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一章 君欲尋(5)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一章 君欲尋(5)

下一章(第五十二章今生盟來世約)將會是出宮的最後一章,五十三章是:重回紫禁

如詩就躲在老者的身後,看她的樣子已經被嚇壞了,連跑都忘了,其中一個看起來是領頭的黑衣人見有人進來了,知道必須速戰速決才行,便趁其他人擋住老者的機會,騰身躍過老者往如詩的方向撲去,老者大急,無奈他被另外三個人拖住,松不出手去阻止,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將兵刃往如詩身上砍去。

如詩雖然看到宋陵帶著人來了,但此時宋陵等人離他們還有數丈的距離,想救援是來不及了,不由絕望地閉上了眼睛,但是等了半晌她也沒什麼感覺,更沒有刀砍在身上的疼痛,反而聽到一聲兵器落地的聲晌,睜開眼一看,地上多了一柄軟劍,而那個黑衣人則抱著手臂站在一邊,鮮血不停地從手臂滴到他手中的劍上。原來剛才宋陵眼見如詩有危險,情急之下就將劍當暗器擲了出來,被他貫注了內勁的軟劍刹那間勢如閃電

在殺人與沒命間,黑衣人選擇了自己的性命,他用手中的劍格飛了宋陵的長劍,然手臂還是被劃了道口子,不過這麼一耽擱他已經沒有了再次殺如詩的機會,宋陵在擲出長劍的同時,雙腳點地借勢而起飛到了如詩身邊。

飽受驚嚇的如詩看到宋陵過來如遇救星,緊緊抱住他的胳膊:“宋陵,我好怕!”她的身子在不住地發抖,可是也僅止這樣而已,她沒有哭,甚至連眼淚都沒有。血,似乎並不能讓她怕到流淚。

與此同時,那邊三個黑衣人終于將老者砍翻在地。看老者的樣肯定是活不成了,領頭的黑衣人見宋陵等人都出現了。知道他們已錯了機會,今天想再殺如詩是不可能地了,他想了一下後毅然沖那三個黑衣人一揮手,快速翻窗離云,護院們想追上去。被宋陵阻止了,這些人來曆不明,也不知是與剛才兩人一起的殺手還是其他勢力的,竟然入宅行凶。

等他們離去後,宋陵才有空打量如詩,關切地問道:“怎麼樣,有沒有受傷?”

如詩搖了搖頭道:“沒事,我沒受傷,多虧有這位老伯。唉呀!”原來她去看那位老者地時候才發現他已經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了,剛才怕生死間都沒哭過的如詩,看到老者地尸體卻一下子哭了出來。伏在宋陵身上不住的抽泣著。

宋陵一邊拍著她的肩膀一邊問道:“先不要哭,告訴我是怎麼回事。知道那幾個黑衣人還有這個老伯是誰嗎?他們為什麼要殺你。而這位老伯又為什麼要救你?”

如詩抬起淚痕滿面的臉道:“我也不知道他們是誰,是那個老伯先進來的。當時我正在屋里看書,他在窗外翻了進來,我被嚇了一大跳,正想叫人,他卻很興奮地叫我“小姐”,還說他是什麼老爺派他來找我地,我說我不認識他,他顯得很奇怪,好像我應該認識他似的,還沒說幾句話,他就一臉緊張地說有殺氣,然後那幾個黑衣人就進來了,一副要殺我的樣子,再接著他們就打起來了,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宋陵臉青白相交,真是撞邪了,一夜之間就潛進來這麼多人,不止要殺他,還要殺如詩,若說他在商場上得罪了人還有可能,那如詩呢,她很少與府外的人接觸,怎麼會有人來殺她呢,這個問題不論他怎麼想都是百思不得其解。.1^6^K^小說網更新最快.

齊伯派了人去府衙報官後,也跟著人群到了飲雪軒,教他意想不到的是,這里竟然又躺了一具死尸,這一夜之間宋府就出了三具尸體,真不知是怎麼回事,而且看情況,似乎不止有人要殺少爺,還有人要殺小姐齊伯瞧著地上的尸體,走到宋陵身邊道:“少爺,這個人和剛才那些是一批的嗎?”齊伯來得晚,所以不知道其中的緣由,待知道這人是因救如詩才死地後微歎了口氣。

宋陵對齊伯道:“齊伯,派人收拾兩間客房,我和小姐的屋子里都死了人,肯定是不能睡了,今晚就先睡客房吧。”說是睡,也不過是休息一下而已,一夜之間出了這麼多事,哪還有心情睡覺。

齊伯點點頭,有些遲疑地拉過宋陵悄聲道:“少爺,府里出了這麼大的事,恐怕不簡單,很有可能是有人來尋仇,這樣地話是不是該把您和小姐的婚事延一延,等把事情調查清楚後再行禮?”他這樣說並非沒有道理,萬一要是這些人逃走地人不罷休,在婚禮地時候再來行凶殺人可就麻煩了,倒不如待把那些人抓起來後再說。

宋陵稍想了一下後道:“不,婚禮不能延,一定要照常進行,咱們的請柬已經發出去了,不止揚州,其他地方也有,那些人說不定已經動身了,現在再說延,肯定來不及通知,這樣一來對咱們宋家地聲譽會有極大的影響。不過你的擔心也有道理,這樣,今天已經是二十七了,還有兩天功夫,從現在起一直到婚禮結束為止,你叫府里人多加戒備,萬不可放松,另外婚禮當天,我和趙捕頭商量一下,讓他也幫著派些捕快來看著,我想這樣那些黑衣人一定會有所忌諱的。”

齊伯想想少爺說得也有道理,只得同意了,著手下去部置了,真想不到,好好的會出這種事,還是在辦喜事的前兩天,真是晦氣那個已經沒有氣息的老者看,耳邊亦一直回響著他剛才說的那句話“小姐,我是府里的老徐啊,你怎麼不認識我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很驚訝,不像是裝的,難道他真的認識自己,可惜他當時只是叫自己小姐,沒叫出名字。也沒來得及說出他的老爺是誰,是誰?到底是誰?如詩不停地試著去回憶,但最終只有一些模糊的印象。無論如何也抓不住。

還有那些黑衣人,他們為什麼要來殺自己。是何人派遣?沒了以前的記憶,她是無論如何也想不出頭緒地。

“如詩!如詩!”宋陵叫了好幾聲才把如詩從回憶中叫醒過來:“是不是被嚇到了,不用怕,有我在,沒事的!”

如詩搖搖頭。她並非是怕,只是不明白而已:“我沒事,對了,你是怎麼知道我這里有事地?”

宋陵看她既沒被嚇呆也沒其他的不適,這才放下了心回答道:“我是聽到打斗聲才過來的,在你之前也有人潛進我屋里想要刺殺我!”

聽得有人要刺殺宋陵,如詩頓然一驚,脫口道:“那你可有事?”剛問出她就知道自己這話多余了,要是宋陵有事哪還能無恙的站在自己面前。想到這兒她垂目道:“是我糊塗了!”

宋陵被她脫口而出的關心震地胸中暖意充沛,緊張的心情也放松了下來:“我沒事呢,那兩個刺客見殺我不成就自殺了。我想應該是有人花錢雇他們來的,放心吧。萬一他們再來。我有著一身的武功不怕他們,倒是你。我可真有些擔心!”是啊,如詩一些武功也不會,要不是今天有個人拼死護著她,恐怕早在他們趕到之前如詩就已經沒命了。

如詩微微一笑,握著他的手道:“不是還有你保護我嗎?不用擔心,而且我也會逃,哪能這麼容易讓他們抓到!”

“話雖如此,可我並不能一天到晚護著你,這樣,從今天開始我讓那些個護院統統在你的屋外戒備,這樣即使真有人來,他們也可以幫著撐到我過來。”宋陵邊想邊說,如詩不願他過于為自己擔心,便允了,正自說著,負責收拾客房的丫環稟報說客房已經收拾好了,可以去睡了。

緊接著又有人來報說趙捕頭到了,正在他房里瞧那兩具死尸,宋陵便叫人護著如詩先去客房休息,自己則去看趙捕頭有何發現。

按下宋府不提,再看那四個黑衣人,他們一路奔掠,深怕後面有人跟來,在東拐西彎後,轉進了一處不起眼的破屋,那個面白無須的中年人正在里面,看到他們進來後立刻道:“怎麼樣?成功了嗎?”

四個黑衣人相互望了一眼後屈膝跪下,齊聲道:“屬下有負大人之命,請大人責罰!”說完他們就低下了頭,等著接受責罰。“什麼?你們四個人去居然沒能殺掉一個弱女子,還受了傷?”中年人已經看到四人身上地傷,他有些不相信,這幾個可都是他手下精干的人,怎麼會如此沒用,他按下驚訝後道:“把事情的經過詳細說一遍!”

那個被宋陵傷了手臂地領頭者聞言將在宋府的事一一說了出來,中年人在聽到他們描述地老者形貌與武功時,抓著桌沿地手不由用上了勁,若他猜得沒錯的話,這個應該是索府地奴才老徐,以前他在京城時曾見過,這個老家伙一身武功很是不錯,難怪能以一敵四。

可惡,他怎麼會到那里去的,難道索尼已經知道他的女兒在那里了?所以派老徐來保護,可是這也說不過去啊,要是索尼知道了的話,不可能只派一個人去保護的,看來目前除了他們之外,應該只有老徐一個人發現她在宋府,他還沒來得及通知別人就被自己的手下殺了。

待手下人將事情說完後,中年人眼中泛起厲色:“雖然你們沒有暴露了身份,但事關緊要,必須要完成,今晚你們沒能完成任務,宋府一定會加強戒備,如此一來想再殺她就困難多了,你們知道該怎麼樣了?”說到這里他話中充滿了怒氣,過了今晚,皇上再有一天就可到揚州了,到那時他想再動手也晚了。

跪著的四人在聽到中年人的話後臉色齊齊一變,眼中浮起絕望之色,敢情他們已經明白中年人話中的意思了,四人在回來請罪時多少還抱著一絲生還的希望,但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絕望過後,四人一起舉起了右掌。

正在他們准備自裁時,一只雪白的信鴿飛了進來,停在中年人的肩膀上,在信鴿的腳上還綁著一卷小紙,中年人面現微喜,將紙條從信鴿腳上取了下來,展開來放在燈火下細看,一邊看一邊不住地點著頭,隨即將紙條放在燭火中燒去。

做完這一切後他抬起頭對那還跪在地上的四人道:“我可以再給你們幾個一個機會,若你們能做好的話,我便饒你們一死本來以為已經必死的四人聽到中年人這句話,頓有一種死里逃生的感覺,齊聲道:“多謝大人暫時不殺之恩,屬下等人願為大人效犬馬之勞,請大人盡管吩咐!”

“好!”中年人嘿嘿一笑:“你們先下去休息,等有事的時候我會叫你們,如果這一次再失敗的話,你們知道後果!”

四人應了聲正要下去,那個領頭模樣的人突然站住了腳對中年人道:“大人,我們在宋府的時候,發現還有一撥人也和我們一樣入了宋府,不過他們的目標不是她,而是宋府的當家主子宋陵。

“哦?”中年人頗有些驚訝地道,難道是京城的那位另外派人做的?應該不至于,否則也不會再給自己信上的那個指示了。

他想了一下後對黑衣人道:“行了,這事我知道了,你不必去管他,只要到時候做好你的份內事就行了。”

黑衣人不敢多言,應了聲退下去治傷了,中年人站在屋里,瞧著外面逐漸開始亮起來的天色,今天已經到了,指示應該也會在今天到,明天,一切都在明天,是成是敗就見分曉!

此時,在紫禁城中有人亦是徹夜未眠,在等,等信鴿的到來,終于在天快亮的時候,一只雪白的信鴿帶著紙條落在了窗台上。

圓潤的指甲將紙條抽出來慢慢展開在眼前,揚州,真的在揚州,赫舍里清如你果然沒死,美麗的臉上浮起一抹恨意,她是宮里最有可能威脅到自己地位的人,可她現在居然還好好的活著,難道真是她命不該絕?

拿著紙條在房間里來回的轉著,一夜她都在等,可等來之後心卻愈加的不靜,皇上也去了揚州,他必然會找到她。

不過她竟要嫁給別人了,呵呵,皇帝的女人居然失憶嫁給別人,這豈不是在皇上臉上摑老大一個巴掌,只要這婚禮一過,洞房一入,那麼皇上還會將她帶回宮嗎?

她不是皇上,猜不懂皇上的心思,所以她只能從另一個角度想對策,如果這次在揚州有人行刺皇上,而行刺皇上的人又是他的話……想到這里她掩唇笑了起來,這事一定會很好玩,而結果也一定會很好玩的,如果這次宛貴嬪還能逃過的話,那她就認了,待回得宮中再好好的玩吧。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一章 君欲尋(4)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二章 今生盟 來世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