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一章 君欲尋(2)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一章 君欲尋(2)

在一陣思索後,貞妃心中有了計較:“這樣,我現在就寫一封信讓人帶到我家里,讓他們幫忙查查看你阿瑪所犯之罪究竟如何,只要不是主謀,這事就好辦許多,如果能查到他是被冤枉的那就更好。”她停了一下道:“你先寫封信出去讓你額娘不要太著急,等本宮家中人把事情調查清楚後,本宮再向皇上求情,這樣要比現在什麼情況都不知道就去和皇上說好!”

月凌萬沒到平日沒怎麼交集的貞妃會如此不遺余力的幫她,她欣然點著頭,淚水又湧出眼眶:“娘娘大恩,月凌感激涕零,多謝娘娘!”

貞妃緩然一笑,臉上帶著柔和的笑意,再度拭著月凌臉上的淚:“好了,感激的話留著等你阿瑪沒事後再說吧,別哭了,這麼美的臉蛋哭花了可就不好看了,真是美麗!”她低聲稱贊著月凌,直把月凌說的不好意思起來,但她還是照著貞妃的話止了哭泣。

貞妃高興地拍拍她的手道:“這才對嘛,來,到本宮那里去坐坐,然後把詳細的事都和本宮說說,你在宮里認識的人也不多,要是不嫌棄的話就把本宮當你姐姐吧,反正本宮也沒妹妹!”

月凌聽到這話惶恐不已,連連搖手道:“月凌不敢,娘娘乃萬金之軀,月凌如何敢高攀!”

“有什麼高攀不高攀的,咱們入了宮都是服侍皇上的,理應一視同仁,除非你是看不起本宮!”貞妃佯做不高興的道。

月凌見貞妃說的誠意,自己要是再不答應的話也說不過去,只得點頭同意了。其後又隨貞妃一並去了翊坤宮。

一路上貞妃不時寬解著她,又大贊其容貌秀麗,清雅動人。遲早會得皇上垂青,把月凌說得極是不好意思。

不過貞妃確實沒有騙月凌。她送出信後沒多久,鄂府里就開始四處打探,最後將探得地消息反饋給貞妃,貞妃瞧了以後暗自點頭,這耶達在身為知府期間多次收賄。且數額不小,若真按這罪定下來,按個流放的罪名都是輕的。不過貞妃心中顯然另有打算,她再次叫人帶話到鄂府,盡一切力量幫耶達銷毀這些罪證,好讓他無罪釋放,最好是官複原職,至于究竟能到哪個地步就不得而知了。

站在自己地寢宮里,貞妃望著外面繁星點點的夜空。右手閑意地撫摸著左手地兩根纏絲金殼護甲,唇邊泛起一抹深意而幽遠的輕笑。.更新最快.三個月了,宛貴嬪還能回來嗎?如果她真還活著。不可能一直找不到,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已經死在江甯了。皇上現在不肯接受還派人四處找尋。但相信再過一段時間他應該死心了吧?

數天後,在鄂家的干涉以及貞妃的求情下。耶達最終被判定是受無故受冤,其本身並無受賄之事,無罪釋放,官複原職。這件事得到了圓滿地解決,耶達除了受幾天牢獄之苦外一點事都沒有,月凌在收到消息這個消息後喜極而泣,她也知這件事全賴貞妃幫助,對貞妃感激涕零,不然該何以為報。

另外在貞妃的說情下,月凌得以召其額娘進宮見一面,從其額娘口中得知阿瑪已經准備後天起啟回揚州複職了。而耶達也知這一次能脫難全賴有個在宮里的女兒,對月凌額娘的態度大為改變,不時誇她這個女兒生的好。

人就是這麼現實,月凌聽得苦笑,不過想必以後額娘在府里日子能好過一些吧,這也算是一件好事。

臨近要送額娘出宮時,月凌和其額娘都是眼淚汪汪,一入宮門深似海,誰都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再見面,別說一個在京城一個在揚州,就是同在京城也見不到。

按下這邊不提,福臨忙完政事後靠在椅子上揉著額頭,神色疲倦,常喜湊上去小聲道:“皇上,敬事房已經備了牌子,是否讓其拿進來給您翻?”

福臨閉著眼微一搖頭:“不必了,朕今晚不想召任何人,讓他們撤下去吧!”

常喜再次上面一步用更小的聲音道:“皇上您還是點一個吧,太後已經問過奴才您最近一直沒召寢的事了!”

福臨驟然睜開緊閉的雙目,將常喜迫得低下了頭後冷聲道:“太後什麼時候說的,你又怎麼說!”

常喜聽著福臨不善地語氣,當即伏在地上,額上冷汗亦冒了出來,但他不敢伸手去擦,垂低了頭道:“回皇上,太後是今天早上剛問的,奴才說……說……”偷眼瞧了福臨一眼後道:“說您是因為政事繁忙,這才……”

“行了,你不用說了!”福臨不耐煩地打斷了他的話,接著他站起來道:“朕要一個人到外面走走,你不要跟著來。”

“喳!”常喜跪移開路,讓福臨走了下去,待他走後這才擦去腦門上地汗,然後起來整理桌案上的物件,待將奏折一本本疊好走出來後,突然看見遠遠地有一個人急匆匆地走了過來,還沒走進那人就沖著他道:“常公公,皇上可在里面?”

聽著聲音常喜認出了來人,正是皇上面前地大紅人索尼,他忙道:“索大人,皇上剛剛出去了,您有什麼事嗎?”

索尼來不及喘氣就再度問道:“你知不知道皇上去哪里了?”

常喜很少見索尼有這麼急切的時候,逐說道:“不知道,皇上只說要一個人去走走,不讓奴才們跟,可是出什麼大事了!”

“不!不是出事,是有好消息!”索尼素日冷靜地臉上滿是興奮,他對常喜道:“常公公,你快派人去找皇上,就說有貴嬪娘娘的消息了!”

貴嬪娘娘?常喜一下子有些反應不過來,什麼貴嬪娘娘。待見得索尼興奮的樣猛然想到,他說的一定是宛貴嬪,隔了這麼久宛貴嬪終于有消息了。想到這兒常喜哪里還敢耽擱,立馬派人和他四處去找福臨。索尼在此等著福臨來。

此刻夜已不早,各宮地燈都已經熄了,只余零星一兩盞還點著,乘著夜風福臨漫步在宮牆夾院里,偶爾有幾個值夜的奴才見到他均無聲地跪了下去。

抬頭。卻見夜正空中,明月如盤,月華似水,好快,一轉眼又到了十五,這月是團圓了,可人呢?唉,想到這兒福臨不由長歎了口氣,找了這麼久都沒宛卿的消息。難道他真該死心了?

當日帶了宛卿一並下江南時,在江甯時他看到了靈襄,這個與眾不同地女子。這個與“她”有三分相似的女子,第一眼看到她地時候直以為是“她”活過來了。他想將她帶回京城。可是她卻出了讓他意外萬分的話。

一心人……好大的口氣,雖貌有幾分似性卻不似。她到底不是“她”,其實與“她”最相似的人早已在身邊了,這個只有三分貌似的女子,既然不願那他也不想勉強,他替她贖了身,放了她自由,也不枉相識一場。

離別地時候她來送他們,他也第一次見識了她雙手彈琴的技藝,確實出神入化,本以為可以就此離開,不想卻會遇上暴民動亂。

宛卿!想到這里心頓時又痛了起來,若不是遇上暴民,宛卿也不會受傷,更不會與他失散,特別是想到她為他擋刀時,殷紅的鮮血如泉水噴湧,她身上的白衫子轉瞬就被染紅,看到她忍痛回眸一笑,心竟沒來的痛了起來,那是他第一次嘗到為她而心痛的滋味,為什麼?

福臨甩甩頭,不再去想這個難解的問題,找不到人想什麼都沒用,正在這時,東奔西找的常喜遠遠瞧見了福臨的身影,趕緊跪過去捋袖跪下直奔要緊地話說:“皇上,索大人求見,他說有宛貴嬪的消息!”

“什麼?真有消息了?”福臨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本以為已經找不到了,哪想卻突然聽得消息,就如沙漠里地人找到了水源一樣。

常喜點著頭道:“啟稟皇上,索大人確實這麼說的,他現在正在乾清宮中等候!”

一聽到這里,福臨顧不得再說什麼,一甩袍子快步走去,常喜在後面緊緊地跟著他。這一路疾走,比往常快了許多,索尼一見福臨過來立馬拍袖跪倒:“臣給皇上請安,皇上吉祥!”

福臨一邊讓索尼進殿,一邊急切地問道:“索相,你說宛貴嬪有消息了,是真地嗎?”剛才常喜出來的時候已經吹熄了里面大部分地燈,所以現在光線有些昏暗,常喜此刻又領著當值的兩個小太監將燈點了起來,其中一個小太臨在聽到福臨說宛貴嬪時候神色微微一動,旋即又恢複正常繼續點著燈。

索尼也是難捺激動:“回皇上,確是真的,前些日子回揚州探親的于大人派人疾報說在揚州看到了貴嬪娘娘,于大人以前在臣府里曾見過娘娘,想來應該不會認錯才對,奴才連夜進宮就是想請皇上派人去揚州尋找貴嬪娘娘。”

福臨有些懊惱地道:“揚州?該死的朕怎麼就沒想到去江甯以外的地方找呢,可惡,既然于大人說見到了,那應該不會錯,那麼事不宜遲,朕現在就派人去揚州,一定要把宛貴嬪給找到!”

索尼一直高懸的心終于放下了一些,看來女兒還沒有死,真是蒼天垂憐:“皇上,臣也想去一趟揚州,不知皇上能否恩准?”自女兒十三年入宮為止,他都三年沒見過女兒了,若她真在揚州,那麼就可以找到她後與她見上一見。

福臨正欲答應,突然又猶豫起來,他躊躇幾番臉上不時變化著神色,最後好像下了一個很重大的決定:“索相,朕決定親自下揚州!”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一章 君欲尋(1)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一章 君欲尋(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