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四章 恨如流水(2)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四章 恨如流水(2)

“日夕為什麼要殺知蘭?”福臨沒有再叫其淳嬪,想來他也不想再汙了這個淳字,如此狠毒之人,如何能擔得起這字!

“就為了找這封信!”清如指著福臨還拿在手里的信道:“當日吟姐姐將信將給知蘭,讓她帶過來給我,不想日夕早有防備,半路截了知蘭,用刑逼她交出吟姐姐給她的東西,瞧那鞭痕,知蘭當時應該是受刑不過將信交了。”

“既然如此,那怎麼信又會落到你的手里?”福臨被她說得有些迷糊,也難怪,這件事確實太過複雜。

“這就是吟姐姐的聰明之處,皇上還記得千秋節那天,吟姐姐與我一起獻給皇後的那副百鳥朝凰圖嗎?那幅圖上用了吟姐姐家珍傳的隱水繡,而她就將這個方法用到了信上,她也想到日夕可能會找到這封信,所以她寫完後就用藥水塗了紙,使其變成一張張普通的白紙,只有當白紙遇到水後才會顯示出上面的字跡。”說到這里清如露出一絲譏笑,日夕聰明一世卻糊塗一時,沒能當時就想到這紙上的秘密:“知蘭受刑不過招了,但她並不知道紙上的秘密,所以日夕以為她是在說謊,命人繼續用刑,可是知蘭知道的就只有這些,她再怎麼用刑也套不出話來了,後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將知蘭殺死,然後偽裝成自盡殉主的假像!

我拿了這幾張紙後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直到被水無意倒濕後才發現,我得了信,怕日夕日後發現去知蘭的尸身上搜,所以遣人將幾張普通的白紙放回知蘭的尸身上。以免讓其知道我已經得悉了她的惡行!”

福臨盯著手里地信陷入了沉思,然未等他想明白過來,清如又拿出了一封信道:“皇上。吟姐姐所說的只是其中一件罷了,日夕背後還做過些什麼我們不得而知。但我卻知道,早在很久以前,日夕的阿瑪禮部侍郎大人,就在部署女兒入宮以後地事,為此還暗中送了好些人進來。內務府的副總管李全就是其中一個。”

“你有什麼證據?”福臨沉聲問道,不過心里對清如地話已經信了七八分。

清如將信呈給福臨道:“我與吟姐姐以前都懷疑李全背後有人指使,所以分別送信回家,調查其之事,這封信是吟姐姐的阿瑪前些日子送來的,可異物是人非,等信送到的時候吟姐姐已經不在了!”神傷淚落,不過她很快就擦干了眼淚繼續道:“這信里所列之名單,是當年接收李全等人入宮的汪達幸所書。.wap,16K.Cn更新最快.當年他出宮後就被日夕地阿瑪滅口了,不過所幸他在友人處留下了這份名單,除了臣妾畫了紅圈的幾人已死外。其他人均還在宮里!”

“可惡!”聽到這里福臨再也忍不住,怒氣猶如暴發的火山噴發了出來。這群人簡直就是膽大包天。居然連天子的後宮也敢算計,還這麼大膽的在宮里安插人。若不是此次被查了出來,只怕他要一輩子蒙在鼓里!

福臨像一頭發怒的獅子一樣走來走去,每一次踏在地上都發出一重響,額上更是青筋暴起,直欲擇人而噬。

他突然回過頭來,用那極嚇人的目光盯著清如道:“你還有什麼要說,趁現在都一並說了,朕不想再聽第二次!”從他咬牙切齒的模樣可看出有多少憤怒。

清如迎著他的目光不避不閃,緩慢凝重地點下頭道:“有!”

福臨沒想到自己這一問,她還真有事,極力保持著平靜,生生憋出一個字:“講!”

清如再度回身從子矜地手里拿過最後一個盒子,福臨緊緊地盯著那盒子,清如每拿一件東西都帶給他一個莫大的震驚,這一次又會有什麼,不待他問,清如就打開了盒子,里面沒有信,只有幾塊緞子,福臨一眼就看出這是宮中極少有的一品云錦。

清如拿起其中一塊被剪成嬰兒袖子形狀地緞子,以一種極度幽恨的口氣道:“皇上,這些布是從日夕送我地一品云錦上剪下來地,這匹云錦是不是皇上您賞給她的?”

福臨想了一下回憶道:“不錯,朕以前確實曾賞過一匹一品云錦給她,這又怎麼了?”

清如再也忍不住輕笑起來,淒寒地笑聲不停地從她口中逸出,如瘋如癡,終于她停了笑怨然道:“她就是用這匹皇上您賞給她的云錦害我失去了我們的孩子!”

這下福臨也有些站不住了,小腿突如其來的抽筋讓他險些跪了下去,幸而扶住桌子,他勉強站穩後道:“到底怎麼回事,你說仔細了!”“云錦本無香,這匹卻有,為什麼?因為她用各式各樣的香料薰過,其中包含了一味最重要的,那就是麝香!”清如美目含淚的說出最後兩個字,若不是她過于相信,若不是她沒有將云錦給秦觀看過就在用,又何至于害的孩子不保?!

“麝香?”這個藥名不需要太醫解釋福臨就明白,更明白對于有孕的人來說麝香代表著什麼,而且麝香侵襲度太高,所以即使多聞一會也會流產。

“當日,日夕來我宮中,勸我早些為孩子做衣服,還提出用她以前送的云錦來做,我不疑有它,便答允了,然自那以後我的胎像就沒以前那麼穩,秦太醫為我把脈的時候也曾懷疑我周圍有麝香之類的東西,然卻怎麼也想不到會是在那匹云錦里,而我更是萬萬想不到,原來早在半年多前我還幽禁在重華宮的時候,她就布下了這招殺手,若我當時做了衣服穿在身上,只怕我這輩子都不可能懷孕!她好狠,真的好狠!連未出世的胎兒也不肯放過!”清如緊握了雙手,身子搖搖欲墜,真象永遠都是那麼的殘酷。

清如歇了口氣又道:“自那以後我幾番都出現了流產的跡象,不過幸而有秦太醫為我保胎,直到那一天聽到吟姐姐的死訊,終于還是沒能保住!”

“原來……原來一切都是她在暗中搞鬼!”說到這里,一切都真相大白了,以前疑而未解的事這一刻豁然開朗,然對彼此的身心來都說是一個極大的打擊,尤其是清如,她能支撐到現在而沒有倒下實在是奇跡,這于一般人來說是無可承受的巨大打擊。

接下來,兩人都沒有說話,而是極力平伏著激蕩的心情,福臨需要時間消化這些惡夢般的事實,日夕入宮兩年多,所作所為不可能就這些,背後不知道還隱藏了多少,想到自己曾與這個惡毒的女人同床共寢,福臨頓時不寒而栗!

怒氣過後,福臨仔細的將清如剛才說的話都理了一遍,然後被他發現了一件事:“你剛才說容嬪的遺書是在知蘭尸體里發現的對嗎?”

清如心中一突,知道他已經懷疑自己了,但還是不得不點頭,事到如此,她已經豁出去了,只要能懲了日夕,至于她會因此受什麼懲罰已經顧不得了。

福臨慢慢繞著她的身子走了一圈,目光一直不離其左右:“那麼說來,早在容嬪的葬禮上你就發現了,可是為什麼,為什麼你一直都不說,甚至于前些日子還求朕封日夕為貴嬪,你說,這是為什麼?是不是在你眼里,朕真的就那麼好騙,所以你們一個個都拿朕當猴子耍!”福臨越說越大聲,吼聲已經不足以平息他的怒火,為什麼,為什麼連他最在乎的人也要這樣騙他,福臨的理智被怒火燒得所剩無幾,他憤怒的揚起手,然後重重揮下……

“你為什麼不躲?”手停在清如臉頰一寸的距離處,在最後一刻他還是沒有舍得揮下,即使她騙了他!

清如沒有躲,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她平靜地道:“臣妾欺騙了皇上,理應受罰,只是一掌,皇上已經對臣妾很寬容了,所以臣妾不躲!”

“好!好!”福臨幾番咬牙,到底還是沒有打下去,他恨然拂袖轉過身道:“你倒是說說為什麼要這麼做!”

清如眼中閃過一絲瘋狂的光芒,她垂著頭低聲道:“日夕和她阿瑪做這麼多事,為得無非就是在宮里占有一席之地,成為人上人,貴嬪這位置她一定盼了很久,既然如此,我就成全她,我要讓她在最得意,最高興的時候將她打落地獄,她做了這麼多壞事,也該是還的時候了。”

“你!”福臨轉過身又氣又惱:“你叫朕說你什麼好!”他到底還是舍不得罰清如,所以不知該怎麼說她才好。

清如甩袖跪下來道:“臣妾知錯,但只要能為吟姐姐和臣妾未出世的孩子報仇,臣妾願意接受皇上的處罰,但在皇上降罪前,臣妾還想求皇上一件事。”

“什麼?”福臨垂視著她道。

清如抬起頭,望進福臨深遂的眼中,她一字一句地說道:“臣妾要親自送日夕上路!”所有的恨都包含在這句話里。

福臨定定地望著她沒有說話,抬頭望著外面夜色漸去,晨光漸明的天色,長長歎了口氣,天亮了嗎?也是時候了結了:“常喜!”

在外面候了一夜的常喜聽到福臨叫他,立刻整了精神推門進去垂手恭敬地道:“皇上,有什麼吩咐?”

福臨睨了還跪在地上的清如一眼,對常喜道:“擬旨!”

隨著這兩個字,一場風波在朝堂與後宮同時掀起!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四章 恨如流水(1)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四章 恨如流水(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