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二章 得勢(2)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二章 得勢(2)

子矜等人都在那里,見清如與皇後過來,分別上來請安,至于那些沒受傷的工人則遠遠站著,清如到了之後,先是問那個受傷的工人怎麼樣了,待得知已經被抬下去接受太醫治療的時候方悄悄松了口氣。

這邊剛到,那邊福臨也到了,他的步伐又大又快,顯然也是心中著急,見他過來,清如與皇後趕緊施禮:“臣妾見過皇上,皇上吉祥!”

看到皇後福臨倒有些意外:“咦!怎麼皇後也在這里?”

皇後起身道:“回皇上,宛妃今日一直在臣妾宮中幫忙,直到她宮里的小福子來稟報說正在重建的偏殿坍塌,臣妾才與其一並趕了過來!”

福臨輕哦了一聲,打岔過後他記起此番的目的所在,頓時將目光投向了清如:“宛卿,到底出什麼事了,怎麼好好的殿宇會坍塌的?”

清如本來就顯得一頭霧水,哪能回答得出福臨的話,只能滿面愁容地道:“臣妾也不知道,臣妾今天一天都在皇後宮中,哪想這偏殿一下子就塌了,問了宮中的人,他們都說不知道,可不要叫人急死嗎?”

被她這麼一說,福臨想想也是,她一個妃子哪能知道這偏殿是如何塌的,看來還是得問那些管事的工人才行,正在這時,在此處監管的洪興畏畏縮縮的挪了上來,跪下道:“奴才叩見皇上,皇後,宛妃娘娘!”他心中怕的著實要死,這正在修建的殿宇塌了,而他做為這里的監管太監肯定脫不了干系。到時定了罪絕對不止打一頓那麼簡單,說不定小命就那麼沒了,唉。原以為這是個輕松的差事,哪知臨到頭來卻出了這種事。好差事變成了要命地差事,真是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

福臨來此看過幾次修整的情況,自然知道他是負責這里的,他冷聲道:“沒用地東西。還不快說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洪興最怕的就是有人問他這句話,偏偏問地人還是皇上,讓他不能不回答,可實際上他真的是一無所知,洪興欲哭無淚地道:“啟……啟稟皇……皇上,奴才……奴才……”他結巴了半天愣是沒回答出什麼來,只把本就心焦的福臨惹的更為心煩,不假思索的飛起一腳將他踢倒在地恨聲道:“快說,再敢吞吞吐吐。.16K小說網手機站wap,16K.CN更新最快.朕現在就砍了你地腦袋!”

聽得要腦袋不保,洪興頓時嚇得魂飛魄散,不顧磕掉了的牙。爬起來跪在福臨面前連連磕頭:“奴才不敢,奴才不敢。奴才是真的不知道。今天上午還見工人上最後一根梁子來著,哪知到了下午突然間橫在上面的梁子就砸下來了。不止如此,其實的梁子和柱子也都倒了起來,奴才當時正在外面,所以瞧得真真的,至于為什麼會塌,奴才真的一點兒都不知道!”他嘴巴每一次開合,都會有幾道血絲都里面流出來,從他扭曲的面容上可見其有多痛,然在福臨面前他就是痛死也不敢叫出來。

陰戾出現在福臨的眼中:“除了說不知道你還會說其他地嗎?來人,把他先給朕拖下去重打四十大板,然後關到慎刑司去,等朕查明了真相,再砍他的狗頭!”

四十大板,足以去掉半條命,洪興連連磕頭乞求饒命,然福臨主意已定又豈會更改,很快他便被兩個侍衛挾著臂膀帶了出去。

過不了多久,遠處隱隱傳來洪興殺豬一般的慘叫聲,叫人聽著不由心中微顫,不過不論是福臨還是皇後,甚至于清如對此都沒有多少動容,特別是福臨,處置了洪興並不能讓他有絲毫地舒服,反而煩燥更甚先前,眉頭緊緊地皺著,卻不說一句話,他不說,清如與皇後自然也不敢出聲,俱都望著他,這時忽有聲音插了進來:“啟稟皇上,奴才有事回稟!”說話的人是小福子。

“講!”福臨冷冷地吐出一個字,那兩道陰鷲地目光小福子雖然沒看到,但仍能清楚的感覺到它們射在頭頂上。

小福子在心里打了個寒顫:“回皇上,奴才覺得這偏殿坍塌必是有所原因,既然洪公公不知道,不妨問問那些施工地人,也許他們會知道!”

聽得他這麼說,福臨還未說話,清如已走上前道:“皇上,小福子的話不無道理,反正現在也沒什麼頭緒,不如就問問那些工人?”

福臨一時間也沒什麼更好的辦法,便依言允了,著常喜叫來了幾個在場的工人,其中上次清如召見過的何安也在里面,這些工人平日里就在延禧宮偏殿施工,哪里都不許去,除偶爾遠遠的見過幾個主子外,哪曾如此近距離的見到過當今皇上,還有皇後和妃子,他們是又怕又慌,連禮都不知該怎麼施,沒走幾步就軟啪啪的跪在了地上,口里喊著皇上萬歲,其中何安的表現較其他人要好些。

瞧那些人這般沒出息的表現,福臨心中說不出的厭煩,用鼻子哼了一聲後將目光轉向了清如,示意這是她的地方,讓她自己來問,那廂已有小太監端了三把闊背椅上來,恭請福臨皇後,還有清如坐下。

清如見福臨將此事交給自己來問,心中暗喜,這不正是她所想要的嗎?不管心中怎麼想,臉上還是那副淡漠外加有些惱恨的表情,在側身坐下後,抬手指著那些跪在眼前的工人道:“廷禧宮偏殿坍塌,你們每一個都逃不了責任,今日趁著皇上皇後還有本宮都在這里,你們將你們所知道的一切都說出來,為什麼好好的殿宇說塌就塌了,說好了,說清楚了,興許皇上就開恩饒了你們幾個,要是敢隱瞞不說,或者胡言亂語,便罪加一等,到時候可不是人頭落地就能了結的,就連你們的家人也要受到牽連!”說到最後一句,清如特意加重了語氣。

在聽到清如的話後,那些沒經過什麼事的工人果然被唬住了,一個個涕淚橫流連連磕頭,拼命的說不干自己的事!

皇後在一旁看火候差不多了,但順勢溫言道:“行啦,宛妃的話你們都聽清了,只要你們能據實以報,定不會降罪于你們!”說完她又向福臨問道:“皇上您說是嗎?”皇後是生怕自己說的有所不對,所以向福臨詢問。

福臨微一點頭默認了皇後的話,隨著他們的話,底下幾個工人相互看了幾眼,眼中明顯藏著什麼東西,但似又不想說,何安也挾在他們中間,不過他的神色較其他人要複雜許多。

等了很久都不見他們說話,旁邊心有所掛的小福子急了起來,不停的給何安使眼色,其中暗含惱意。何安其實一直在猶豫,不過眼看著這事是躲不過去,無奈之下只得做了那只出頭鳥,只見他匍匐著爬行了幾步低垂著頭道:“回……回皇上皇後還有……娘娘的話!”過于緊張使得他說話時顯得有些結結巴巴,福臨雖不悅但也不得不耐著性子聽他說下去:“小人……小人知道一些事,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與偏殿的坍塌有關!”說多了,這話就漸漸流利起來了。

清如緩和了容顏道:“你盡管將你知道的說出來就是了,如果說的事有用,不僅不責罰你,還會給予你嘉獎!”

聽到她的話,何安神色一震,原本還有些猶豫的他終于橫下了心:“小人懷疑此次偏殿的坍塌可能與修建時所用的木材有關!”

“木材?”福臨重複著這兩個字,眉頭蹙成一道川形:“木材怎麼了,你倒說來聽聽!”

何安低低地應了聲後,偷偷抬眼瞧了眼端坐在上的清如,剛一接觸到她的眼,何安又嚇得趕緊低了下去,咽了口唾沫後道:“小人在這里開始修建的時候就發現,這里的木材和宮里小人所見過得有所不同,不論是載重還是搭梁都要差上許多,所以小人在想,會不會是因為這個梁子承受不住重量,所以塌了下來!”

皇後與清如對了一眼,兩人從對方眼中都看到滿目的詫異,福臨訝然道:“怎麼會與其他宮里不同呢,朕當初吩咐內務府采購材料的時候,是讓他們按照原有的標准采買的,延禧宮不論是正殿還是偏殿皆用的是一樣,豈有不同之理!”他似有所不信,又問了另外幾個工人,然得到的答案與何安說的一模一樣,不止木材,其他的東西也或多或少有所不同,延禧宮……大致了解了坍塌的原因,然福臨的眉頭不僅未舒展反而皺的更緊,他著那些工人在廢墟中找了一根木材來看,果不其然,確實與其他宮殿用的有所區別,不論材質還是紋理粗細都差了一截。

看到這般情況,福臨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有人以次充好,想要瞞天過海,他又問了何安關于兩種木材的價格,當得知重建用的不過十兩一根,而真正好的卻要三十幾兩一根時,福臨臉都氣白了,這還用問嗎,肯定是有人在采買的時候中飽私囊,偷梁換柱!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二章 得勢(1)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二章 得勢(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