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四章 疑心難消(1)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四章 疑心難消(1)

日升日落,幾日過去了,福臨那邊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既不召她,也不來看她,竟是一副要將她冷落的模樣,接連幾日的侍寢名冊上都是貞妃的名字。

這樣的景象真叫人有些奇怪,皇上明明好不容易才接回了宛貴嬪,可是回來後卻是不理不睬,還夜夜召其他的妃子,已經有人在猜是不是宛貴嬪哪里得罪了皇上,才使得其如此冷淡。

清如依然是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樣,不是看書就是彈琴,她彈的自然是那把從揚州帶回來的天韻琴,不得不承認宋陵花大錢買來的琴確實不錯,其音色之動聽宮中也沒什麼琴比得上。

這一天,清如正在房里彈琴,小福子突然急匆匆地跑了進來,連通報也忘了,待清如不悅地瞪了他一眼後方記起來,跪下請罪:“奴才該死,請娘娘饒恕!”

“行了,下次記著點,別老這麼莽撞,說吧,什麼事?”瞧他那樣應該是有什麼大事才對,果然小福子快速地道:“主子,奴才剛剛聽說皇上病了!”

皇上病了!這四個字如當頭冷水潑下,清如心中一涼“噌”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緊張地道:“好好的皇上怎麼病了,什麼病,快說清楚!”小福子擦了一下頭上的汗道:“回主子話,皇上是今天在上朝時突然病倒的,把所有的人都嚇壞了,剛才已經宣了所有的太醫們去乾清宮看了,他們診斷後都說皇上前陣子出宮時所受的傷病並未全好,再加上心有郁結,悶氣不散。這就加重了身上的隱患,以致現在突然病倒!”

“那能治好嗎?”心有郁結,悶氣不散。難道是因為她的事?

“太醫說皇上身上地病並無大礙,主要是這心病。他們也沒辦法,心病還需心藥醫,可是皇上又什麼都不說,現在皇後她們都在乾清宮侍候著!”小福子將自己剛才得知的事俱說了出來。

聽到這兒,清如已經能確定福臨的心病定是為了她。他一直在想她和宋陵之間地事,唉,其實他根本就不必那麼在意,宋陵已經不在了,而她也回到了宮里,一切都回到原有的位置。

她之所以先前一直不主動去求見,就是想等他氣消了再說,哪知他這氣不僅沒消,反而還嚴重地引出了病。

想著想著。清如出現了一瞬間的恍惚,清醒過來後她立時朝小福子道:“走,隨本宮去乾清宮!”

“喳!”小福子應了聲利落的站了起來。.1-6-K小說網,電腦站.Cn更新最快.伸手讓清如搭在臂上,然後隨她往乾清宮走去。到了那里。還未進去就看到里面站了好些個人,不止皇後和貞妃她們在。連太後也在,至于幾個太醫則陪同在側,包括秦觀在內。

清如抬步走了進去,向太後,皇後等人一一行過禮,再看床上,福臨面色浮白的躺在床上,雙目緊閉似乎是昏睡著,兩個太醫小心的給他喂著藥,但往往一勺子藥只能喂進去一半,剩下地全流了出來。

太後一向淡然的臉上現在有著難掩的關心,她一直瞧著床上的福臨,那可是她的親兒子,皇後則在一邊寬慰著太後,環視四周幾個位份高的妃子都來了,只有靜妃不在,不知是沒有人去通知她還是其他的原因。

太後一言不發的看著太醫把藥喂完,然後才道:“皇上他如何?什麼時候能醒?”

其中一個太醫欠身道:“回太後的話,皇上身子還有些虛,但已經沒什麼大礙了,只要按時服藥就行,只是這心病地根結還是要靠皇上自己解開才行,微臣等的藥石是無用的!”

聽到心病這兩個字,太後有意無意地看了眼清如,只是清如一心掛著床上的福臨,所以沒有看到。

為了不影響福臨休息,是以在太後地話下,幾個妃子都先後散去,貞妃猶豫了一下,大著膽子向太後道:“啟稟太後,臣妾想留在這里照顧皇上!”

“照顧皇上?”太後冷笑地道:“你是照顧皇上還是害皇上,太醫剛剛說皇上身子虛你沒聽到嗎,別以為我不知道皇上最近幾天日日召你,貞妃,你身列四妃之一又得了協理後宮的權利,可見皇上是如何地疼你,你怎麼著也該為皇上的身子著想,不要天天纏著皇上,知道了嗎?”也許是因為先皇後的關系,不管貞妃怎麼想討太後歡心,太後對她總是很不喜歡。

貞妃原本並非是這個意思,卻被太後說的曲解了,她面紅耳赤,但礙著面前說她的人是太後,只能咬牙硬忍了下來:“太後教訓的是,臣妾知道了!”

貞妃位份高,手中又有協理後宮的大權,平日里除了皇後,誰都不敢得罪了她,現在看她被太後訓斥,幾個還未退出去的妃子都在心中暗笑。

太後冷哼了一聲,轉頭對清如道:“你留在這里照顧皇上,皇上因什麼而病,你應該比哀家清楚,哀家不想明天來還看到皇上病懨懨的樣子!”說到這里她加重了幾分語氣,沒有什麼比皇上還重要,不論是誰傷到了皇上,她都不會客氣。

“是!”清如低頭應下。

太後再次看了她一眼後轉身走了出去,貞妃等人跟在她後面出去了,一下子本來站滿了人的屋子便空了出去,而太醫也被清如叫到外面候著,這會兒整個屋子就只有她和躺在床上的福臨兩個。清如半坐在床邊,伸手在福臨俊逸卻蒼白的臉上撫去,指尖觸到的時候感覺福臨的身子似乎動了一下,不過那雙眼還是緊緊的閉著。

清如縮回手將他身上的錦被拉高幾分,鬢邊插成半月狀的銀須針微微的顫著,仿佛隨時會掉下來:“皇上,臣妾知道您已經醒了,為什麼不睜眼,難道是因為不想看到臣妾嗎?”說著說著,眼中迅速凝結起一滴淚,淚如期地落在福臨的臉上,然後又順著他的臉往下流去,沁入發中。

不知是真的已經醒了,還是因為感覺到她的淚,福臨慢慢地張開了眼:“你來干什麼?”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沙啞。

清如的唇揚起一抹唯美的弧度道:“皇上病了,臣妾自然要來看皇上!”

也不知是她哪個字說的不動聽,福臨將頭轉到床里面悶聲道:“不用了,朕即使病死了也不用你來看!”

清如幽幽地歎了口氣道:“皇上你還在生臣妾的氣嗎?太醫說你是因為心病郁積才引發舊病的,這個心病可是因臣妾而起?”

福臨被她說中了心思,目光微微一縮,但嘴里還是硬的很:“不論是不是都與你沒關系,你即然不願見到朕何必勉強要來!”

清如去握他露在被外的手,卻被他甩了開來,望著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她有些無奈:“臣妾從來沒有說不願見皇上,臣妾對皇上的心從來沒有變過,曾經說過的話臣妾也未有一刻忘過,臣妾前些日子之所以不來求見皇上,是因為臣妾知道皇上您在生臣妾的氣,若冒昧前來只怕令皇上更加不喜,所以才一直忍著,哪知卻讓皇上您誤會,若早知如此,臣妾絕不會如此!”

說到這里她站了起來,漫走幾步道:“臣妾知道皇上待臣妾一向是很好的,即使這一次臣妾犯下如此大錯皇上也沒有過多的責怪,可是皇上您越是這樣,臣妾的心里就越是不安,現在……現在還害得皇上生病,臣妾真的是罪無可恕!”話鋒一停轉身在福臨的床前跪下:“不論皇上您要怎麼責罰臣妾都無所謂,只求皇上您能解開心結!”

“呵,說的好聽,你心里真是這樣想的嗎?”福臨聽了她的話有些動容,然話里仍然充滿了懷疑乃至于痛心:“你若心里真只朕一人的話,為何在揚州時會如此為宋陵說話,甚至于還不惜一切去見他最後一面,你要朕怎麼不懷疑你!”

想到宋陵的死,清如心里仍然抽的很緊,然她面上還是一副淡然的模樣:“臣妾之所以要去見宋陵,是因為他救了臣妾的命,並且在臣妾失憶的時候待臣妾很好,他為臣妾而死,難道臣妾連去見他最後一面也不對嗎?”

“可是你是朕的妃子!”福臨低低的吼著,虛弱的他強自撐起半個身子盯著跪地的清如,眼中有怒火還有一絲……

“是!臣妾從來都沒有忘記過,臣妾是皇上的妃子,臣妾也只愛皇上一人!”她說這話的時候眼神無比堅定,福臨看著她的眼心不由動搖了起來,難道真的是自己多疑了嗎?

“那宋陵呢?”福臨說這話的時候一直盯著清如的眼睛,想看看她的目光在回答的時候可有閃爍或躲避,然清如的目光一直清澈無濁,她輕而定的道:“臣妾對宋陵有感恩之心,卻無男女之情!”

凝視半晌,福臨忽而有些無力地揮手道:“朕知道了,你先下去,朕想一個人靜靜!”

“可是皇上的病?”清如不放心地問,福臨道:“無妨,不是還有太醫和常喜他們在嗎?”

清如低頭行禮:“臣妾告退!”再看了一眼倚在床上的福臨她退了出來,直到走出乾清宮她才深籲了一口氣,剛才真的好危險,幸而她定力夠,不知宋陵在天上可會怨她?只是既然回了宮她只能這樣,現在能說的她已經說全了,能做的她已經做全了,剩下的就看福臨信不信她,輸贏就見分曉!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三章 重歸紫禁(4)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大家來看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