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六章 宛妃(3)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六章 宛妃(3)

清如見狀情知她是誤會了,啞然失笑道:“傻妹妹,我怎麼會吃你的醋呢,皇上喜歡誰多一點就喜歡誰多一點,不是我們所能控制的,你我情同姐妹,你能有出頭之日我高興也來不及,哪會吃醋。我只是奇怪你怎麼會問出這話來?”說到這里她神色一緊道:“是不是貞妃和你說的?”

這下輪到月凌吃驚了:“姐姐你怎麼會知道?”這麼一問便等于承認了清如所問的話。

清如低頭不語,左手無名指與小指上的護甲碰在一起,發出一聲脆響,貞妃,她終于開始行動了,挑撥月凌與自己的感情,恐怕這才是她幫助月凌得寵的原因所在,想利用月凌來牽制她。

清如想了一陣,抬起頭直視著月凌道:“月凌,你信不信任姐姐?”

月凌毫不猶豫地點頭道:“當然信任,姐姐是月凌在宮里最信得過的人!”

“那就行了,以後不要再問這種傻問題了!”清如拍著月凌的臉頰,冰涼的翠玉護甲在她臉上悄然劃過。

月凌順從地點著頭,兩人又說了一會兒才散,而此時太陽已經全部落山了,僅余一絲余輝似有若無的掛在那里,清如瞟了子矜一眼漫然道:“我們走吧!”說完她領著子矜走出了延禧宮。

乾清宮里的燈火早早就點了起來,福臨坐在書案後面改著折子,常喜則隨侍在側,不時抬眼瞅瞅福臨。

也不知過了多久,福臨突然“啪”的一聲扔掉了手里的朱筆站了起來,一臉的不耐煩。看他那樣是沒心情再改折子了,趁著還沒到敬事房送牌子來的時間,心中記著事地常喜湊過去悄聲道:“皇上。您累了吧?要不要出去走走?”

福臨心中正煩,聽到這話便順口道:“好吧。就出去走走!”說著他便站起來走了出去,渾然不管常喜有沒有跟來。

走到外面後,福臨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後將混濁的氣與胸中地煩悶一並吐了出來,沒有人會知道。他其實一直在壓抑著自己去見宛卿的心思,是地,他在乎,他真的在乎宛卿在宮外時與宋陵的事,如果換了是另一個妃子,大不了就是打入冷宮或是處死,可是宛卿,他該如何對待,相信她嗎?可是他又該如何放下心中的懷疑!

風吹在身上有些熱。.手機小說站.CN更新最快.畢竟現在已經是七月了,天氣熱是正常的,漫然走在朱紅地宮牆間。處處可見重重殿宇,恍然間他竟有幾分不識的感覺。福臨不禁莞爾。他在這紫禁城里住了二十幾年,怎麼會有不識之感。

正在這時。常喜突然上前幾步道:“皇上,您可聽到彈琴之聲,好像是從西六宮那里傳來的?”

“彈琴?”福臨側耳聽了一下,只聞蟲聲啾啾,哪里有什麼琴聲,然常喜卻十分肯定的說聽到了,福臨原也沒什麼事,聽得此便率步往西六宮走去了,還真別說,隨著他的步伐,真的是有琴聲入耳,到底是哪個妃子如此雅興,在此彈琴?福臨心里好奇,這步伐又快了幾分,三彎兩拐,這琴音倒是越來越清晰了,可福臨卻停住不走了,神色頗為複雜的打量著周圍,這個地方他再清楚不過。

重華宮!宛卿以前住的地方,在她搬到延禧宮之前自己經常過來,而會在這里彈琴的只有一個人。

見?還是不見?福臨猶豫了起來,腳步幾番欲動但都未跨出,常喜在他後面沒有出聲,不過瞧著神色卻有些緊張。

隔了好久,福臨終于跨出了腳步,瞧著那方向常喜在後面暗自松了口氣,因為他去地方向正是那琴音入耳的方向。

福臨走的很慢,幾乎每走幾步就要停一下,但路畢竟只有那麼點,再慢也有到地時候。

臨淵池邊,他再一次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琴弦在她手下如有了生命一般,每一次音動都帶著一絲震撼,這樣地情景好似以前,那一夜,他也是被她地琴音所吸引過來。

常喜也看到了彈琴之人,正欲過去叫她過來參見福臨時,卻被福臨抬手制止,他的目光一直未離開過那人。

琴,泣然地彈著;人,無聲的站著;一切如靜止一般。

彈琴的人沒有看到身後的人,在彈完琴後仰首望著墨色的天空,今天沒有月亮呢,連星星也看不到幾顆,不知道會不會下雨?

子矜在清如旁邊道:“主子,您要回去了嗎?”

“不,我還想再呆一會兒!”清如輕輕說著,目光始終不離夜空,雖不見月,然只要心中有月亦是一樣的呢!

子矜沉默了一會忽而道:“小姐,你是不是在想皇上?”

聽到這話,雖隔得有些遠,然福臨依然清楚的看到清如的身子顫了下,而同樣的,他的心亦緊了起來,無聲的等待著她的回答。

清如的臉上逸過一抹苦笑,手指在琴弦上略微一勾,一聲脆音在指下回響:“就算是想又如何,皇上不會想,他也不會知道我在想他,這宮里那麼多的娘娘,皇上也許早就忘了我!”不待子矜說話,她又道:“我在等月亮出來,沒有月亮的夜晚總有些不完美。”

她們等了很久,可是這月亮就像和她做對一樣,就是不肯出來,反而是雨倒開始下了起來,本來只是一點點,到後面卻是越來越大,福臨所站的地方還有屋簷可以遮擋,清如那邊卻是什麼可以遮的東西都沒有,然她還是直直的站著,絲毫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子矜著急地勸道:“小姐,下雨了,快回去吧,不然會著涼的!”

另一邊常喜也同樣著急的對福臨悄聲說著同樣的話,皇上要是著個涼什麼的他可擔待不起,然福臨不動也不說,目光依然停在遠處那個逐漸淋濕的身影。

對于子矜的話清如恍然未聞,頭始終仰起,然既是雨越下越大又怎會有月亮出來,衣服終于全部都濕透了,子矜還在不停地勸著,清如卻突然哭了起來,身子慢慢滑倒,若不是子矜扶著,她便要坐到地上去了,子矜手足無措的扶著她,不知她為何哭,更不知該如何安慰她。

福臨在後面靜靜的看著,幾番欲沖出去,但最終還是忍了下來,垂在兩側的手握得死緊,隱隱約約他聽到她似乎在說什麼,極輕聽得不是很清楚,只有一句“皇上”聽得再清晰不過,因為這兩個字她說的最多。

也不知哭了多久,清如終于在子矜的攙扶下離去了,從始至終她都沒有看到福臨,而福臨也一直沒出過聲,在清如走後他亦默默的回到了乾清宮,常喜本想先自己回去拿頂傘過來,哪知福臨完全不在意,就這麼淋在雨中,不過這雨並沒有下太久,走在半道上雨就停了。

到了乾清宮,常喜服侍他換下濕衣服時,福臨突然說道:“明日一早宣太醫去延禧宮給宛妃瞧瞧,這一淋雨很可能會生病。”

常喜小聲地應下,隨後他又想到件事:“皇上,那……是否跟太醫說是您的意思?”

若換了今夜之前福臨一定會說不,然現在他卻揮手道:“隨便吧!”雖說是隨便,但其實就是默許了。

常喜再度應下後又道:“皇上,您今晚要召哪位娘娘主子侍寢,奴才好去吩咐敬事房准備。”

福臨眉頭一皺,想也不想便語氣生硬地道:“不用了,朕今夜要靜一靜,你也下去吧待常喜退出去後,福臨一個人躺在床上,想了好多事,也不知過了多久才迷迷糊糊的睡去,正在迷糊之際,一陣刺耳的敲鑼聲,還有嘈達的人聲傳到了耳朵里,將他從睡意朦朧中拉了回來,是誰在外面吵鬧,福臨被吵醒心情極為不好,朝外大聲喚道:“常喜!常喜!”

連著喚了兩聲,常喜才從外面跑進來,一邊跑一邊擦著頭上的汗水。

“外面怎麼了,怎麼這麼吵?”福臨不悅地問道,連個覺都睡不安穩。

常喜“咕咚”一聲跪下後,神色慌張地道:“皇上,大事不好,延禧宮走水了!”

“什麼?到底是怎麼回事?”聽到這話,福臨神經頓時崩了起來,飛快的翻身坐起,一眨不眨地盯著常喜。

“奴才也不知道,只知道剛才有人來報說延禧宮突然走水,現在已經派人去救火了,也不知道怎麼樣了,聽說宛妃娘娘……宛妃娘娘還在里面!”常喜剛把話說完,就感覺面前一陣勁風刮過,抬頭去看,面前已不見了福臨的身影,他早已跑到了門邊,而此刻的福臨還穿著一身的寢衣。

常喜連忙拿起掛在床頭的衣服追了出去,等到了延禧宮,果然看到那邊火光滿天,好多人都圍在那里,另外水龍隊的人早已到了,不停地提來水澆在那火上,所著火的地方並不是延禧宮正殿,而是左側的一間配殿。

小福子和小祿子等幾人已經沖進去了,也不知道情況怎樣,雖不停有水澆入,但偏殿的火還是凶猛異常,絲毫沒有被撲滅的亦像。至于綿意等人則在一邊不停地抹眼淚,每一個人都緊張萬分的看著那間偏殿,因為他們的主子就在那里沒出來。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六章 宛妃(2)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六章 宛妃(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