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六章 音似飛(3)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六章 音似飛(3)

他一整衣束快步走到如詩面前道:“如詩小姐,我們又見面了!”邊說邊打開手里的折扇,蕭灑的扇著,其實這天氣離扇扇子還有好些日子,不過總有人喜歡拿著把扇子裝腔作勢。

如詩想不到在這街上居然有人認識自己,定晴一看原來是那日在酒樓上遇到的懶人,不由沉了臉道:“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怎麼?小姐的芳名不可以讓方某人知道嗎?”方為信也不生氣悠然說著,那時在酒樓上她被宋陵帶走後,他就對其念念不忘,如此絕色佳人他可是第一次見,豈能就此錯過?經過多方打聽終于得知她是宋陵從江甯回來時一並帶回來的,就住在宋府里,所有人都稱她為小姐,至于其在來宋府之前的事就一點打探不出來了,仿佛是平空出現一般,不止美麗,而且還神秘的很!

如詩皺了一下小巧的鼻子道:“我不管你是怎麼知道我名字的,總之我不想看到你,你馬上給我走!”

“看不出姑娘年紀不大,脾氣還挺大的,可是這街也不是你買下的,憑什麼你要我走我就要走,何況我方某人自酒樓與姑娘一別後,一直對姑娘念念不忘,今日好不容易見了怎麼能就這麼走了呢?”方為信嬉皮笑臉地說著,他見如詩一個人在,以為與那天一樣,她又是自己跑出來的,所以大膽的說著。

聽見他說出如此大膽的話,如詩不由大感窘困,她扔掉手里有些化的糖葫蘆想走,可方為信總是擋在她前面不讓其離開,如此幾次後。如詩不由起了火,冷臉道:“你到底想干什麼?”

“我不想干什麼,只想請小姐到我方某的府里坐坐!”方為信也不顧這是在街上。當眾就說了出來。

聽了他這話,如詩不怒反笑:“你就不怕宋陵來找你?”宋陵在這城里絕對可說是舉足輕重的人。即使他方家也是四大家之一,可到底還差了一截。

“只是去坐坐而已,我相信宋兄他是不會介意地,如詩小姐,不知我方某能否有這個榮幸。請您大駕光臨呢?”方為信伸手說道。

如詩微微一笑道:“我倒是很想去,可是宋陵他不答應,沒辦法啦,要讓狗熊,哦不對,應該是方公子你失望了!”

方為信被她說的一愣,接口道:“宋陵?他在哪里?”

“我在這里!”仿佛是為了解釋一樣,宋陵的聲音在他問出口地下一刻就從背後傳來了,原來早在剛才宋陵就從錢莊里出來了。如詩已瞧見了,而方為信因為背對著錢莊的門,所以沒有看到。

方為信在心中暗罵。怎麼又遇到宋陵,好不容易見著如詩小姐。可他就跟幽靈似地總是在旁邊。.更新最快.上次是這樣,這次也是這樣。真是可惡。

心里不高興,可面上還是做出一副笑顏,拱手道:“宋兄,咱們可真有緣,想不到在這里也能遇到!”

宋陵走到如詩身邊後方道:“是啊,剛才方兄在這里和如詩聊得似乎很熱鬧,不知是聊些什麼?”

不等方為信說話,如詩就開始告狀了,指著方為信的鼻子道:“這個家伙好奇怪,人家好好的在這里,他就突然跳出來,還說什麼要讓我去他府里坐坐!”在宋陵面前如詩總是顯得特別孩子氣。

宋陵一挑眉毛道:“方兄,如詩說得是真的嗎?”語氣較之剛才已經嚴厲了些許,宋陵何許人,在生意場上打滾這麼久,豈會看不出方為信對如詩壓根兒就是別有意思。

見其知道了,方為信倒也不否認,“啪”地一聲合上了扇子道:“是啊,這有什麼不對嗎,如果宋兄喜歡,也可以一起去坐坐,方某歡迎之至!”

宋陵攜了如詩的手道:“不必了,方兄事多,就不多打擾了,告辭!”也不等其說話,宋陵就徑直帶了如詩離去,這一次方為信不敢再阻攔,在經過方為信身邊地時候,宋陵停了一下低聲道:“我勸你最好不要打如詩的主意,否則我不會客氣!”他說話的時候,如詩在旁邊還做了個鬼臉。

待他們離去後,方為信瞧著他們的背影在原地咬牙道:“我一定會得到她的!”眼里閃出狂熱的光芒,越是得不到的東西他就越想得到!

且說宋陵與如詩離開方為信後,也沒了再逛街的興趣,便往宋府的方向走去,這一路上,如詩顯得很安靜,都沒怎麼說話,這下子可輪到宋陵不習慣了,他側目問道:“怎麼啦?還在為剛才地事不開心啊如詩點點頭道:“我討厭那個自以為多少了不起的人,本來好好的心情都被他破壞了,討厭!”說著她用腳踢著腳下地小石子。

宋陵拍著她的頭道:“好了,不要生氣了,再踢腳就要疼了!我想經過我這一次地警告後他應該是不會來煩你了。”

聽得他地保證,如詩的心情終于好一點了,在路過一家店鋪時,里面地老板突然叫道:“宋公子!宋公子!”

宋陵聽得有人叫自己,停了腳步往店里走去,如詩好奇之下也跟了過去,走近一看原來是一家賣琴的店,店鋪名叫“琴風齋”。

里面的老板看宋陵進來,堆著笑道:“宋公子,您上次讓小的幫您找的名琴已經找到了,您看看可還滿意?”

一邊說一邊從櫃子底下拿出一架用布層層包起的琴,待其將布打開後,終于看到那里面的琴了,琴身通體烏黑,隱約有許多花紋在表面游走,如詩好奇地用手去摸了一下,可完全感覺不到花紋的刻記在,仿佛是天然一般,至于其上的七條弦卻是锃亮無比。略略一撥便發出清越動聽的聲音來,在琴尾刻著“天韻”二字,應該是琴名。

琴店老板興沖沖地說道:“宋公子。您看這架琴怎麼樣,可能入得您的眼?小地可是找了好久才找到了。雖然沒有什麼名氣,但小的找了好幾個人來鑒定,都說這是一把稀世好琴,可能是以前哪位名家的收藏之物!”

宋陵撫著這把琴,嘴角浮起一抹苦澀地笑道:“這琴確是好琴。可是物在人非,這彈琴地人已經離開了,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樣送給她。”

宋陵口中的她,自是指靈襄,他知道靈襄地琴技高超,可身在青樓,有好琴卻只是凡品,所以他便自處搜尋,然找到的都不是什麼稀世名琴。所以便托這琴店的好板為他留意,現在終于找到一把好琴了,可靈襄已經不在花滿樓了。誰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是跟那位九爺走了。還是自己一人上路。誰都不知道,這把琴注定是送不出去了。

店鋪老板聽得傻了眼。這琴是他好不容易找到的,光這銀子就花了好些,現在宋公子說不要了,那這琴賣給誰去,普通人一聽這價錢就會被嚇走,這可怎麼辦?老板真得是欲哭無淚了,可宋陵都說不要了,他也不好強賣,只能自認倒黴,這賣不出去就只能放在店里了,就當是鎮店之寶吧,他這樣安慰著自己。

宋陵歎了一聲走了出去,他走了一會兒卻沒見如詩跟上來,只好又折了回去,未等他回到店鋪,就聽到一陣悠揚的琴聲從店里傳出來,到了那里果見如詩站在那把靈韻琴邊揮手輕彈,她彈得嫻熟無比,且這曲子是宋陵從未聽過地,曲中帶著一種花落的輕愁,雁去的無奈。

宋陵沒有打擾如詩,就這麼靜靜地站在那里聽她彈,店鋪老板也是一樣,張著嘴愣在那里,他是賣琴的自然也會彈琴,可沒聽到過有人彈的這麼好聽,不似人間樂曲。

直到如詩一曲彈罷,兩人才回過神來,然看清的一刻卻被嚇了一跳,原來不知什麼時候,如詩的臉上已經滿了是淚痕,她看著琴眼淚不停地流下來,宋陵瞧得心中一痛,趕緊用袖子擦著她的臉關切地問道:“怎麼了,好好的怎麼哭起來了,是不是想起以前地事了,不要哭了!”

如詩搖著頭道:“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哭,剛才也不知怎的就自己彈了起來,那首曲子是什麼我也不知道,可就是彈了出來,我知道一定是以前,我以前一定經常彈這首曲子,而且我隱隱還感覺到我彈琴的時候好象很不開心,很悲傷,所以就忍不住哭了起來!”

說到這里她突然抓住宋陵地手道:“宋陵,你告訴我,我以前是什麼樣的,是不是活得很痛苦,很悲哀?我怕,我好怕想起那種感覺!”

從如詩醒來後,宋陵看到地她快樂地樣子,何曾見過如此悲切害怕的模樣,他整顆心都要揪起來了,他一邊擦著她不停流出地眼淚一邊道:“不要哭了,我不知道你以前是什麼樣的,也不管是什麼樣的,總之以後不會了,以後我會讓你永遠都快樂,沒有悲傷,不要彈琴了,我們回去吧!”

店老板還在那里傻傻地看著,沒弄明白他們到底在說什麼,如詩聽了宋陵的話,沒有立即離開,反而低頭撫著琴身道:“我不知道我以前到底是什麼樣的,可是我知道我一定很喜歡彈琴,宋陵,我們把這把琴買了好不好?”

宋陵一些猶豫也沒,在她問出的瞬間就點頭溫柔地道:“好,只要你喜歡就行,但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以後再彈琴的時候,不許像現在這麼哭了。”

“嗯!”如詩不好意思地應了,趕緊用手擦干了還留在臉上的淚痕,還好這里人不多,就宋陵和店老板見了,否則這臉可丟大了。見其答應了,宋陵方對店老板道:“這琴多少錢,我買下了!”

這宋陵一說買,店老板本來眯著的小眼立刻睜大了幾分,真是菩薩有眼啊,本來以為這琴要賣不出去了,哪知這位姑娘一彈一哭,宋公子馬上就說要買了,當真是菩薩有眼,他一邊在心里念叨著,一邊伸出五個手指道:“五千兩!”

一把琴五千兩,確實是貴得離譜,難怪那個店老板在宋陵說不要的時候會哭喪著臉了。如詩雖然很多事都不知道,但聽得五千兩這個價格時亦是嚇了一跳,這是多大一筆錢她大概還是知道些的,想那糖葫蘆才兩文錢一串呢!

她眼瞅著宋陵沒有說話,要不是實在喜歡這把琴,她早在聽到這個價格的時候就走了,如果現在宋陵說太貴不買,她就是再喜歡也不會說不的。

不過宋陵並沒有一絲變色,還是那副淡然的模樣,給了如詩一個叫她放心的眼神後對店老板道:“把琴給我包起來,然後送到宋府,錢問管家拿就行了。”

五千兩雖不是個小數目,但千金難買心頭好,只要如詩喜歡就好,不知不覺中宋陵把這個他從秦淮河里救上來的女子,看得越來越重!“謝謝宋公子!謝謝宋公子!”店老板樂得只會說這句話了,有錢人就是大方,五千兩眉頭也不皺一下,哈哈哈,這樣一來,光是這把琴他就賺了一千多兩,真是太好了!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六章 音似飛(2)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六章 音似飛(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