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二章 今生盟 來世約(6)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二章 今生盟 來世約(6)

另一邊侍衛已經從人群中抓出了放暗箭的人,此人正是方堂,他上次派殺手來刺殺宋陵失敗後,這一次自己買了枝袖箭,准備在宋陵成親的時候放箭殺他,哪知在他動手之前,先有人動手了,並暴露出這個突然來到宋府的人是皇上。方堂頓時改變了主意,宋陵害得他家破人亡,只殺他一個太便宜了,應該要滅他滿門,而最好的辦法就是行刺皇上,然後在被抓到的時候嫁禍宋陵,這樣宋陵和宋府上上下下的人肯定都逃不了一死,至于他自己,一把老骨頭,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只求能報仇便可。

正是在這個想法的驅使下,方堂朝福臨放出了那枝暗箭,但讓他沒想到的事,最後居然會是宋陵用身子將箭擋了下來,如此一來,他再嫁禍是沒有用了。不過對方堂來說,雖然此次未竟全功,但能殺得了宋陵也算是可以了,宋陵胸口中了他的暗箭絕對不可能活著。是以他在被侍衛格殺當場的時候,大笑不已,一邊笑一邊還說著大仇得報的話。

這里接二連三出事,百姓都被嚇壞了,紛紛四散而去。

清如這一刻已經忘了福臨,忘了周圍的人,甚至于忘了自己是誰,她的眼中只剩下宋陵,剩下那個被血染紅的宋陵!

她慢慢蹲了下來,身子依然繃得緊緊的:“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靜靜地忘著宋陵,靜靜地說著這一句話,什麼表情也沒有,仿佛只是在問一個漠不相干的人,然眼底深處的悲慟卻出賣了她!

宋陵一邊咳血一邊笑著:“我說過。我不會讓你受傷的,我做到了,如詩。不論你是誰,我說過的話都不會改變!”

珠淚落下。正于宋陵地臉上,那涼涼的感覺讓宋陵本來已經快闔上的眼又睜開了幾許,他勉強抬起沾了血地手想去觸摸清如的臉,但在即將碰到地時候他又停在了空中,然後慢慢縮回:“不要!不要哭!”

“不!你不可以死。我不允許你死!”清如不停地搖著頭,她突然想起了一個人,對,他一定可以救宋陵的,想到這兒清如折過身跪在一臉複雜的福臨面前乞求道:“皇上,求求您讓秦太醫救救宋陵,他是為救臣妾而受傷的,求求您!”這個時候她絲毫沒想如此乞求是否會讓福臨有所誤會,她現在一心只想著不要讓宋陵死。

福臨低頭垂視著她沒有開口。旁邊秦觀雖有心相助,但皇上不說話他也不能隨意動手,否則只會觸怒了他。

清如還在那里不停地求著。若是宋陵就此死了,她這一輩子都會于心不安的。.更新最快.福臨緊緊地抿著嘴沒有說話。然臉色卻是越加地難看,還有額頭暴起的青筋。當每一個人包括清如在內都心懷忐忑的以為福臨要責怒的時候,他卻突然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以極為平淡地口吻對秦觀道:“既然宋陵是為救貴嬪而受傷的,那麼秦太醫你就好生去為宋陵瞧瞧,看其傷勢如何?”

清如聞得此言,頓時大喜過望,連連叩謝皇上大恩,緊接著秦觀走到宋陵身邊,從懷里掏出一卷布,展開來後看到上面放著各式長短粗細的金針。

手起針落,轉眼間宋陵胸口中箭的周圍就插滿了金針,隨著每一枝金針的落下,宋陵胸口湧出的血都會少一分,因為他此刻受傷不宜移動,所以只能原地救治,福臨一直站在旁邊看著,對常喜勸他先回去休息地話恍若未聞。

待得所有針都插完後,秦觀伸手握住那露在外面的半截箭,看樣子是准備起箭了,相較于清如的緊張,宋陵自己卻顯得淡漠無比,活與不活與他來說真地沒有太大區別了,與其以後被蝕骨的思念一點點啃食,還不如現在安靜地死去。

秦觀神色凝重地握住劍然後用力一拔,宋陵只覺一陣撕心地劇痛在胸口蔓延,然後又是一陣抽離的痛,由于事先封了穴道,所以拔箭地時候沒有太多血流出來,只有少量而已。

秦觀拔出箭後仔細看了一下箭尖,確定上面沒有粹毒後又從懷里掏出一個瓶子來,撥開瓶塞倒出兩粒藥,一粒給宋陵服下,一料撚碎了敷在宋陵的傷口上,這瓶藥是用宮中多種珍貴藥材治成,對治療傷口有著極好的效果,如果連這藥也救不回他的話,那他也沒辦法了,隨著這藥的喂下去,宋陵的臉色在蒼白中有了些微的紅潤。

直到做完這一切後秦觀才把起了宋陵的脈,本來稍稍松開的眉頭頓時又緊了起來,清如心中一沉,直覺有事忙問道:“秦太醫,怎麼樣了,可有得救?”

秦觀微一沉吟道:“回娘娘的話,微臣已經盡力了,但宋先生的心髒被箭洞穿,就是華陀再生也保不住他的命!”

“那你剛才的藥?”清如沒想到會聽到這個最壞的結果,本來在看秦觀給他拔箭喂藥的時候以為已經沒事了。

“這兩顆藥,最多只能保得他一日的性命,明日太陽升起的時候……”秦觀沒有說下去,但任誰都能猜到他的意思,明天日升之時便是宋陵斃命之時!

聽到這里本來就蹲了很久的清如頓時沒了力氣,跪倒在地上,心中充滿了眼淚卻始終無法從眼中逸出,越是這樣悲慟就越深,宋陵……她以為她可以保住他的命,哪知到頭來卻還是難逃一死,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命數?

齊伯等幾個宋府的下人在看到自家少爺受傷後就一直很是緊張,但在看到秦觀的救治後心中又有了一些希望,哪知到頭來竟還是換不回他的命,宋陵平日待這些下人很是不錯,所以有一些婢女聽到的時候當場哭了出來,齊伯就更不用說了。他是從小看著宋陵長大的,名為主仆情比親人,有些混濁的眼中掉出一顆一顆還不曾混濁地淚水。他沒能照顧好少爺,他該怎麼跟死去的老爺和夫人交待?蒼天啊。這可是宋家唯一的血脈,你竟是准備讓宋家斷子絕孫嗎?!

一直站在旁邊地福臨也聽到了秦觀的話,深沉地眼眸中閃過一絲異色,他舉目示意常喜去扶起清如然後道:“宛卿,秦太醫已經盡力了。但宋先生所受之傷實在太重,非人力所能挽回,你也別難過了,隨朕一起回府衙去吧,至于宋先生就讓他好好在自己的家中過這最後的一天吧!”話雖婉轉但語氣卻是極嚴厲,看來他對清如適才對宋陵表示出來的關心極是不滿。

清如亦聽出了福臨話中的不悅,而且她一時之間也不知如何是好,在常喜地半扶半拉下隨福臨而去,宋陵有些模糊的目光一直追隨著清如。他們還會在見嗎?在他生命中的最後時刻里還會見嗎?

眾多侍衛捕快護衛著福臨和清如離去,經過一天兩次的刺殺他們不敢再有絲毫的松懈,至于宋府的包圍。因為宋陵已是必死之人,所以沒必要再包圍。在圖海的一聲令下俱撤了去。

福臨回到揚州府衙後立刻著手吩咐起程回京的事宜。這個揚州城令他很是不愉快,他一刻都不想在這里多耽擱。

清如被安置在一間繡房中。她自回來後愣愣的坐在那里,從聽到秦觀宣判了宋陵只有一天命地時候,她一直是這個表情,一天,只剩下一天,她還能為他做什麼?

她知道他最大的心願是什麼,可是她是皇帝的妃子,是不是能與別人在一起地,何況她至愛的人畢竟是福臨,她怎能背叛于他!

可是現在宋陵地命只剩下一天了,不!她不要他連死地時候都不瞑目的,她不要宋陵這麼慘!

她愛過宋陵嗎?這個問題她自己也回答不出來,在與宋陵交集地那一天起,她就依賴于他,享受他的呵護,甚至願意嫁他為妻,愛嗎?不愛嗎?她真的不知道答案!

明天……明天便是宋陵魂斷之時,不!她要去見他,要陪他走完這最後的人生,即使福臨因此而遷怒自己也無所謂,她不要宋陵走的淒淒慘慘!

清如心中終于下定了決定,站起來去開門,剛一開門就看到常喜站在外面,微一吃驚,常喜在外面先行禮道:“奴才見過娘娘,娘娘吉祥!”

清如讓他免禮後道:“常公公,你來找本宮可是有事?”常喜搖頭表示沒事,然後略帶了一絲無奈的表情道:“娘娘你可是想出去?”看他那樣竟似在門口守著。

清如心中一凜,似乎想到了什麼,她神情不變地道:“是啊,本宮想出去走走,怎麼?常公公想阻攔嗎?”她話中帶上了幾分威嚴,一旦想起了忘卻的記憶她就再不是單純而快樂的如詩,而是那個在後宮的殘酷中逐漸成長的妃子。

常喜低頭道:“娘娘說笑了,奴才哪敢攔娘娘,是皇上,皇上吩咐下來說請娘娘好生在房中休息,直到明日啟程回京為止!”說到這里他瞅了一眼清如漸變的臉色又補充道:“另外皇上已經下了令,沒有他的手諭誰都不許離開府衙,娘娘您還是回房休息吧!”

福臨這分明是在變相的軟禁,看來從一開始他就已經在防備自己去見宋陵了,這府里有常喜守著,府外有侍衛守著,想闖出去是不可能的事,唯一的辦法就是去求福臨的手諭,可是他會同意嗎?自己已經惹怒了他,犯了一個宮妃最不應該犯的錯誤,現在再去撩他的怒火,只恐他會更加生氣,到時別說手諭,就連她自己都保不住。

在一番權衡利弊的掙紮後,清如還是決定去求福臨,而她唯一的籌碼就是福臨對她的寵愛,親下揚州尋她的寵愛,這是她唯一也是最有利的籌碼!

想到這兒,清如不顧常喜驚訝的目光提步跨出了房門,常喜訝道:“娘娘您這是?”這般問著,但他並沒有真的阻止清如,畢竟福臨的目的只是將其禁足在府衙里不出去,並沒有說連房門也不許跨。

清如頭也不回地道:“我去見皇上!”常喜張了張嘴似乎想勸什麼,但最後還是選擇了沉默,默默跟在清如的後面。

福臨住在府衙的正間里,這里本來是知府住的,耶達到京城去後一直空著,現在自然就讓給了皇上住。

福臨聽到清如求見後稍一沉默便讓她進去了,在看到清如時不待她說話,便自行道:“你來是想讓朕放你出去見宋陵最後一面對嗎?”在他們說話之前常喜便領著其他下人退了出去。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二章 今生盟 來世約(5)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二章 今生盟 來世約(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