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一章 是是非非(4)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一章 是是非非(4)

吼吼,這兩天讓大家看的爽吧,嘿嘿,明天我不能上網所以明天停一天,後天應該會有更新

咸福宮自沒有了佟妃後,一直都處于冷清狀態,直到月凌得寵後方有所改變,但也不再複昔日之盛華,感慨間清如跨入了咸福宮的大門來到凝暉堂前,守在門口的太監看到清如的身影,趕緊過來請安,一問之下,月凌果是在宮里,也不讓他們通報,徑直便走了進去,月凌這里她來過好幾次,熟的很。

越過廳室,轉入內堂,只見月凌正自坐在床上凝視著床頭的桂花,看那模樣不似出神倒似有些發呆,連有人進來都沒發現,直到清如故意咳了一聲,方回過神來,待見是清如時甚是吃驚,脫口道:“姐姐?你回來了?”

回來了?這句月凌不假思索說出的話,聽在清如耳中很是一疼,惴惴地暗想,難道月凌已經知曉她隨皇上出宮前往太華山圍獵的事了,否則又怎會冒出這麼一句話來,可是她又是怎麼知道的,宮里統共就皇後一人知曉,難道是她無意中泄了出來?

帶著這個疑問,清如走上前故做不解地道:“回來了?什麼回來了,妹妹你是在說我嗎?”

月凌也察覺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掩飾地笑道:“沒什麼,是妹妹說錯了,姐姐你身子好嗎,我先前去看你的時候,還見你躺在床上呢?”說這話的時候,眼底滑過不為人知的苦楚。

雖然月凌這樣說,但並不能消去清如心中的猜測,月凌只怕是真的已經知曉了,否則她地神色不會如此不對。盡管她已經盡力去掩飾了,但到底時日尚淺,未能做到像貞妃那般的不動聲色。不著痕跡。

想到這兒,清如目光一黯。旋然讓子矜與月凌宮中的人退出去,只留她和月凌在內堂,在月凌不解地目光中,清如走到她的床頭,于那瓶中抽了一枝桂花放在鼻前閉目輕嗅。.16K小說網手機站wap,16K.CN更新最快.夾在綠葉中地桂花雖小,卻散發出濃郁的香氣。

未睜眼,話逸出:“凌兒,你有什麼話就說吧,能回答的,我一定回答你!”

凝暉堂外暮色漸濃,落了葉的樹在暮色下給人一種奇異的感覺,月凌抬眼凝視著清如素靜地容顏,唇張而合:“姐姐……”想說下去。想問個清楚,卻突然失了那份勇氣,她自知道這件事後一直告訴自己。姐姐是有苦衷的,也許是皇上不讓她說。這樣想著。她心里才好過點。現在有機會問了,可以清楚的知道真相了。可是她又怕,怕事情並不是她想的那樣,怕從清如口中得知其實是因為她不信任自己!

“說吧!”清如一如既往的柔聲說著,她淡定的聲音終于讓月凌鼓起了勇氣,左手緊緊握住右手腕上的金銀夾絲細鐲,微顫著聲道:“姐姐,我曾去你宮中看過你,他們說你生病了是真的嗎?”她一眨不眨的盯著清如,靜待其回答。

聽到她地話,清如緩然張開了眼,垂目視花,然這索繞于鼻間的香氣卻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明眸無波迎上月凌緊張地目光,清如微微搖起了頭,水晶步搖在她的動作下輕晃著。

得到她地回答,月凌既沉了心,卻又意外地松了口氣,姐姐並不想騙自己,看來當初的事並不是她地授意,很可能是她宮中的人自己做主的:“那姐姐你能告訴凌兒,你到底是去哪里了嗎?”

清如走到桌前,伸指碰觸了一下桌上的博山爐,冰涼的感覺告訴她那爐中並未有焚香,並指從旁邊的香盒中拿起百合香放在爐中焚上,不一會兒,嫋嫋的輕煙伴著淡雅的香氣就從那鏤空的洞眼間升了起來。

“你會這麼問,自然是已然知道我去了哪里,現在只不過想從我口中得到證實而已,對嗎?”與煙一樣飄渺的聲音傳到了月凌的耳中,讓她一直不曾松過的心再度繃緊。

清如尋了火折子,替月凌點上內堂的燈,一下子暗色被火光趕得無影無蹤,只余一室光明在眼前:“不錯,我是與皇上一起去了太華山圍獵,這件事我之所以瞞著宮內的人,是不想徒惹無謂的嫉妒與猜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況只是幾天功夫而已!”

“難道連我也不可以告訴嗎?我對姐姐從來沒有存過任何的嫉妒,我一直都是信姐姐的!”月凌急急的說著,呼吸聲中帶著幾分不均勻的急促,她不願,不願清如對自己有著任何的誤會,她想讓清如知曉自己的心意。

清如緩緩轉過身,臉上帶著幾多的無奈:“這個我自然是知道的,但是我告訴你了,對你並沒有絲毫的好處,反而會讓你心中不痛快,與其如此,還不如不說呢!”

“可是……”可是為什麼皇後會知道?這話句月凌始終沒有說出口,皇後與她到底是不一樣的,月凌自哀的想著。

“可是什麼?”清如追問道,看月凌的樣子明明是有話想說,為何只說了個開頭就不說了呢?

月凌收整情緒淡然說了句:“沒什麼!”緊跟著她深深吸了口氣對清如道:“姐姐的話凌兒都明白了,凌兒不會誤會姐姐的,因為姐姐是凌兒在宮里最值得信任的人,同樣的,凌兒也相信姐姐做每一件事都有道理在!”

瞧著她的樣,清如頗感欣慰的笑了起來:“你不疑我就好了,不然姐姐真不知該如何是好,對了,你是怎麼知道我隨皇上去太華山的?”

月凌張口正欲回答,突然又停了下來,她知道姐姐對貞妃的成見一直很深,一直都懷疑貞妃幫助她得寵是另有目的,如果現在對她說這事是貞妃告訴她的,那一定會再度加深兩人之間的矛盾,兩方于她不是有情便是有恩,她實在不願見有任何一方不快,心繞思轉間,她將已在舌間的話換了一下:“是凌兒自己想到的呢,姐姐既不在宮里,那必是在宮外,而皇上前幾天又去了太華山,不用問,姐姐自是隨皇上一起去了!”

聽她這般說,清如也不再多問,只淡淡的應了聲,月凌怕她聽出什麼破綻來,趕緊轉了話題道:“姐姐你與我說說你們在太華山的事,我好想聽啊,一定很有趣對嗎?”

清如對月凌本就有所愧疚,聽得她這麼說,立時應了,接著細細的將她在太華山的事說了,其中自然包括玄燁勇射猛虎的事了,把月凌聽得一驚一詫,一顆玲瓏心只差沒從喉嚨里蹦出來。

一直聊到很晚清如才回去,而月凌執意要用自己的肩輿送她,清如拗不過只得同意,不論怎麼說,隨著憋在心里的事聊開後,她們依然是很好的姐妹平穩的到了延禧宮,下來後,清如著人打賞了抬肩輿的人後讓他們回去了。

回到後,清如先是閉門問了小福子好些事,在得知已經准備妥當,並知會過小祿子,一切都會按計劃行後,方長舒了一口氣:“你辦事本宮還是很放心的,仔細著些,別到時候出亂子,否則別說是你,就連本宮都不一定擔得起,另外,上次召見過的那個何安,你也要看著些,到時候肯定還要用到他,你要多勸勸他,別到時候掉鏈子,本宮看他雖然膽子不大,但人還是挺老實的,應該不會亂說才是!”

小福子一一應下後退了出去,而清如也在子矜和湘遠的服侍下更衣歇下,只有睡好了,才有精神應付明日的事。

夜總是那麼靜,一應的算計與手段都是在夜間安排妥當,而往往被算計的人還一無所知!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一章 是是非非(3)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二章 得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