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五章 險中求勝(2)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五章 險中求勝(2)

今天更新四章,共計一萬三千多字

寒煙閣就在主殿的後面,不多久便走到了,幾個守夜的宮人看到夜里突然有這麼一群人過來俱嚇了一跳,相互看了一眼趕緊跪下請安:“奴才們給宛妃娘娘請安,娘娘吉祥!”除了清如,他們對于皇上身邊的常喜自然也認識,只是不解他今日怎麼與宛妃一道過來了,後面還有人托了個盤子。清如恩了一聲後,回首對常喜道:“常公公,咱們進去吧。”常喜在後面應了聲,垂首隨清如一並進了寒煙閣,到了里面只見妗云與宮女露兒正說著話,見有人進來不由止了聲,只詫異地瞧著來人。

清如進來後也不說話,只是一臉平靜地瞧著妗云,她沒說話,可後面的常喜卻有所不悅了,琳嬪位居嬪位怎得見了位份比她高的妃子也不行禮,想到這兒,他輕咳了一聲。

這聲咳嗽總算將妗云從愣神中驚醒過來,暫時撇了心中的疑問欠身行禮:“妗云見過宛妃娘娘,娘娘萬福。”待得起身後又道:“不知娘娘與常公公深夜到訪有何貴干?”

她在前面說著,後面的露兒卻驟然面色大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小江子端在手中的盤子,雖然她在宮中時間不長,可再怎麼樣也能看出這是什麼意思,只有皇帝要賜死嬪妃的時候,才會叫人送這幾樣東西過來,難道……難道皇上要賜死自家主子?怎麼可能,皇上不是很喜歡主子嗎?怎麼突然之間又要賜死了?一時間露兒被這個發現搞得心神大亂,想提醒主子,可又礙于多人在場。只能暗自著急。

而另一邊的妗云其實何嘗沒看到小江子端在手中的東西,然她卻不像露兒那般害怕,反而有一種松馳在臉上。終于,終于可以解脫了。皇帝終于對自己失去了耐心,而這正是她想要的,自縊會連累家族,若非萬不得已,她也不願走上這條路。但既然是皇上賜死,那他對自己的家族一定會網開一面。

清如沒有回答妗云地問話,而是以目示意常喜宣旨,常喜接觸到清如的目光後微微一點頭,然後從袖中取出聖旨對妗云道:“琳嬪接旨!”

在妗云與露兒跪下去後,常喜展開聖旨念了起來,大意就是給琳嬪兩個選擇,一為從此以後拋棄舊情專心侍奉君王,二為自盡于此。由宛妃代皇上執行旨意。

妗云在聽旨的時候臉上一直帶著笑,釋然地笑意于她臉上蕩漾,清如一分不拉的將她地表情收入眼中。.wap,16K.Cn更新最快.果不出她所料,琳嬪是准備選第二條路了。然在妗云的身後。露兒卻急得哭了出來,又不敢大聲。只能咬著下唇使勁忍住那份哭泣。

常喜念完聖旨後對妗云道:“娘娘,皇上的旨意您已經聽清楚了,也請您給個回話,究竟是選第一條還是第二條。”說完這個他又補充道:“娘娘您可千萬要考慮好再回答,這一旦選擇了死,可就沒有再活的可能了,能得奉皇上是娘娘您的福氣,可莫要意氣用事將這份福氣轉化為禍事,那樣就太不值了。”

妗云笑意不止地抬起頭,迎上清如靜怡如水的眼睛,迎上常喜期望的眼睛,剛要說話,忽覺衣服被人拉住,回頭一看,卻是露兒,她沖自己不停地搖著頭,晶瑩的淚水一顆接一顆的從她眼中滑落,看到這兒,妗云的心不由一暖,總算還有人關心著自己,在乎著自己,只是這一切都要到此為止了,想到這兒,她緩慢而堅定的將衣服從露兒的手中抽了出來,她的路她自己會走,哪怕黑暗,哪怕無光,也要堅定地走下去。

妗云仰望著一身華衣的清如:“娘娘,妗云在選擇之前還有是一事相問。”

“你說。”清如垂目而視,妗云的身影清晰地印在她眼中,而她的眼一直都是這麼平靜,仿佛一點都沒感覺到妗云地心思,又仿佛再大地事在她眼中也不值得觸動。

“妗云想問娘娘,如果妗云選擇了第二條路,那麼露兒會怎麼樣?”是罷,在她生命終結之前,先為露兒想一條出路吧,畢竟她跟在自己身邊這麼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能保就保吧。

“露兒?”清如收回搭在子矜臂上的左手,微蹲了身道:“如果你有心選第二條路地話,便是死,既然要死了何必還要管活著的人?”

妗云聞言苦笑道:“他人的生死我可以不在乎,但是露兒卻不行,她跟了我這麼久,我實在不忍心……”終于有眼淚滴下,卻非是為自己,生死從進宮的那刻起就已經不在乎了。

“主子……”露兒跪在妗云的身後泣不成聲,主子待她這麼好,她卻不能為主子做點什麼,她實在是太沒用了。

常喜在旁邊聽到她們的對話,心知不好,這琳嬪只怕是鐵了心要尋死,根本沒有一點半分的意思要從皇上,真不明白皇上怎麼會下這麼一道聖旨,幸好毒酒非是真毒酒,否則皇上定然會後悔。

小江子在後面探頭探腦的看著,眼珠子更是不時轉動著,所有的事情都與那天他聽到的差不多,單看後面琳嬪會如何選擇,待得這間事了他便立刻去向貞妃娘娘稟報,他心里頭想的入神,全然不見清如旁邊的子矜不時瞅他一眼。

清如思索了一會兒對妗云道:“不論你選擇哪條路都不會牽連到露兒,她還是可以依然做她的宮女,如果她願意的話,本宮也可以收了她,讓她在本宮身邊做事如何?”

“好!”妗云點著頭道:“那就多謝娘娘了,妗云來世定當做牛做馬以報娘娘恩德。”接著她轉頭對還在哭泣的露兒道:“你以後就好生跟著宛妃娘娘,我相信她一定會好好待你的,絕不會委屈了你。”

露兒不停地搖著頭道:“不,露兒要跟在主子身邊。哪里都不去,主子您別不要露兒,求求你了。”

“傻丫頭。我並沒有不要你,只是這黃泉碧落又不是什麼好地方。何苦讓你去呢,沒必要為了我一人再拉你下水。”

說完這些,妗云擦去眼角的淚水慢慢站了起來:“宛妃娘娘,常公公,妗云決意選第二條路。還望你們成全。”

常喜為她的決絕駭了一跳,徒然地勸著:“娘娘,你再考慮一下,這死可不是什麼好玩地事,命沒了就什麼都沒了,您何苦要跟自己過不去呢。”常喜一邊說一邊不停地瞅著清如,原以為她也會幫著勸,哪知她只是一昧的冷眼旁觀,半分要勸的意思都沒有。這樣地清如不由讓常喜茫然,聽皇上的意思,這主意原本就是由宛妃出地。她還很有信心的說琳嬪定然不會尋死,可現在情況與她說的完全不同。難道她就一點兒都不吃驚。一點兒都不著急?

“常公公您不必再勸,妗云既然說出口就必然已經想清楚了。還望您成全。”妗云坦然的說著,臉上,眼里,不見有一絲半分的害怕在其中。

“可是……”常喜還待要再說,卻被清如阻止:“常公公,既然琳嬪心意已決,我等再說出沒用,就遂了她地意吧,小江子。”

聽到清如召喚自己,小江子趕緊端著盤子上前:“奴才在!”

清如一指盤中的幾件東西道:“琳嬪,這是皇上賜下的東西,你在其中隨便選一樣吧,本宮和常公公會在這里送琳嬪你上路。”冷冰冰的言語從她嘴中說出,與她話一樣的是她的眼睛,一樣的冷,饒是常喜在宮中經多了事,看到這樣的清如還是有些寒顫,要不是知道那毒酒中放的不過是迷藥,他甚至要懷疑起宛妃是不是存心要置琳嬪于死地,畢竟琳嬪千不該萬不該,不該長得像先皇後,宮中不知有多少人視她為眼中釘。

妗云怡然無懼地點著頭,然後走到小江子面前,纖長嫩白的手指在那條無瑕的白綾上停留,生是清白之軀,死亦是青白之軀,唯有這白綾能表她心吧,許郎,今生我們無緣,妗云先行一步,奈何橋上我等著你。

常喜眼瞅著不好,皺紋叢生地臉上浮起一絲驚慌,這要是讓琳嬪選了白綾,上吊自縊,那可就是真死了,到時候皇上怪罪下來,他就是有一百個腦袋也不夠砍,這可怎麼辦,無奈之下,他將求救的目光投向了清如,希望她趕快出言阻止。

至于另一邊全然當在看戲地小江子可沒他那份擔心了,他甚至巴不得琳嬪快拿白綾上吊呢,如此一來可就是真死了,不像用迷藥那般昏迷了,而這樣地話貞妃娘娘知道了一定會很高興的。

小江子只想著好地地方,卻不想,如果琳嬪真的死了,他們在場的幾個人都逃不出福臨的怒火之外。

沒有讓他們久等,清如在妗云拿起白綾沒多久,但裝作無意地道:“本宮聽說上吊而死的人會特別恐怖,而且在死前會感受到很難受的痛苦,匕首也是,雖紮了胸口,血流了滿地,可一時半會兒卻又死不了,只會疼得半死。”聽到她的話妗云不禁又猶豫了,所有的人,特別是女人,都希望自己死的時候能死的漂亮一點,畢竟有許多人將容貌視做比生命更珍貴。

子矜適時的插話進來:“小姐,那麼那瓶毒酒呢,也會很痛苦嗎?”

清如瞄了低頭不語的妗云一眼道:“那倒不是,那瓶酒雖然毒性很烈,但有一點好,就是沒有痛苦,只要喝下去馬上就會沒有痛苦的死去,而且容貌就與生前一樣,比那白綾與匕首不知好了多少。”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五章 險中求勝(1)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五章 險中求勝(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