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三章 乞封(1)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三章 乞封(1)

第四十三章乞封

十月寒秋,已到了入冬的季節,延禧宮里的藥味一直沒斷過,因為水吟的事,清如落胎後並沒有很好的休養,這樣極容易落下病根,所以秦觀最近一直在為其調養,力爭將影響減到最低,而清如也出奇的配合,關于水吟和胎兒的事再不提起,而福臨和宮人們也很識趣的沒有去提。

那些做好或未做好的小孩衣服一律被拿去扔掉,只有那些用日夕所送云錦做的幾件衣服在清如的意思下沒有丟,而是收進了箱匣中,問起為什麼不扔,她只淡淡地說留下來做個紀念。

這日,她正皺眉喝下苦藥,小祿子跑進來打千道:“主子!”

“什麼事?”清如咽下最後一口藥,她對手下的這些人都很清楚,小祿子幾個一直跟在自己身邊的更是清楚,知道沒有事他是不會隨便進來打擾的。

小祿子從袖中取出一封書信道:“回主子,奴才剛才去神武門與守門侍衛說話的時候,恰好遇見一個來送信的人,他說他是從湖南來的,是莫克索大人命他來將這封信交給……給容嬪娘娘的。”他一口氣將事說完。

聽到這信是給水吟的,清如很是吃驚:“真是莫克索伯伯嗎?他怎麼現在還差信來?”不過稍一想就明白了,這莫克索只怕還沒接到女兒已逝的消息。

清如接過書信,拿在手里摩挲著,但沒有打開的意思,這應該是水吟與家人的書信,小祿子瞧了一眼又說道:“主子。送信的人還說了,上次容嬪娘娘叫他們查的事已經有眉目地,所有的事都已經在這封信里了。只要一看便知。”

小祿子不說這些話,清如險些忘了上次水吟與自己分別讓家人去查的事。難道莫克索伯伯已經找到了當年負責李全之事地汪達幸?想到這兒她迫不及待的打開了書信,雖然李全背後地人她已經有所知曉,但她相信這安排到宮里的人絕對不止李全一個,應該還有才對。

果然,信里說汪幸達當年出宮回湖南老家後沒多久就沒人殺了。不過顯然他早料到會有這一招,所以在出事之前就將東西藏在了一位好友的家中,包括名單,以及他與那個人的交易書信等等,巨細無比,而李全就是名單中的一人,也是在宮里混地最好的一個。.K.CN更新最快.

詳細看下來後,清如將信一合,冷笑蕩漾在臉上。真是蒼天有眼,若非汪幸達留下這一手,她還真不知道要如何給吟姐姐報仇呢。現在可好了,所有證據都到齊了。只要她在福臨面前將這些證據一呈。那個最魁禍首就休想再逃得了!

不過她做了這麼多壞事,就這樣讓她伏罪。未免太輕松了,她入宮做這麼多事為得無非就是成為人上人,既然這樣,那她就如其所願,讓她在臨死前先當一回人上人的感覺,然後再將她拖下來,想必這樣,她會很難受很難受吧!

清如秀美的臉上逐漸浮起陰冷之色,與素日里的她相比如變了個人一般。

在十月的寒風中,清如的身子漸漸好了些許,同時在她的舉薦下秦觀升任從五品右院判,這是太醫院里僅次于院使的職位,秦觀以不過二十幾地年紀得任其職,實是太醫院從未有過的事,這雖與清如的舉薦分不開,但他醫術高明是無庸置疑地,如今院判一職自張銘獲罪後一直空懸以待,而秦觀無疑是所有太醫中最有可能繼任此職的人。

一日趁著天色晴好,清如披了衣服又攜了湘遠出外散心,一路行來,四周草木蕭疏,霜寒露重,秋蟲唧唧,秋將落,冬將至,這四季又到了交替地時刻,記得她初入宮那會兒正是夏秋交替地時候,好快,一轉眼已在宮里待了兩年有余了,她從最末等不得聖顏的答應,晉到如今地貴嬪,身份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同樣她原本潔淨無瑕的雙手如今也沾滿了鮮血,而她失去的也很多了,水吟,孩子,還有自己……

怔怔的,清如想出了神,不覺已站了許久,湘遠搓了一下冰涼的手道:“主子,外面天寒,您身子剛好,不宜多街,奴婢還是扶您回去吧。”

清如閉了一下眼睛,默然頷首,兩人一前一後慢慢走回了延禧宮,剛一入內就看到桌上放了一堆東西,子矜與綿意正在清點,見其進來子矜趕緊停下手里的事,取出一直捂著的手爐遞給清如:“小姐,你拿著哄哄手吧,在外面這麼久,一定很涼了!”

清如淡淡一笑:“就你事多,現在又不是寒冬,哪用得著手爐,這還沒到送炭的時候,你又是從哪弄來的炭!”雖是這般說著,但她還是接過了手爐,放在兩手之間。

子矜笑道:“哪用得著奴婢去弄,是內務府的人自己巴巴送來的,說是怕主子您受凍,所以早些送來了。”

清如低頭瞧著手爐沒有說話,這宮里的奴才多是跟高踩低的貨色,瞧那邊得寵就跑過去巴結,哪邊遭冷遇便理也不理,這世道,現實的很!

“對了,這些東西是誰送來的?”清如指著桌上成堆的東西,剛才她忘了問。

綿意走過來道:“回主子,是您剛才出去時淳嬪娘娘送來的,她在這里等了你好一會兒,一直不見你回來,所以才留下東西回去了。”

聽聞東西是日夕送來的,清如握著手爐的雙手不由一緊,左手兩枚代表貴嬪身份的玳瑁護甲碰在上面發出兩身輕響,然正是這兩聲輕響讓她回過神來,深吸了一口氣淡然道:“將這些東西都扔到庫房里去,沒本宮的命令誰都不許拿出來!”

清如這個命令來的奇怪無比,底下的三人面面相覷,不知她這是怎麼了,以前淳嬪送東西來,主子都高興的很,為何這次這麼冷淡,連看都不看就要她們扔進庫房,還不許拿出來?!

但是主子的命令她們這些做奴才的是不敢不聽,在發愣過後立即欠身應了,然後叫了幾個人來拿起東西放到庫房里去。

還未等他們走出殿門,清如又把他們叫住了,眉頭皺得緊緊的,好像有什麼事很為難一般,停了半晌她終于道:“算了,還是把東西放在這里吧!”聽她剛才的口氣明明是不願見這些東西,怎麼才一會兒功夫就改變了主意?

其實清如自己心時矛盾的很,想了一會兒她對湘遠道:“你去一趟太醫院,把秦太醫給本宮找來,就說本宮有事相請。”

“是!”湘遠答應了一聲,欠身退出了殿外,在她之後子矜和綿意也被清如差了出去,殿里只剩下她一人面對著那一堆的東西,瞧著瞧著面上泛起一絲冷笑,手在一匹極好的毛緞子上滑過,好好的送這麼多東西,無為是為了試探她,剛才險些就中計了,真是好高明的心計,若非自己事事先謀而後動,想到不對勁之處,可不就壞了大事嗎?

這出戲她一定會好好唱下去的,吟姐姐,還有那未出世的孩子也一定會保佑她唱好這出戲,一切,很快就會有結果!

秦觀來的很快,清如將其他人都遣出去後,指著那堆東西開門見山地道:“秦太醫,你好好給我驗驗這些東西,看里面有沒有什麼古怪。”

“敢問貴嬪,這些東西是何人送來的?”秦觀對清如所指之古怪心中明白,令其不解的是,這送東西來的人,究竟是何人使得其如此防范。

“這你不用問,只要好好的檢驗就行。”清如可不打算讓太多的人知道她對日夕的戒備,萬一泄了密就不好了。

見清如不願說,秦觀也不在多問,他知道宮里的人不管是主子還是奴才,都會有一些不願讓人知道的事,特別是主子,這種事太多太多。

經過秦觀一番仔細的檢查,桌上所堆之物,不管是毛緞子,還是珠飾均無異常之處。清如聽得他回奏後,點了點頭,揮手讓其出去,並命其不得將適才之事告之別人,若有人問起便說是給她請脈,秦觀一一應下後,恭身退下。

清如從中挑起一串圓潤的珍珠項鏈在手里撚著,紅唇微啟處是無聲的冷笑,雙手一分,珠鏈套在了她的脖子上,每一顆都散發出溫潤的光芒。

第二日,清如哪里也沒去,就在宮里待著,她在等一個人,果不其然,一大早日夕便蹦蹦跳跳的跑了進來,一邊走一邊叫著:“宛姐姐!宛姐姐!”

清如迅速的將臉上眼里不應出現的東西盡數隱去,轉而換上一副淡然含笑的模樣:“你這丫頭,怎麼老是這麼毛燥,大呼小叫的,叫人聽見又要說閑話了。”說著她伸手拉過日夕。

日夕一進來就瞅見清如帶在脖子上的項鏈,于笑容中閃過一絲松懈,她拉著清如的手嬌笑道:“這有什麼關系,反正是在宛姐姐的宮里,對了,宛姐姐我昨天送來的東西你喜不喜歡?”

清如笑道:“你送的我當然喜歡,瞧我脖子上的這串項鏈可不就是你送的嗎,不過你也是,又不是逢年過節,送這麼多東西干什麼,白白破費。”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二章 秘事(3)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三章 乞封(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