈琴,你彈的也是這首曲子,看來你很喜歡它!”

“第一次?”這下輪到清如不明白了,她記得自己以前沒在福臨面前彈過琴啊,那他又是什麼時候聽到的。

福臨露出回憶之色,低聲道:“那是在你還是貴人的時候,有一日朕路過重華宮時聽到有琴音,好聽的緊,所以便走了過去,沒想到卻發現是你在彈,你對著臨淵池彈曲子的模樣很認直,那也是朕第一次聽到你彈琴,所以就多留了會兒,不過你沒看到就是了!”

“原來是這樣啊!”清如恍然地點著頭,不等她再說,福臨就將她拉到琴後坐下,然後說道:“再彈一遍給朕聽聽,朕很喜歡你自己譜的這首曲子!”

“恩!”清如柔順地點著頭,調弦起音,隨著十指的掄動,琴音在指間流動,福臨坐在一旁看著她,清如不時側過頭來與其回望,相視而笑,然後又分開,直至一曲罷了才打破這種琴音入情的境況。

“好!”福臨回過神來,拍掌而贊,惹得清如抿唇輕笑:“皇上聽得多了,臣妾這個微末小技如何入得了皇上法耳!”

“那哪一樣,宛卿彈的琴,豈是他人可比的!”他忽然站起來道:“好啦,聽完了琴,朕也該走了!”

聽得他要走,清如心里揪了一下,臉上裝作若無其事地道:“皇上這麼快就要走?”

福臨點點頭道:“是啊,朕還有好些政務沒處理,本來想宣你到養心殿,陪著朕一起批折子的,可是你又不肯,還推說身子不舒服,沒法子,朕只好親自來看你啦,你這個矯情的小東西,換了個人朕才不費這心思呢!”他拍了一下清如的臉頰繼續道:“看你現在不生氣朕也就放心了,有些折子明日一早就要發下去,所以必須今晚批好,恐怕連睡覺的時間都沒了!”

原以這他是要去看別人,沒想到卻是為了朝政大事,更沒想到他對自己如此上心,放著正事不理先來看自己,可自己卻還如此對之,心下不禁有些愧然,她拉住福臨的袖子道:“皇上,臣妾隨您一起去,陪著您好嗎?”

福臨握著她的手道:“不用了,你也累了,早些休息,如果明天有空,朕再來看你啊,不過最近這些日子都比較忙,恐怕沒太多的時間來陪你!”

“是因為三蕃的事嗎?”清如柔聲問道。雖說後宮不可干政,但她現在只是略問一下,並不礙事。

“你怎麼知道?”福臨好奇地道,他記得自己沒說過。

“臣妾是猜的,昨日哥哥嫂嫂來看臣妾的時候,說起哥哥即日就要前往廣東,暗中調查平南王尚可喜之事,再配合皇上最近的忙礙,猜想應該是與三位蕃王有關!”清如有條不絮地說著。



上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二章 子佩(3)解禁     下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二章 子佩(5)解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