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四章 千秋節(1)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四章 千秋節(1)

又過了幾日已是五月十五,再有兩日就到了皇後的千秋節了,坤甯宮早就忙開了,其他各宮也開始准備要覲獻的禮物,只有福臨還是和以前一樣,不是翻綠頭牌,就是宿于各宮之中,對于皇後,他似乎從不將她當回事。

這夜,滿月之夜,本應是屬于皇後的滿月之夜,福臨宿在了永壽宮日夕的昭云軒中,不知道當晚日夕承恩之時是如何不著痕跡進言的,總之第二日李全便被提升為內務府的副總管,這一下內務府便有一位總管,兩位副總管,李全得了好處,自然也對日夕格外盡心,只差沒把心掏出來了。

五月十六,這一晚福臨點了水吟的牌子,李全知日夕沒有侍寢,待天黑後悄悄溜去了昭云軒,在避開所有人的耳目後進了里面。

進去後他來不及看人就直挺挺地朝前面站著的人跪了下去:“奴才謝主子,主子大恩大德,奴才莫齒難忘!”

然他等了半晌也沒聽到日夕叫他起來,反而聽到別人吃吃的笑聲,抬頭一看才發現,原來站在那里的根本不是日夕,而是蘭香,見自己跪錯了人李全趕緊起來不悅地道:“你怎麼站在這里,害我跪錯了人,主子呢?”

蘭香也不怕他,吃吃地笑道:“誰叫你自己不看清楚,又不是我叫你跪的,主子正在里面沐浴,你在這兒等著!”

李全心中有氣但還是老老實實地站在一邊等,過了一會兒,日夕從後堂轉了出來,扶著她的是另一個貼身丫環阿然,是與蘭香一道從府中帶來的。

由于剛洗浴完。所以日夕只在頭上套了個發簪,略挽了還在滴著水珠的頭發,渾身散發著香云水氣。瞧見李全在,她先是示意蘭香去外面守著。然後才坐下來道似笑非笑地道:“好好的,你跑來我這里干什麼?”一旁阿然取了巾帕吸著她發上地水珠。

李全一拍雙袖跪下去,堆了滿臉的笑道:“奴才是來謝主子大恩的,要沒有主子奴才也做不了這副總管,主子大恩大德。奴才就算是粉身碎骨也難報萬一,奴才下輩子願意為主子做牛做馬……”

日夕聽得他羅嗦個沒完,打斷他道:“行了行了,不要說那些虛地沒的,只要你現在給我好好辦事就行,我不會虧待了你地,只要你做的好,這總管的位置遲早也會是你的!”

一聽這話,李全臉上的笑容更是謅媚:“主子放心。.1 6K小說網,手機站wap,16k.cN更新最快.奴才一定好生辦差,不辜負主子地厚望!”

日夕繞了一縷濕發在胸前玩著,聽了李全的話閑閑地說了句:“那就好!”隔了一會她突然想起什麼。側了下身道:“後天就是皇後的千秋節了,你們內務府那邊該辦的東西都辦的怎麼樣了?”

“回主子。一切都依照往前准備妥當。只待後日便為皇後慶賀!”說到這里他又壓低了聲道:“皇後她其實根本沒什麼用,照奴才說。應該讓主子您來當皇後還差不多!”

他剛說完就感到有一道凜烈如刀的目光掃過自己,隨即聽到頭上傳來聲音:“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亂說,你是不是不想要這顆腦袋了啊?!”輕柔的語氣,卻讓李全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顫,埋低了頭道:“奴才失言!”

“知道就好!”日夕也沒太過責罰李全,畢竟他還有用,停了一會道:“宛嬪她們要安排凌常在于皇後千秋節上獻舞,到時皇上也會去,你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這是她偶有一日去看月凌時,發現她在練舞,不經意間問出來的。

“她們……她們是想讓皇上注意凌常在?”李全試探著答道。

“不錯,那天她們會安排其在水中獻舞,我不想看到她在皇上面前跳舞,你知道該怎麼辦了?”日夕專心地把玩著自己頭發,似乎那是天下最好玩的東西。

李全不愧是日夕身邊地人,只這一句便明白了主子的意思,他了然地笑道:“主子放心,奴才管保到時一定叫她礙不到主子的眼!”

日夕微一點頭,一抹冷笑從唇邊蔓延,又問了一些事,便打發了李全回去,李全趁著夜色離開了永壽宮,他一路小心避開了所有地人,卻不想在過隆福門的時候一時不查與人撞了個正著。

只聽得“唉呀!”一聲女子地響聲,另外似乎還有人在扶她,李全想趁著那人沒看清時偷偷溜掉,不想那人卻不肯放過嬌喝道:“是哪個人,沒地我站住?”

眼見溜走無望,李全只得硬著頭皮轉身,借著月光他瞧清原來撞著的人是長春宮靜怡軒地容嬪,趕緊陪了笑躬身打千:“奴才給容嬪娘娘請安,娘娘吉祥!”

這時水吟也瞧見了撞她的人,原來是李全,還真是無處不相逢,前幾日剛和清如一起說起他,今天就碰到了,她本來是侍完寢回宮了,哪知到了宮中才發剛剛剛皇上賞下來的玉佩掉了,就又折回來找,不想卻遇到了李全,她慢條斯理地撫著衣服:“原來是李公公,這是打哪兒來啊,怎麼走的這麼勿忙,連撞了人也不出聲?”

李全誠惶誠恐地低頭道:“奴才剛剛不知是娘娘在這里,沖撞了娘娘罪該萬死,請娘娘恕罪!”他不願多加糾纏,深恐被水吟發現了什麼,但水吟顯然不願就這麼輕易地放他走:“李公公還沒說打哪兒來呢?怎麼,不能說嗎?”

李全眼珠子一轉,心中暗罵水吟多管閑事,他想了一下道:“奴才從甯妃娘娘那里過來,她那里少了點兒香料,晚上不點睡不安穩,奴才便連夜給送了過來!”

“這麼說來李公公還真辛苦,既是如此,那我就不多耽擱了,你早些回去歇著吧!”水吟早對李全有所懷疑,所以一直仔細瞧他,見他在說之時眼珠亂轉,心知其說的不盡實話,但她並沒有說破。

李全心中一喜,彎身打了個千道:“奴才告退!”

水吟望著他離去的背影暗自皺眉,送香料這些小事哪用得著他一個副總管親自跑一趟,隨便找個人就行了,難道甯妃……水吟抬頭望了燈火不明的永壽宮一眼,心中有惑,卻不敢斷言,這時陪在她身邊的知蘭湊到水吟耳邊道:“主子,剛才奴婢在李公公身上沒聞到一絲香味,他說的肯定是假話!”

“你確定?”水吟知道知蘭善聞辯各種香味,一般都不會聞錯。

知蘭很肯定地點著頭:“奴婢絕對不會聞錯的,確是沒有!”

“行了,我知道了,咱們走吧!”水吟折身離去,知蘭一愣道:“主子,不找玉佩了嗎?”

“玉佩?”經知蘭一提,水吟才記起她來這里的目的,旋即道:“不找了,等明日天亮了再派人來尋!”

水吟與知蘭均沒發現在不遠處的永壽宮中有一道目光跟在她們身後,直到她們都走的不見影子後,日夕方關了窗縫坐回到床上。

這個李全,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叫他諸事小心,還這麼不小心,若不是她正好開窗透會氣,還看不到這一出呢!水吟……日夕眯起了迷惑過無數人的眼眸,。瞧水吟那樣分明就已開始懷疑李全了,他的推脫之詞她未必就信,說不定就會懷疑到自己身上來,她本不想這麼早就部署對付水吟的,但現在她自己要撞到槍口上來也怨不得她了!

終于到了五月十七那天,皇後四更天就起來了,這一日是她一年中難得的高興日子,她挽起高高的發髻,戴上配應皇後身份的盤珠垂鳳吉冠,金絲累鳳,碧玉垂珠,兩條明黃的帶子從帽沿垂下。

她舒展雙臂由宮女為其換上平日里極少穿的朝服,層層疊疊的金線銀線穿成一只振翅的鳳凰,合浦珠串就的朝珠掛在胸口,這樣的皇後竟也有了一份雍容華貴之感!

束好了妝,皇後便讓人將所要用的東西都擺好放好,別要亂了,不知是否是清如先前的話起了作用,皇後分派起事來開始有條有理,不像以前那麼亂無頭緒了,她畢竟還是在乎福臨的,希望能讓這個名義上的丈夫不在這般漠視自己!

待一切布置妥當後,天也大亮了,老天賞了皇後一個晴好無比的天氣,藍藍的天上,不時飛過一群鳥雁,皇後深吸了一口夾雜著青草氣息的空氣,回身搭在宮女手上,慢慢踱回正對著門的寶椅,她彎身坐在了右邊那張,坐下的時候她看了眼左邊一直空的那張椅子,今天該有人來坐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宮妃們也逐漸到來,向皇後叩首祝賀,然後送上賀禮,因為是皇後的千秋節,所以基本上宮中能來的妃子都來了,甯妃、貞貴嬪、恪貴嬪,淑貴嬪、宜嬪還有其他幾個貴人常在等,這次連靜妃也到場,只是她是皇後的姑姑,所以只是微一欠身說了向句,便毫不客氣地坐在了前位上。

隨著日夕的出現,原本還小聲的議論開始大了起來,她剛向皇後行完禮,還沒獻上禮物,靜妃的冷言便到了:“淳嬪,宛嬪和容嬪怎麼沒和你來啊?”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三章 卻相與(4)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四章 千秋節(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