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三章 故人依稀(5)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三章 故人依稀(5)

聽得小姐這麼說,子矜不再多話,依言扶了清如往寒煙閣走去,還沒到那里,正巧遇上了來這里看偏殿修建情況的小祿子,他如今已是內務府的代總管了,手下管著好些個人,但是對于清如這里的修建他一直是親力親為,從采買東西到監工,他都仔細的不能再仔細,而清如對他也很是放心,全權由著他來辦。

小祿子請了安後,陪著清如一邊走一邊說了會兒話,直到到了寒煙閣的門口他才告退,去看偏殿那邊的修建情況。

寒煙閣的宮人看到清如過來,趕緊去里面稟報了琳嬪,過不了多時,妗云便迎了出來,不過她的臉上很明顯帶著幾分莫名其妙,不解這位延禧宮的主位娘娘怎麼自己跑來了。

“妗云見過宛妃娘娘,娘娘吉祥!”與在福臨面前一樣,她沒有自稱臣妾,可見她並不認為自己是宮中的一份子,露兒跟在她後面一並見了禮。

“琳嬪不必多禮,自你搬進這里後,本宮還沒來瞧過你,今兒有空,便過來瞧瞧,你在這宮里住的可還習慣?”

妗云將其讓進屋內後道:“有勞娘娘掛心了,妗云一切都好。”隨著她的說話,已經有人泡好了茶端來,恭謹的放在了清如與妗云的面前。

清如端起了茶卻不喝,只含笑看著妗云:“果然與皇上說的一樣,你不肯自稱臣妾,怎麼?有那麼不想入宮為妃嗎?要知道天下間有多少女子,想入宮卻不得其門而入!”

妗云聞言,本來已經浮白的臉更是慘白一片,她冷笑道:“原來娘娘今天是來做說客的。只是恐怕這次要讓您失望了,這話皇上也曾說過,她們想入宮是她們的事。妗云卻並不稀罕,妗云所求所要的只要一個人。除此之外,什麼都不要!”

清如不置可否地點點頭,既非認同也非否決,待抿唇喝了口略微有些燙地茶後才道:“你倒是有骨氣,只不知你這骨氣在宮里可以熬多久。琳嬪,昨夜的事本宮都知道了,你今天還能待在這里,只能說皇上寬宏大量,但是以後你會否還有這麼好的運氣呢,又或者說以後皇上是否還有耐心呢?”

“我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你這些話影響不了我,我是絕對不會從了皇上地,你不用白費心機了!”她毫不客氣的說著。.1 6K小說網,電腦站.cN更新最快.

清如沒有動怒。她身後地子矜卻忍不住了:“琳嬪娘娘,我家主子好生與你說話,你用得著這般冷言冷色嗎?”

清如抬手不讓她繼續說下去:“子矜。你與其他人去外面守著,不要讓任何人進來。本宮與琳嬪有些體已的話要說說。”

子矜雖心有不願。但還是聽從清如的話,退到了門口。同樣寒煙閣的宮人也在清如的命令下退了出去,露兒臨出門前有些不放心地看了自家主子一眼,聽得她說無妨才出了門。

“現在人都出去了,宛妃娘娘有什麼話可以說了。”從剛才開始妗云對清如就一直帶著一種敵意,不,應該說她對這個後宮,對後宮里所有地人都帶著敵意。

清如微微一笑,對她的態度渾然不在意,放下茶盞,撫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起身道:“你心中的那個人可是姓許?”

這句話完全出乎了妗云的意料之外,這是她心中的秘密,她從來沒有告訴過宮里的人,眼前這個除了在英武殿上有一面之緣外就再沒見過的宛妃,又是從何得知的?

清如也無意與她繞彎子,直接道:“你也不用瞎想,你冊封當夜與侍女說話地時候,本宮就在旁邊,只是你們都沒發現罷了,在宮里,很多時候你自以為很隱秘,可實際上,卻全落了旁人的眼耳,幸好這一次只有本宮知道,否則後果如何,你應該很清楚,呵呵。”清如涼涼地笑了起來。

本來很動人的笑臉,落在妗云眼中卻扭曲成妖魔,她指著清如顫聲道:“你……你到底想怎麼樣?如果你敢動許公子一根毫毛,我……我……”她連說了幾個我,卻不知該如何說下去,因為她並沒有什麼有效地手段來威脅眼前的人。

“我想怎麼樣?”清如低頭瞧著手中地帕子,笑意不減地道:“本宮若有意害你地話,還需要在這里和你說話嗎?琳嬪,你出身官家,眼力應該還是有點的,本宮來這里並沒有什麼別地意思,也不是做什麼說客,只是想與你說說話,人生在世很多時候都有著身不由已,死固然容易,可死了卻什麼都沒有了,你與許公子更是不可能在一起。”說到這里,清如不由想到了另一人,笑容逐漸黯淡了下來,他與自己何嘗不是一樣的如此,只是他已經死了,再沒有任何的可能,甚至連想一下也成了多余。

清如的話似觸動了妗云,她眼中的冷意消融了幾分,只是依然不肯與人有著過多的接近:“說的固然輕巧,可是真到了這一步,除了死,我已經找不到更好的出路了!”

清如很認真的看了她一陣:“你和那位許公子的感情真的那麼深嗎?”能夠拋卻榮華,只要與一人在一起,這樣的感情應該已經提升到很高的地步了。

妗云啟唇幾次,良久之後,聲音終于從她口出逸出:“我與許郎是青梅竹馬,他是我府中管家的兒子,他書讀的很好,每次我有什麼不懂的他都會教我,和他在一起,很快樂很開心,這樣一直慢慢長大,原以為我們會一直這樣下去,然後成親生子,可是卻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身份,我是阿瑪的掌上明珠,而他只是一個下人的兒子,如何能夠般配,可是我與許郎都沒有放棄,苦苦哀求我阿瑪,許郎還保證一定會考取功名,最終終于征得了阿瑪的同意,他說,只要這次我落選,便允我與許郎成親,而我們已經計劃好了,在成親之後,要游遍名山大川,可是……”說著說著,她的聲音中不由帶上了恨意:“可是這一切美好的設想都悔在了皇上一人的手里,我中選了,我必須要留在宮里當這個琳嬪,可是我實在沒辦法背違曾經發下的誓願,我無法接受自己躺在一個我不愛的男人懷里,若一定要這樣,我甯願死!”清如默默地聽她說著,一直到她將話全部說完,方出聲道:“死其實是一種逃避,是一種軟弱的體現,死並不能解決任何的問題,你死了,你阿瑪怎麼辦,許公子怎麼辦,他們會傷心欲絕,會因你一時的軟弱而難過終身,難道這就是你要的嗎?”曾幾何時她也曾想到過死,想到過解脫,可是她最終還是活下來了,活在這個後宮之中,帶著宋陵未曾活著的那份一起活下來。

本來已經堅定了理念的妗云,被她三言兩語給搞得心神大亂,死不過是因為無路可走而下的決定,其實她又何嘗不知自己的死會讓許多人為此難過,尤其是阿瑪和許郎。

“可是除此之外,還有什麼辦法嗎?”她無意識的問著,在不知不覺間,她已經開始相信起清如來,她在宮里真的是太寂寞了。

“沒有!”清如在她的期盼的目光下吐出了這兩個殘忍的字:“但是在一切無可挽回之前,你還可以想很多的事,皇上暫時應該不會再強迫你,因為你是一個很特殊的人。”

還沒等妗云明白這個特殊指的是什麼,清如已經走向門口,頭也不回地道:“好了,本宮要說的已經說完了,你自己在宮里好好想想吧,本宮先行回去了,你要是閑著無聊或者想找人聊天,可以來本宮這里。”說完這些她便走出了宮門,扶著等在外面的子矜的手,離開了寒煙閣。

妗云在後面愣愣地看著她離開,連露兒叫自己也沒聽到,直到那背影消失在眼中才回過神來。

“主子,宛妃在屋里都和您說了些什麼啊?”露兒好奇地問道。

妗云聞去思索了一會兒搖頭道:“沒什麼,只是今天的話讓我覺得她是一個很特別的女人,在她身上一定有著很多的故事,只是她不肯說而已。”

“那她是個好人嗎?是來幫主子您的嗎?”露兒再次追問,她是初入宮里,所以一切都還依著在府里的習慣,也不懂這話問得該不該。

“我也不知道,不過阿瑪曾說過,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對你好的人,也沒有無緣無故幫你的人,有所予必有取所,如果她真是來幫我的,那她肯定有著自己的目的,只是我們不知道罷了。”妗云慢慢說著她心中的想法,露兒在一旁似懂非懂的點著頭。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三章 故人依稀(4)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四章 秋過處(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