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五章 恩怨相了時(2)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五章 恩怨相了時(2)

“小姐,您餓了吧,喝碗粥墊墊肚子吧!”她叫著沉思中的清如,剛把粥放下突然看到了什麼“呀”地一聲驚呼起來。

“怎麼啦?”清如不解地問著一驚一吒的子矜:“什麼時候你喜歡大呼小叫起來?這麼沒規矩!”心情不好說出來的話也嚴厲了些。

子矜低頭帶著些委屈地道:“奴婢只是突然看到桌上的字,有些吃驚!”

“字?什麼字?”清如奇道。

這下子矜也奇怪了,怎麼小姐自己寫的都不知道,她指了一下桌上清如的手邊,清如低頭一看,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居然用護甲在桌上劃了好幾個殺字!

殺!清如于低頭間似乎明白了什麼,苦笑浮于臉上,原來自己的殺心早已起,只是一直不願承認罷了,她從未想過有朝一日自己居然會起殺心。

再無法接受她也不得不承認,白嫩塗著丹蔻的雙手緊緊握起,里面似乎握緊了她不想看到的東西,在子矜不解的目光中她抬起了頭,目光中盈滿了如九寒天一般的冰冷:“給我叫秦太醫過來!”

子矜一愣過後為難地道:“小姐,現在是半夜,秦太醫恐怕不在宮里!”

“那就給我著人到宮外去請回來,今夜我一定要見到秦太醫,聽到了沒有?”清如冷言吩咐著,她渾身散發出來的寒氣,讓子矜打了個寒顫,應了聲趕緊去請。

這一夜重華宮的燈一直未熄過,三更過半子矜終于帶著秦觀到了,清如命子矜和綿意去外面守著。不許任何人來打擾,然後讓秦觀坐下道:“秦太醫,有一件事我要請你幫忙。“娘娘盡管吩咐。只要是微臣能辦的,一定為您辦到!”秦觀在椅子上欠身說著。心里隱有一絲不好的預感,感覺今天地事不會是什麼簡單的事。

清如淡然一瞥,目光牢牢鎖在秦觀身上一字一句地道:“好!你聽好了,佩答應的脈象不是喜脈,只是經血淤積體內。未能如期而來,你明日便開副通經地藥來送去!”

“娘娘你這是……”秦觀再笨也聽出清如話中的意思了,她根本就是要借他之手除掉佩答應腹中地那塊肉,什麼通經的藥,分明是要他開墜胎的藥:“不!娘娘,您不能這麼做,而且微臣也不會同意的!”

“為什麼?你別忘了你的命是我保下來地!”清如也沒想過秦觀一開始就會同意,不過還是想聽聽他會怎麼說。.1^6^K^小說網更新最快.

秦觀站起來,撩袍跪地朗聲道:“娘娘的恩情。秦觀未有一日忘過,是的,秦觀的命是您救的。但正所謂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微臣是治病救人的大夫。不是殺人的屠夫。所以娘娘的事請恕微臣不能遵從!”

“你不幫我,可是卻知道了不應該知道的秘密。你就不怕我在皇上面前給你安個罪名,將你再次關入大牢!”清如語帶威脅地說著,神色不驚不動,瞧不出她心里到底是怎麼想地。

秦觀怡然道:“微臣的命是娘娘救的,現在娘娘要拿回去是應該地,微臣沒有半句怨言,但是要微臣助紂為虐,圖害人命卻是萬萬不可的!”好一個不懼生死地男子漢,可看在清如眼中卻成了迂腐地化身。

“怎麼?你認為幫我做這事是助紂為虐嗎?”清如走到秦觀面前,淡淡地問著。

“難道不是嗎?”秦觀抬頭說著,雖是問句,但他心里卻是認定了。

清如仰首一笑,冷言喝道:“簡直就是迂腐至極!”她越過跪地的秦觀說著:“宮里宮外你救人無救,可是有一筆帳卻是從來沒有算清過,我問你,救一個好人與救一個壞人,所帶來地後果可是一樣?”

“這……”秦觀一時為之語塞,這個問題他還從來沒想過。

“回答不了嗎?那我來告訴你,這救人也是要看人,你救一個壞人卻讓他去殺千百個好人,難道這就是醫者所為嗎?難道這就是你所堅守的醫道嗎?”一字一句如雷鼓擊在秦觀心頭,他艱難地道:“可……可佩答應並不是十惡不赦之人,且她腹中的是龍種!”

呵,清如低頭一笑,說不出的酸冷:“子佩是我從府里帶來的丫頭,你以為我願意這樣做嗎?可是她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做出背叛主子的事來,我給她安排了最好的出路,她卻用這種方式來報答我,你說應該嗎?你說我應該怎麼對她?她腹中的龍種一旦讓人知道,只怕有的是人欲除之而後快,甚至于連她的命也保不住,而我動手,至于不會讓她陪命進去!”

見秦觀有些動搖,清如繼而說道:“醫者,可以救人也可以殺人,但非救人便是善行,殺人便是惡行,善惡從來沒有一個固定的分界,秦太醫,這件事我也不逼你,你好好去想想,明天我等你的回音!”

清如的話給秦觀帶來了極大的沖擊,讓他對自己一直恪守的醫道產生了懷疑,他走了,卻沒有回家,而是在太醫院待了整整一宿,他要想明白這件事到底該還是不該。

清如緩緩地坐倒在椅子上,今晚注定又是一個無眠之夜,但願她的話能讓秦觀有所觸動,讓其拋開束縛于腦中的枷鎖,否則沒有他的相助,子佩之事她真不知該如何處理了。

夜悄悄地過去了,翌日一早,清如換梳洗完畢,就聽得有人報說秦觀求見,清如趕緊讓他進來,只見其雙目通紅,血絲密布,不過所幸精神還好,他見到清如後也不廢話,徑直拜倒:“秦觀願聽娘娘吩咐!”

清如笑了,只憑這一句話,她就知道,秦觀已經投誠了自己,他願意幫自己除去子佩腹中的隱患,而以後不論自己要他做什麼他都不會拒絕了,能有一個這樣的人在身邊扶持相助,不論辦什麼事都要省心不少。

當日,秦觀親自去禦藥房煎了藥,然後送到永和宮,為了避免子佩懷疑,清如沒有跟進去,而是待在永和宮外等消息,直到秦觀出來告訴她藥已經喝下去之後,方才帶了綿意和小福子一並進去,剩下小祿子和幾個身強力壯的太監讓他們看住明瑟居的人,不要讓他們亂走,今天她沒有帶子矜來,她知道子矜不會願見這樣的場面。

她進去的時候沒瞧見不遠處的貞貴嬪,貞貴嬪站在原地見她進去後低頭思索了一陣,然後對身後的宮女耳語幾句,宮女很快就點頭離去,而她自己則在一邊待著,雙目緊盯著永和宮。

清如輕車熟路地來到明瑟居子佩所在的里屋,只見其著了件白色的寢衣半倚在床頭,身上蓋了條薄薄了錦被,床頭放了一個空藥碗,正是秦觀拿進來的那個,里面的藥不用說自然是進了子佩的肚子,想到待會兒會見到的情景,清如嘴角浮起一抹殘忍的微笑,她心里竟有一絲異常的痛快。

見到清如進來子佩冷然道:“你又來做什麼,這里不歡迎你!”她的臉本就慘白,現在被清如的豔光一映,更顯黯淡失色。清如沒有理會她的失禮,而是自顧自地尋了把椅子坐下,輕搖團扇道:“子佩,怎麼說咱們也主仆一場,你怎的每次見了我都恨不得趕我走呢?”清如不待她回答又說道:“我聽說秦太醫開了藥給你服,不知你覺得這藥如何,好喝嗎?還想不想再喝?”說話的時候臉上一直帶著燦爛的笑,仿佛有什麼開心的事。

子佩被她笑的背脊一陣發冷,望著空空如也的藥碗,臉驟然白了下來,指著清如道:“你!你是不是在我藥里了下毒?”

“下毒?”清如拿扇子掩著嘴唇輕笑了幾聲,然後拉下臉冷聲道:“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吧,你有什麼資格讓我給你下毒,放心,這藥正常的很,不過……”說到這里她不再接下去,轉而道:“很快,你就會知道了!”子佩聽得惱怒,她再傻也知道其中有鬼,同時也暗恨自己怎麼就沒提防著秦觀是她的人呢,清如的笑臉在她眼里猶如魔鬼一般,她掙紮著要起身,端茶上來的宮女見情景趕緊放下茶去扶子佩,然剛起來一半子佩就如泄了氣的皮球一般軟倒在床上,額上滲出密密的汗珠,不停地滾落下來。

“啊!”她慘呼出聲,捂著肚子在床上打滾,錦被被踢落在地,露出滿床的血紅,最可怕的是那血還在不停的從子佩的下身流出來,一邊的小宮女早就嚇壞了不知該如何是好。

清如冷眼瞧著,慢條斯理地端起茶盞放在嘴邊飲了一口,然後搖著頭道:“這茶可太差了,佩答應,想不到你成了主子竟然就喝這種劣茶,還不如以前當丫環時喝的好呢,真是慘啊!”“你!”子佩顫抖著說出這一個字,那血,還有腹墜的痛,她終于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什麼經血於積體內,根本就是騙人的:“你好狠!”她咬著牙擠出這三個字,痛還在不停的繼續,幾乎要暈厥過去。

清如輕笑著,搭著綿意的手站了起來:“狠?原來佩答應現在才知道啊,可惜了,若是你早早知道也不會落得今天的下場,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從你背叛我的那一天開始就應該想到會有今天這個結果!要怪只能怪你太蠢!”淚光在眼中一閃即逝,她不會在為這種人流一滴眼淚,不值得。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五章 恩怨相了時(1)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五章 恩怨相了時(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