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五章 月凌于水(1)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五章 月凌于水(1)

本來想明天更的,但現在看看還有時間就索性今天更了,省得大家久等,希望會喜歡,嘿嘿,月凌終于要嶄露頭角了

做為四妃之一,又是擁有協助皇後管理六宮大權的貞妃生辰,雖規格極不上皇後的千秋節,但還是極盡鋪設之能,早在數日前就開始准備起當日要用的東西,歌舞戲曲是必備的,不過除此之外貞妃似乎還另有打算,從內務府暗自拿來好些東西,內務府的姚總管對貞妃極盡巴結之能,恨不得把整個內務府都搬過去,誰叫貞妃現在正當紅呢!

宮里的妃子幾乎都在被請之列,皇後就更不必說了,至于太後那邊貞妃明知太後定然不會來,但還是親自去了一趟,結果不必說,自是被太後不咸不淡的拒絕了,不過貞妃也正巴不得,要是太後來了,她可就不用想自在了。

六月二十三,貞妃二十歲生辰之日,各宮的妃子都先後來到了布置停當的翊坤宮,禮物自是不能少,首飾,料子,以及一些個獨特的東西,不論是什麼,貞妃都笑呵呵的收下,招呼著她們坐下。甯妃也來了,貞妃對她倒也客氣的很,拉著手姐姐長姐姐短的叫著,將甯妃叫得板不住臉,軟下了態度。這樣的熱誠誰又能想到當初就是她將甯妃踩在肩膀下往上爬,而甯妃到現在似乎還不是很明白。

清如坐在銅鏡前將一對珍珠耳墜仔細的帶好後站了起來,今天的她刻意好好打扮了一下,不論是首飾還是衣服都以清雅為主,突出脫俗的氣質,今天貞妃生辰福臨定然也會去。她都有好些天未見過他了,不知他可還好,有否因病而憔悴了些?

清如讓小福子捧著她要送給貞妃的禮物。然後一拍衣服對湘遠淡然道:“咱們走吧!”她給貞妃准備地是一對玉鐲,不論質地還是成色都極好。是以前福臨賞下來的,她一直沒帶過。

等她到翊坤宮的時候,里面已經坐了好些人,像甯妃、淑貴嬪等人已經在了,坐在離貞妃最近地上首。陳貴人和唐貴人亦挺著大肚子來了,她們雖有了身孕但出身低下,哪里敢得罪貞妃不來,另外數人除了宜嬪等幾個外,還有兩個是她不認識的,瞧那頭飾與打扮應該都是嬪地身份,看來是她不在宮里時升的。.手機小說站.CN更新最快.位份高的幾人中靜妃沒有來,其實不來是正常的,來了才叫人害怕。誰知道會鬧出什麼事來,另外恪貴嬪也還沒有出現。

至于貞妃旁邊的位置自然是空給皇上地,就與當時皇後過千秋節時一樣。今天的貞妃一改往日里婉約清秀的模樣,改以豔麗妝容。也許是想給皇上一個不一樣的面貌吧。如此想著,清如穩穩當當的走了進去。沖正前方的貞妃一福道:“臣妾恭祝貞妃娘娘壽比南山,福如東海!”

“好!好!宛貴嬪快快請起!”貞妃離坐笑眯眯的扶起了清如:“你能來本宮很是高興呢,自你從宮外回來後咱們幾個也沒怎麼見過面,都有些生疏了!”

清如淺笑著說不敢,然後從小祿子手上拿過禮盒打開後呈給貞妃,貞妃連聲說著喜歡,說她正好缺對鐲子配這身新衣服呢,隨即就從盒中取出玉鐲來戴上,問在場的幾個人可好看,在得到一致得贊同後,她笑得更開心了,招呼著清如坐下,在背過身的瞬間她臉上掠過一絲有些詭異地笑。

另一邊,清如坐下後仔細看了一下所在的人,發現月凌並不在其中,這可就怪了,來之前她派人去月凌宮中叫她的時候,她已經不在了,可現在卻又不在這里,她會去哪里?清如若有所思地望著一直掛著笑容的貞妃,她已經感覺到這個生辰宴會並不像表面上所知道地那麼簡單,也許會有什麼意想不到地事發生!

“恪貴嬪到!”宮門外的人一聲通傳,恪貴嬪抱著黑貓點點悠然走了進來,身後跟著地子奴捧了一副畫軸模樣的東西。

貞妃與恪貴嬪是同一批入宮的人,雖平日里交往不多,但也還過得去,何況現在恪貴嬪一直處在一個半隱的狀態,對貞妃等幾個根本沒有什麼威脅。貞妃本欲迎上去,然在看到她手里的貓兒後不禁有些猶豫,她並不喜貓甚至于有些怕,這手伸出後停在空中不敢伸過去拉恪貴嬪的手,尤其是在看到那只貓窩在恪貴嬪懷里沖她齜牙舞爪的樣子,更是不敢,手微微一握從空中收了回來。

恪貴嬪淡淡一笑,拍拍點點的頭,然後朝身後的子奴一瞥,子奴立刻會意的捧著東西站了過來,恪貴嬪指著那卷東西道:“今天是貞妃娘娘的生辰,娘娘這里什麼都有,臣妾等人也沒什麼送的出手的,就自己畫了一副畫,祝娘娘你千歲安康,還請娘娘不要嫌棄!”

貞妃引著恪貴嬪坐下後笑道:“妹妹你實在是太客氣了,你今天能來我就很高興了,哪還用得著送東西,這不見外了嗎?”

“這禮不可廢,否則知道的說娘娘您寬厚,不知道的卻要說我不知高下了,莫挽實在是不願落人話柄!”說到這里她不顧貞妃有些微變色的臉朝子奴道:“把畫打開!”

“是!”子奴應了一聲,雙手持卷將畫卷徐徐展開,眾人都想瞧瞧恪貴嬪畫的是什麼,所以目光全集在了那副畫中,待得看清後,發出不以為然的輕哦之聲,原以為恪貴嬪會畫出什麼東西,卻原來也不過是一副普通至極的畫,紅梅點點,虯枝盤根,白紙為雪,這樣的畫簡單的很,算不得稀奇。

甯妃先道:“早聞恪貴嬪是一位才女,以前以才貌雙全得幸于皇上,怎麼今日只畫了這麼一副圖,你這禮未免也太輕了點吧!”話中有著幾許不屑與輕視,其余諸人瞧著也差不多是這個意思,貞妃對這個倒不在意,打圓場道:“禮不在貴重,情義到了就行。”接著她又指著畫中的紅梅道:“雖說只是一副紅梅圖,但恪貴嬪畫的卻是形神兼備,實是佳作!”說到這里她命綠衣接過畫准備收起來,子奴似有什麼話想說,眼睛一直看向恪貴嬪

恪貴嬪笑而不說,環視四周,在與清如若有所思的目光相接觸時微微停了一下,手輕撫著點點光滑的皮毛,系在點點脖子下的金鈴不時發出一聲脆響。

“皇上駕到!皇後駕到!”未等恪貴嬪說話,宮門外傳來一聲尖細的聲音,身著團錦龍袍的福臨走了進來,跟在他身後的是著鳳衣的皇後,沒想到他們會一起來,還真是有些意想不到。

這還是自那天後清如第一次看到他,心下不禁起了些微漣漪,瞧著福臨的面色他的病是真的好了,只是面目似乎較以往要陰沉些,尤其是那雙眼睛,深不見底!

貞妃與在場所有的妃嬪全部起身,向走進來的福臨和皇後甩帕行禮:“臣妾等人恭迎皇上,恭迎皇後娘娘!”

福臨當先扶起貞妃:“今日是你的生辰,不必多禮!”貞妃淺然一笑依言站直了身子。

同時皇後也站前一步與福臨並排道:“諸位妹妹都起來吧!”

“謝皇上!謝皇後!”諸妃謝恩後直起了身子,但俱都站著沒有人落坐,福臨扶起了貞妃後目光一掃在場所有的人,當看到恪貴嬪也在場後,他的目光微停了一下:“莫挽你也來了!”莫挽是恪貴嬪的閨名,這個清如等人都是知道的,但兩位新晉的昭嬪燕嬪,還有唐貴人等人卻還是第一次聽到。恪貴嬪凝笑道:“是啊,貞妃娘娘的生辰臣妾若不來豈不是太失禮了!”

福臨點點頭沒有說話,在准備收回目光之前他看到了清如,瞳孔無聲無息地收縮著,他看到了清如含在眼中若有似無的哀怨,但很快他就將目光疑開了,快到讓清如來不及看清他的眼中有些什麼。

貞妃迎福臨上座,另外端了把椅子在左側,那是給皇後坐的,而她自己則坐在了福臨的右手邊,帝後落坐後,其他諸妃亦落坐于位。

“你們剛才在說什麼,說的這麼熱鬧?”福臨側目望著貞妃,貞妃欠身道:“回皇上,臣妾等人在說恪貴嬪送來的畫呢!”

“哦?”福臨微愣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麼,以輕不可聞的聲音道:“莫挽的畫是很好的!”說完後他自己似覺不妥,轉以笑顏道:“是什麼畫,也讓朕瞧瞧!”

貞妃應下,讓綠衣將收下的畫展開在福臨面前,福臨略瞧了一眼,並不覺得有什麼出奇的地方,然這時恪貴嬪卻有所動作了,她漫步來到畫前,然後伸在畫上不知怎的一弄,這畫一下子就變長了好些,原來這畫有一部分在之前就被折了起來,由于這折痕之處不明顯,所以不留心是看不出來的。

這畫一旦整幅的現出來,頓時讓人眼前為之一亮,先前所隱藏的東西並不多,只有一個人而已,一人站在梅樹下,折梅而笑,然就是這一人,這一笑,讓整張畫都生動起來,可以這麼說,恪貴嬪的畫技在這個人的身上完全體現出來了,一顰一笑莫不栩栩如生!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四章 疑心難消(5)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五章 月凌于水(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