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三章 乞封(2)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三章 乞封(2)

日夕伴著她的身側坐下,手依然沒有放開:“送東西給姐姐哪還需要什麼理由啊,更不要說破費了,除非姐姐不拿我當妹妹看。”她撅著嘴有些不悅,清如淡淡一笑,拍著她的手說哪有這回事,讓她不要多想,日夕這才轉嗔為喜,繼續說道:“其實我是想讓宛姐姐你高興一下,我知道最近事多,吟姐姐還有你的孩子都……你心里肯定不開心,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幫你,所以干脆就送些東西給你啦,這些都是皇上以前賞的,我好喜歡的,現在全給宛姐姐,希望你不要再難過了。”她的神情天真無邪,一切恍然都是發自于內心深處。

清如低卻的眼中閃過一絲異色,抬眼搖頭道:“不要提了,一切都不過去了,你放心,姐姐沒事,雖然吟姐姐不在了,但我還有你和月凌兩個好姐妹啊,這就夠了,咱們三個一定要好好的在宮過活下去,不過我最擔心的還是你!”擔憂之意溢于言表。

日夕睜著烏黑的眼睛道:“姐姐放心吧,有皇上和姐姐疼我,我才不會有事呢!”雖是如此說著,但神色還是很不自然的黯了下來。清如瞧著奇怪,便問其怎麼了,起初日夕還不肯說,後來在清如的一再追問下,她終于說了出來,原來福臨已經很長時間沒召幸過她了,特別是在水吟的事發生後。

清如聽完安慰道:“你不要多想,可能是最近這段時間皇上心情不好,所以才沒召你吧,我還不是一樣。”

日夕嘟嘴道:“才不一樣呢,我看的出皇上對宛姐姐還是很好的。雖然一直沒召幸你,但那是為你的身子著想。皇上最近一直沒召過我,卻總是傳召兩個新封的常在。一個姓陳一個姓唐。”說到這里她垮下臉問清如:“姐姐,你說皇上是不是已經不喜歡我了?”瞧她那皺成一團地小臉。估計清如一說是,她就要哭出來了。

清如趕緊安慰道:“哪有這回事,皇上傳召其他人很正常啊,不要多想了啊,說不定改明兒皇上就傳你了。又說不定改明兒你就被封為貴嬪了呢!”

日夕被她說得破涕為笑,果然沒再說這些了,兩人聊了許久,最後清如拿了好些東西送給日夕,讓她帶回去,說是禮尚往來。

待其一走,清如喚了小福子進來道:“皇上最近真的經常傳召陳常在和唐常在嗎?”小福子在她手下主要負責打探宮里的消息,所以一般想知道什麼事,清如都會問他。

小福子稍稍遲疑後點頭作答。清如又道:“她們地相貌很出眾嗎,皇上連淳嬪都不理睬了?”

小福子答道:“回主子,奴才曾見過二位常在。說相貌並不是特別出眾,連主子的十分之一都不及!”這話自是有討好地意思在里面。能被福臨看上的女子。哪會有差這麼多的,清如示意他繼續說下去。“不過據奴才打探,自上次皇後的千秋節過後,皇上對淳嬪的態度和以前確實不太一樣了,召寢地次數越來越少,最近幾乎沒有,至于是什麼原因,奴才不敢枉自揣測!”

清如點頭示意知道,無意中瞥見那串還掛在脖子上的項鏈,厭惡在眼中一閃而逝,她隨手取下項鏈遞給小福子:“這個是賞你的,拿著!”

小福子滿面喜色的接過項鏈,叩謝主子賞賜,不管主子賞什麼他都高興,只要能為主子辦好事就行了。

十月中旬,秦觀所開的藥已經全部用完了,清如的身子也調養好了,以後只要多注意些就好了,得知其身子痊愈消息的當日,福臨就點了清如的牌子。.1-6-K小說網,手機站wap,16k.Cn更新最快.

由于天氣轉涼所以清如沒再穿著那天衣,不過就算如此,經過一番細心裝扮的清如還是贏得了福臨地贊歎,站在乾清宮里,不等她行禮,就被福臨拉了起來:“這里又沒外人,無須行這些虛禮,宛卿,你真的沒事了嗎?”雖以有了太醫的證實,但他還是要親自問過才放心。

清如展臂轉了個圈道:“皇上您看,臣妾已經完全好了,您不必擔

福臨長臂一伸圈住她地身子道:“真的嗎?可為何你還是不笑,難道還是放不下先前地事嗎?宛卿,笑一個給朕看看好不好,朕都好久沒見你笑了!”

清如將下巴擱在他地胸口,幽幽地道:“請皇上原諒臣妾,臣妾真的笑不出來,每次只要一想到我那無辜地孩兒,還有死得不明不白的姐姐,臣妾的心就像刀割一樣的疼!”

福臨歎了口氣,手上又加了幾分勁,仿佛要將清如融入身體一般:“你告訴朕,朕要怎麼做才能讓你快樂,只要朕能做到的一定去做,你告訴朕!”殷切深情的目光讓清如有一種想落荒而逃的沖動,但另一個聲音告訴她,她一定要說下去,不可以放棄,否則她不會原諒自己。

清如吸氣平息了一下心境,帶著幾分幽怨地道:“前些日子臣妾做了個夢,夢見吟姐姐,她和臣妾說……”雖然不盡是實話,但說到水吟,清如還是難過得想掉眼淚,入宮至今身邊的人一個個離去,生離也好,死別也罷,俱是不再見。

“她說了什麼?”福臨順口問道,目光垂視著清如。

“吟姐姐說她很感激皇上為她所做的一切,可是她還有心願未了,這心願就是臣妾與日夕她們。”說到這里清如仰頭望了福臨一眼,見他一直在聽就繼續說了下去:“她說怕我們幾個在宮里受人欺負,放心不下,所以不願去地府輪回,其中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日夕,她性子單純,容易遭人傷害。”

“有朕在,不會有人傷害淳嬪的。”福臨接過清如的話說著。

清如突然掙開福臨的懷抱,跪下脆聲道:“臣妾斗膽。求皇上晉日夕地位份!只有這樣吟姐姐才可以安心的走,本來皇上曾說過,皆因吟姐姐是自盡所以才不能追封。既然這樣,就請皇上把這個冊封賞給日夕!”

福臨的瞳孔一陣收縮。他也不扶清如,徑直問道:“容嬪真是這樣說地嗎?”不知是否聽錯,清如竟在他話中聽到一絲懷疑,她定了定神道:“臣妾不敢欺瞞皇上,吟姐姐在夢里的確是這樣說地。”

“那容嬪有沒有告訴你。她為什麼要自盡?”不只是福臨,每一個人都覺得水吟的自盡很突然,懷疑里面另有文章。

清如做出回想的模樣道:“吟姐姐這倒沒有說,臣妾也曾問過,但不等她回答臣妾就驚醒了。”

福臨負手繞過清如:“宛卿,淳嬪已經身居嬪位了,她要是再晉那便是貴嬪,你應知貴嬪的位置非同小可,乃是掌東西十二宮的主位。就連你也是懷孕後朕才晉地,現在朕怎麼能因為你一個夢幾句話就晉了淳嬪為貴嬪呢,這未免太荒謬了。”聽福臨的話竟似不願。難道是他對日夕已經沒了寵愛?想當年日夕可是同屆秀女中第一個封嬪之人。

清如輕聲道:“臣妾也知此事荒謬,而且晉位之事是皇上的權利。臣妾等人不敢干涉。更不該為人乞位,但這是吟姐姐的遺願。臣妾明知不對也要來求皇上。”

福臨重新走至清如面前,很認真地道:“你真的想朕冊淳嬪為貴嬪嗎?你是朕最心愛的宛卿,而且你又新近失子,朕對你有愧,本來你的要求朕應該辦到的,可是這件事非同小可,朕希望你想清楚,淳嬪她……”說到這里他沒有說下去,給人一種欲語又止的感覺,福臨對日夕似乎沒以前那麼相信了。

清如故做茫然地道:“日夕她怎麼了?難道她做了什麼事,讓皇上不悅?”

“那倒沒有!”福臨說完後瞥見清如還跪在地上,不由柔聲道:“地上涼,你身子才剛好,還是起來說話吧,免得又病了。”

清如謝恩起身,待她站穩福臨又道:“淳嬪從來沒有哪里讓朕不悅過,可就因為這樣,讓朕覺得有些……怎麼說呢,具體是怎麼回事,朕也說不出來,總之覺得不太尋常,宛卿,正因為如此,所以朕才希望你想清楚了再說。”

看來福臨也開始對日夕起疑心了,雖然她一直偽裝地很好,沒有露出過一絲馬腳,可恰恰就是因為這樣,才讓福臨有所疑惑。

清如心下一動,面上卻絲毫未露,婉聲道:“臣妾與日夕是一道入宮的,她是怎樣一個人,臣妾心中最是清楚,她絕對擔得起貴嬪之名,臣妾知道,無身孕而冊封會讓皇上為難,但臣妾還是想求皇上您答應!”

福臨有些為難,清如口口聲聲說相信日夕,應該是發自內心之言,難道真的是他多疑了?又細細思量了一下後,他說話了:“既然這樣,那朕答應你就是了,以後也好多個人與你一起扶持。”他終于還是沒忍心拒絕清如地請求。

得聞福臨答應了自己的請求,清如大喜複跪下道:“臣妾代日夕謝皇上大恩。”

“罷了,都叫你不要跪了,這恩下次讓淳嬪自己來謝朕,不光謝朕她最重要地還是要謝謝你這個好姐姐,這貴嬪之位是你幫她求來地。”說到這時心中一動,低低地說了一句:“難道真是朕多疑了?”

清如聽到這最後一句話,不由道:“皇上您多疑什麼了?”

福臨回過神來笑道:“沒什麼,朕隨便說說,這個冊封的旨意,朕明天就去和皇後說了,然後擇個好日子舉行冊封儀式。”

清如欠身謝恩,最難地第一步已經成功了,後面的事便好辦了,而且看樣子福臨本身對日夕的表現似乎也起了疑心。

貴嬪?呵呵,日夕,別說我這做姐姐的沒情義,在你臨了之前我還為你求來了這個你心心念念的位置,你一定會很喜歡的。

翌日,在一個風雨漫漫的早晨,常喜帶著福臨地手諭來到了永壽宮。日夕才剛起來,聽聞皇上聖旨到趕緊出來跪迎,常喜展開聖旨念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淳嬪烏雅氏,自入宮以來。德行出眾,品性淳良,芬芳淑賢,實乃後宮女子之少有,故冊封其為貴嬪。賜居咸福宮主位,定于十一月初三行冊封禮,欽此!”

常喜念完聖旨後不見日夕謝恩,一瞧之下才發現她還在那里發愣,直到他叫了好幾聲後才醒過神來,趕緊跪地謝恩。

接了聖旨,日夕趕緊著人打賞了常喜,待其謝恩離去後,方坐在椅子上。展開了聖旨,細細看,一點都沒錯。確是皇上的筆跡,下面蓋的也是皇上地玉璽。絕對不會是假的。可這件喜事來地也太突然了,她一絲都沒想到。

由于這件事怪異的很。日夕怕里面會有什麼文章,所以一時也沒了高興的意思,雖然這貴嬪之位是她盼了許久才得來了,可為什麼皇上明明已經疏遠了她,還要晉她的位份呢?

咸福宮主位?咸福宮上一個主位正是佟妃,自她死後,那里面的正位空懸已久,只有偏殿還有人住,月凌就是住在那里地。

日夕雖不信鬼神之說,但想到要住到那里去,心里還是有些涼嗖嗖的,但只一會兒功夫她就鎮定了下來,佟妃生前她都不怕,何況是死後,難道做鬼會比做人更厲害嗎?

其他人可不知日夕在想些什麼,聽得聖旨上說要封其為貴嬪,趕緊上來參拜賀喜,日夕不耐煩的揮揮手,正在這時,外面有人通報說宛貴嬪來了。

日夕趕緊站起來相迎,前腳聖旨剛到,後腳她就來了,難不成兩者有什麼聯系,正想著,清如已經笑吟吟地進來了,瞧見日夕拿在手里的聖旨後笑的更開心了:“妹妹,聖旨已經下來了嗎?皇上的動作可真快!”

“咦!姐姐你知道這聖旨上說的是什麼嗎?”日夕不明所以地道。

清如舉帕一拂身上走過來時沾到的雨絲,然後道:“我哪會不知道,昨夜還是皇上和我說過這事呢,妹妹現在你總該放心了吧,皇上對你呀可一直記在心里沒忘過,否則他也不會晉你為貴嬪啦!”

聽到這兒日夕的心安下了大半,不過她還是有所不明:“皇上好好地怎麼突然要封我做貴嬪,現在宮里貴嬪以上的妃子可不多呢!”她掰著手指頭算了一下道:“算上姐姐,總共也就三個貴嬪,再上面就是甯妃和貞妃了,五個人。”

“那什麼,皇上會封你自有皇上的道理在,你就放一百個心吧,對了,行禮地日子定了嗎?”

日夕點點頭道:“定了,是下月初三,可是姐姐,我怕我做不好啊,會被人笑話的。”

清如拍了一下她地臉道:“你放心,不會有事地,做不好可以學,有姐姐在你身邊,還怕什麼。”說到這里她撫著一下日夕兩側的流蘇道:“這流蘇你帶了也快有兩年了吧,也是時候換換了!”

日夕點頭笑著,清如亦同樣笑著,在兩張笑顏地後面,是不一樣的心思。

盡管日夕心中還有疑問,但聽得清如說這是福臨自己的意思,只道他對自己真的有心,也就逐漸釋了疑問,忙碌的准備起冊封時所要用的東西。貴嬪的冊封禮是一件大事,最近宮中陰云籠罩,借此也正好驅驅黴氣,所以皇後決意將其辦得熱鬧一些,當她來詢問清如意見的時候,清如只說了一句:越熱鬧越好!

在日夕的盼望下,十一月初三終于快到了,初二晚上她只睡了一會兒就再也睡不著,干脆起身不睡了,看著宮女們在周圍忙著,她逸出一絲得意的笑,她等這一日已經等了很久了,只要天亮行完禮後,她就是名符其實的貴嬪了,移居咸福宮成為一宮之主了!

不遠處,清如站在樹後瞧著燈火通明的永壽宮,這一日她也等了很久了,久到不能再等下去,她睨了身後的子矜一眼道:“咱們走!”

下一章:恨如流水,乃是第二部的結局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三章 乞封(1)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四章 恨如流水(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