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六章 宛妃(2)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六章 宛妃(2)

“皇上,您還是不信臣妾對嗎?即使您許了臣妾妃位,您還是不信臣妾所說的話對嗎?”清如叫住了福臨,然後走到他面前詢聲問著。

福臨默然無語,良久才道:“不是不信,而是……有些事朕還沒想明白,等朕想通了再說。”

“那皇上你要是一輩子都想不通呢?”清如繼續追問著,至于是什麼事她卻沒問,多半是關于她與宋陵的事。

福臨這一次沒有再回答,徑自繞過清如跨出了延禧宮,他的步履是如此之快,猶似在逃一般,清如在後面默然目送,沒有再說什麼,也沒有追出去,只是看著,她的眼中緩緩凝聚起霧水,眼看著就要化水落下,那霧水卻是漸漸的淡薄下去,最後化為虛無,這是她第一次成功控制住了自己面對福臨時的淚水,如今的她可以悲慟,可以傷心,卻不可以流淚,因為眼淚會讓她軟弱,會讓她忘了應該做的事,這次的淚記下,待得下次再流。

果如福臨所言,第二日一早,常喜就帶著聖旨來宣讀,里面的內容與福臨所說的亦是一樣,想必另一份聖旨也已經到了咸福宮,不知月凌接到聖旨時是何等的高興,可是她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一日不能讓福臨拋棄對她的懷疑,一日得不回福臨的信任,她莫說是晉妃,就是晉了貴妃也不能安枕。

後宮女子的榮敗只在皇上一念之間,她要一直榮下去,就一定要重新得回福臨的寵愛與信任,既然他還沒想明白,那就讓她幫他一把。

清如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沒聽到常喜叫她接旨的聲音,直到他叫了好幾聲才回過神來,伸手自他手中恭敬地接過聖旨。然後又叫人拿了幾個金錠一串明珠賞給常喜。

常喜道了聲謝後正欲告退,卻被清如叫住了:“常公公請留步。本宮還有些事想與常公公說。”

常喜依言止住垂手道:“不知宛妃娘娘還有什麼吩咐?”雖說還沒行冊封禮,但皇上既已頒旨,那就是定下地事了,一般不會改。

清如微微一笑摒退了其他人後道:“本宮有些事想請常公公幫忙,希望常公公不要推辭才好!”

待得清如將事說完後。常喜猶豫了一下道:“娘娘放心,老奴會依照您吩咐做的,只是皇上會不會來,就不是老奴能控制的了,萬一要是不成地話,還請娘娘恕罪!”

清如頷首道:“這個本宮明白,常公公只要盡力就行了,即使不成本宮也不會怪你的。.wap,16K.Cn更新最快.”

“那麼老奴告退了!”見清如同意後,常喜躬身退了出去。走到外面他看著耀眼地天光搖了搖頭,唉,在這件事里。他是看的最清楚的,宛妃難受。其實皇上又何嘗好受過。看起來似乎沒什麼,其實到底怎麼樣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希望這一次真能幫得了他們。

月凌被封為洛嬪,清如被封為宛妃的消息很快傳到了各宮各院,相較于前一個來說,後一個要更讓人震驚,幾乎叫人不敢相信。

誰能想到一個自回宮開始就不曾被皇上召見過的人會突然受封為妃,要知道貴嬪與妃雖然只有一級之差,但其中所代表地含意卻是相差甚大,主位以上的位份,每晉一級都極不容易。

翊坤宮中貞妃神色凝重地聽著下人的回報,宛妃……好一個宛妃,她竟還有這等好手段,在這個地步居然還能一下子與她並肩而立,皇上的心里到底是怎麼想的,雖說晉其為妃是因為其以前救駕有功,但要封的話為何不一開始就封,非要到現在才封。

貞妃心中不停地揣測著福臨的意思,但總是無法透晰,青蔥玉指劃過鬢邊的珠花,她原以為已經成功的讓月凌吸引了福臨地目光,哪知最終卻還是未能讓他忘掉清如,如此看來,以後只怕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想到這兒,貞妃叫人備了肩輿遙遙地往咸福宮去了。

另一邊皇後亦得了回報,與貞妃不同的是,她是滿懷的高興,激動過後她問道:“那皇上可有說許宛妃以協理六宮之權?”如今後宮之中是她主事,貞妃協助,然皇後最希望地還是清如亦能幫著她協理。

“回皇後的話,據奴才所知,皇上在所頒地旨意中並沒提到這個事,只是說封宛貴嬪為宛妃,于本月十九與洛嬪一道行冊封禮!”宮人如實答著。

聽聞此言皇後不禁有些失望,看來這事還要等以後再說,不過不管怎麼樣清如得到晉封總是一件好事,也可看出皇上對她地態度並不是完全漠視。

想到這兒皇後站了起來,對在側的人宮人道:“走,去延禧宮!”這可是清如回宮後地第一件喜事,她說什麼也要去賀賀,搭著宮人的手正要跨出殿門,腳突然又收了起來,搖頭失笑自言自語地道:“她宮里現在肯定擠滿了來恭賀討好的人,本宮要是現在去可不是更亂嗎,還是明日再去吧。”

正如皇後所想,延禧宮中確是擠滿了來賀喜討好的人,早在聖旨傳出的那一刻,那些原先以為清如已經失勢的人都一窩蜂的跑來了,與日前的冷清判若兩樣,清如坐在上位,冷眼看著一張張討好的嘴臉,這宮里可真是現實得緊!

待得見差不多了,清如站起來輕咳一聲道:“好了,諸位妹妹,這禮也送了,賀也賀了,你們的心意本宮都明白了,現在時辰也不早了,還是請回吧!”

眾人見她已開口逐客,只得悻悻的回去了,待她們全數走遠後站在清如看著天色轉身對子矜道:“去將本宮的琴取來!”

子矜應了聲,入內去取琴了,待得她出來時,琴已抱在手中,她所拿得正是清如時常彈奏的天韻琴,每次看到這把琴,清如都會想起宋陵,他的音容猶在眼前,卻已是陰陽相隔,永無再見之日。

清如伸手在锃亮的琴弦上慢慢撫過,好一會兒才把手收回來,然後突然對子矜道:“去換另一把來!”

子矜聞言不由愣了一下,這琴不是小姐最喜歡的嗎,怎麼現在又不要了,雖是疑慮,但還是依清如之言進內換了另外一把宮內的琴出來。清如無言地接過子矜手中的琴,神色中有著些微的悵然,不知她在想些什麼,正在這時,小福來報,說是洛嬪來了,清如輕哦了一聲,複將琴交還給子矜後道:“快請她進來!”

小福子領命下去後沒多久月凌就進來了,笑意盈盈地朝清如微微一福道:“月凌見過宛姐姐,真是恭喜姐姐了,以後你可就是宛妃娘娘了!”清如單手扶起道:“行這些虛禮做甚,快坐下!”接而又命宮人奉上茶:“有什麼好恭喜的,還不都一樣,倒是你,才幾天功夫就被皇上封為嬪,這以後的前途可是大好啊!”

月凌低頭一笑,帶著些許嗔意道:“姐姐你可是瞞的我好苦,怪不得前些日子你不要我和皇上解釋,原來……”

未等她說完便被清如打斷了:“原來什麼,你莫要不信,連我自己都是莫名其妙呢,皇上先前可是一點風聲都沒透露過,我剛一接到聖旨的時候人都快傻了!”

“姐姐你先前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月凌突然問了這麼一句。

“這是自然,難道你覺得姐姐是在騙你?”清如一臉訝異地道。

月凌連忙搖頭道:“不是,不是,姐姐怎麼會騙我呢,我只是覺得奇怪而已,前些日子皇上對姐姐還是冷冰冰的樣子,現在卻又一下子將你扶上了妃位,皇上的舉動很奇怪啊,我不太明白!”

清如聞言笑道:“什麼奇怪啊,你沒聽到嗎,這個妃位是因為我在宮外時救了皇上所得的封賞罷了,不論是貴嬪還是妃,對我來說都無所謂,皇上他始終是不喜歡我了!”說到這里,笑容慢慢從臉上褪去,消沉無比。

月凌瞥見清如這般模樣,不由握了她的手道:“姐姐你不要這樣想,雖然皇上心里是怎麼想的我們不太清楚,但從他肯封你為妃的情況上看,就可以知道其實皇上的心里還是有你的,你再給他一點時間!”

“希望如此吧!”清如略帶些嘲諷地說著。

月凌點點頭,隔了一會兒,她突然以一種怯怯地聲音道:“姐姐,你會不會生我的氣?”

“生你的氣?這話從何說起?”清如不明白她這話是什麼意思,她們二人之間有什麼氣好生的。

月凌將手從清如手上收回,然後絞著帕子低頭道:“恩……皇上以前是對你好……現在卻對我好了,姐姐,你會不會怪我……我把皇上搶走了?”這番話她說得吞吞吐吐,好似很不好意思。

清如沒想到她要說的是這個,不由沉默了下來,而她這一沉默,卻讓月凌更加緊張,以為她真的是生自己氣了:“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我發誓我絕對沒想過要把皇上搶走的,我只是……只是想……”月凌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要些什麼,越是緊張就越是想不出。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六章 宛妃(1)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六章 宛妃(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