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五章 恩怨相了時(5)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五章 恩怨相了時(5)

皇後本就身子不舒服,再教她這麼沒大沒小的胡話一說,頓時來了氣,哪知甯妃還不肯收嘴,繼續說道:“照臣妾說,您還是別管了,等臣妾查出了結果必第一時間告訴皇後,這樣不是更好,何況……”她沒貞貴嬪那麼細心,而且也太過急于表現自己,沒看出皇後已經很不對勁了。

她在那邊說的來勁,清如則一直瞧著皇後,現在是皇後立威最好的時候了,若她不好生把握,那以後甯妃的氣焰只會更囂張。

正想著,突然聽到一聲喝斥打斷了甯妃的話,皇後拍著扶手站起,粉面含怒地道:“夠了,到底你是皇後還是我是皇後!”

這是皇後入宮以來第一次在眾人面前發脾氣,甯妃著實被嚇得不輕,以前只當她是只不會咬人的綿羊,哪知她也會發脾氣,而且還這麼嚇人,撫定驚魂後她不情願地道:“當然您是皇後了!”

“既然本宮是這宮里的皇後,那你是不是該遵從本宮的吩咐,還不快讓開!”皇後正說著突然身子晃了一下,幸而後面的人及時扶住,不過在皇後這突然暴發出來的氣勢下甯妃真乖乖的讓開了,雖然不甘心但她到底不敢當著眾人的面頂撞皇後,尤其是發怒時候的她。

眼見著皇後就要將清如和子佩一並帶走了,貞貴嬪瞧在眼里不禁有些急了,誰都看的出皇後是站在清如這一邊的,真要讓她帶走肯定會沒事的,不,不能叫她們就這麼走了,如此想著她走到甯妃身邊。湊在耳根子邊道:“姐姐,你可不能叫她們就這樣了!”

甯妃沒好氣地小聲道:“那我還能怎麼樣,她都拿皇後的帽子來壓我了。難不成我還真和她撞上去啊!”這要是真沖突起來,吃虧地指不定就是她了。她可沒傻到明知會吃虧還撞上去的地步。

“姐姐只想到這難處,卻不想想挺過之後的好處!”

“哦?說來聽聽!”一聽有好處甯妃頓時來了精神,其實她也不願就這麼白白錯過一個拉宛嬪下馬地機會,實在是沒辦法。

貞貴嬪拉著甯妃往邊上走了幾步,然後用更低的聲音說著:“姐姐你想啊。宛嬪謀害皇裔地事已經是鐵板釘釘的事了,佩答應是受害者難道她會連這也分不清嗎?現在的情況就是宛嬪不肯承認而皇後又與她一個鼻孔出氣!”

甯妃聽著不住點頭,催促著她趕緊說下去,貞貴嬪微微一笑:“只要咱們將太醫召來,那麼宛嬪就是再怎麼不肯承認也沒辦法了,皇後就是明白這一點,所以她才不肯讓咱們召太醫!姐姐,現在是你拿出魄力的時候了,只要把她們攔下。.1^6^K^小說網更新最快.然後讓太醫來給佩答應一診,到時候不光宛嬪脫不了罪,就是皇後也要被禍及。而姐姐你,就是大功臣一個。屆時皇上不將協理六宮的大權交給你還能交給誰呢?!”甯妃本已息下地心聽了貞貴嬪這幾句話立馬又活過來了。而且是越想越有道理,這時皇後已經偕了清如。命人抬著子佩走出了明瑟居,離永和宮的宮門也只有幾步之遙而已。

權勢薰人欲,當真是一些都沒錯,而貞貴嬪利用的就是甯妃這一點,而甯妃也沒有讓她失望,內心一陣激戰過後,甯妃跨出了步伐,沖前頭的皇後等人喊道:“等等!”

本以為此事交由皇後處理已成定局的清如冷不防被甯妃這一嗓子叫得手顫了一下,團扇沒拿穩險些就掉了。

皇後忍著不適回身道:“甯妃你還有什麼事?”

甯妃快步追上她們,先是煞有其事的向皇後行了一禮,隨即道:“回皇後,臣妾細細的想過了,這事兒,還是由臣妾來辦比較穩妥,所以還請皇後將一干人等交給臣妾!”

皇後已經發了話而她還要在這里相爭,不止皇後連清如也蹙了眉,不解甯妃怎麼這會功夫膽子就大了起來。

“你……”皇後剛說了一個字就被一陣劇咳給被迫打斷了,只能用手指著甯妃的鼻子,身後的宮女又是拍背又是順胸口,才漸漸小了下去。

“皇後您身子不好,理應在坤甯宮多多歇著才是,何必跑到這里來吹風呢!”甯妃笑地越發得意了,但還不忘假惺惺的關心一下皇後,惹得其又是一陣咳嗽,皇後本就潮紅的臉此刻更紅了幾分。

清如看甯妃實在無禮忍不住道:“甯妃娘娘,此事皇後已經發了話,您何必徒惹皇後生氣!”

甯妃喝斥道“要你來教訓本宮!”隨即她一翻眼皮子道:“今日你縱是搬來皇後,縱是有千般手段,也休想逃過本宮地眼睛,今日之事本宮一定要查到底,我想佩答應也希望這樣,你再多嘴,本宮就將你送入慎刑司,讓你在那好好待著。”

她這般無禮的行狀氣得皇後渾身發抖,正要開口訓斥甯妃,突然一口痰湧了上來,堵在了喉嚨里,不上不下,弄得她喘不過氣來,漲紅了臉也沒能把她咳出來,皇後被憋得難受,不由昏了過去,這可把所有人都嚇壞了,七手八腳地扶著皇後,不知怎生是好。

只有甯妃心中暗喜,她與貞貴嬪相望了一眼,兩人均從對方眼中看到了喜色,這時甯妃潤了潤嗓子喝道:“亂哄哄地成何體統,你們幾個還不快將皇後扶回坤甯宮宣太醫來診治,真是些沒用的奴才!”她這罵地自然是皇後的奴才。

皇後昏厥,眾人對甯妃的言行敢怒不敢言,只得忍氣吞聲抬皇後回去,至于清如與子佩自然是留了下來,哪個敢在甯妃眼皮底下把人帶走,子佩象一條死狗一樣躺在架子上。

清如瞧著情形不對,趁混亂之際叫過綿意,讓她去趕緊去請皇上。這件事她之所以不敢驚動太後是因為皇上如今膝下子嗣不多,太後對幾位阿哥都頗為重視,若讓她知曉清如害了福臨的骨血。難保其不會動怒,即使那只是一個宮女所生。而福臨。她有七分的把握肯定福臨不會盡信甯妃之言,而這一來一回的折騰,再加上宣太醫的時間,至少改變脈象地把握又多了一分。

哪知她的一舉一動早被貞貴嬪看在眼里,一見其有所動作立刻告之甯妃攔下綿意。等不相干的人都走乾淨了,甯妃方踱步來到清如與綿意面前,左手帶著護甲地無名指與小指在清如臉上慢慢的劃著,赤金縷成地護甲于涼蘊中又帶著一絲寒意,一如護甲的主人。

“你還想去搬救兵嗎?只不知這一次是皇上還是太後啊,那位皇後可是已經倒下了!”甯妃涼涼地說著,手上愈發的用勁,清如吃痛地將臉往後仰了一下。

“你長的可真是漂亮,只是不知道如果我在你臉上畫幾朵小花的話。皇上還會那麼喜歡你嗎?”甯妃眯起眼,手上又加了一分勁,清如被她逼地無路可退。臉上的皮肉疼的緊,但她也不示弱:“皇上會不會喜歡臣妾不知道。但娘娘你只怕是再也得不到皇上喜愛了!”你!”甯妃被清如的話刺的睜圓了眼。若不是貞貴嬪瞧著情形不對叫住了她,後果還不敢預料。甯妃恨恨地收回了手,叫人看住她們,然後拉過貞貴嬪道:“現在怎麼辦?”

貞貴嬪稍想了一下道:“宛嬪適才仗著有皇後撐腰,對姐姐幾多不敬,現在皇後不在,可不正是姐姐你立威的好時機嗎?不管這次能不能除去宛嬪,至少讓她知道了姐姐的厲害,以後怎麼著也不敢再與你做對了!”

“說的有理!”甯妃現在對貞貴嬪的話幾乎是深信不疑,貞貴嬪說什麼她就信什麼,兩人又商量了一會方說完,照例還是由甯妃說話。

“宛嬪,你既然這樣喜歡與本宮唱反調,不如就由本宮送你至一個好去處,保准你會喜歡!”說著也不待清如回話,直面向她帶來地人喝道:“來人,送宛嬪去慎刑司,讓她在那里好好反思反思,等我查清了佩答應的事再做定奪!”

一般來說要將宮妃,特別是嬪位以上已經金冊記名的宮妃打入慎刑司必須要有帝後手諭,或者是擁有協理六宮之權地人方才可以,這甯妃一無手諭,二無大權,居然敢如此輕率的將清如打入慎刑司,看來她真是高看了自己,也忘了“死”字是怎麼寫地。

不論清如怎麼不甘,還是不得不被帶了下去,甯妃一臉得色地瞧著驚惶失措地清如,貞貴嬪則是一臉的淡漠,任誰見了現在地她都不會認為是她在為甯妃出謀劃策。

不過她們都沒有瞧見在轉彎離開她們視線范圍的一瞬間,清如的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微笑,與剛才她惶怕的表現全然不符。

她能拖的已經拖足了,接下來就要看天意了,在這場有七成把握的仗中若是再輸,那就是天要亡她,否則今日她除去的將不止子佩一人,也算是意外的收獲!

她請皇後來一則是為了阻止甯妃請太醫,二則就是要讓甯妃動怒,頂撞皇後,從而行為出格,動靜越大越好,這樣一來若事情不是像甯妃說的那樣,福臨定然不會放過她,說不定還會辦個以下犯上的罪,這樣一來,甯妃心心念念的六宮之權自然會旁落他人。

清如打的是這個主意,卻不知有人打的亦是這個主意!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而且這還是一只能讓螳螂自動送到嘴邊的雀,孰高孰低,很快便可見分曉!

很快,在紅日還未隱落西山的時候,帝後的手諭就先後到達慎刑司,意思出奇的一致,就是放宛嬪出來,甯妃與皇後力爭的結果只讓清如在里面待了短短半天,當等在外面的人見到清如走出黑漆漆的牢房時,驚奇的發現她的衣服竟沒有一絲皺褶與髒汙,進去是何樣出來還是何樣,要知道那里面可不是一般的髒!

清如望著流云幻彩的天際,無聲的笑了,福臨與皇後應該是一得到消息就下諭放她出來了,如此算來應該還沒時間宣太醫給子佩診脈,至多是甯妃自行請過而已,而算起來,秦觀的針藥之效果也該出來了。

她一整衣容道:“走吧!”今天她就要好好的看一出戲,一出難得的好戲,這樣才不枉她在牢里靜站了那麼久!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五章 恩怨相了時(4)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六章 冊妃(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