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六章 音似飛(5)  
   
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六章 音似飛(5)

大致明白大家的意思了,OK,我會盡快發完宮外篇的,大概月底就可以發完,月初續寫回宮篇

當最後一個音符消散在空中的時候,如詩的手離開了琴弦,而宋陵也將葉子重新放進了懷里,他望著坐在松樹下沖他微笑的如詩,心,突然毫無預警的悸動起來,那個感覺,那個感覺比當初見到靈襄時還要強烈數倍!

如詩……宋陵在一瞬間明白了自己從遇到她以來的反常,為什麼他會一直讓她住在府里,為什麼他對她這麼縱容,為什麼……

所有的為什麼終于有了合理的解釋,因為在他的潛意識里就是要將如詩留在身邊,給她安全,給她快樂,給她所有他能給的東西!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是在秦淮河救起重傷昏迷的她時嗎?是在她醒來後說她記住他的時候嗎?

宋陵剛從發呆中醒來,就看到如詩伸著手在自己眼前亂晃,他一把抓下她的手道:“你在做什麼?”

“我還想問你在想什麼呢,都不理我!”如詩撅著不張小嘴不滿地道。

宋陵赦然一笑,並沒有松開握住她的手,“想事想的入神了,沒聽到你叫我,有什麼事嗎?”

一聽這個如詩頓時來了精神,她眉飛色舞地道:“你說我們在這里蓋一間小屋好不好,宋府雖然很大也很漂亮,可是和這里是不一樣的感覺,我更喜歡這里,如果能蓋一間小屋的話,我們什麼時候想了就可以來這里小住一下。白天彈琴作畫,晚上就躺在草地上,靜靜的看星星!”說著說著她都快醉了。絲毫沒發現自己的手還被宋陵握在掌中。聽著她地描述,宋陵的眼中亦出現了一副如畫的美景。真地很美,然真正令他向往的,是陪在身邊地人,一切的美皆因她而起:“只要你喜歡就好!”

“那你是同意啦?”如詩興奮的問著,宋陵淺然一笑道:“恩!不過這事要遲一些再弄。我最近有許多事要辦,而且這塊地是誰的也要打聽清楚,等一切都弄明白了,我們就來這里蓋屋子啊!”

如詩開心地點著頭,只要可以就行了,遲一點就遲一點吧,這時她終于發現自己的手被宋陵握著了,這對他們來說本來算不得親昵地動作,畢竟從如詩失憶醒來後。幾乎將宋陵當成了生命的依賴,走到哪里都膩著他,這樣的動作對她來說並沒有怎麼樣。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她的臉卻紅了起來。如飛霞一般。她輕輕的把手從宋陵掌中抽了出來。

她低著頭,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宋陵望著空空如也的手掌,失落爬上他俊美的臉頰,一時間兩人陷入了尷尬中。

“我們回去吧!”兩人突然一起開口來了這麼一句,等得發現對方和自己說了一樣的話後,兩人先是一愣,接著俱都笑了起來,將先前的尷尬一下子給沖沒了,清如與來時一樣將琴抱在懷里,然後與宋陵一前一後同乘一騎。

這一次宋陵騎地很慢,沒有像來時那樣的快跑,如詩坐在馬上靠著宋陵一晃一晃,眼皮子不時的合在一起,玩了一天也確實有點累了,到後來她終于撐不住睡了過去。

宋陵見過了這麼長時間都沒聽見她說話,覺得有些奇怪,低頭一看,卻發覺她早已經睡著了,望著那甜美地睡顏,宋陵會心一笑,將馬兒的速度放得更加快,同時緊緊將如詩圈在胸前,以免她摔下去,這個小丫頭,居然這樣也能睡著。.16K小說網手機站wap,16K.CN更新最快.

接下來地日子,宋陵變得比以前更忙,整天見不到人影,更不用說陪如詩了,不過如詩也不是個不講理地人,雖然無聊,但見宋陵是真的忙事,只好自己找事做,丫環們怕她悶,就哄著她學刺繡,可結果卻讓那些丫環們都傻了眼,她刺出現地東西比來教她的繡娘都不差,這還用學什麼!

然更受打擊的還在後面,棋弈、畫畫、泡茶等等,明明說什麼都不會,可師傅請來後,剛一擺弄立刻就會了,真可說是無一不會,無一不精,把請來的師傅一個個給羞得自動請辭了,結果所有人都得出一個相同的結論:如詩小姐以前一定是個大家族的小姐,不然怎麼什麼都會呢?

聽到這個話,如詩一笑置之,可宋陵卻笑不出來,他們說的沒錯,從如詩的表現來看,絕不會是個小人家的女兒,最起碼也是個什麼大官的女兒,可要真是這樣的話,就代表他們極有可能會找到如詩!

若真是這樣,他還能像現在這樣將如詩留在身邊嗎?

在他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後,他真的很怕如詩會離開,會在記起一切後離開,又或者……或者她已經有了夫家?

想到這兒,宋陵再也沒了心情做事,他滿腦子都是如詩,她究竟會是什麼身份,江甯!對了,宋陵眼前一亮,他是在江甯救的如詩,那就表示江甯很可能有線索,他可以試著去打探一下然後再做決定,反正在江甯的錢莊分號這兩天也要開了,對,就這麼辦!

第二日,宋陵正在房里整東西的時候,只聽門“”的一聲被打開了,不用看他就知道是誰了,歎了口氣道:“告訴你多少次了,進來要敲門,你怎麼老是忘記呢?”

如詩一臉不高興地道:“那是進人家的門,進你的門不用敲,遲早有一天我把你這門也給拆了,讓你沒門可關!”她可真是生氣了,所以說話也重了起來。

宋陵裝做不知情地摸著如詩的小腦袋道:“怎麼啦,是誰惹我們大小姐生氣了?告訴我,讓我去揍他一頓給你出氣好不好?”

如詩拍掉他的手沒好氣地道:“好啊,你好好打你自己一頓吧,自己去江甯玩都不帶我去。你太壞了!”

宋陵繼續著已經說過無數次的解釋:“我說過了,我是去辦事,不是去玩。要不這樣,等我把事辦完了以後再帶你去玩好不好?”

如詩不依地道:“那得等到什麼時候。你為什麼這次不帶我去嘛,我保證你做事的時候會聽話,不會吵到你地,你就帶我去吧!”她拉著宋陵的手使出了慣用的撒嬌,可惜這一次卻是無功而返。宋陵堅定地搖搖頭,鐵了心不准備帶她去。

如詩見軟磨硬泡都沒用,一氣之下甩門出去了,宋陵望著她氣乎乎地背影搖頭歎氣,這個小丫頭脾氣總是不見好,還貪玩的很。

他這次不帶她去根本就不是怕會影響到正事,而是怕在他還沒將事情弄清楚地時候,就有人認出了如詩並將她帶走,他怕以後見不到如詩。而且他隱隱已經感覺到如詩真正的身份絕對不會簡單,所以他不敢冒然將其帶到江甯去。

然如詩並不知道宋陵的憂心,她氣沖沖的走到大廳里。適逢齊伯緊趕著進來,他沒注意到如詩的不對勁就開口問道:“小姐。知道少爺在哪里嗎?”他地口氣很急。似乎是有什麼要緊的事。

如詩正在氣頭上,想也不想就道:“我哪知道他在哪里。哼!”

只憑這句話,人老成精的齊伯就看也小姐和自家少爺又鬧別扭了,不過他現在也沒心情去說,還要更重要的事要跟少爺說呢,算了,小姐不肯說,他只能自己去找了,然不等他跨步,如詩突然叫住了他:“齊伯,你找宋陵有什麼事啊?”

氣雖氣,但她對宋陵的事還是很在心的,禁不住就問了出來,見小姐要聽,齊伯不得不住停住了腳步,攤手道:“有急事要找少爺呢,剛才咱們派到江甯府的那個掌櫃差人快馬來回報說,江甯的商會現在又不讓咱們開分號了,說先前只抽百分之十太少了,他們非要改成抽百分之二十,否則就不讓咱們開業!他們太卑鄙了,明明少爺已經和他們簽過字據了,現在卻突然又出爾反爾。”齊伯不甘地道:“要是真抽百分之二十的話,那咱們就等于是白白在為商會做事了,自己一點利潤也沒有了,可是明天開業地事早就定好了,請柬也發了,人也請了,要是到時候開不了業,咱們通瑞錢莊的信譽自是徹底毀了,以後也別想再在江甯府立足了!”

“真的有這麼嚴重嗎?那些商會是干什麼地,他們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權利,居然能不讓咱們開分號?”聽得是事關通瑞錢莊地正事,如詩不由正了顏,全神貫注地聽著,先前的氣早就被她拋到九霄云外去了。

齊伯雖覺得與她說沒什麼意義,但好歹是小姐,而且他也挺喜歡她地,所以解釋道:“所謂的商會,就是由某個地方各行各業組織起來的行會,像江甯府的商會就是由江甯府所有的商人組織起來的,它對江甯府里面所有的商家都有一定的制約,而且有新的商家要加入或開店也必須征得它的同意,否則商會下面的人就會一起來抵制,不然誰會還會賣它的帳!基本上每個地方都有商會,在京城還有個總商會在!”

“哦?可是我在揚州從來沒聽說過有什麼商會啊?”如詩不解地道,她確實從來沒聽過這方面的事。

齊伯有些自豪地道:“揚州也是有商會的,只是以咱們宋府為首的四大家勢力龐大,壟斷了好些行業,所以商會基本上沒什麼勢力,和江甯府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局面!”

如詩低著頭慢走了幾步,然後突然抬頭道:“齊伯,你說在京城還有一個總商會在對嗎?”

“對呀,那怎麼啦?”齊伯不解地道。

如詩的臉上升起一抹狡黠的微笑:“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好辦了,齊伯,你告訴那個掌櫃的,叫他按照商會的要求辦,百分之二十就百分之二十,但是必須要求商會的會長寫下收據,然後等我們分號在江甯府開張後,你就叫人拿著這張收據以及宋陵先前和商會簽的字據,到總商會去告江甯府的商會,看他們有什麼話好說,我想總商會為了維護商會整個的形象,一定會對江甯府商會進懲處的!”

如詩說完這些後,發現齊伯還愣在原地,不由催促道:“愣著干什麼,還不快按我說的話去做?”

齊伯被她那一襲話說得腦袋有點暈,愣愣地點頭後又趕緊搖頭道:“不行,這事我等請示過少爺才行!”

如詩無所謂地聳聳肩,他要請示宋陵後再做決定是很正常的,畢竟宋陵才是宋府真正的主人,不過她相信宋陵一定會同意她的作法的,因為這樣做,一可以保全通瑞錢莊在江甯的聲譽,又可以給江甯商會一個教訓,何樂而不為呢?

不等齊伯出門,宋陵就走了進來,剛才他們的對話他在外面聽了個一清二楚,所以他示意齊伯不必再重述了,然後略略一想道:“就按小姐的意思去傳,另外我會馬上趕到揚州,告訴那個掌櫃的,和商會的人約個時間,我親自和他們談!”

沒想到宋陵會出來,如詩馬上扭過頭不理他,這般小孩子氣的舉動,哪還有剛才吩咐齊伯時滿腹才智的模樣,宋陵自問就算是自己,這一時半刻也想不出比這更好的主意來。他走到如詩身後探過頭道:“剛才的事謝謝你!”

如詩看也不看他就道:“我才不是幫你呢,你少臭美!”

看她氣還沒消,宋陵舉雙手投降道:“好好好,我臭美,我壞,那如詩小姐,你不要再生氣了好不好,要是再生氣就不漂亮了,也沒人要了!”

如詩口快地道:“沒人要就沒人要,反正有你在,我賴定你了!”一邊說一邊還扮著鬼臉,那樣子真是可愛得叫人心疼。

宋陵半開玩笑半認真地道:“這是你說的哦,我記下了,可不許賴!”他心情一下子間變得出奇的好,不為別的,只為如詩那句:我定你了!

如詩並沒發現自己的話哪里不對,猶自說道:“我才不會呢!”說著她又將宋陵推出去道:“你東西都整好了還不快走,不然小心明天趕不到!”

宋陵舉頭看了看天色,確實是該出發了,他有些不舍地道:“那我走了,你好好呆在家里,要是想出去的話就多叫幾個人陪著,千萬不要一個人去玩,如果沒什麼意外的話我最多三天就會回來了!”

如詩自從秦淮河被宋陵救回來後,就一直跟在他身邊,沒有怎麼分開過,她已經習慣了有宋陵在身邊的日子,所以在當得知宋陵要去江甯府去不帶自己去的時候才會如此不高

她忍著心里的不舍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你快走吧,再嗦下去太陽都快落山了,還有,你要是回來的時候晚上趕路累了就別走了,找家客棧歇息一下再走!”

聽得她的關心,宋陵臉上泛起了笑意,他習慣性地撫著如詩地頭道:“我都記下了,我走了!”說說走走他們已經來到了門外,在外面早有馬夫牽了迅電在等候,宋陵又叮嚀了幾句後翻身上馬,他狠著心不再回頭看如詩。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六章 音似飛(4)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四十七章 宋陵之怒(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