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五章 恩怨相了時(4)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五章 恩怨相了時(4)

清如不卑不亢的迎上甯妃的目光:“娘娘容稟,臣妾絕對沒有要害佩答應的意思,也不知佩答應為何要如此汙蔑臣妾,臣妾實是一片好心見佩答應生了病也沒太醫來瞧,所以特地帶了秦太醫來給她看看,至于這個宮女,她是佩答應的人,主子說什麼她自然也跟著說什麼,其言不足為信!”

一個極力指認,一個拒不承認,情況一下隱了僵局,甯妃心里也不禁犯起了嘀咕,她瞧著清如鎮定的模樣,心里一下子沒了底,這時貞貴嬪說話了,卻是對遠站在門邊的秦觀說:“秦太醫,宛嬪所言是實嗎,你可是太醫,有什麼話,想好了想明白了再回答!”在溫柔的話音下又帶著一絲警告的意味。

秦觀走了過來,在走的過程中臉上神色幾番變化,到了近前他拱手道:“回貴嬪娘娘,宛嬪娘娘所言句句屬實,佩答應的脈象據微臣診斷確非喜脈!”他說出這話著實讓清如松了口氣,她最怕的就是秦觀反口。

“那這床上的血又是怎麼回事!”貞貴嬪並沒有松口,而是追緊了問。

秦觀淡然道:“微臣給佩答應紮了針又服了藥,陰陽調合,氣息暢通,這淤積在體內的經血自是順利下來了。”

“胡說!都是胡說,你們先前根本就不是這麼說的!”子佩又激動了起來。

由她在那里罵著甯妃與貞貴嬪也不阻止,而是相互看了一眼,最後她們想到了辦法,甯妃道:“既是這樣,那就請太醫院的其他太醫來給佩答應診診脈。到時候究竟是誰說的不實就可見分曉了。”

清如心里頓時沉了幾分,這落胎到現在才沒多少功夫,若讓人診脈必會看出真象。她怎麼著也不能讓她們找太醫來,想到這兒清如冷著一張臉說了聲:“慢著!”

甯妃正要派人去宣太醫。被她這麼一叫不由停了下來,以為清如害怕了,不由笑道:“怎麼,宛嬪這是准備承認了嗎?”隨著這話所有人的目光都齊齊望向了清如,連一直罵不絕口的子佩也止了聲。

清如冷笑一聲抬手撫了一下鬢發道:“臣妾從未做過要如何承認。臣妾只是想問娘娘一句,娘娘是不准備相信臣妾和秦太醫說地話了嗎?若真是這樣您也不必宣什麼太醫了,直接將此事稟報皇上,讓他來裁判就是了!”福臨現在必然是在與大臣處理政事,等他辦完怎麼著也要一兩個時辰,到時候秦觀的針藥想必已起作用,同時心里也在盼著皇後早些來。

甯妃冷笑連連,眼瞅著就要發火,幸被貞貴嬪拉住。.1-6-K小說網,手機站wap,16k.Cn更新最快.只見她款款而移,來到清如面前,突然展顏笑道:“宛嬪不要那麼激動。甯妃姐姐這麼做也是為了你好,早些讓太醫來診了早些還你一個清白不好嗎?這種事若鬧到皇上那兒去。對咱們姐妹都不好。也會給皇上憑添煩惱,你說呢?”

貞貴嬪雖說語不多。但比甯妃要利害許多,且總是句句點到清如的軟肋上,叫她找不出話來反駁。

一旁甯妃也閑閑地站了起來:“就是,若宛嬪你沒做虧心事又何必怕本宮宣太醫來瞧呢,何況佩答應地情況也不容樂觀,還是來看看放心些,來人!給本宮宣太醫!”

正在這危急時刻,清如盼望以久的人終于來了,伴著急促地腳步聲響起的是太監尖細的聲音:“皇後娘娘駕到!”

這下屋中各人臉上的表情可都換了過來,甯妃微一跺腳惱道:“好好的她來做甚,真是會挑時候!”貞貴嬪望著已到門口地一行人,急忙沖甯妃一擺手,讓她稍安勿燥,與此同時她目光掃向清如的臉龐,寒光于眼中一閃而過,她已知道皇後為什麼會突然來了。

待及皇後跨進門,屋里人紛紛行了禮,其中就以甯妃行的最不情不願,眼見著這事就成了,皇後卻出來搗亂,能叫她不心煩嗎?

皇後著了一身水紅色銀絲刻云紋的錦裳,面色有些不正常的潮紅,氣息微亂,顯見其是一路疾行過來的,綿意比皇後更不堪,來回跑了兩趟腿都快斷了,她去請皇後的時候,皇後還躺在床上沒起來,前夜里受了涼,頭疼腦熱的很,整個人昏昏欲睡,當從綿意口中得知清如在永和宮處境不妙時,不顧身子的不適強撐了趕了過來,幾乎是一刻都沒耽擱。

綿意趁著眾人沒注意到她,趕緊喘著粗氣回到清如地身後,清如沒有說話而是點頭給了她一個贊許目光。

“這里出什麼事了嗎,本宮老遠就聽到里面吵鬧的聲音!”皇後也學得聰明了,並沒有說清如叫她過來的,她一到立刻就有人抬了椅子來給她坐下。

甯妃努力擠出一個笑容道:“回皇後,並無什麼大事,只是佩答應與宛嬪有些誤會罷了,這里有臣妾在就行了,不勞皇後費神。”

子佩畢竟流了那麼多血,又是流產,再加上剛才又大叫大嚷,現在基本是沒什麼力氣了,只能靠在床邊半睜著眼。

皇後同樣不好受,捂著嘴唇咳了幾下後道:“甯妃這說地是哪里話,本宮身為中宮,六宮之事理當操持,哪還有什麼費神一說,何況若沒什麼大事的話你們一個妃子,一個貴嬪擠在這里難道是為了好玩嗎?到底什麼事快說說!”

甯妃見皇後是鐵了心要把手插進里面來攪和,不由怒火中燒,她內心里根本就不把皇後看在眼里,干脆把臉轉過一邊裝著沒聽到。

這麼明目張膽地落皇後面子地事也只有她敢,皇後雖氣,但一時也不能拿她怎麼辦,最後還是貞貴嬪接話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雖是句句屬實沒有編造一星半點。但話里話外無不透出清如要迫害皇上龍裔地意思,聽得皇後直皺眉,其實事情她在來時就聽綿意說了。只是沒想到情形會對清如如此不利,難怪要叫她來了。不過皇後也沒什麼信心能將此事壓下來,只能看一步走一步,至于子佩究竟是否真沒了孩子她倒不在意,她是宮女出身,又是背主求榮。此等之人就算清如真除了她的孩子也是罪有應得。

皇後聽完事後正了正嗓子道:“貞貴嬪地話本宮聽明白了,你們說宛嬪害死了佩答應的孩子,而宛嬪與秦太醫則說是為佩答應治病,她並無喜脈。但是本宮有一點不明白了,當初信事遲了這麼久沒來,是不是有喜身上應該有所反應,難道佩答應你就一點都沒發現?”

“回皇後娘娘,我除了身子倦怠,早晨偶有泛酸外並無其他症狀。所以才會漏了心,沒想到是害喜!”子佩有氣無力地說著,面色是紙一樣的白。

“究竟是有喜還是根本沒有。想來太醫應該比你更清楚,秦太醫地為人與醫術在宮里均是可數的。本宮相信他不會故意來害你。至于宛嬪就更不用說了,那日在本宮地宮中她對你可是好的很。怎麼著也不會害你!”皇後一氣說完,因說的太快而咳了起來,臉紅的嚇人。

甯妃不悅地敝嘴道:“皇後,你這分明是在偏幫宛嬪,若她真的無辜,你為何不讓其他太醫來為佩答應把把脈,到時什麼都清楚了。”

皇後對她地無禮不置一詞,反而對貞貴嬪道:“貴嬪,你也是這個意思嗎?”

貞貴嬪眉目一動,欠身道:“臣妾沒有什麼意思,也願意相信宛嬪是清白的,不過甯妃姐姐說的並沒有錯,咱們在這里互執一詞並無意義,若想一解真相還是需要太醫來!”

清如突然跪在皇後面前泣然道:“皇後娘娘,不用再傳太醫了!”

這下輪到所有人吃驚了,皇後反問道:“這是為何?”

清如哀切道:“既然甯妃和貞貴嬪都認為臣妾是凶手,那麼太醫來了也是枉然,想必臣妾這凶手之名是怎麼也洗脫不了了,既然如此,不如直接將臣妾處置算了,也省的多生麻煩!”

甯妃和貞貴嬪一時都大感尷尬,被清如這樣一說,好像錯的都是她們似的,至于子佩倒是很想來罵清如,可惜她已經沒了那個力氣,現在不過勉強能保持清醒,連說話也難,不過從她的眼神里還是能輕易的她的怒火。

皇後被她說地大是難過,彎腰扶起清如:“你不用擔心,本宮在這里,不會讓你受一點委屈,你先起來!”剛接觸到她的手清如就嚇了一跳,好燙,再看到皇後臉上越來越不對勁的潮紅,登時明白了,她這是在發熱,而且還很燙,想到她帶病還要來,清如心中大為感動。

皇後環視了四周一眼,心中下了決定:“甯妃你們都回去吧,這事就由本宮會處理,來人,將佩答應和宛嬪帶回坤甯宮!”

她這麼一說莫說甯妃就是貞貴嬪也急了起來,若是讓皇後將人帶走,那她們剛才地一通忙活可就真的前功盡棄了,甯妃想也不想也脫口道:“不行!”

皇後本已起身,聽到她這話又坐了下來,不悅地道:“甯妃你倒是說說怎麼個不行法?莫非你不信任本宮?”

甯妃一時倒也想不出話來,直至被人推了一把後方皮笑肉不笑地道:“臣妾當然不會信不過皇後,只是一則怕皇後過于勞累,二則佩答應地情況皇後也是看到地,若是再挪來挪去的只怕會讓她更傷身,所以臣妾覺得這事還是在這里辦比較好,當然如果皇後沒空,臣妾樂意代勞!”

皇後冷著臉道:“不用了,些許小事本宮自會安排,不勞甯妃費心了!”

她們說話地時候,貞貴嬪一直在旁邊看著,她將注意力更多的放在了皇後身上,她看得出皇後當真是變了,特別是在皇上留宿坤甯宮後,她再不似以前那個唯唯喏喏,什麼事都不敢說不敢做的皇後了。那張圓胖的臉瘦了些,肉也少了些,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逐漸培養出來的氣質,這一次甯妃怕是要吃虧了,她在心里想著卻沒在臉上表露出來,畢竟是她將甯妃拖進來的,此刻說什麼也不能後退。

看皇後就是不肯松口,甯妃也起了橫,干脆就收了那不對心的笑,攔在清如與皇後中間冷言道:“這件事怎麼說也是我先插手的,皇後您不在坤甯宮坐著,何必非要來為宛嬪出頭呢,就不怕到時候反傷了您自己!”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五章 恩怨相了時(3)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五章 恩怨相了時(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