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四章 恨如流水(1)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四章 恨如流水(1)

子矜低頭跟在清如後面,她們去的方向非是延禧宮,而是乾清宮,大清皇帝的居所。

等她們到乾清宮的時候,里面燈火已經熄了,常喜正從里面出來,清如將其喚住道:“常公公!”

常喜順著聲音瞧去,趕緊欠身打千道:“奴才給貴嬪娘娘請安,娘娘吉祥!”

清如揮手道:“公公不必多禮,我有事求見皇上,請公公代為通傳。”

聽到這話常喜為難地道:“回娘娘,皇上已經睡了,您有什麼事還是等明天再來吧!”

清如眸眼一轉道:“事關緊急,決不能等到明天,還望公公行個方便,相信皇上知道了也不會怪您的。”

“這樣啊?”常喜低頭權衡了一陣道:“既然如此,那老奴這就給娘娘通報去,請娘娘在這里稍等!”說著他就轉身進了乾清宮,不多時里面的燈又重新亮了起來,接著常喜走出來道:“回娘娘,皇上已經同意了,請娘娘入內。”

“有勞公公了!”清如朝常喜微微頷首,隨即進了乾清宮,子矜也一並跟了進去,到了里面,見福臨披衣坐在床上,不甚愉悅地道:“宛卿你這麼晚來見朕到底有什麼急事?”清如不著痕跡地瞧了被重新裹上被子抬出去的宮妃一眼,是這些日子來頗為受寵的唐常在,她長的不是特別美,不過甚是耐看,待其被抬出去後清如方向福臨一福:“臣妾深夜打擾皇上,其實情非得已,還請皇上見諒。”

“到底是什麼事。你快說!”如果眼前這個人不是清如的話,按著福臨的性子起碼要好生訓一頓才行清如頭未抬,淚已落下。滴滴如明珠般落在地上,瞧得福臨一愣。起身走到清如面前心疼地道:“好好的你哭什麼,朕又沒說你,還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快說來與朕聽!”

清如搖搖頭淒然道:“沒有人欺負臣妾,是臣妾自己識人不清。竟將小人當好人,本來事情都過去了,而且明天又是大喜事,臣妾是不該在這個時候說地,可臣妾實在不甘心,不甘心就這麼算了,所以斗膽來求見皇上,請皇上為臣妾主持公道。”

福臨本來已經伸出的手停了下來,然後又慢慢縮回。.1^6^K^小說網更新最快.他坐了下來,沉聲道:“是不是關于淳嬪的?”

這下輪到清如吃驚了,她還什麼都沒說。福臨怎麼就知道了,奇怪之下不自覺就問出口:“皇上您是怎麼知道地?”

福臨淡漠的搖著頭:“朕不過是隨便猜猜。沒想到真地猜中了。淳嬪,過了今晚她就是淳貴嬪了。宛卿,你偏挑著這時候來說,除了她還能有誰。”說到這里他仰首深深歎了口氣道:“其實當日朕就問過你,讓你好生想清楚,然後再決定,可你想都不想就為她乞封了,宛卿,你當時真就沒有懷疑過?”

“懷疑什麼?”清如順口問道,目光牢牢的盯著福臨,他……到底想說什麼。

福臨用比剛才更沉的聲音道:“懷疑淳嬪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這個問題朕以前沒發現,可最近卻一直在想。從入宮時起淳嬪就一直給人一種天真率直的感覺,朕也很喜歡她種性格,所以賜淳字為號,然兩年過去了,她地性格絲毫不曾變過,後宮……是何樣的朕多少還是知道一些,即使是宛卿你也變了!”說到這里他不無痛心卻又憐惜萬分地望著清如:“不過還好,你並沒有改變過本質,所以朕一直沒有說什麼。”

清如別過臉拭了一下臉上的淚,原來,原來福臨是知道的,可他什麼都不說,一如以前那般,然自己卻一直攻于算計,她到底還是負了他的心意。

只聽福臨接下去道:“可是淳嬪卻一直沒有變過,天真,爽朗,無邪,這些都是容易吃虧的性格,可除了先前舒貴人的事外,她再沒受過任何傷害,平平安安過了這麼久,你覺得這正常嗎?還有朕,朕的性格自己清楚的很,就連宛卿你都曾惹過朕動氣,何況是別人,可唯獨淳嬪沒有,一絲絲都沒有,這又正常嗎?”他停了一會道:“就是因為這些不曾,這些沒有,所以朕懷疑淳嬪,懷疑她不像表面地那麼簡單,可朕又不想去查,怕知道一些朕不想知道的東西,所以朕冷落她,不再召她,希望能漸漸的過去,可現在看來是不行了!好了,宛卿,有什麼事你可以說了,朕等著你給朕地真相!”

福臨……這是一個怎樣的皇帝,以前總以為他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發脾氣,動,可原來有些事他是知道地,只是不敢去面對,去想!

清如定了定被福臨一席話沖擊到了心情,然後緩慢而又堅定地說道:“皇上,臣妾要為吟姐姐翻案!”

“翻案?”福臨大吃一驚,隨即想到一個可能,凝聲道:“難道容嬪不是自殺,是被人殺害地?”

清如搖頭道:“不,吟姐姐確是自殺,但她的自殺卻是不得已,因為有人要脅她,要她去做一件事,她正是因為不想做這個事,可又受不了那人地手段,所以才自盡以求解脫!”

“要脅?手段?做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說清楚!”福臨意識到事情不簡單,所以連聲追問。

清如從子矜的手里拿過一封書信,遞給福臨道:“這是吟姐姐留下的遣書,萬幸臣妾找到了,請皇上過目!臣妾所說之事里面都有。”

“遣書?容嬪當時死的時候並沒留下什麼遺書,你又是從何而來?”福臨接過來卻沒有立即打開。

清如道:“這事容臣妾稍後再稟報,請皇上先看了遺書!”

福臨將信將疑的打開書信,抽出幾張似是浸過水後瀝干的紙,上面寫滿了黑色的字。清如吾妹:

若上天有眼,此信得落入你手,那愚姐之冤情便有望大白于天下,愚姐之自盡實乃情非得已,不過死了便一了百了倒也乾淨,只是余下你和月凌在宮里,實在心有難安,你們在宮里千萬要小心日夕,她表面天真可愛實則陰暗毒辣,決非什麼善類,從入宮開始她就是刻意在接近我們,此次我亦是被她逼得自盡了結當日她曾贈我沁羅香,可笑我未曾有一絲戒備,日日點香,直至一盒用盡時才發現已是欲罷不能,這香里面不知加了什麼東西竟會使人上癮,等我發覺時太晚了,已經離不開沁羅香了,日夕她來到了我宮里,因為我已經被她的東西所控制,所以她毫不顧忌的露出了真面目,至此,我才知道,我們都信錯了人!!

然為時晚矣,她在送給我的沁羅香里加了罌栗花的成份,目的就是要讓我了癮,一輩子都離不開沁羅香,然後她好控制我為其辦事,這個小人,我真恨不得能殺了她!可是我已經沒了力氣,一不點沁羅香我體內就好象就無數個螞蟻在爬一樣,難受的要命,人亦如沒骨頭一樣趴在地上,她要我求她,趴在地上求她,我不肯,然最終卻未能捱過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難受,我求她,求她把沁羅香給我,我知道我墮落了,我再不是以前我的。

後來她把我叫了去,給了我一包藥,要我在你的安胎藥里下藥,還派了人來監視我,你當日所見的紫鵑等人就是她的人,我的一言一行都在她們的監視下度過,更無法告你事情的真相。然你我姐妹這麼多年,我又如何忍心去害你好不容易盼來的孩子,所以我偷偷將藥換成了面粉,當著紫鵑他們的面將其灑在你的藥里,好讓其以為陰謀得逞。

然我很清楚,不需一天日夕就會知道我已換了藥,到時候她肯定會以沁羅香來折磨我,我受夠了,我不要再受她威脅與擺布,而路只有一條,就是死,如兒,原諒我的不辭而別,我這做姐姐的沒能好好照顧你,你一定要自己小心,希望你能看到這封信,為我報仇,我偷拿了一顆沁羅香埋在後院的桂花樹下,你去取出來,這是日夕的罪證,千萬不要讓其逍遙法外!

愚姐去了,妹自珍重!再珍重!

水吟絕筆

信寫到這里嘎然而止,看的出水吟在寫這封信的時候心里很難過,連筆處不時有停頓的痕跡,福臨的表情如被凝固了一般,許久才長長出了口氣,這信里描述的事件給了他很大的沖擊,他的後宮,居然出了這種用心險惡的妃子。

“這封信是怎麼到你手里的?”水吟的筆跡福臨認識,信確是屬實,那信里所述之事,也應是實。

清如冷冷地道:“皇上還記不記得吟姐姐的貼身宮女知蘭,她根本就不是殉葬,而是被日夕殺死的,臣妾在她的脖子上發現兩條勒痕,一條是上吊時勒出來的,不過我想她在上吊之前就應該已經死了,這也是她為什麼脖子上還有另一條勒痕的原因,不止如此,臣妾無意中在她的身上發現很多被鞭子抽過的痕跡,其形狀與脖子上的那條一模一樣,應該是同一物所為!”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三章 乞封(2)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四章 恨如流水(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