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五章 秦淮重生(3)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五章 秦淮重生(3)

如詩趁著夜色,偷偷從後門溜出了宋府,酒樓的名字她從別人那里打聽出來了,而且連位置也問清楚了,這是她第一次出來,晚上的揚州城不僅不冷清還很熱鬧呢,直把如詩看花了眼,一愣一愣的,幸而她還記著要去酒樓找宋陵,沒有到處亂跑,不然估計她連回府的路都找不到了。

客然居,揚州數一數二的大酒樓,里面的菜肴動則數兩白銀,一般的人是不會跑到這里來吃飯的,能進這里的非富即貴,宋陵是這里的常客,他在這里有一個專門的雅座包間,除了上下樓以外,除非到包間里面去,否則是看不到他人的,可惜如詩不知道,還以為來了就能看到他。

“客、然、居!”如詩站在酒樓門口,抬著頭,一個字一個字地念著酒樓的招牌,幸好她醒來後字還認得,不然就麻煩了。

確認了酒樓名後,如詩一拍手高興地走了進去,哈,不知道宋陵看到這個樣子的她後會是什麼表情,肯定很吃驚。

在跨過門檻的時候,一陣暈眩突如其來的向她襲來,酒樓,迷迷糊糊的她好像看到自己站在一座比這里更大更豪華的酒樓里,這陣暈眩來的快去的也快,如詩甩了甩頭,好讓自己清醒一些,剛才腦海里的酒樓是哪里,是她以前去過的地方嗎?

正想著入神,在樓下招呼的小二已經看到了她,正確的說是看到了她身上的衣服,並認出是上好的料子,趕緊迎上來鞠躬哈腰道:“客倌里面請,樓上還有個位置。您幾位?”

“就我一個,樓上還有位置嗎?”如詩刻意壓低了嗓音,好讓別人不容易發現她是個女的。一邊說一邊看著樓下吃飯地人,一圈下來都沒瞧見宋陵人影。看來他應該是在樓上。

小二哈腰道:“有,樓上還有幾個雅座空著,客倌樓上請。”說著他在前面帶起了路,如詩微一點頭,跟著他一起走上了樓梯。走到一半,與另一撥從樓上下來的客人撞了個正著,本來樓梯夠寬,足夠上下並排走的,可樓上下來那幾位明顯是喝醉了,走路歪歪斜斜,把小二和如詩都撞了一下,如詩一個不穩趕緊抓住扶手,雖然穩住了身形。但背部卻和扶手蹭了一下,恰好是那個傷口地地方,痛得她皺起了柳眉。沖那幾個人道:“會不會走路啊,不會喝酒就不要喝那麼多!”

如詩這一出口。把小二嚇了一跳。這位小姑奶奶是不知道啊,這下來的為首那個人叫方為信。是四大家中方家地人,他爹正是方家現在掌權的那個,在揚州城里可是沒幾個人敢惹他們,撞一下算什麼,就算打一頓也是輕的,現在他只能豈求方為信沒聽見,可顯然他的祈求落空了,那個本來已經走下去的方為信轉過身來盯著他們兩個道:“你們剛才誰在我背後說話?”

小二被他那不善地表情嚇了一跳,趕緊走過去賠笑道:“方爺昨鑒,小的可什麼都沒說,是這位客倌說的。”保命要緊,可不能怪他,誰叫這位小爺多嘴呢。

“是你在本大爺背後說混話?”方為信瞧也不瞧小二,將目光對准了如詩,好似要活吞了她似的,不過在看清楚如詩模樣的時候,眼睛忍不住為之一亮,好俊俏的人兒,這要是個娘們兒該有多美啊,比他家里的那些漂亮多了。.1-6-K小說網,手機站wap,16k.Cn更新最快.

被人這麼盯著,而且還不止一個,如詩忍不住有些膽怯,不過嘴還是硬得很:“是我說的怎麼樣,你自己沒長眼睛能怪誰啊?!”

還沒一個人敢這麼和他說過話,何況還是這麼一個漂亮的人,方為信突然來了興趣,不怒反笑道:“小子,你是什麼人,敢這麼和我說話,要有膽就說出來。”

如詩皺著小巧地鼻子道:“我干嘛要告訴你,我來這里找人,你別煩我,不然我對你不客氣!”

方為信沒說話,他身後的人可不干了,一個個都叫囔起來,說要給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個教訓,如詩被嚇得小臉煞白,但還是不認輸地站在那里。

方為信這時酒也醒了幾分,他揮手讓後面地人制止了叫鬧,同時眼里閃過一絲有趣的光芒,眼前這個小子越看越像女地,該不會是女扮男裝吧,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說道:“你來找誰告訴我,我幫你找!”

“才不要你幫!”如詩扔下這一句,不再理他,徑直往樓上走去,不過方為信可不准備這樣放過她,而且對她也起了懷疑,一心想看看到底是不是,他上前幾步抓住如詩地手:“你這樣就准備走了?”握在手里的手腕骨頭纖細,不像是一個男人該有地,這下他幾乎已確定了七八分。

“你要干什麼?”如詩終于慌了,拼命想甩開方為信的手,可她一個女子論力氣哪拼得過一個大男人:“你再不放手,我叫人啦!”

“叫人?你准備叫誰來啊?”方為信不理她的掙紮,反而握得更緊了,同時另一只手抓住如詩頭上的帽子往上一提,這下真是什麼都清楚了,那頭發一看就知道是個女人。

方為信邪邪地一笑:“果然是個女人,漂亮,當真是漂亮,我走南闖北,見了這麼多女人,愣是沒一個比得上你的,不如你就跟了我吧,保證你吃香的喝辣的。”他還真大膽,居然敢當眾將這話說了出來,小二早就跑了,至于那些吃客現在都成了看客,至于話是一句不敢說。

“你!”如詩被他荒唐的話氣得臉通紅,她突然扭頭沖樓上叫道:“宋陵,你出來,你要是再不出來,我就要被這個狗熊給搶走啦!”

聽到宋陵的名字,方為信臉色一變。略帶些緊張地道:“你認識宋陵?他是你什麼人?”

想不到宋陵的名字這麼好用,這個狗熊似乎有點怕他呢,如詩冷笑道:“你不用管我是誰。但我保證,你要是敢動我一根毫毛的話。宋陵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方為信臉色變了幾次,然後突然大笑起來:“我差點被你騙過去了,宋陵青樓倒是經常去,可身邊卻從來沒有帶過一個女人,也沒有妹妹。你根本就是在說謊!”

如詩自從被宋陵救回來後,就一直待在府里沒出去過,今天是第一次,難怪別人不知道,如詩見自己叫了以後宋陵沒有出現,不由害怕起來,而且背上也越來越痛了,衣服蹭一下都疼得緊。

“你到底要干什麼?”如詩問道。

方有信倒也真沒想干嘛,他還做不出當街搶人地行為:“只要你告訴我你的名字。住在哪里,我就放了你。”

“我……”如詩真不甘心就這麼告訴他,可自己比力氣又比不過他。這個臭宋陵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叫他也沒反應。

正當如詩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告訴他的時候。一個聲音從兩人之間插了進來:“方兄你今天地興致很不錯嘛。居然當眾和女子拉扯!”

“宋陵!”如詩如看見救星一樣兩眼放光,趁方為信愣神之陵甩開他的手跑到宋陵身邊。抱著他地手臂搖啊搖,一臉討好的樣,宋陵瞪了她一眼,那意思是說,你的帳我記著,待會兒再慢慢算。

方有信長得也不錯,不過和宋陵一比就差遠了,他那種俊美與儒雅極少有人能比得上,方有信瞧見他們那樣這才相信了如詩剛才說的話,看來她和宋陵真的很熟悉,不過他們兩家在生意場上經常打交道,怎麼就沒聽說呢?

他打了個哈哈道:“這位姑娘女扮男裝,我不過是好奇所以叫住她說幾句話罷了,原來她是宋兄你地朋友,真是失敬失敬,只不知她是宋兄你的什麼人?”他問這話主要是想知道自己有沒有機會,如此美貌的女子他若得不到豈不是太可惜了。

宋陵淡然道:她是我的一位朋友,方兄如果沒什麼話,宋某恕不奉陪!”

他的意思明顯是不想再和方有信多說,方有信哪會聽不出來,換了個人他早發火了,可惜眼前的人是宋陵,在揚州城的勢力比他們還要強上一線的宋家掌權人,只得忍著氣道:“既然這樣,那宋兄自便,我先告辭了。”他不想再待下去,草草說完這一句,就領人氣沖沖的出了酒樓門,今天這臉被宋陵掃大了,臨出門前又回頭看了如詩一眼,這麼漂亮地女人,他一定會得到的!

宋陵待其出去後,朝樓上的幾位略一頷首,他們幾個正是剛才和他在談事地老板,剛才他在里面正談事的時候,就聽到外面隱隱有叫自己地名字,叫來小二一問才知道原來有人和方家少爺對上了,還是個女地,他當時就擔心那人會是如詩,沒想到出來一看,還真是她,這個膽大包天的丫頭。

和那幾個老板打過招呼過,宋陵扯著如詩出了客然居,一路上,不管如詩怎麼和他說話,他都沉著一張臉不理她,最後如詩不知是覺得沒趣還是知道自己今天地行為不對,她也不說話了,兩人就這麼默不作聲的回到了宋府,齊伯還沒睡,他來開門的時候,看到一身男裝的如詩,有點不敢相信的揉揉眼,她是什麼時候出去的,還這麼一身打扮,若不是宋陵在旁邊,只怕如詩的耳朵又要有得受了。

宋陵抓著如詩的手一直沒松開過,直到進了屋才放開,然後雙環胸看著如詩道:“今天的事你准備怎麼解釋?”

如詩抬起頭囁囁地道:“我去找你。”

“找我干什麼,我不是告訴你好好在府里嗎,為什麼不聽話跑出去,還穿成這樣!”宋陵可不准備這麼一句話就放過她,不然以後她只會更不聽話。

如詩低著頭玩自己的手指,有些不高興地道:“我早說了我不要一個人在府里,可你就是不帶我去,也不肯陪我玩,我無聊嘛,所以就想到你在的那個酒樓去看看,穿成這樣是為了讓人家認不出我是女孩子啊,哪知道好好的會惹上那只狗熊。”她現在想起那個方為信還是一肚子火,色色的,還凶凶的。

宋陵歎了口氣道:“有我在,方為信不會再來為難你了,你放心吧,不過就算你再怎麼無聊也不能一個人跑出去,外面多危險,要是出事了怎麼辦,何況你傷也沒好!”

說到傷,如詩才想起剛才在酒樓那一下,到現在後背還有些痛呢,這讓她更討厭那個大狗熊了,不過眼下還是先過了宋陵這關再說,她委委屈屈地道:“好嘛,我道歉就是了,下次再也不亂跑了,就讓我一個人在府里悶死好了,你也不用理我!”瞧她那傷心樣,眼淚都快下來了,不知道的人見了還以為宋陵怎麼欺負她了。

宋陵傷腦筋地揉著額頭,本來還准備好好教訓她一下,讓她下次不要再這樣了,可現在這樣雖明知道她是裝的成份多,可還是狠不下心來教訓,最後只得道:“好了,這一次我原諒你了,但是下次絕對不可以,你要騎馬也可以,不過我明天有事要辦,後天抽空陪你去騎,這總行了吧!”

“恩!”如詩開心的點著頭,哪里還有一點哭的樣子,真是個小孩子,宋陵憐愛地揉著如詩的頭,眼神中流露出不自覺的溫柔。

“好了,很晚了,早點去休息吧!”宋陵說著打開門,這里是他的房間,如詩的房間在飲雪軒。

如詩調皮地一笑朝他伸出手,雙手停在他臉不到一點的地方,也不說話只看著他笑,看到這樣,宋陵哪還會不明白,他無奈的點著頭。

一看到他點頭,如詩立刻開心地咯咯笑了起來,兩只小手在宋陵的臉上亂摸,還不時拉扯著他的臉頰,像是在玩最心愛的玩具一樣。

她開心了,宋陵可不開心,他的臉可不是玩具,若是教人看到他被一個小姑娘這樣“吃豆腐”,可真是不用見人了,本來為她當初只是說說,可沒想到她還玩上了癮,雙手總喜歡往他臉上蹭,難道真有那麼好玩嗎?

至此如詩來到宋陵身邊已有半月多,而在他們離開江甯沒多久後那邊就鬧翻了天,不知為什麼,朝廷下了命令並調來人手,與當地官府一起嚴查出入城之人,並在城里挨家挨戶的搜,務必要找到一個人,至于什麼人卻嚴令不得泄露,聽說這個命令還是皇帝親自下的,其實不止江甯,京城也同樣不安甯,但不論是宮里還是宮外都將消息壓了下來,只是暗中派人到江甯來找!

下一章:音似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五章 秦淮重生(2)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六章 音似飛(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