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三章 卻相與(2)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三章 卻相與(2)

翌日醒來已是天色微明,這一夜酣睡精神恢複的不錯,隨著紗幔在她手下劃開,早已等候在外面的綿意等人捧著洗漱用具和衣物齊聲請安,接著一個個進來,服侍著清如洗漱穿衣。

往日里多著淡雅之色的清如今日卻一改脾性,挑了件胭脂色刻絲翟雁紋的衣服,兩只袖口比平日的衣服寬大了幾分,露出里面用金線刺就的云霞紋。

發髻從中分開,一顆淚狀紫玉悄垂而下,正好貼在額中,兩邊各帶了幾枝珠花,至于流蘇則選了一對墜有南珠的帶上,明珠的亮與紫玉的幽交相輝映,將她整個人襯的華貴無比。

清如滿意地瞧了鏡中的自己一眼,然後搭著湘遠的手站起來道:“准備肩輿,去坤甯宮!”

當清如來到坤甯宮的時候,子佩還沒有到,皇後正與來請安的幾位聊著閑話,淑貴嬪沒有來,甯妃與貞貴嬪倒是都在,除她們之外,還有一向深居簡出的恪貴嬪,清如倒沒想到會在這里見著她,印象里她一直都不怎麼出現,即使封了貴嬪後也一樣。

與往常一樣,進去後先是見禮,皇後還是以前那樣,看到她來很是高興,忙著叫其免禮。至于甯妃最近似乎頗為得意,臉上神采飛揚,端坐不動地受了清如一禮後方傲然叫她起來。

貞貴嬪依舊是柔婉的模樣,對誰都那麼客氣,最後是恪貴嬪,她在打量了清如一番後,笑著點了下頭,卻沒多說什麼。

禮畢後清如坐在了恪貴嬪的下首,倒也沒讓她多等,在宮女奉上茶的時候子佩也到了,她還未進殿就看到清如在里面,臉色不由變了一下,反觀清如卻是一副含笑吟吟的模樣,恍若是在看一個毫不相干的人。

子佩定了定神,在宮女的攙扶下跨進了大殿,當先向皇後跪下道:“子佩給皇後請安,皇後千歲知歲千千歲!”

待其行全了禮,皇後方道:“佩答應起來吧!”口吻與剛才相比有些冷淡,她既與清如交好,自不會對子佩有什麼好感。

子佩謝恩起身,然後向在座的諸位一一行禮,在最後行到清如的時候,她遲疑了一下,最後不甚甘願地欠身道:“子佩見過宛嬪娘娘!”

清如眼中閃過一絲恨意,臉上卻笑意不減,抬手虛扶道:“佩答應昨夜辛勞,就無需多禮,快快請起!”

這一下可出了子佩的預料之外,她願想著清如不罵她就算好了,哪料會對她如此客氣,一時不禁有些受寵若驚,至于皇後等人亦是有些瞠目,只有恪貴嬪淺淺地笑著,清明的眼中帶了一絲欣賞,能忍人所不能忍者,方能成大器。

子佩被清如的態度弄瞢了,一時忘了起來,直至身邊的人提醒,方如夢初醒地站起來,不過看著清如的眼里充滿了戒備。

這時,甯妃不懷好意的笑聲飄了過來:“宛嬪可真是大度,對一個宮里出去的奴才還這麼客氣,想當日靜妃對姓舒的那丫頭可是見一次打一次!宛嬪你就真的一些都不生氣?”

清如淡然一笑撫著手中的青瓷印花茶盞頭也不抬地道:“甯姐姐說笑了,這有什麼好生氣的,我宮里的人能被皇上看上那是他們的造化,這也說明我宮里的人出色,我高興都來不及又怎麼會生氣呢?”

“你說的可是心里話?”甯妃哪會這麼輕易就相信了去。

清如故做不解道:“清如所言自是句句屬實,怎麼甯妃姐姐認為清如說的是假話嗎?”

“是不是假話你心里清楚,我可聽說佩答應晉封那日你在宮里發了好大的火,不知這又是真是假?”甯妃顯然是故意的,她等清如說出前面這話後才將這得到的消息抖出來,目的就在于要清如不能自圓其說。

一直冷眼旁觀的恪貴嬪眼中閃過一絲疑惑,這可不像甯妃以前的作風,她一直都是有什麼說什麼,心里藏不住話的人,什麼時候變的這麼有計較了。

清如倒沒想到甯妃會這麼問,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答是好,皇後想幫清如解圍,可一時又不知道該如何說,只要在那里暗自著急。

正自僵持之際,在清如身後的湘遠突然走了出來,朝甯妃福了一福後不急不徐地道:“回甯妃娘娘,其實那日主子生氣非是因佩答應的事,而是奴婢手笨打碎了主子心愛的花瓶,所以才會惹主子生氣!”

她出來的太是時候了,一下子就解了清如的僵局,清如暗自舒了口氣,展顏朝皇後和甯妃等人道:“可不是嘛,皇上才賞下來的花瓶,轉眼就讓她給砸了,你說我能不生氣嗎?怎麼?甯妃姐姐以為我是因為佩答應的事啊,那可真是冤枉死我了!”

說著她站起了身走到一直被晾在旁邊的子佩身邊,伸手去執子佩的手,子佩不知她想干什麼,本能的縮了一下手,後來想到這是在皇後面前,只好停住了回縮的手,清如眼波一轉,素手一翻,牢牢抓住了她的手來到殿中,笑顏如花地道:“其實我與子佩一向都好的很,雖名為主仆但實為姐妹,如今她得皇上垂青封為答應,我可是真心為她高興!”說到這里甯妃的臉已經開始發青了,但清如的話還沒說完,她轉頭對子佩道:“你要是不嫌棄的話,就別叫什麼娘娘了,我癡長你一些你就叫我一聲姐姐吧!”

“我……”子佩被清如反常的表現嚇了一大跳,若是她罵她一頓倒不奇怪,可現在表現的那麼要好,若不是清如眼神清朗,她都要以為清如瘋了。

“怎麼?妹妹你不願意嗎?還是不肯原諒姐姐我啊?”清如一邊說一邊加重了手中的勁道,直到子佩吃痛皺眉才緩緩松開。

“對呀,佩答應,你要是對宛嬪有什麼意思,趁著皇後還有咱們幾個都在,不妨說出來聽聽!”這次說話的是恪貴嬪,她的聲音軟軟的極好聽。

不論是皇後還是甯妃都點頭應合,不過兩人的心思可不一,至于貞貴嬪則一直保持著得體的微笑,既不應聲也不插嘴。

而這一捏終于讓子佩回過神來,她從來沒有怕過清如,即使當初決意背叛的時候,可是這一刻她看著笑容滿面的清如卻覺得她好可怕,明明心里恨的要死,面上卻還是一副好相與的模樣。

這樣的清如是她所不認識的,同樣的她也不知道,這樣的清如恰恰就是被她逼就的!

看眾人都將目光投在她身上,子佩勉強擠出一絲笑容道:“既然宛嬪看得起,子佩當然卻之不恭了,姐姐!”她硬是從牙縫中擠出了這兩個字,不過說話的時候她一直避開清如的眼睛,不敢與之對視,她到底還是有些心虛。

聽到這兩個字,清如這才滿意地放開一直緊握的手,勾起的眼角閃過一絲濃重的恨意,來的快去的也快,只是子佩一人瞧見,她渾身一顫,低頭去望自己的手只見早已被冷汗潤透。

清如在回座後,舉目示意皇後,讓她趁這機會好好挫一下甯妃的氣焰,在清如的目示下,皇後清咳一聲道:“既然宛嬪和佩答應並非如甯妃所說的那樣,那本宮就放心了,甯妃,以後沒確定的事不要亂說,免得壞了大家的情誼,知道嗎?”別說,她這樣正容說起來,還真有幾分皇後的樣子。

甯妃本是等著看清如笑話,可沒想到卻因湘遠的話使得她趁機脫身,還被皇後說,心里的氣就甭提了,雖然她對皇後不怎麼看在眼里,但表面功夫還是要做一下的,而且貞貴嬪也在一旁拉她的袖子,示意她不要與皇後爭執,無奈之下甯妃只得忍著氣欠身道:“皇後教訓的事,臣妾受領了!”

皇後不拘言笑的點點頭,然後不著痕跡的與清如對視了一眼,一抹笑意在其眼中滑過。

甯妃坐在那里是越想越氣,突然見湘遠還站在那里,頓時記起就是這個人壞了她的好事,這肚子里的氣可算有了撒的地方,只聽她冷笑著說道:“宛嬪宮里的人可都不得了,剛才本宮在和你講話的時候,一個小小的奴才就敢隨便插話進來,還有沒有把本宮放在眼里,宛嬪,你說她以下犯下該如何處置啊?”

聽得甯妃怪罪湘遠趕緊跪地:“奴婢不敢,奴婢只是見……”

“還敢頂嘴!”不等她把話說全,甯妃就怒斥道,看來是有意要治湘遠的罪。

其實湘遠又何嘗不懂規矩,只是在那種情況下,她也無其他方法可想,而今被甯妃挑出來,一時俱都無話可說。

停了半晌,清如儼然不懼地迎上甯妃的目光:“湘遠是臣妾宮中的奴才,有什麼不是的地方臣妾帶回去管教就是了,不勞甯妃姐姐費神!”

“可是她現在頂撞的是本宮!難道本宮連管教個奴才的權利都沒有了,還是說宛嬪你管的就比本宮好?”甯妃厲聲道。

皇後頭疼的瞧著她們,一直不知該怎麼說好了,倒是貞貴嬪對甯妃緩聲道:“姐姐先別生氣,喝口茶歇歇!”隨後她掃了一眼驚魂未定的子佩,卻未再多說。

這時,忽聞“嗤”的一聲笑聲,徇聲望去,卻是莫挽正掩著唇笑,甯妃不滿地道:“你笑什麼?”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甯妃你剛才怪的有些可笑!”莫挽放下帕子輕聲道。

“可笑?可笑什麼?”甯妃皺眉問。

“湘遠忠心護主,聽得有人誤會主子,不顧身份有別挺身而出,這樣的好奴才打著燈籠也找不著,可甯妃你卻還要懲治她,可不是好笑嗎?!”莫挽邊笑邊說,仿佛這真是一件很好笑的事似的。

“你!我的事不用你管!”聽得她出言幫清如,甯妃冷哼怒視。

莫挽卻是毫不在意,淡然道:“我管不著,皇後可管得著,皇後娘娘,您說莫挽說得可在理?”

皇後連連點頭道:“恪貴嬪說的有道理,甯妃,你就別和一個奴才計較了!”不等甯妃拒絕,她又道:“本宮累了,你們也都退下吧!”

聽得皇後這麼說,眾人均起身靠退,甯妃心里這個氣啊,匆匆行禮後,甩帕當先氣沖沖地走了出去,貞貴嬪亦跟了上去,在經過清如身邊的時候帶著歉意道:“甯姐姐就這脾氣,氣消了就沒事了,宛嬪妹妹你可千萬別往心里去啊!”

“臣妾怎麼會生甯妃姐姐的氣呢,貴嬪娘娘多慮了!”清如搖首言道,聽得她這麼說貞貴嬪笑著點了下頭,不再多說。

清如回身望了一眼,只見子佩還在後面磨蹭,似乎在等著她走,不敢上前,清如輕笑一聲,今天也折騰的夠了,不想再與這種人說下去,快走幾步與恪貴嬪先後走出宮門一起,在她准備登肩輿的時候,莫挽突然走過來道:“有沒有興趣陪本宮四外走走?”

清如微一點頭,揮手讓抬肩輿的人和湘遠他們離去,自己則與恪貴嬪一起走在淺草小道中,兩人都沒有帶宮人,走了一陣恪貴嬪突然回過頭來道:“你剛才在坤甯宮里看到我在是不是很意外?”

“恩!”清如據實以答,對于恪貴嬪這個如詩如畫的女子,她不覺得有必要隱瞞什麼,何況她一直都是幫自己的。

莫挽輕輕地笑著,隨手撫過低垂的柳枝:“那是因為我料定你今日一定會來,所以我也來了。”

“娘娘是為我而來?”這下輪到清如吃驚了,她不曾想恪貴嬪竟是沖著她來的,更不曾想她竟對自己了解如此之透。

“是啊,不過你剛才的那番表現卻是大出我意料之外,有此表現雖好,卻是鋒芒過露,甯妃已將你視為眼中釘,你以後的日子只怕不好過!”

清如苦笑道:“娘娘說的臣妾又何嘗不知,只是甯妃今日明擺著是沖臣妾來的,就算臣妾有心想避也避不了!”

恪貴嬪遙望了遠方一眼道:“看甯妃如今的模樣,她很想做出些事來呢,想來必是為了後宮協理的大權!”

清如心中一跳脫口道:“她想做第二個佟妃?”剛說完她奇道:“可是還有皇後在,她有這麼容易得到嗎?”

恪貴嬪低頭望著腳下被踩倒,但很快又直起來的小草,低聲道:“當日佟妃掌權時,皇後不是也在嗎?”停了一下她又道:“只是她想當第二個佟妃卻也不是那麼簡單的,至少她沒佟妃那麼有本事,而且她也太急進了些,只怕是被別人當槍使!”

清如沒有接話,只是默然的走著,這宮里的事太複雜,她自恃聰明,然所瞧透的也不過冰山一角。



上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三十三章 卻相與(1)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三章 卻相與(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