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四章 秋過處(3)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四章 秋過處(3)

月凌好不容易止了笑道:“不過說真的,姐姐,等將來你可一定要幫著我給孩子取一個好聽的名字。”

“名字?”清如微微詫異:“這名字哪輪得到我們取,應該是皇上取才是,而且阿哥們的名字都有規定,不能隨意取的。”

說到這兒,月凌臉上的笑垮了一些:“那也得是阿哥才行,萬一要是個格格呢,說不定皇上連名字都懶得取,姐姐你書讀的多,真到那時,可要幫著我取才行。”

清如嗔道:“胡說些什麼呢,不管是阿哥還是格格,皇上都會一樣喜歡的,因為他們有你這個額娘,皇上待你如何,難道你還不知道啊,不要亂想了,名字肯定是要皇上取的,不過姐姐答應你,到孩子出生的時候,給他取一個好聽的小名如何?”“嗯,謝謝姐姐!”月凌感激地點著頭,沒有過多家族勢力的支撐,她總會感覺自己在宮里無依無靠,即使後來有了福臨的寵愛,這個感覺也沒有徹底消失,而最能給她支撐的,無疑是清如這個從入宮始便結交的姐姐。

“好了,不說這些了,不論是取名字還是送見面禮,都還要等上七個多月呢,你等到時候再來問我要吧。”清如端著特意叫人泡的蜂蜜茶遞給了月凌:“對了,你今日怎麼突然來我這里了,是有什麼事嗎?”

月凌接過後道:“沒什麼呢,只是想姐姐了,所以來看看,說起來,這些日子我一直在忙事。都沒時間來看望姐姐,姐姐不會怪我吧?”

清如抿唇取笑道:“哪會呢,最多不過是在背後說幾句。說你心里都沒姐姐了呢!”看月凌神色緊張趕緊道:“好了,不說這些笑話了。怎樣,你初升貴嬪,可都還習慣,若是有什麼不習慣或不會的,盡管和我說。”

“沒有呢。一切都很好,什麼都有貞妃娘娘幫我打點著,我幾乎不用操什麼心,而且皇上也時不時的來看我。”月凌的嘴角是溢不住的幸福與甜蜜,這樣地她讓清如心驚與害怕,因為自己也曾經曆過與她一樣的時光,但最終卻以慘敗收場。

貞妃,雖然沒有聽說過她曾害的哪個宮妃流產地風聲,但這個不簡單的貞妃。會坐任月凌懷孕,進而產子嗎?她沒有孩子,不知道是福薄?還是根本就不能生?至少入宮六年來。從未聽得她懷過孕,更不用說生下孩子了。如此一來。每一個宮妃所生地孩子都會對她將來的地位產生威脅,她真的能毫不在意嗎?

想來想去。始終不能想出一個心安的解釋,只能隱晦的提醒月凌:“你現在有了身子,但到孩子平安生下,還有七個多月地時間,這七個多月里你一定要萬事當心,不論用什麼吃什麼,也不論是誰送東西來,最好都讓太醫檢查過,姐姐是你的前車之鑒,你千萬不要步上姐姐的後塵,知道嗎?”

月凌原本暖洋的心,被清如的一席話給澆熄了大半,嘴唇動了幾下沒有出聲,雖然不願承認,但不可否認,清如說的話是對的,是真實的,至少在這個宮里絕對是真的,心就像是被太陽照到地雪,融化,然後結成更冷的冰!

好半天,她才勉強拾了笑道:“多謝姐姐,凌兒記住了,一定不會忘。.16K小說網手機站wap,16K.CN更新最快.”她的聲音中有些無可奈何,也有些害怕,害怕自己哪一日沒防住,說不定就步了清如地後塵,可是要如何防,又是哪些人要害她呢,她全然不知。

清如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牽了手小聲道:“還有,你宮中的人也要防著點,本宮聽得你晉貴嬪後,人手還沒有派齊,用得依然是原先那幾個,等會兒本宮傳個話,叫小祿子挑幾個精明能干又忠心地人給你派去,讓你用著放心些。”

“那就有勞姐姐了。”月凌沒有推辭清如地一片好心。

兩人隨意聊了一會兒後,清如狀似無心地道:“自你懷孕後,貞妃待你可還一如以往的好?”這個問題她憋在心里很久了。

月凌一時半會兒沒有更深地去想清如的話,只應著她表面的意思回答:“很好呢,她經常來我宮中看我,而且不時帶些補品給我,我都說有了,可她還是經常拿來。”

“可有給太醫看過?”清如脫口而出,這話的意思明擺著是懷疑貞妃,不過這殿里除了她和月凌,就是她們二人的心腹,倒也不怕有什麼人泄了出去。

月凌先是詫異,繼而笑道:“姐姐你太小心了,貞妃待我這般好,她怎麼會害我呢,她如果想害我的話,當初就不會幫我得幸于皇上了。”說到這兒她停了一下道:“姐姐,有時候,我真有些不明白,為什麼你對貞妃似乎總是有偏見在,是不是你們有什麼事瞞著我?”

清如將帕子在桌上道:“哪有什麼事瞞著,我知道的事,你都知道,只是我們看到後所想的不同罷了,宮里有很多事不是常理能夠理解的,總之我說的話,你記得莫忘就行,不為自己也要為孩子當著些

說到孩子,月凌頓時沒了話,畢竟她對這個孩子極是在意,雖然心里對清如說的貞妃會對自己不利的話不以為意,但為了孩子的安全,她還是會小心的。

“姐姐……”月凌似有什麼話想說,眼睛一直望著清如。“有什麼話盡管說,不要吞吞吐吐。”清如直言道。

月凌略嫌緊張的咽了口唾沫,隨即道:“姐姐,我想知道,琳嬪在你這里還好嗎?”

原本她問的是這個事,月凌什麼時候對她如此關心起來了,連此番來還特意問一下,清如心中暗想著,嘴里道:“沒什麼。還是以前一樣,除了不能出宮門外,其他的都還好。你問她做什麼?”

月凌不自然地笑了一下道:“沒什麼,就是好奇而已。那皇上還有來瞧她嗎?”

原來這才是她真想知道的,清如說道:“沒有,皇上都將她禁足了哪還會來看她,你別多想了,還是好好的養身子要緊。”其實清如說地一半真一半假。福臨確是沒有再踏足過寒煙閣,不過他來延禧宮時,卻時常望著寒煙閣的方向發呆,不用想也知道是在想里面的妗云了,不過清如不願月凌老想著這些事,所以選擇了隱瞞。

“哦!”月凌點頭示意知道了,她見清如不願多說,也就不再此事上多加糾纏了,盡只挑了一些有趣新奇地事說與清如聽。雖只兩人,但說的也熱鬧,正在此間。守在外面地小福子突然將門推了一條縫,湊到子矜耳邊說了句什麼。而從殿內望去。外面隱隱似站著一個人。

子矜聽了小福子的話,走到清如跟前施禮後道:“小姐。秦太醫在外面求見。”

“秦太醫來了?”清如略帶了點詫異,她沒料到秦觀這麼快就來了,她還沒說什麼,月凌已經道:“秦太醫?姐姐你宣秦太醫干嘛,可是身子哪里不舒服了,怎麼沒聽你說起過?”緊張之意溢于臉上。

清如寬解地拍著她的手道:“不用擔心,沒什麼呢,我只是有些事要問問秦太醫,你別多想。”說著她朝子矜道:“帶秦太醫到暖閣奉茶,就說我與洛貴嬪還有些話要說,等說完了就去見他。”

“是!”子矜得了她的話,就要退出去,卻被月凌叫住了。“等等!”她叫住子矜後,起身對清如道:“既然姐姐有事,那月凌就不打擾了,月凌先行告辭,下次再來看姐姐。”

清如留了幾句,然她還是執意要走,也就不再挽留,臨了又叮囑了她幾句方送其登上肩輿。

目送月凌遠去後,清如淡然對子矜道:“帶秦太醫來見本宮。”

另一邊,月凌回宮後卻忽見貞妃在宮中等著她,見她進來貞妃的貼身婢女綠衣先迎上來道:“洛主子您可是來了,我家娘娘等了你很久呢!”

月凌小心翼翼地下了肩輿,深怕碰到肚子,隨綠衣走到里面,朝貞妃行禮後道:“貞妃娘娘您怎麼過來了?”

貞妃笑吟吟道:“本宮在宮里待著沒事,便到你這里來看看,哪知正好碰上你到宛妃那里去了,還真是不湊巧,本來本宮已經准備走了,不想正好你回來了,本宮還以為你要在那邊呆上很久才回來呢。”

月凌低頭淺笑道:“讓娘娘久等實在有愧,如果娘娘不嫌棄的話,不妨在月凌這里用了膳再走?”

貞妃也不推辭:“那敢情好,本宮還少了一次傳膳呢,對了,本宮這次來帶了不少你愛吃的梅子來,都是按著以前本宮在府里時額娘所教的方法醃的,管保你吃了就喜歡。”

“謝娘娘!”說完這句,月凌便著阿琳去讓小廚房准備膳食,自她有身孕後,便與當初清如一樣,在自己的宮中備了小廚房,不再與別人一樣由禦膳房來送。

月凌與貞妃一起在繡了牡丹花的鵝羽軟墊上落座,貞妃隨聲道:“月凌,你還沒告訴本宮,今日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也不在宛妃宮中多坐一會

月凌淡笑道:“原想著是多坐一會兒的,可就在剛才,秦太醫來了,我想他們必是有事要說,我不欲耽擱他們就先回來了。”

“秦太醫?宛妃生病了?”貞妃奇怪的道,她可沒聽說延禧宮這位有患病。

月凌搖頭道:“沒有呢,我也問了姐姐,她說沒病,是有些事要與秦太醫說,至于是什麼事,我就不知道了,她沒有說。”

“哦?這可就奇怪了。”貞妃低低地說著,沒病找太醫能談什麼事,宛妃她想做什麼?

她現在對這位與自己並肩而列地宛妃可不敢輕視,四妃之中,靜妃是廢後,甯妃無寵,只有她宛妃能與自己一爭,所以她對其格外重視,秦太醫……他是宛妃的心腹之人,與內務府的代總管小祿子一樣,現在將他召來,又不告訴別人是什麼事,難道……貞妃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難道宛妃她有喜了?

這個想法只出現了一瞬間便被她否決了,如果真是有喜地話,她沒必要隱瞞,大可以說出來,到時候母憑子貴,說不定她一下子就能躍到自己頭上去,所以應該不是這個事。斜眼覷月凌,瞧她那樣應該不似說謊,確是真的不知道,看來這事要以後再問了,想到這兒,貞妃捺下心中地猜忌道:“也許你姐姐是不想讓你擔心吧,不論有病沒病,你以後都多去瞧瞧她,反正你一人老呆在這咸福宮里對胎兒也不好。”

月凌柔柔地應了,貞妃再度道:“對了,你此去可有瞧見琳嬪?”

“琳嬪?不曾瞧見,她被禁足在寒煙閣中,連姐姐都進不去,我又哪能進去,聽姐姐的意思,皇上一時半會好象沒有放她出來地意思,也不知要禁多久。”

“這樣啊……”貞妃若有所思的點著頭:“皇上的心思不是我們能猜的,也不知她是怎麼得罪皇上的,想勸都不知道從何勸起,唉,只能等著皇上自己氣消了,月凌啊,最近皇上經常到你這里來,你若是瞧著時機合適,就多勸著點皇上,千萬別讓他把身體氣壞了。”

月凌一剝著金橘一邊應聲:“娘娘您總是那麼為他人著想,您放心,我會勸著點著,畢竟我也不希望琳嬪老是被困在寒煙閣,那樣未免也太可憐了。”將金橘上的最後一瓣皮剝掉後遞給了貞妃。

貞妃接了在手,慢慢掰下一瓣來道:“我哪有你說的那麼好,只是瞧著她可憐,所以想幫幫她,就像當初幫你一樣,在宮里一個人的力量總是有限的,人多的那力量才能大起來,就像你我一樣,相互扶持,可比一個人時好多了,你說呢?”

“嗯!”月凌深有理解的應著:“月凌一定會一直和娘娘站在一起的。”她們這樣一直聊到用膳之時,用完膳後貞妃又留了一會兒才離去。

今天更新了三章,共計一萬多一點的字,明天努力,能寫多少就更多少,寫不出來的話在後天努力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四章 秋過處(2)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四章 秋過處(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