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五章 險中求勝(3)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五章 險中求勝(3)

妗云不知道她為什麼要告訴自己這些,但既然知道那毒酒能讓自己毫無痛苦的死去,她不禁將白綾放回了原位,子矜見狀不待清如吩咐,閃身到小江子旁邊,執起酒壺倒了一杯在空的酒杯中,琥珀色的液體在杯中流轉,給人一種詭異妖豔的美感,正是這麼一杯小小的酒,卻可以決定著一個人的生死。

妗云顫抖的拿起了那杯酒,盛滿的酒在晃動中灑出了些許,常喜在看到她拿起酒杯後不禁偷偷松了口氣,而小江子則恰恰相反,眼中閃過失望之色。

“主子不要!”露兒一把拉住了妗云已經湊到嘴邊的酒,只差一步她便不能回頭,露兒泣不成聲地說著,雙手死死拉住妗云:“主子不要,您再想想,奴婢求您了,您再想想,這一喝下去可就是往黃泉走去了,主子您真的要扔下奴婢嗎?”

不管露兒千般哀求,萬般乞求,已經打定主意的妗云豈會因此而再改變:“死有重于泰山,有輕于鴻毛。我的死未如泰山之重,也未有鴻毛之輕,但至少維系了我心中的信念,那便夠了。”

說完這些,她便一下掙脫了露兒的牽扯,飲盡了杯中的毒酒,所有的人都冷眼旁觀,任由她將酒飲入口中。

眼見這一切無可避免,露兒哭的更傷心了,而在她的哭聲中,妗云也慢慢閉上了眼睛,美麗而哀慟的雙眼終于可以安靜的閉起來了,不用再睜開來了,也不用再看這個她根本就不喜歡,根本就不想呆的後宮了,這一切。真好……

許郎,我在奈何橋上等你,你可千萬不要忘了妗云。千萬不要!“主子!主子!”任是露兒再是撕扯著喉嚨哭喊,妗云也不會醒了。真的如清如所說,沒有任何地痛苦,就像睡覺一樣,只是這覺一睡再也不會醒來了,而世間的呼喚她也再聽不到了。

常喜歎息著搖頭。真想不到這位琳嬪性子如此剛烈,甯死不從,幸好皇上賜的是迷藥,否則這真毒酒一來,可是大羅神仙也救不回來了,他上前將露兒拉起道:“你先別哭了,你家主子沒有死,她只是昏過去了。”

“你胡說!”露兒抬起哭花地臉說著:“主子連呼吸都沒有了,你還說她只是昏過去你騙誰!”

常喜被她這話嚇得雙目圓睜。失聲道:“什麼?呼吸沒有了,這怎麼可能,明明酒壺里下的只是迷藥而已。.wap,16K.Cn更新最快.哪會死,是不是你……”本來常喜想說她是不是弄錯了。可這句話無論如何都卡在喉嚨里說不出了。因為他自己親手在妗云地鼻下探了好一會兒,確實沒有呼吸。一些些都沒有,就與一個死人一般,這……這怎麼可能,常喜頓時慌了神,怎麼會這樣。

那廂清如看到他們的神色,似也發現事情不對,趕緊詢問道:“常公公,怎麼樣了,琳嬪她要不要緊?”

常喜顫手顫腳的幾乎站不住,他艱難地回過頭來對清如道:“娘娘,琳嬪她……她……”連說了兩個她字,余下的話卻是怎麼也說不出

清如被他說的心急不已,催促道:“她到底怎麼樣了,常公公你倒是說啊!”

聽著她地話,常喜沒說話,露兒搶進來說:“你們在這里演什麼戲,我家主子已經被你們害死了,你們高興了,何必還在這里裝!”

“住嘴,你怎麼可以這樣跟我家娘娘說話!”子矜訓斥著露兒,不想露兒絲毫不怯,昂著頭道:“我就是這麼說了又如何,你們自己做的事難道還想不承認,反正主子已經死了,我也不想苟活在這宮里,你要殺就殺。”露兒此刻已經完全被妗云的死給逼急了,連自己對死亡的恐懼也暫時拋了一邊。

“琳嬪真的死了?”清如不敢相信的說著,只覺腿腳發軟人都快站不住了,其後不知想到了什麼,對小江子急匆匆地道:“快去找水來,把琳嬪澆醒,也許她真的只是昏過去了而已。”

小江子也被這一波又一波的變化給震傻了,原本不是說迷藥嗎,怎麼又變成毒藥了,雖然他巴不得琳嬪死,可這也太突然了吧,酒壺里下的明明就是迷藥,當初在殿外偷聽到地是如何,這次常公公說的也是如何,為何會……

還沒等小江子把東西放下出去找水,常喜已經垂喪著臉道:“娘娘,不必找了,沒用的,琳嬪是真地死了,就算澆再多的水也活不了。”

“這……這不可能”清如無力地反駁著,然當她自己把手探到妗云鼻下時,終于無奈地接受了這個現實,真的沒有了一絲呼吸地痕跡,而且她身體的溫度正在不斷下降,很快就會變的冰冷。

想到待會福臨知道這個事時的表情,清如不由打了個寒顫,可是事已至此追悔也無用,只是先想辦法查清楚,清如緊抓著子矜的手慢慢冷靜了下來,目光在已經沒有生機的妗云還有露兒等人掃過,最後停留在常喜地里:“常公公,這件事你也是一直看著的,很明顯琳嬪是因為喝了酒所以才死的,可是本宮當初向皇上建議的時候,明明說里面放迷藥,怎麼會突然之間變了真正的毒藥,並且害的琳嬪一命歸西?”

“老奴實在不知!”常喜急得快哭出來了,事情來的太突然,他一點心里准備都:“迷藥是皇上親自著太醫從太醫院拿來的,也是他親自下的,奴才只負責拿來而已,奴才敢對天發誓,絕對沒有動過里面一分一毫,更何況琳嬪與奴才無冤無仇,奴才也沒理由想法去害他啊,娘娘,您可一定要還奴才一個公道啊!”

清如皺眉而聽,沒有立即回答,反是她身邊的子矜冷笑道:“常公公。您這話里話外的意思難道是我家小姐動了酒壺不成,要知道這酒壺可一直是您和您手下的人端著的,我家小姐連碰都沒碰過。請問要怎麼做手腳!”她這話等于先一步堵了常喜地嘴,其實常喜剛才話里的意思只是想撇清與自己的關系。倒沒有說懷疑清如什麼地,但卻給子矜借題發揮,先行一步不讓他再說出來。

常喜愣了一愣,趕緊跪在清如面前道:“娘娘,老奴絕對沒有這個意思。老奴就是懷疑了任何人,也不敢懷疑娘娘您,還請娘娘還老奴一個公道。”

清如不悅地瞪了子矜一眼道:“就你話最多,常公公是什麼人,他豈會如此說本宮!”看子矜縮了頭不敢再說,她方扶起常喜道:“常公公務須驚慌,本宮並沒有責怪你的意思,而且本宮也相信你對皇上地忠心,你是絕對不會在這里面下藥的。”聽到這兒常喜心中總算松了一口氣。連連謝恩起身,待得他起來,清如再度說道:“可是子矜說的話也不無道理。那個酒壺從剛才起就一直就你和小書子小江子等人保管,本宮和本宮宮里的人可是連碰都沒碰過。現在這壺酒出了事。常公公,你說誰最有可能?”話點到就可以了。沒必須說的一清二楚,常喜也不是呆木之人,他自然知道自己指地是哪個。

任著常喜在那里想,清如指派了一個寒煙閣的宮女速去將此間的事稟報皇上,想到待會福臨的到來,清如的心怎麼也輕松不起來,妗云死了,福臨不知道會怎麼樣,是他們一起抓起來問罪,還是說查明真相?

除了去請福臨以外,還派了個人去將太醫院的太醫請來,雖然妗云已經無藥可救了,但太醫至少可以看出她是中了什麼毒而死的,不至于讓她死的不明不白。

正當清如吩咐著各人各事時,原本低頭思索的常喜突然揮起一巴掌打在小江子地臉上,這突如其來的重擊把小江子打的發了瞢,不明白自己怎麼就挨打了,他捂著臉頰委屈地道:“常公公,奴才犯了什麼錯您要責罰奴才?”

常喜不解氣地寒聲道:“你還敢問我,正如宛妃娘娘說地那樣,這酒壺一直都有我和你看著,而又一直端在你的手里,說,是不是你往酒壺里放了什麼東西,害死了琳嬪娘娘?”

小江子只覺萬分地委屈與害怕,怎地這事會繞到自己身上,是,他是很想琳嬪死,可是再怎麼樣他也不敢私自下藥毒害嬪妃啊,這是要砍頭的大罪,他顧不得疼痛跪下叩首道:“常公公,奴才不敢,奴才就是問天借了膽也不敢做這等大逆不道地事,奴才真的沒有,也許……也許……”他拼命的絞著腦汁,想為自己開脫罪名,終于讓他想到了一個:“也許是小書子放的呢,常公公,當初可是他隨您到延禧宮的,說不定他在路上的時候就偷偷放了,然後再借故肚子疼,讓奴才頂了他的位置,好把罪名陷到奴才身上。”他和小書子是一道進宮,一道在常喜手下做事的,也差不多有五六年了,然現在在這個生死關頭,他毫不猶豫的把小書子給扔了出去,希望自己能借此躲過一劫,人貪生怕死的本性,在這一刻暴露無疑。

哪想常喜根本不將他的話聽在耳里,反而破口叫罵道:“你個狗奴才,自己做了事還要冤枉別人,不錯,這盤子小書子是端過了,可是那陣子,我一直有看著他,他根本不可能下藥,倒是你,剛才你一直走在最後面,肯定是你做了什麼手腳,不要以為我沒看到就沒事,等會兒皇上來了,我看你怎麼交待,還不如趁現在就給交待了。”其實常喜也是在嚇唬他,不論是小書子還是小江子,他難免都有沒顧到的時候。

“奴才,奴才真的沒有!”小江子真的要哭出來了,原以為這是個能向貞妃領賞的好差事,沒想到現在卻成了要命的差事,宛妃娘娘位高權重,常公公又是皇上貼身的人,只剩下他一個命賤的,現在他們聯合起來對付自己,說不定待會兒自己真的要把命賠在這里了,這可怎麼辦。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五章 險中求勝(2)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五章 險中求勝(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