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七章 重逢(1)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七章 重逢(1)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夜夜都是清如侍寢,相較之下原本的新寵月凌就因清如的複勢而稍遜了幾分顏色,延禧宮燒著的只是偏殿,對正常的居住並沒有多少影響,所以清如還是回自己的宮里居住。

清如回到宮里後,先叫人把小福子和小祿子叫了出來,兩人俱是一身的紗布包著,垂在後面的辮子也是亂亂的,顯得既可笑又可憐,清如面色緩和地對小福子和小祿子二人道:“這次的事真是多虧了你們二人,否則本宮也不能毫發無傷的從火中出來,皇上對你們也是十分的贊賞,本宮在皇上處已經求了旨,你們二人各有封賞!”

小福子和小祿子對望了一眼,兩人都是喜盈于臉,齊身跪謝道:“奴才謝主子厚待,奴才以後一定盡心盡力為主子辦事!”由于兩人身上都有傷,這一跪下去牽動傷處,引得兩人齜牙咧嘴,但還是忍著痛跪下。

瞧著兩人忍痛而笑的情景,清如的鼻子有些微酸意,她朝綿意和子矜略一睨眼,兩人立時明白了清如的意思,走過去,一人一邊扶起了小福子二人。

待得他們起來後清如才又道:“這旨意差不多明日就可以下來了,本宮先和你們說一聲,也好讓你們有個准備,延禧宮這里有湘遠這個管事的姑姑,卻還沒一個首領太監,以往都是你們二人在管著下面,不過終歸名不正言不順,所以借著這一次的封賞,就由小福子接了首領太監的位置!”

小福子聽得這話大喜過望,雖想到會有封賞,但沒想到會是這麼大。這一宮的首領太監,可不光是俸祿上去了,連身份上去了。以後其他人見了他好歹也要叫他一聲福公公了。

小祿子瞅著小福子的封賞是這個,也不知自己會是什麼。難道是副首領太監?他眼巴巴地瞧著清如,那樣子別提多可憐,清如微微一笑對小祿子道:“行了,別在本宮這里裝可憐,許你的東西不會比小福子差!”聽到這里小祿子眼睛頓時一亮。不過聽到接下來的話,他可就有些高興不起來了。

“確切說起來,你地應該比小福子還要好才對,因為皇上已經答應封你為內務府的副總管了,只待旨意一下來,你就可以去內務府報到了!”內務府總管和副總管地位置羨慕的人不知有多少,因為那里可是負責整個宮里娘娘主子們的用品調度,如果能有一個心腹之人在那里,那麼許多事都要好辦一些。.1^6^K^小說網更新最快.至少即使失寵了,內務府也不會隨意苛克用度。

清如正是從這多方面考慮,才向福臨為小祿子求了這麼一個好位置。但另她沒想到的話,小祿子聽了之後不僅沒多少高興的樣。反而還哭喪著一張臉:“主子。您是不是不要奴才了,奴才要是有什麼做錯地。您盡管打奴才,就是不要把奴才趕出去啊!”聽到這話,清如一愣失笑道:“是誰告訴你本宮不要你了,你們兩個都是我手下信得過之人,這次又做得不錯,本宮怎麼會將你趕出去呢,莫要亂想,你可知這內務府副總管一職,多少娘娘希望能落到自己宮中之人的頭上來,現在你能做到這個位置,還有什麼好不知足的?”

小祿子顧不得身上有傷,屈膝跪在地上急急地道:“奴才不是不知足,只是想留在主子身邊服侍主子,主子,您跟皇上說說,奴才不要什麼封賞了,奴才還是留在延禧宮服侍您吧!”

小福子和小祿子自進宮始就一直在一起,現在突聞要分離也是有些不舍,正欲幫小祿子一並求乞之時,卻正好看到清如驟然冷冽下來的眼神,這話頓時被堵在嘴里出不來了。

清如的目光緩緩掃過眼前的幾人,雙手按著椅子的扶手站了起來,花盆底鞋踩在青磚地上發出“篤篤”的聲音,她走到小祿子身前垂目道:“以往你不是挺聰明的嗎,怎麼這次變得這麼糊塗,內務府不論是總管還是副總管地位置都吃香的很,若不是認為你是可以倚重之人,本宮豈會費著心思把你調到內務府去,你們幾個都在延禧宮里除了服侍本宮之外起不了什麼大用,還不若到其他位置上去,這樣用處還大一些!”

小祿子聽得她這麼說,才有些明白過來,一旦得知主子並非不要自己了,這心頓時就定了些許,不過他對不能繼續留在延禧宮還是有些黯然:“奴才知錯了,主子放心,奴才到內務府後一定好好的做事,決不讓主子丟臉!”

聞言清如點點頭,執帕地手伸出親自扶起了受寵若驚的小祿子:“這就好,不過本宮也知道副總管是個不上不下地位置,下面有一堆地事要做,下面還有一個總管壓在頭上,內務府的那位姚總管也不是個善茬,你去了,估計會受他地打壓,萬事開頭難,你自己多忍著點,待你做出些績效的時候,本宮再尋著機會與皇上說說,看看能不能升你為總管,但是這事不是一時半會兒能成的,總之這一切都需要時間,急不來的!”

內務府副總管,那可是管著一大幫人的位置,而且將來還有機會升為總管,要說沒有絲毫動心,那是騙人的,小祿子見去內務府已成定局也就不再多說,只一再保證自己做好好做事。

清如交待了一些事後,揮手讓他們都退下,只留子矜一人在房里為她更衣,子矜默默地為清如卸下頭上的珠飾等物,清如坐在鏡前,望著鏡中的子矜道:“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說?”

子矜手上的動作停了一下道:“小姐……”

清如反手握住子矜的手道:“這里就我們兩個人,有什麼話就盡管說。”

得了她的話,子矜于靜默後說道:“小姐,奴婢只是覺得那件事您做的太冒險了,若是小福子他們有一絲的猶豫,或者火勢沒如您料想的那般,又或者整件事有一環脫節,那小姐您……您可就危險了,您不知道,奴婢在外面等候的時候心都快跳出來了,就怕小福子他們沒能及時將您救出來!”

清如無聲地聽著,左手的兩根護甲在燭光下閃著幽暗的光芒,好半天她才說道:“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我若不演這出戲,那又怎能拉回皇上的心,危險自有危險的價值在,我既然回宮了,那就必然要得到我應得的,否則這一切就都沒有意義了!”

“可是主子,這樣您會開心嗎?”誠然小姐所說的都是事實,然子矜還是感覺到這次回來後,小姐就變得和以前有些不一樣了,變得更習慣于用手段來解決所有擋在她眼前的事。

清如一一摘下手上的護甲與戒指,低垂的眼睫毛在眼瞼處投下一道陰影:“我開不開心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皇上怎麼想,怎麼看!”只這一句話,清如說了很長的時間,似乎每一個字在說之前她都要想上好久。

抬眸處,是銅鏡中的花顏玉容,華衣珠飾,這張臉她瞧了十九年,可為何現在卻越瞧越陌生,同時也越虛幻,仿佛那是一張並不存在的臉,突然間鏡中的人笑了起來,詭異難明,直將她瞧得駭出汗來,她明明沒有笑,怎麼鏡里的人會笑起來,原本繞在指尖玩耍的一只玉戒指滑落下來,掉在桌上發出一聲脆響,正是這聲脆響將清如從驚駭間拉了回來,仔細看去,這鏡里的人除了一頭冷汗外,哪里在笑,分明就是自己眼花了。

恍恍間,她不敢再看鏡中的自己,匆忙換好衣服躺在床上,子矜垂手退了出去,這屋里只剩下她一人,卻是怎麼也睡不著,只睜著眼望床頂,也不知在想些什麼,許久,她還是沒能睡著,干脆趿鞋起了身。

推開窗,漆黑的遠處傳來夜鶯的叫聲,清如走到梳妝抬前,拉開首飾盒的底層,一對紫玉做成的簪子和一片碧綠的樹葉靜靜地躺在那里,清如執手拿起那片葉子,放在嘴邊,那首曲調宋陵曾教過她,可是不論她怎麼試,都吹不出那空曠靈動的聲音,反而顯得哀怨纏綿,讓人聞之傷心,也許是心境的不同,所以吹出來的聲音也有所不同。

夜生涼,孤寒許,只道一朝得伴天子,榮華富貴萬人羨。

世人只看到表面的風光,卻不知深宮的寒冷,更不知深宮女子怨恨幾許,興許只有天上的明月才知道一點吧!

第二天福臨的旨意果然就下來了,一切如清如昨夜所說,封賞小福子小祿子二人,一人為延禧宮首領太監,另一人則為內務府副總管,小祿子接到旨意後,三跪九叩拜別了清如去內務府任職,臨行前清如一再叮嚀他萬事忍耐小心,萬不可與人爭執。

用過午膳,閑來無事,便拿了塊素錦在那里刺著,不多時月凌盈盈走了進來,清如似已料到她會來那般,也不吃驚,只攜了她的手坐在繡架邊,然後指著剛繡了一半的鴛鴦道:“妹妹,可有興趣陪姐姐一道繡?”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六章 宛妃(4)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七章 重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