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章 深宮花香(1)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章 深宮花香(1)

再說清如這邊,水吟走的匆忙她連送都來不及,只能苦笑著搖頭,早在日夕進來的時候就有宮人沏了茶來奉上,不過日夕並不急著,而是東走走西看看,這延禧宮她雖不是頭一次來,但還是覺得很新鮮,這里比重華宮確實好多了,不光宮院大,里頭的擺設也精致大氣!

她一臉羨慕地道:“宛姐姐你現在真好,一個人住那麼大的地方,什麼時候,我也能象你一樣就好了!”

清如笑道:“這有什麼好羨慕的,等將來你有孩子了,皇上一定也會封你為貴嬪的,到時候你就可以搬出永壽宮啦!”她只當日夕是隨便說說,沒有往深處想,誰叫日夕偽裝功夫這麼高。

日夕走到矮幾前摸著她送來的東西,背對著著清如的臉上掠過一絲陰狠,但很快又恢複了慣有的天真,她搖著那個撥浪鼓道:“宛姐姐,你現在這樣每天不是坐就是睡,會不會很無聊啊?”

“當然無聊啦,可是沒辦法,所以才要你們多過來陪我說說話,不然我一個人非得悶壞了不可!”

日夕側著頭想了一會兒,突然跑到清如面前展顏道:“那姐姐你可以做些小孩子的衣服玩啊,雖然現在還早,可是等以後你身子重了就不方便做了,還不如趁現在多做點,將來好給寶寶穿。

被她這麼一提醒,清如也覺得在理,反正閑著也無事,倒不如找些事做,想到這兒,她命人去庫房里找些料子來。隨即又對日夕道:“反正你也在,正好陪著我一起做,你剪我縫。不管怎麼說你這個姨娘也要出些力才行。”

日夕高興地應下,接著又似想起什麼了道:“對了。宛姐姐,我上次不是送了你一匹一品的云錦嗎,你用了沒?要是不沒用的話正好拿來給做小孩的衣服。”

清如搖頭道:“你那匹云錦我倒是還沒用,不過用來做小孩子衣服會不會太浪費了,畢竟這一品的云錦一年也不過幾匹。何況小孩子長地快,穿了沒多久就要換,還是不要了!”“哪有,哪有,就是因為好才要給小孩子做衣服,這個穿著多舒服啊,我不管,這個云錦是我的,我就要給我的小侄女小侄子穿!”她拉著清如地手不停的搖著。大有不依不罷休地架式,清如拗不過她,只好同意:“就你主意大。..好吧,就依你的話。我叫他們把東西拿來。你幫著我一起做!”

日夕高興地點頭答應了,她的高興是為何。除了自己沒有人知道,這樣的日夕表面上是可愛的,實際卻是可怕地,佟妃知道了,但是她死了,死在了日夕的陰謀之下;水吟知道了,但是她已經無法離開沁羅香,從而要屈從于日夕的擺布。

宮人的動作很快,幾匹綢緞很快就擺在了清如的面前,其中最上面一匹就是她被禁足時日夕所送的一品云錦,隔了這麼久,它上面的香氣還是一絲未淡。

剛把布料剪好,日夕便推說身子不舒服離去,留清如一人在里面。

云錦……日夕走到外面冷冷一笑,宛貴嬪,這個封號已經到頭了,她不會再讓她往上走,哪怕是一步!

八月桂花香的季節慢慢過去了,轉眼已是九月,清如的身子已經有三個來月了,這樣地她身體越發慵懶,除了做些小孩子的衣服外,便是不怎麼動了,倒是福臨常來她宮中,現在延禧宮離乾清宮近,他過來方便一些,偶爾也考考玄燁的功課,玄燁現在倒是越來越有做哥哥地樣了,不僅太傅誇,連福臨有時候也忍不住誇他。

不知是不是月份大了的緣故,清如開始有些腰酸腿軟地症狀,而且胎動也較以往利害幾分,雖叫自己別擔心,但還是難免有些慌張,同時想起有好幾日未召秦觀來把脈了,便去叫人將他請了過來。

秦觀坐下後細細一診,眉頭頓時皺了起來,發出“咦”地一聲,清如直覺事情不好忙問道:“秦太醫,本宮的胎兒可是有所不妥?”手捂上腹間,那聲音如風雨中地小舟,驚惶難言。

秦觀見她緊張趕緊寬慰道:“娘娘放心,沒有什麼大礙,微臣另外開幾副安胎藥吃了就沒事了,微臣只是奇怪,前幾日給娘娘請脈的時候還一切尚好,怎麼這才幾天的功夫就差了這麼多,還隱隱有不穩之狀,似乎不太正常!”

“那要不要緊?”清如擔心地追問,深怕這個孩子保不住。

秦觀道:“娘娘不必過于擔憂,這個發現的早,臣還是有把握使胎兒安然的,不過娘娘的心也要放寬才行,不然只會有害無利。”見清如點頭後他又道:“娘娘您最近有沒有接觸什麼不應該接觸的東西,比如……麝香!”他說的很是小心,畢竟這個東西非同小可。

清如一怔仔細回想了一下道:“應該是沒有,我宮里用的東西都是經你檢驗過的,不大可能會出問題,而飲食方面也是小廚房里自己做的,這麝香不可能會混進來!”

秦觀點點頭,既然沒有可疑的那他也沒辦法,只能叮嚀其一再小心,三四個月的時候正是最易流產的時候,一點大意不得,說完這些他便隨湘遠出去開藥。

前腳送走秦觀後腳福臨就跟著到了,瞧他的樣子似乎很是興奮,與往日大相庭徑,一踏進來他就叫道:“宛卿!宛卿!清如聽到他欣喜的聲音,想必是有事,沿桌一撐想要起來,哪知腰肢酸軟竟是無力站起,子矜瞧著不對趕緊過來道:“小姐,你還是不舒服嗎,要不要再讓秦太醫來診診?”

清如已經瞧見福臨的身影了,她抿唇搖了搖頭,搭著子矜的手勉力站了起來,迎上去行禮道:“臣妾叩見皇上,皇上萬福!”

腰還沒彎下已經被福臨扶了起來,他憐惜地道:“朕不是早說過嗎,不用行禮,你還這般拘禮干什麼,小心傷了咱們的孩子!”

清如不依地嘟起嘴:“好啊,皇上就記得孩子,心里都沒臣妾了!”

福臨心情似乎很好,哈哈一笑道:“哪有,沒有宛卿哪來的孩子呢,在朕心里當然是你最重要了,不說這個了,你快些坐下,朕有好消息要告訴你!”

“什麼事讓皇上這麼高興啊?”在福臨的攙扶下,清如坐在了椅子上好奇地問道,不知是什麼好事。

福臨眉飛色舞地道:“剛剛收到八百里急報,你嫂嫂他們已經找到索額圖了,他沒死,還活著,你說這個消息應不應該高

“真的?”清如驚喜交加,要不是福臨按著,她就要站起來了,等了這麼久可總算等來了,皇天不負有心人,嫂嫂終于找到哥哥了。

“朕還會騙你不成,說起來這都是你嫂嫂的功勞,原本朕派去的人都准備放棄了,你嫂嫂硬是不肯,還到處去打聽,最後終于在一個破落的漁村里找到了索額圖,你嫂嫂真是一個奇女子啊!”福臨慨然道。

“那哥哥他好不好,有沒有受傷?”

福臨拍著清如的手道:“你放心,雖然找到的時候身上受了不少傷,但總算神智還清明,不過他有傷不宜長途跋涉,所以要在那里休養幾天再動身,很快你就能看到他們了,索相終于也可以安心啦!”索相便是清如的阿瑪索尼。

“那就好!就好!”清如喜極而泣,不僅為自己高興,也為在宮外的家人高興,福臨抬手拂去清如的眼淚道:“你現在是兩個人而不是一個,可不能再哭了,不然將來生出來的孩子也是個愛哭鬼,那朕的皇宮就要被你們母子倆的眼淚給淹了!”他的話讓清如破涕而笑,撫著福臨的臉嬌笑道:“哪有皇上這樣沒正經的!”

不知出于什麼原因,福臨對這個孩子似乎特別的期待,那是在其他妃子身上沒有過的,湘遠若有所思地望著福臨與清如,她想到了什麼?

接連幾天服用了秦觀的藥,雖然效果不是很大,但總算比剛開始好了一些,不過這藥效似乎有點反複,時有時無,腰還是不時的酸一陣,然有所好轉清如的心還是比原先安定不少。

秦觀後來又給她把了幾次脈,發現自己開的藥不盡如人意,逐又開始想其他的法子幫她穩固胎像,而清如自己也在各方面多加小心。

至于宮里其他人雖然對清如頗多嫉妒,但不管是聰明的還是不聰明的都知道現在其是金貴之身,不敢對其輕舉妄動,至于上不得台面的小動作清如並不在意,無非就是趁她有身子不能侍寢的時候多霸占著皇上點嘍。

除此之外幾宮的主子都沉著氣,貞妃還是如以前一樣安份的幫著皇後協理後宮,甯妃經上次之事已被嚇破了膽,雖恨清如卻也不敢再動歪腦筋,何況貞妃對她已經是愛理不理。

閑閑地又過了幾日,皇後派人過來通傳,說是有事相商請她去坤甯宮一趟,到了那邊只見皇後就坐在上面等著她來,免禮坐下後清如道:“不知皇後召臣妾來所為何事?”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十九章 沁羅香(2)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章 深宮花香(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