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二章 得勢(5)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二章 得勢(5)

先發這幾章,過會兒應該還會有,這些都是我在這一個禮拜里面,死擠活擠擠出來的,自己的一直沒解決,也解決不了,只能這樣拖著,唉,因為沒有了存稿,所以更新時間不能固定,但是我會盡量加快速度的。

聽到這話,小祿子才如夢初醒般連連叩頭:“奴才謝皇上,謝皇後,謝主子,奴才一定不付皇上皇後還有主子的期望,定然做好!”

福臨滿意地點點頭:“只要你有這個心就好,記著莫要給你的主子丟臉!”如此這般說了幾句後方帶著人離去,而皇後也在隨後離去,延禧宮只剩下清如一干人等。

直到這時,清如方長長的松了口氣,總算一切都在她的意料與掌握之中,沒有讓事情脫離了出去,現在小祿子已經是內務府的代總管了,只要沒什麼意外,這正式的總管只是遲早的事。

想著,她將正在接受眾人道賀的小祿子給召了過來,而小祿子過來後什麼也沒說,只直直的跪在清如面前,他知道主子肯定是有話要與他說,不論他是否還在延禧宮,也不論他今日有了什麼樣的地位,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從延禧宮出去的,是主子的奴才,也清楚的知道,自己能有今日的地位,都是主子給的!

清如歎了口氣,將小祿子從地上拉了起來,憐聲道:“你已經是內務府的代總管了,不要再動不動就跪了,起來,本宮與你說幾句話。”

小祿子依言起身,眼睛紅紅地道:“就因為奴才現在身在內務府。沒有多少時間侍奉主子,所以才想著要多跪跪!”

“好!”清如點點頭繼續道:“今日你做的很好,特別是皇上問你來得這麼晚的事。要不是你答的巧妙,只怕就要讓皇上瞧出破綻來。今日地結果總算是皆大歡喜,你也成了代總管,就如先前所說,這代字遲早會去掉的,你就安心去內務府任職。不過萬事還是要小心些,你驟然高升,定然有人要嫉妒于你,你莫要著了他人的當,否則便白費了這番功夫。”

小祿子正色道:“主子盡管放心,奴才沒有一日忘記過主子地教誨,奴才一定會好好做事的,決不給主子丟臉!”

“那就好,今日本宮讓小廚房里多燒幾個菜。你也留在這里陪本宮還有這班子人吃個飯,就當是賀你榮升之喜!”清如淺言笑語地說著,確實她是應該開心。只要小祿子不犯什麼錯,坐穩這個內務府總管的位置。那她以後行起什麼事。或是用起什麼東西來就會方便許多,甚至于將來失寵時也不至于被人苛扣了宮用。這在宮中無疑是一個保障,而她也相信,自入宮以來,一直跟隨著她的小祿子是不會背叛于她的。

于談笑間,于歡聲中,小祿子陪清如在延禧宮用完膳,而他自己則與小福子,綿意等人同桌而食,這樣的機會對他來說並不多,所以他吃得特別開心,比在內務府獨桌而食開心許多。..

有所得,必有所失!只看所得是否超過所失,超過了便不虧!

原內務府總管姚連犯事,被皇上處凌遲之刑,內務府總管由原副總管江祿暫代之事,在夜幕降臨之前便傳遍了宮闈禁地。

翊坤宮中,深夜之時,貞妃斜倚在窗前,瞧著外面樹葉被風吹起地聲音,嘩啦嘩啦,依稀如人踏在落葉之上的聲音,似癡非癡,似醒非醒間,隨口吟道:“夢里不知花落去,幾度風雨幾度秋!”直到吟完,才驚覺自己不該發出如此不何時宜的傷春悲秋,入宮六年,她看淡了許多,也看明白了許多,只是時機總是不予她,以往有佟妃壓著,有身為皇貴妃的姐姐在上面壓著,而如今,她雖已做到一人之下眾人之上,可卻依然沒有消停之時,時時要防著後面有人追上來,很累,但決不能放松,她好不容易才坐到今日的地位,誰都沒資格要她放棄!

抓著窗扇的手驟然握緊,直至指節泛起白色,依然不肯放松,而她原本秀麗中帶著幾分豔色的容貌,亦在搖曳不定的燭光中變得撲朔而迷離。

綠衣走了進來,手里端著灑有桂花的水盆,貞妃坐在鏡前,就著燭火瞧向鏡中地自己,冰涼的手撫上同樣冰冷的臉:“綠衣,本宮比起剛進宮時是不是老了很多?”

綠衣一邊替她卸著釵環,一邊笑道:“娘娘怎麼會老呢,應該是越來越漂亮才是,您比剛進時可好看了很多呢,要不然皇上怎麼會一直待娘娘這般好呢?”

“漂亮?呵!”貞妃自嘲地笑了進來,她從來就不是最漂亮地,以前不是,現在也不是,她之所以能一直到現在都若有似無的抓著福臨地心,不過是她懂得投其所好,懂得利用自己地每一分每一毫罷了,可是榨干了這些之後呢?

貞妃搖搖頭,雖然她一直想從不合時宜的哀愁中跳出來,可跳了半天卻依然陷在里面,她慢慢地撫著自己地臉,微涼的字從她口中一個又一個的吐出來:“本宮從來就不夠漂亮,比不上先皇後,比不上靜妃,比不上佟妃,現在又比不上宛妃,唉!”

綠衣取過沾濕了水的絲巾,小心地給貞妃卸著臉上的胭脂:“娘娘現在手下不是還有洛嬪在嗎,她現在深得皇上喜愛,有她在皇上跟前,娘娘還愁什麼呢?”

“洛嬪……”聽到這個名字,貞妃有些遲疑,她任由綠衣拿絲巾在臉上一遍一遍的抹著:“洛嬪說到底還是跟宛妃一道進來的,雖然現在她對本宮感恩戴得,但終歸是向著宛妃多點,其實她並不是最好的人選,要不是實在沒人,本宮也不會選她。想要她與宛妃徹底的背離,還需要尋時間下一劑猛藥才行!”停了一會兒,貞妃方略帶點苦澀的續道:“其實說到底。還是因為本宮自己無法生育,若不然。也不用費心扶植別人以來鞏固自己的地位,孩子……恐怕本宮這一生都無法擁有了!”這一點是她心里永遠地痛,永遠無法愈合的傷心,是大娘把她害成這樣的,所以她恨阿瑪。恨大娘,恨姐姐,恨他們所有地人,姐姐死了,被佟妃害死了,而她卻成了這宮里最高興的人,從此再也沒有人與她爭了!

“娘娘,奴婢剛才聽到一件事,不知當講不當講!”正服侍著她更衣地綠衣突然遲疑著說了這麼一句。

貞妃按了幾下因一天勞累而酸痛的腰。綠衣見妝趕緊知趣的接過了手,在她背上腰上適力地按摩著。

“有什麼話就盡管說吧,你跟在我身邊也不是一日兩日了。”貞妃閉著眼道。得了她的應允。綠衣再度出聲道:“回娘娘的話,奴婢剛才聽說。延禧宮那邊正在建著地偏殿突然塌了。砸傷了一個工人,後來皇上還有皇後都去了。當場就處置了監工的洪公公,然後又把內務府的姚總管給叫了去,據說偏殿之所以會坍塌是因為姚總管在采買材料的時候,以次充好,將中間所差的銀兩收入自己囊中,皇上知道這件事後,大發雷霆,將姚總管處以凌遲之刑!”

聽得綠衣說完,貞妃的眉頭已經緊緊皺了起來,脫口道:“消息當真?”剛一問出口,就覺得多余了,若不是確認的消息,綠衣怎會在自己耳邊說,如此大的事她竟然到現在才知道,都怨今日的事太多。

“消息肯定是真地,奴婢知道後又特意去打聽了一下。”綠衣不無擔心地道:“娘娘,姚總管一直都是唯您是從的,以往有他在的時候,咱們需要什麼東西,或者要往宮外傳什麼東西都方便地很,現在他不在了,那咱們……”

“知道現在內務府的總管是誰了嗎?”這才是貞妃最關心地事。

“目前還沒有正式地總管,由原本的副總管江祿暫代總管一職,不過瞧皇上地意思,這代總管不過是過度而已,應該很快就會成為正式的了!”

“江祿……”貞妃喃喃的重複了一遍,然後道:“這江祿不是宛妃宮中的人嗎?”

“是啊,奴婢聽說,好象他在揭發姚總管的事上立了功勞,所以皇上才給了他獎賞,只是娘娘,以後咱們在內務府可就不太方便了。”綠衣說道。

貞妃沒有說話,而是陷入了沉思之中,延禧宮、偏殿、宛妃、姚連、江祿,這其中似乎有什麼關連在內,是什麼呢?她不停地思索著其中的可能性,這一想就是好些時候,綠衣也不敢去打擾她,只能靜靜地按摩著。

正當貞妃百思不得其解之時,一道靈光從眼前閃過,在靈光消失之前,她牢牢的將其抓在手中,思路逐漸清晰起來,慢慢的一抹冷笑浮現在臉上,好一個宛妃,當真是好手段,這招一石二鳥之計當真是叫她刮目相看,不對,自她從宮外回來後,就一直在讓她刮目相看。

她正在一步步的危險,也在一步步的成長,若自己再不加以防范的話,終有一日,她會威脅到自己,甚至超過自己。

既想明白了事,便從那沉思中醒了過來,貞妃甩甩頭,見綠衣還是不明所以地盯著自己,逐笑道:“你還不懂?本宮猜這一切都是宛妃定下的計策,也許姚總管中飽私囊的事是真的,但他決沒有膽采用會馬上讓宮殿塌毀的材料,除非他不要命了,最多只是用差一些而已,如果不是宛妃有意將其潛在的危害提前引誘出來,那麼姚總管絕對出不了事!”說到這兒,她站了起來,來回走了幾步道:“也不知姚連哪里得罪了她,讓她使出這等手段,不僅除了姚連,還扶植了自己的人上台,一石二鳥,一箭雙雕,這勢造得真是利害,連本宮都不得不佩服!”

“娘娘,那如此一來您豈不是很危險!”聽貞妃分析了事,綠衣才曉得其中的利害,若是讓她自己想,恐怕是無論如何都想不到的。

“危險?”貞妃有些不屑地笑道:“那也要有威脅的時候才叫危險,現在還為之過早,而且本宮敢說,宮里大大小小的主子,現在都把目光放在了明日的事上!”

“明日?”綠衣稍一想便明白過來了:“娘娘您是說明日選秀的事?”

貞妃點頭道:“不錯,明日便是選秀大典了,到時會有大批的新秀女,新主子進宮,皇上的恩寵被分薄是在所難免的是,所以不論是她們還是本宮,現在應該擔心的都是那些新秀女才對!”

其實選秀對她來說並非沒有半點好處,她可以借此機會好好的培植一兩個有潛力的秀女,雖然現在她手上已經有一個月凌在了,但月凌如今並非完全與她站在一條船上,隨時都有為了宛妃而與她翻盤的可能,所以她一定要在月凌之外多扶植幾個才行,這樣即使將來拉不住月凌也不用怕!

年老終會色衰,色衰而愛馳,她一定要在此之前培植好自己一方的勢力,不過這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她一定要想方得到一個屬于自己的孩子,不論是不是親生的,只要是在她的膝下可以依靠便行!

帶著諸多的想法與心思,貞妃上床歇下了,隨著絲帳的放下,她的眼前籠起了一片黑暗!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二章 得勢(4)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三章 故人依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