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七章 不負卿(3)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七章 不負卿(3)

清如捂著笑痛的肚子道:“好啦好啦,不要再鬧了,否則我這屋子就叫你們倆給拆了!”

日夕跺著腳不依地嘟起嘴道:“哼!你們偏心,月凌這樣笑話我,你們都不幫我說她,討厭!”

水吟抱著她的腰忍住笑道:“真的好啦,不要追了,月凌的腳才剛好呢,難不成你要讓她再扭一次啊?”

在水吟和清如的一力勸說下,日夕這才答應了,隨即清如關心地道:“凌兒,你這腳傷真的好完全了嗎?要不要我派秦太醫再去給你好好看一下,可千萬別留下什麼病刺

“姐姐放心吧,已經一點兒事都沒了,不信你瞧!”說著她抬起腳又轉又動,清如瞧著果然是一點妨礙也沒有了。

“恩,雖說已經好了,但你還是要小心點,可千萬別再扭了,上次那麼好的機會就這麼白白浪費了,你不知道你如姐姐有多失望!”水吟如是說著,眼中是一片惋惜,若當日未出那事,月凌只怕早已不在常在之位。

這樣一說原本還笑鬧著的幾人都沉靜了下來,清如皺了皺眉道:“可不是嗎,月凌當日你到底是怎麼扭傷的腳,前幾日事多我倒也忘了問你!”她這一問,日夕在一邊也暗中豎起了耳朵,靜待月凌的回答。

月凌回想了一下道:“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當時正坐在椅子上換鞋,並依你們之言帶上了面紗,所以沒人認得我,只當我是新來的舞伎,其實當時我在鞋面里面發現了一根針。不過我以為是人家不小心落在里面的的,所以也沒在意,現在再想起來就有些不對了!”

日夕動了動嘴但沒發出聲音。聽月凌繼續講下去,“我剛把針拿出來。後面就有個人過來把我撞倒在地,然後就走了,等我爬進來的時候就發現腳扭了。”

“這是哪里地奴才,怎麼這麼冒冒失失,連撞了人也不知道扶一下!”水吟先聲說道。.K.CN更新最快.就因為這麼一個奴才,讓她們的准備就成了泡影。

“那你有見過他的樣子嗎?”這一次問話地是日夕,這件事是怎麼回事她當然最清楚,而她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月凌會否已經瞧見了那個人地模樣。

“那倒沒有,他撞了我之後就走了,中途沒回過頭,好像……好像……”月凌吃力地想著,明明是在腦海里,可就是說不出來。

“好像是故意的對嗎?”清如淡然地替月凌說出了答案。“對!對!那感覺就像是故意的一樣。那個奴才分明是故意來撞我的!”被人一說,心中的阻礙立時就通了,月凌將堵了一半地話說完了。

日夕悄悄松了口氣。作出一副不解地模樣道:“故意?為什麼有人故意來害月凌啊,難道她不想月凌得聖恩?”

水吟冷哼了一聲道:“恐怕事情就是這樣。真不知道是什麼人那麼過份。要讓我知道了決不放不過她!”

清如抬手撫著自己額上的兩片花鈿,那是福臨送的。亦是她最喜歡帶的,感覺晶石在指下滑過,她收回了手道:“還能有誰這麼神通廣大,耳目靈通,當然是那個神秘人了,姐姐,看來以後我們行事要更加小心才是!”

水吟深以為然地點點頭,至于月凌和日夕則面面相覷,一副不知她們在說什麼的模樣。

清如想了一下道:“月凌你先委屈一段時間,等下次有機會了我再向皇上引薦你,相信姐姐,不會讓你等太久的!”

月凌感激地點頭應聲,水吟沉默了一會兒道:“被月凌的事一帶,我倒是忘了來的目的,昨日地事我們幾個都聽說了,子佩到底……到底有沒有身孕?”她怕這話會引來清如的誤會,所以問的很猶豫。

不過清如並不在意,大方地承認道:“原先她是有的,但是後來就沒有了,怎麼,你們是不是覺得我心太狠了?”

三人互望了一眼後俱是搖頭,水吟率先道:“子佩背主忘義,死有余辜,何況你還給她留了條命,算是仁至義盡了!”

月凌點頭不語,她雖不曾說清如錯,但那孩子怎麼說也是一條性命,這麼說沒就沒了,總歸有點不能接受。也只有尚未真正接觸過後宮殘酷地月凌還會這樣想,她還沒有明白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地道理,也許她什麼時候上位了,什麼時候就會明白了。

日夕一邊留意清如幾人的臉色一邊做不經意地道:“如姐姐,既然子佩真地曾有過孩子,那為什麼那些太醫就是診不出來呢,難道是他們醫術不佳,誤診了?”她最奇怪的就是這件事,怎麼想也想不明白。

水吟第一個搖頭道:“這不可能,能入宮成為太醫者醫術定然不會差,不可能會產生這麼明顯的誤診,里面肯定有什麼蹊蹺!”說著她將疑惑的目光轉向清如,期待她能給自己回答。

清如轉著手里的團扇,眉目輕垂間帶起一絲笑意:“說到這里可就真要謝謝秦太醫了,要不是他醫術超卓,這場戲可真不好演,指不定我還有可能搭進里面去!”

“恩?這是為什麼,秦太醫他做了什麼嗎?”這一次追問的是日夕,她對秦觀是有所印象的,但也僅現于曾經在承乾宮里的事,現在清如特意提起,不由讓她上了心。

“秦觀以針藥改變了子佩的脈像,但不能即時生效,需要一段時間,所以在一開始的時候我才會極力阻止甯妃請太醫,待脈像改變之後,若非深諳此道的人,根本察覺不了,至多只會覺得脈像有些怪罷了!”

聽她這麼說水吟幾人才恍然大悟,日夕面上沒表露什麼,可心里還是有所震撼的,她萬沒料到秦觀的醫術居然這麼高,能自由改變人體的脈像,有這麼一個人在清如身邊,以後她不論做什麼都要特別小心才是,想到這兒,原本揣在懷里准備要給清如的東西讓這個認知給想的放棄了。

“不過昨日……”清如搖著扇站了起來,慢慢走了幾步,望向虛空處道:“昨日最大的收獲不是除了子佩,而是認識了貞妃,昨日的戲到最後竟成了她個人的表演,而她也成為最大的贏家,以前我們都小看了她!”

“貞妃……這個我也聽說了,剛開始我還以為聽錯了,後來仔細一打聽才知道原來她真的被封了妃,不過也不奇怪,她是先皇後的妹妹,皇上對先皇後一直未能忘情,對貞妃恩眷濃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水吟低頭說著。

“不!”清如搖首道:“不單只是這樣,昨日的事我仔細想過了,一切分明是她在背後挑啜甯妃,而甯妃最近的表現也有點怪,極可能是她向甯妃許了什麼好處,然最終這個好處卻被她拿到了,她與她的姐姐完全是兩個不一樣的人!”

“那你說這個貞妃會不會是我們一直要找的神秘人?”聽得貞妃城府如此之深,水吟自然而然地將她與神秘人聯系在了一起。

“我看根本就是她,這個壞女人!”日夕搶先說著,腮邦子鼓鼓的,一副氣憤模樣。

清如有所保留地道:“這事我也不能確定,只是以後咱們大家要多長個心眼,在沒能力之前千萬不要得罪貞妃,這個女人利害的緊!”

宮里的生活就如泥潭一樣,越陷越深,而且敵人亦是一個接一個的出現,幾個又說了一會兒也就散了,且都帶了一肚子的事。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七章 不負卿(2)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八章 貴嬪(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