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四章 恨如流水(3)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四章 恨如流水(3)

在永壽宮里,日夕已經穿戴好冊封禮上的吉服,頭上更帶了她生平第一枝步搖,即使心計深沉如她,在這一刻也忍不住滿面含笑,等了這麼久,總算叫她等到這一刻了,可不是應該高興嗎?

外面的紅地毯早就鋪好了,叫人奇怪的是迎接她的車駕遲遲未到,眼見著吉時就快到了,日夕差了蘭香去外面瞧瞧,是不是出什麼事了,還未等蘭香出去,常喜就進來了,與上次一樣,他的手上依然捧著聖旨,只是神情嚴肅了許多,一進來就朗聲道:“淳嬪接旨!”

因還未行冊封禮,所以日夕還不能被稱為貴嬪,不過她已經沒這個機會了,日夕右眼疾跳,仿佛是要出什麼事了,她忐忑不安地跪下道:“臣妾接旨!”

常喜展開聖旨念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淳嬪烏雅氏與其父一並擾亂宮闈,勾結內監送人入宮為其辦事,而今更以沁羅香之邪物控制容嬪,謀害皇嗣,罪名屬實,現打入宗人府大牢,聽候發落,欽此!”

這份聖旨,日夕每聽一個字心都涼一分,怎麼會這樣,所有的事她都做的極為隱秘,怎麼會一下子全部都揭發出來呢,皇上!皇上他不是說要封她為貴嬪嗎?為何現在又這樣,是誰?是誰告的秘?

“淳嬪還不快拉旨!”常喜冷顏說著,真是看不出這位淳嬪原來是個這般有心機的人,若不是他自己來宣旨還不敢相信呢!

“我要見皇上!”日夕並不接旨,而是直勾勾的盯著常喜,這個時候她已經無須再偽裝了。

“可是皇上不想見你!”常喜漠然道,早在來之前。皇上就說不見,常喜說著朝身後隨他來的侍衛道:“來人,把她押下去!”

見事情已經無可挽回。日夕倒沒有像一般妃子那樣哭鬧不止,而是很平靜的跟著侍衛走了。沒有再多說一句話。因為她看得清形勢,現在地情形對她已經不利到了極點,她再怎麼不甘心也沒有用,成王敗寇,她早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但想不到會來的這麼快

常喜待日夕被押下去後,一指蘭香,阿然,趙合三人道:“這三個人也給我押起來,不許放過。”侍衛頭領躬身領命,揮手叫底下的人把他們抓起來,不論蘭香他們如何反抗,又豈能斗地過孔武有力的侍衛們,三下兩下就把他們抓了押走。常喜滿意地點點頭,不止他們三個,所有在名單上地人都已經派人去抓了。相信很快,日夕他們送到宮里來的人都會被清剿一空。說起來真要多謝那份名單。

宗人府牢房

日夕自被關進來後就一直沒出過聲。不知過了多久,外面響起一陣腳步聲。然後就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隨即門就打開了,不需要回頭她就知道有人進來了,還知道進來的人是誰。

“你來了!”她頭也不回的說著,聲音竟是出奇地平靜,仿佛她不是在牢房里,還是在永壽宮做她的娘娘一般。

“是!我來了!”清如跨進了牢房,讓常喜還有其他跟來的人在外面等著。

日夕抬頭望著頂上小小的天窗道:“你知道嗎,我這是第二次來這里了,第一次我是來送佟妃上路,記得也是在這間牢房里,還真是有緣,不過我倒是沒想到,不到一年的時間我自己就進了這里,來送我的人還是你,我的好姐姐!”說到這里她終于轉過了身,正視著清如。.1 6K小說網,電腦站.cN更新最快.

清如踩著地上的茅草走上前,唇抿得緊緊,不知在想些什麼,日夕見她不答又道:“其實當年我被關在慎刑司大牢里的時候,你真不應該救我出來!”

“如果我早知道你是這樣一個人,我絕對不會救你!”清如從抿緊地唇中崩出這句話來,原來眼前這個才是真正的日夕,以前她們所見得都是她做出來的假象,而她還這麼地信任。

日夕好象沒看見她眼中的火,突然笑嘻嘻地道:“是啊,當初你要是不救我,那在觀星樓時我就不會推你了,你也不會被禁足在重華宮那麼久!”

“原來推我地人果然是你!”其實從看到水吟書信起,清如就明白當初在觀星樓推自己撞向董鄂香瀾,間接害死錦繡地人就是日夕,如今得她親口證實更是無誤。

“這有什麼,莫說是你,就連先皇後和佟妃也是我間接害死的,凡是敢擋我路地人都要死!”她的眼中閃過一絲輕蔑,隨後又似想到了什麼,牢盯著清如道:“本來我以為我已經很利害了,沒想到最終卻敗在你和水吟的水里,你們也算是不錯了,尤其是你,你明知道水吟還有你肚里孩子的死都是我搞的鬼,卻依然和我親親熱熱,一點馬路都沒露,我幾次試探均被你騙過,你演計之高,城府之深,可不比我差!”

清如輕笑一聲道:“你知道的就這些嗎,那我不妨再告訴你一件事,皇上要封你為貴嬪的事,也是我辛苦問皇上求來的,你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日夕問道,不過旋即她又明了:“我知道了,你是要先將我推上高位,然後再讓我狠狠摔下來,赫舍里清如,真想不到,你不光狠,還看破了我的弱點,你這一招可著實讓我意外,也確實把我摔得很痛!”

清如突然仰起頭大笑,然後指著日夕道:“我若不裝著毫不知情的樣又怎麼能騙過你這個成精的狐狸,對付陰謀就要用更利害的陰謀!這個道理是你教會我的,我真是要好好謝謝你!”

不等她說完,日夕也像她一樣笑了起來,然後用一種很奇怪的目光注視著她道:“你以為殺了我就完了嗎?你太天真了,即使你今日殺了我,以後也會有人替我報仇的。我死,也一定要拉你做墊背!”說到最後她臉變得猙獰無比,不似人。倒似鬼。

“報仇?”清如以比剛才更大的聲音笑了出來,一邊笑一邊還抹眼淚。日夕不是笨人,從她那笑里嗅出了不好的意味,警惕地道:“你笑什麼?”

“我笑,我笑你太笨!”清如驟然收起笑臉冷聲道:“你以為還會有人給你報仇嗎?今時今日我如果連你在宮里安插了哪些人都不知道,我會放手對付你嗎?不妨實話告訴你。你所有安在宮里地人都已經被處決了,包括你最倚重的李全!”

這下日夕再也無法保持鎮定,她不敢相信地搖著頭,尖聲:“你騙人,我不信,你怎麼可能知道哪些人是我的手下!”

清如微微一笑,也不與她爭,而是隨口報出了幾個名字,日夕頓時啞然無言。神色也黯淡了下來,看來清如說地正是她隱在暗處的幾個奴才名字。

然清如地話還沒有說完:“另外有一件事你還不知道吧,你阿瑪。也就是吏部侍郎,已經被削去官職。全家充軍塞外。永生永世不得踏足京城一步,換而言之。你全家就只剩下你一個還在京城,不過很快你也要走了,但與他們走的卻不是一條道!”

日夕剛才還有光芒的眼睛,此刻全然失去了神色,真正就如一對將死之人的眼眸,她愣愣地瞧著清如,卻說不出一句話來,原來自己所有的後路都已經被她斬斷了!

清如見已經成功斗垮了日夕地心理防線,心里暢快卻又難受,她恨日夕害了這麼多人,更恨她欺騙自己:“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騙我?我們每一個人都是那麼的相信你?為什麼?”清如喃喃地說著,是在問日夕也是在問自己,她不懂,不懂日夕為什麼要對她們這麼殘忍,她自問從來沒有哪里對不起她過!

“為什麼?”本來即將滑倒在地上的日夕,聽到這句話又扶著牆壁撐起了身子,與清如平視,一瞬間她的眼中充滿了戾氣:“你問我為什麼?我也很想知道為什麼,你應該去問我阿瑪,問他為什麼要把我培養成一個沒有感情的人,他要我狠,要我不相信任何人,要我在宮里出人頭地,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升官,才能發達,他不要一輩子都當一個不上不下的官!”

日夕的聲音越說越大,到後來只怕整個大牢都聽見了,清如沒有阻止她,而是靜靜地聽她說下去。

“你六歲的時候在干嘛,是在念書還是在玩耍?而我卻要跟人學怎麼耍心計,怎麼隱藏自己,從十歲起,我每天都要跟許許多多的人斗心眼耍詭計,一旦輸了,就不許吃飯!你說為什麼,這樣地生活不是我選擇的,這樣的我也不是我想要地,可是既然已經走上了這條路,我就只能走下去,踩著別人的尸體走下去!”說到這里日夕已是淚流滿面,這一次她不帶任何目地地哭了,只想發泄心中的不甘,為什麼她付出了這麼多,最終還是輸了,她不甘心,真地不甘心,她用幾乎一輩子的時間學做一個後宮妃子,可最終卻只做了兩年就完了!

清如默默地看著她哭,沒有打擾也沒有說話,等她哭夠了以後才淡淡道:“多行不義必自斃!這個道理從一開始你就應該知道,你阿瑪的貪欲造成了你的悲劇,而你又造成了更多的悲劇,我雖然同情你,卻沒有原諒你的理由!”

日夕突然一抹眼淚,倔強地道:“我不需要你原諒,我也不需要你的同情,我對你不義,你對我不仁也是應該的,從一開始我就把你們當成可以利用的棋子,從來也沒有把你們當成過朋友!好了,你可以動手了,我決不會皺一下眉頭。”她雖然這樣說,但身子還是忍不住抖了一下,想必是怕清如用什麼狠招折磨她。

清如緩緩點頭道:“好!既然你這樣說,那我也不多廢話了,常公公!”

隨著她的話,常喜閃身出現在她身後:“貴嬪娘娘有何吩咐?”

清如瞧了一眼他拿在手里的盤子,上面放著毒酒、匕首、白綾,無端得她歎了口氣抬眼對日夕道:“本來我是想讓你和吟姐姐一樣縊死的,不過我現在改變主意了,你自己在這幾樣里面挑一樣吧,也算是給你的最後一點尊嚴。”說完她側身對常喜說了一句:“送淳嬪上路。”吩咐完這一切,她轉身走出了牢房,竟是不准備看日夕如何死了。

“你不是很恨我,很想看著我死嗎?為什麼現在又不看了?”日夕叫住了清如。

清如停下腳步,回過頭看著一身囚衣的日夕,步搖的光芒給昏暗的牢房憑添了一絲光亮,她歎了口氣苦澀地道:“恪貴嬪有一句話說得很對:後宮有哪一個女人不可憐!你雖可恨,卻也有可憐之處,你會變成這般冷血無情,並不是你自己希望的,你將別人當棋子,自己又何嘗不是被你阿瑪當棋子,既然彼此都是可憐之人,我又何必再留在這里看你死,只希望你下輩子投胎能做個好人,不要再做這麼多的壞事!”

日夕的眼中閃過一絲淚光,她再度叫住了已經走到牢門處的清如:“如果有下輩子,如果我真的變成了一個好人,你還願意和我做姐妹嗎?”話語里有著一絲連她自己也沒發現的害怕,她在怕什麼,是怕清如說不嗎?

清如沒有再回頭也沒有說話,好像根本就沒聽見似的,守門的獄卒已經打開了鐵門,外面陰沉的天色印入眼瞼,清如提裙跨出了陰暗的牢門。

沒有聽到她的回答,日夕失望地低下了頭,低垂的眼中是盈盈的淚光,她到底還是沒能聽到,就在獄卒准備關上鐵門的時候,一個很輕的聲音傳了進來,只有兩個字,卻讓日夕笑了起來,發自內心的笑,真的純真如仙子。

“會的!”這是清如最後與她說的兩個字,也是日夕這輩子聽到最好聽的話,她輕松地笑著,然後從常喜的托盤中拿過白綾,甩上頂梁,閉上眼將頭伸進來,直到最後一刻她臉上的笑容都沒有消失過,人固有一死,可又有多少人能笑著去死,日夕雖做下儲多錯事,不能為人所原諒,但至少在臨死前的那一刻,她悔悟了,她心甘情願的用死去償還這輩子做下的錯事,希望下輩子能做一個好人,能與清如她們做真正的好姐妹,這就夠了……

下雨了,清如怔怔的站在雨中,舉頭望著被雨滴破的天空,眼閉上,雙手在胸前合起:錦繡,吟姐姐,日夕死了,你們的仇我已經替你們報了,希望你們在天之靈能得到安慰!

這一天是順治十五年十一月初三,當初順治十三年七月一起入宮的四人,如今只剩下她和月凌還活著,可誰又知道她們下一刻會怎麼樣?

一個月後,福臨有感于水吟的氣節,破格追封她為貴嬪,諡號:容淑!

順治十六月正月十六,元宵節過後,福臨偕清如微服出宮游玩散心,一路南行,直到江甯。

順治十六月二月二十六,江甯地界,福臨與清如遇襲,未死,然清如失蹤,福臨遍尋不至。

第二部完結!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四章 恨如流水(2)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五章 秦淮重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