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四章 疑心難消(4)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四章 疑心難消(4)

“張總管這話可說的溜!”清如淡淡的張口說了句,然後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走到他們身邊,神色肅然地道:“不要以為皇上這幾天沒來本宮這里,本宮就沒落了,就可以任你們騎到頭上來了,不管怎麼說本宮這貴嬪的名位都是皇上親封的,只要皇上一天沒廢本宮的位份,那本宮所享所得就是應該的,哪個也不能少了本宮半分,否則本宮一狀告到皇後皇上,甚至于太後那里去,這果子你們吃得下嗎?說到底你們也不過是個奴才而已,奴才豈能和主子做對,你們說是嗎?”

“是!是!貴嬪教訓的是,奴才們記下了!”二位總管連連垂首應聲,被清如說的連大氣也不敢出,他們深自後悔先前的怠慢,他們怎麼就忘了在這位宛貴嬪的後面還有皇後和太後撐腰,而且現在皇上到底是什麼態度也沒明說,說不定哪日她就翻身了,他們可真是被豬油蒙了心!

清如見話也挑了事也明了,便讓他們退下,兩人俱是一副松了口氣的模樣,並連連保證,回去後馬上將該有的東西送來。

待得他們走後,清如走到還跪著的子矜身邊,親自彎腰將她扶了起來,因為跪的時間長了,所以子矜腳有些麻,一時還站不穩,清如便這樣扶著,直到子矜能自己站住了為止。

清如瞧著子矜被太陽曬通紅的臉道:“本宮這樣做主要是為了做給那兩個總管看的,讓他們知道本宮不是好欺負之人,非是有意如此懲責于你,你莫要傷

子矜心底僅有一些委屈聽到清如這話頓時煙消云散,伸手扶著清如道:“奴婢知道自己剛才那話說的不應該。小姐即使真的是要責罰奴婢,那也是應該的!”

“你知道就好了,下次不要再犯同樣地錯誤。宮里如此之人多了,有些話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沒必要說出來罷了,本宮現在雖然拿話鎮住了他們,但也只是一時而已,若本宮的處境一直這樣下去,那麼現在的一幕遲早會重現。而且會比現在還要過份!”清如憂聲說著,悵然間她真希望自己現在還在宮外,那就不用像現在一樣,靠算人甚至于算自己來日子。

子矜亦是擔憂地很,但一時卻是無法,她們只能等,等福臨有所表態的那日,但也可能就這麼下去了,福臨不出現也不表態。.K.CN更新最快.

沒多久。內府務和禦膳房就各自派了人來,一應東西全都拿了清如應該得地那份來,甚至于他們還把以前扣下的東西也送了來。這冰一送來,屋子里馬上就涼了好些。人站在里面精神為之一震!

這有了好的菜。小廚房里的禦廚做起東西來也是得心應手,很快便做齊了五菜一湯。另外還敲了一塊冰下來,把密瓜切丁後放在冰上鎮著,待用完午膳一個時辰後,密瓜也徹底冰涼了,正好可以取出來吃,冰涼爽脆,食之甘甜!

清如吃了兩口突然記起自己宮中好像沒密瓜,這又是從何而來,她將疑問說出後,湘遠說道:“回娘娘的話,這是景仁宮地恪貴嬪著人送來的,說是她宮里拿來了兩個,自己吃不完。”

恪貴嬪!不說還不覺得,一說這個名字,清如突然覺得自己現在的處境和她好像,一樣是無寵,一樣是不見君顏,也一樣是前路未卜,不!其實又是不一樣的,因為福臨雖不見她,但卻從不讓人苛待于她,一應的用度也從沒人敢苛克她,而自己呢,若是不想法改變現在尷尬的處境,那麼終有一日她會淪落到悲慘的地步,就像曾經重華宮中的自己一樣,到那時,她可還會有翻身的機會?

如此想著,清如頓時沒了吃地興趣,隨手揮著讓湘遠他們拿下去分了,反正這一只密瓜夠好些個人吃的,而她自己則獨自撐了傘離開延禧宮,漫路而行,來到了景仁宮,宮門的奴才看到清如過來趕緊打了個千請安,然後一溜煙跑進去了,清如知道他是去向恪貴嬪請示了,所以也不急,靜站在原地等著,不多時跑進去地奴才就出來了,請清如進去,並說自家主子在內堂等候。

清如走到殿外,然後將傘交來景仁宮的宮女,進了殿步入了後堂,也就是恪貴嬪寢宮所在,這剛一進去她就當場愣住了,里面並沒有如她所料地站了恪貴嬪,只有一個身著漢服地背影,瞧那身影倒是有幾分像恪貴嬪,可是這漢服……

背對著她的人也聽到了有人進來地聲音,轉身回眸,竟真的是恪貴嬪,她竟然穿著一身的漢服,而沒有穿旗裝,要知道在宮里不允許穿漢人的衣服的,否則就是有罪,這恪貴嬪雖然說是在自己宮里,可未免也太大膽了吧?

恪貴嬪瞧清如直愣愣的吃驚模樣,心知她是在吃驚些什麼,淡笑著展開雙臂對清如道:“如何,我穿著這身衣服可還好看?”她五官精致,身形曼妙,不論是著旗裝還是著漢裝都有著各自的味道。

清如從驚訝中回過神來,微蹙了娥眉道:“好看是好看,只是娘娘,這可是在宮里,你似乎不應該穿成這樣吧,萬一要是讓哪個不開眼的人瞧見了,肯定會去皇上那里告狀,到時你就麻煩了!”她這是好心提醒。

哪知恪貴嬪全然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待得宮女子奴上了茶後她才坐下來,一下下的扶著裙上些微的皺褶道:“我都好久沒穿這身衣服了,今日心血來潮拿換上試試,老是壓在箱子里,本來好好的衣服都皺起來了!”抬起頭看清如還是那副皺著眉的樣子,恪貴嬪輕笑起來:“你不用擔心,無妨的!”接著她眉梢一挑,指著架側供起來的一個檀木盒子道:“你要是不明白,就去打開那個盒子看看,相信它會解釋你的疑惑!”

清如依言起身走到那個盒子前,這盒子拿在手里有些沉,上面的蓋子暗無花紋,簡單至極,這里面究竟裝的什麼東西,恪貴嬪竟會將它用架子供起來,這個問題在盒子打開後就有了答案,里面是一卷明黃色的卷軸,這樣的卷軸清如也曾見過,它是皇帝專有的,通常的名字叫做:聖旨!

恪貴嬪這里怎麼會供著一張聖旨,難道是她當初晉貴嬪時的旨意?

在恪貴嬪的示意下,清如取出聖旨,緩緩卷了開來,每見一個字她的心中就多一份震憾,直到她將聖旨全部看完後,整個人還處在震憾當中,這並不是如她所想的那樣,而是一份還未頒下的聖旨,一份給恪貴嬪的聖旨!

里面清楚的寫著封莫挽為恪妃,並允許她保留身為漢人的習慣,可以在宮里任意穿漢服,這份旨意的份量清如再清楚不過,那個四妃的位置是後宮多少女人所眼紅的,可為什麼恪貴嬪卻將它鎖在了盒中?

不待她詢問,恪貴嬪就說了出來:“這份旨意是我懷孕那年皇上擬寫的,當時我還只是恪嬪,他卻已經決定在我生下孩子後封我為妃,直接躍過貴嬪這級,並允許我穿漢服。他將這份旨意寫好後收了起來,准備等我生下孩子的時候宣讀,可惜最終還是沒能等到,當時皇上為了安慰我便將這旨意交給了我,只要我什麼時候想,就拿出來,他會遵照其上所言晉我為妃!”說這些的時候恪貴嬪的臉上露出久遠的回憶。

“那為什麼……”清如還是頭一次聽到這回事,看樣子福臨當時對恪貴嬪似乎真的是極寵,這份聖旨就蘊含的價值任誰都能看得出來,可奇怪的是恪貴嬪卻從未拿出來過,連她也是今天才知道。

恪貴嬪淡淡一笑,看不出里面是苦意還是喜意:“為什麼我沒拿出來過對嗎?為什麼我甯願屈居于嬪位,連這貴嬪也是大封時才給的對嗎?因為這個對我來說根本就沒有意義,孩子沒了,皇上的恩寵也沒了,一個妃位根本就不足以彌補!”她換了口氣道:“今天我也不知怎麼就想穿漢服了,還記得我進宮前就經常穿,而入了宮後,除了皇上,你是第一個看到我穿漢服的人!”

清如默默飲著茶,目光不時流向恪貴嬪,這個女人還有多少秘密是別人所不知道的,昔日的她究竟是何等的風光,竟能得到這份旨意,心中轉著思緒,耳邊再度傳來恪貴嬪的聲音:“其實當時皇上在坤甯宮冊封貞妃的時候,曾來問過我,可要用這份旨意,與貞妃一道冊妃,你猜我怎麼回答?”

“娘娘必然是沒有同意!”這連想都不用想,如果恪貴嬪同意的話,那今天她就該稱她一聲恪妃了。

“是啊,一個是我覺得對這妃位並不如別人看得那麼重,另一個,也是最重要的一個是因為有貞妃在前,莫看她平日無為無事,不甚得寵的樣子,但卻從未失寵過,你想她進宮多少年了,與她一起進宮的人不是失寵就是已死,只有她還好好的,並一步步的往上走!”恪貴嬪突然從回憶的話題中轉了出去,改成說起貞妃來了:“我聽說她現在和凌常在走的很近,而凌常在和你的關系似乎不太一般!”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四章 疑心難消(3)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四章 疑心難消(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