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六章 冊妃(1)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六章 冊妃(1)

坤甯宮,大清皇後的居所,然皇上來的次數卻屈指可數,即使是這屈指的幾次泰半也是在今年千秋節過後來的,因為皇帝的冷落坤甯宮的殿宇樓台總是冷清的很,除了幾個奴才就見不著什麼人,然這一天人卻出奇的齊,皇帝,皇後,甯妃,貞貴嬪幾人都在,非是為了什麼節日,只是因為一件事,一件事關乎皇帝寵妃的事。

清如就這麼在眾人的目光中移步走進來,福臨的不解,皇後的擔憂,甯妃的得意,貞貴嬪的隱幽,還有最靠近門口幾乎癱在椅上子佩的深怨都一一收入低垂的眼中,她款款走到殿中拜伏下去,聲似鶯啼:“臣妾叩見皇上,叩見皇後娘娘!”

福臨擺手道:“起來吧!”至于皇後人雖已經清醒過來了,不過瞧著樣子還是不太好。清如起來後福臨並沒有立刻問話,而是打量了清如很久,似在尋她鎮定之下的破綻,然他的心里又不願尋到:“宛嬪,朕把你叫來你知道是為什麼嗎?”他說的很猶豫,其實在他從甯妃與皇後口中先後得知這件事後一直在猶豫,他怕,從感情上講他願意相信清如,然正因如此,他才會怕,怕得到一個與之相反的結果。

“臣妾知道!”清如倒是落落大方的承認了,仰視福臨的目光帶著無盡的清澈,她要讓福臨相信她,毫不懷疑的相信。

“那你有什麼想說的,秦觀究竟是否與你合謀害死朕的孩子,朕要聽實話!”福臨不無痛心地說著。

“臣妾能說的已經都說了,臣妾沒有!皇上若不信大可宣太醫來診脈,看看佩答應究竟是否落胎之脈!”清如被福臨的目光弄地有些微愧疚。但很快她便穩了心神,現在愧疚無異于自尋死路。

這時甯妃插嘴道:“宛嬪在皇上面前說的還真溜,今兒個上午還死活不肯讓本宮宣太醫呢。現在怎麼突然改性了!”

清如瞥了她一眼道:“那是因為臣妾相信皇上,同樣的。臣妾相信皇上也是一樣地相信臣妾,對嗎?”期許的目光迎向福臨,然看到地卻是福臨逃也似的回避,原來他是不信的……一瞬間心涼如九寒天,盡管她真的不是!

這時皇後瞧著情況不對勁。接過話對甯妃道:“甯妃,你說你宣過太醫了,不知太醫是怎麼說的?”

甯妃等地就是這句話,趕緊站起來道:“回皇上,回皇後,臣妾在來之前已經請太醫給佩答應診過脈,確系落胎無疑!”其實當時太醫診的時候並不是很確定,只是隱約診到有落胎的脈像,然甯妃卻認為是把柄在握。

子佩也適時地啞著聲叫嚷道:“求皇上為臣妾主持公道啊。宛嬪只因臣妾是從她宮里出來的所以就處處針對臣妾,現在還串通太醫謀害龍種,皇上。臣妾死不足惜,只可憐了無辜的孩子啊!”清如俏臉一寒轉頭道:“佩答應當初不是還說我下了藥要讓你活活失血而死嗎。請問怎麼你現在還沒死。.更新最快.這血也沒失光呢?”當初的一時不忍,卻讓她有了反擊的話。

“我……我……你那麼狡猾。我哪知道是為什麼?”子佩閃爍其詞,與清如相比,她確實太嫩了些而心確太高了,注定不會有好下場。“皇上,不如再請太醫來瞧瞧吧,免得冤枉了人!”皇後悄聲對福臨說著,她好不容易有了清如這麼一個可以說話的人,可不想就這麼毀在甯妃她們的手中,何況沒了清如幫她,她也不知今後該怎麼辦,而今好不容易豎立起來地威信亦會很快消失。

福臨盯著清如緩緩地點下頭,在皇後派人去宣太醫的時候突然出聲打斷道:“把太醫院所有的人都給朕叫來,不許少了一個!”

“喳!”應聲地是坤甯宮的一個小太監,但隨他去地還有得了福臨密囑地常喜,隨著他們的離開,坤甯宮重又陷入了沉悶,其中表現最輕松地就是貞貴嬪了,她低著頭,眼觀鼻,鼻觀心,竟是一副無所想無所思的模樣。

一盞茶的功夫太醫們俱到了,除了秦觀還有幾位不在宮里的太醫外,幾乎是悉數到齊了,足足八個,包括甯妃先前請來過的那個,由于院使張銘被董鄂香瀾一事牽連入牢,所以現在里面官階最高的是左院判吳太醫,右院判空缺。

他們的到來讓殿中的氣氛再度由沉悶轉入了緊張,沒有多耽擱,一個個分別將手指搭在子佩的腕上,而且為了力求診斷的正確性,連必要的綿帕都不覆了太醫輪流診完脈後面面相覷,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詫異,正是這種詫異讓他們遲遲沒有定論,直到甯妃等不及催促。

最教人奇怪的是福臨,自從太醫請來,常喜在他耳邊說了句什麼後,原有的緊張之色立時消去了不少。

甯妃見太醫們久未下定論,以為他們是不敢當著皇上的面說,勸慰道:“各位太醫無需緊張,將結果說出來就是了,皇上可還等著呢!”說到這里她挑釁地望了清如一眼,哪知她卻是滿不在乎的模樣,恨的甯妃牙癢癢,她倒要瞧瞧這個小賤人待會還能不能這樣。

太醫們相互商量了一下後,由左院判吳淮安說話:“啟稟皇上,據微臣等人診斷,一致認為秦太醫所診沒錯,佩答應確系經血淤積之症,至于喜脈……”他搖頭苦笑道:“微臣真不知此話是從何而來!”

聽到這個答案,皇後著實松了口氣,在這里的人中只有皇後是真心實意關心清如的,清如則微微笑著,她早知道會是這樣,老天沒有存心戲弄她呢!

一直沒啥表情的福臨亦是微微籲了口氣,抬眼瞧了常喜一眼。很快便再度垂下,反觀甯妃和子佩的面色則別提多難看了,連貞貴嬪也保持不住靜心之態。悄然變色,瞧向清如的眼神在幽遠中多了一份疑惑!

甯妃眼睛瞪得大大地。一臉的不敢置信,也不顧帝後在場,指著吳太醫的鼻子嬌喝道:“你們到底有沒有診錯,佩答應明明是流產地脈象,怎麼會不是呢!”

吳太醫哪個都不敢得罪。聽得甯妃不悅,趕緊回道:“回甯妃娘娘,臣等幾人一致斷定佩答應的脈像雖然有點怪,但決不可能是流產以後地滑脈!”其他幾名太醫亦紛紛附和,不知怎的,他們幾個的神色都有點怪,特別是在看向福臨的時候,而福臨則面色陰沉的看著下面,對甯妃地無禮深為不喜。

皇後瞧了福臨一眼後對甯妃道:“甯妃。這麼多太醫的話難道還不足夠讓你相信嗎,這件事已經是明擺著了,佩答應她根本就沒懷孕。既是如此,那宛嬪謀害皇裔之事也就無從說起!”

“可是適才我請錢太醫來診斷的時候根本就不是這樣的。他明明說是流產的脈像!”甯妃說完又朝福臨急切地道:“皇上。臣妾此話絕無謊言,您不信可以找錢太醫來問問!”敢情她也看出情形于已不利了。她使勁給貞貴嬪使眼色,想教她幫著證明自己,哪知貞貴嬪低著頭不知在想什麼,竟是沒看到她。

清如冷眼看著甯妃,她倒要看看出了這麼大的庇漏,福臨會如何處置她,現在這里所有的人,都已經認定是甯妃與佩答應聯手蓄意陷害宮妃了,而這,正是她想要的!

不過奇怪的是自太醫說出結果後,子佩就一直沒說話,這不像她地性子,瞥過眼去看,不由暗自一笑,原來她早已在椅子上暈了過去,難怪這麼安靜,然她應該要越鬧好,不然光甯妃一個人唱獨角戲未免太過寂寞了點。

想到這兒,她換上一副驚切的面孔,指著子佩對福臨道:“皇上您快看,佩答應暈過去了,她該不會有什麼事吧!”

福臨也不說話,只是揮手讓太醫去瞧,太醫到了近前發現其是因為一時氣急攻心所以才暈過去,待用拇指用力掐了下人中後便悠悠醒轉了過來,便如一個瘋婦一樣沖清如撲了過來,口里還叫著:“賤人!你到底使了什麼妖法,為什麼我明明沒了孩子太醫卻查出來,你說!說!”

礙著福臨在看著,清如不曾回避,只是推攘著她,不讓她撲到身上來,至于她使了什麼方法讓太醫診斷失誤,她是不會說的,她要子佩在無知中暴怒,只有這樣才能更好地激怒福臨。

福臨果然看不下去了,喝道:“給朕住手,如此潑樣,成何體統!”待子佩止了瘋樣後才又對甯妃道:“你剛才不是說先前是錢太醫診的嗎,那他人呢!”

常喜臨到福臨身邊垂手說道:“回皇上,適才奴才去太醫院傳太醫時,發現秦太醫已經不見了,問其他人也都說不知道他去哪里!”

“哦?是嗎?”福臨挑眉問道,然不知為何,貞貴嬪總覺得福臨似乎對此事早就知曉,她究竟錯過了些什麼?

不止常喜,連那些太醫也先後稱是,從他們低垂地臉上隱約可見一絲懼怕。

聽到這里,皇後輕籲了一口氣道:“看來這件事已經很清楚了,皇上您說該如何處置呢?”她很少有在福臨面前像有像今天這樣地說話,皇後終于不再是以前那個連話也不會說的皇後了,看來這段時間曆練沒有白廢,這段時間地信心也沒有白豎。

福臨對皇後今日的表現亦是十分贊賞,而他也有意讓皇後借今日之事好生表現一番,所以他不說話,而是示意皇後接下。

皇後知道福臨是借此機會考驗自己一番,所以不敢怠慢輕率,深吸了口氣後道:“經過太醫院所有太醫的診斷,都證明了佩答應不曾懷有龍種,那麼宛嬪謀害皇嗣也就無從說起了,那本宮就不明白了,為何甯妃還有貞貴嬪會一口咬定宛嬪有罪呢,你們說曾請錢太醫來診斷過,可是現在錢太醫下落不明,而且就算他在也無用,難道這麼多太醫的診斷還比不過他一人嗎她把指責的重點放在甯妃身上,因為一直以來出面的都是她,相較之下貞貴嬪在此事中就顯的安靜許多,在旁人眼里她僅僅是甯妃的一個附庸罷了。

甯妃無論如何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一邊倒的情形,先前的有利現在一下子全沒了,皇後在那里言辭嚴厲,而皇上似乎也已經相信了,想到這兒她趕緊上前跪下:“啟稟皇上皇後,臣妾絕對沒有欺騙任何人,所說的話也是句句屬實,當時臣妾到永和宮的時候佩答應已經流了很多血,還口口聲聲說是宛嬪害她流了產,再加上後來又有錢太醫的證明,所以臣妾一時糊塗之下就信了,如果真非宛嬪所為,那麼一定是佩答應和錢太醫串通起來欺騙臣妾了,臣妾實在是無辜啊!”她腦子倒轉的快,看情況不對就把子佩和那個倒黴的錢太醫連在一起拉下水,好為自己脫罪。

皇後將目光轉向了子佩:“佩答應,你原是宛嬪宮里的婢女,得蒙皇上恩寵方才有了今日,而宛嬪對你也是不計前嫌,可萬萬沒想到你居然恩將仇報,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對付宛嬪,你究竟還知不知道良心二字如何寫?!”說到這里皇後簡直是痛心疾首。

子佩瞪向清如的眼睛恨的幾乎都快出血了,她萬萬沒想到她的手段會這麼高,明明有罪的是她,可弄到最後卻變成自己誣陷她了,老天爺是瞎了眼不成!

清如對子佩如火的目光視若未見,她已成強駑之未了,自己何必與她一般置氣,只要福臨信了便好,福臨……他終于不再躲閃她的目光。

子佩高聲叫嚷道:“皇上我沒有,我沒有害她,明明是這個賤人害了我們孩子,皇後根本就是偏幫她,皇上你要為臣妾作主啊,皇上!”她不顧虛弱的身子,從椅子上爬到福臨的腳邊,苦苦哀求著,試圖讓他相信自己,可惜她錯了,她在福臨眼中遠遠比不上清如,她注定這一生這一世都要被壓在清如下面。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五章 恩怨相了時(5)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六章 冊妃(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