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五章 險中求勝(6)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五章 險中求勝(6)

這一天連夜准備了琳嬪的喪事,清如親自操持,而在內務府任職的小祿子得知消息後也立馬趕過來幫著清如准備所有的事,有了他的幫助辦起事來方便多了,待得天亮琳嬪已經躺在黃楊棺木中了,但並沒有封棺蓋。

第二日,福臨的旨意便到了,由于琳嬪是一入宮便冊嬪,其規格本身就已經高他人諸多,所以這一次沒有再追封,僅僅是加了諡號,為:琳悅!

在對外的宣布時,只說妗云是突然染病,禦醫在多方設法後,依然不治身亡。另外福臨還下旨對其家族進行了一定的封賞,以償其損失。

妗云生前與宮中的人並無什麼來往,所以她的突然離世除了貼身的侍女露兒以外,基本沒有什麼人為其傷心,最多只是例行的來祭拜一下便走,至于清如則因為福臨的旨意在,所以她一直守在寒煙閣中不曾離去,而原本恨清如與福臨害死了自家主子的露兒,竟沒有再糾纏不休,只是一個勁的在靈前痛哭,哀泣主子的早逝。

第二日晚便到了封棺的日子,原本這封棺一事有專門的宮人負責,然清如憐惜露兒思主之情,欲讓她多看一會兒琳嬪的遺容,便遣了那些宮人,只說這事由她宮中的人負責便行,雖這事與宮里規矩有所相違,然看在清如是皇上最寵信的妃子,又得了許多金銀的份上,那些宮人無聲的退下了。

深夜,再無人來拜祭,一些守靈的人也被清如以各種借口遣了下去,整個裹于白裝中靈堂里,只剩下露兒和清如以及清如貼身的心腹幾人。當外面敲響三更的時候,每一個人地神色都凝重起來,連清如也不例外。一個個全都目不轉睛地盯著棺木中沒有生機的琳嬪,他們在等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安靜停在那里的棺木里,突然傳出了一聲像女人歎氣地聲音,要不是在場的幾人都有心理准備,都要被這聲給嚇破了膽,雖然如此。但還是忍不住有些戰戰兢兢,尤其是綿意,素來膽子不大地她在聽到這聲響的時候整個人都跳了起來,幸而湘遠在一邊緊緊握了她的手。.16K小說網電腦站6K.CN更新最快.

清如定了神後,朝露兒看了一眼,露兒心領神會,緊了神往棺木的方向走了幾步,探頭而望,只這一看。頓時淚如雨下,她回過神來朝清如他們不住的點頭,那模樣。分明是喜極而泣,看到她這樣地表情。所有人包括清如在內都松了一口氣。這件事最重要的一環終于沒出錯。

妗云只覺自己好象睡了很久很久,一直在黑暗中徘徊。但是又找不到出口,原以為這就是地獄了,哪知突然間她又覺得眼前出現了一絲光亮,睜開眼,卻見到了哭花臉的露兒,無比的驚愕,張嘴吐出恍如隔世的聲音:“露兒,你怎麼會在這里,難道連你也死了嗎?”

露兒一邊抹眼淚一邊搖頭:“不是啊,主子,露兒沒死,您也沒死,我們都還活著。”

聽著露兒的話,妗云只覺好荒謬,怎麼可能沒死呢,是皇上親賜的毒酒,也是她親口喝下的,當場便氣絕身亡,如何可能還活著,可是看著頂上的所見地一切,確是寒煙閣的擺設,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清如聽著妗云的話,心知其一時間還很難接受死而複生地事,逐對露兒道:“把你家主子扶起來,咱們要做的事還有很多,不能在此多加耽擱。”

聽到清如地聲音妗云只覺更加地離奇,同時也更證明自己尚在陽間,被露兒扶起後,她直愣愣地盯著清如:“為什麼?為什麼我沒死,不對,我記得我當時是真的死了,為何……”她低頭看看自己地手,那確實是實質的手,有感覺有溫度,不像死後魂魄一般的飄渺。

清如但笑不語,反是她旁邊的露兒欣然道:“主子,你是真的沒有死,當時宛妃娘娘放在酒里的是秦太醫專門研制出來,一種讓人假死的藥,吃了這種藥,可以在一天的時間里,讓人如同真死一般,全身冰冷,甚至于沒有呼吸沒有心跳,現在藥效過了,主子您自然就蘇醒過來了。”接著她又感激地看了清如一眼繼續與妗云說道:“主子,我們都冤枉宛妃娘娘了,她並沒有任何想害你的心思,反而是想幫你!”

“幫我?”由于剛蘇醒過來,妗云的腦子還處于一片混沌,對于露兒說的話未能全懂,只覺這一切都是如此的匪夷所思。

清如側目示意綿意過去與露兒一並將妗云從棺木中扶出來,畢竟坐在那里說話總覺得有些不自在,看妗云出來後她方道:“其實我欺騙皇上設這個局,其目的並非為了置你于死地,而是要幫你,從某個方面來說,你和我很像,所以幫你就像在幫我自己一樣,你不是一直很想出宮去與你的許郎團聚,雙宿雙棲嗎,這個心願本宮可以助你達成!”清如的話里流露出無比的信心,讓每一個聽到的人都無法對她的話產生懷疑。

“你要怎麼幫我?我能出宮嗎?”妗云雖然忍不住要去相信她的話,可理智又告訴她這是不可能的事,一日為妃,終身為妃,即使死也要葬在皇陵中。

清如拂發笑道:“以前不可以,現在卻可以了,你已經死過一次了,就代表你可以與現在這個身份徹底告別,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遨游天下,笑傲紅塵,但是同樣的,你不再是喜塔臘妗云,你再也不能回家,更不能讓你的家人知道你還沒有死,你能做到嗎?”

至此妗云終于清楚的知道了,眼前這個深宮中的女人,真的要幫自己,幫她擺脫琳嬪的身份,讓她可以與許郎偕首一生,可是……她為什麼要這樣幫自己,于她又有什麼好處呢?

當清如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淡淡的笑了,云淡風輕的笑,凝望著外面漆黑如墨的夜空,她的心仿佛又回到了那撕心裂肺的一天,淡漠的聲音從她飽滿的嘴唇逸出:“在本宮的心中,一直有一個未完成的願望,而終其一生這個願望是永遠都無法實現了,所以本宮希望,可以由你來替本宮實現,承載著這個願望遠走高飛,不為紅牆青瓦所困。”

清如的話妗云並未全部聽懂,但大致能夠聽出,在她的心里有著一個永遠無法補全的傷口,而自己的情況讓她起了憐憫之心,是以才會不計所有的來幫她。

妗云知道那是清如心中的禁忌,所以聰明的沒有再問下去,只是盈盈拜,眼中淚光閃閃,哽咽著聲叩首道:“娘娘的大恩大德,妗云沒齒難忘,妗云代自己和許郎謝娘娘,請娘娘接受我二人三拜!”不顧清如的阻止,妗云執意拜了三拜後才起身。

正當這時,外面傳來兩聲布谷鳥的叫聲,湘遠聽了湊近清如道:“主子,小福子傳來信號,想必他那邊的事已經辦妥了,咱們這里也應該快些准備了。”

清如微一點頭,對站起來的妗云道:“琳嬪,本宮先前已經按著露兒的描述派人出宮去找許公子了,現在已經找到,他就在宮外等著你,你快些換了太監的衣服,隨本宮走,到時候本宮自有辦法送你出宮門。”

“許郎真的就在宮外?”乍聞這個喜訊,妗云驚喜萬分地叫了起來,就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全然忘了危險,露兒在一旁嚇得不顧主仆有別,一下子伸手按在妗云的嘴上,生怕會有外人聽了去,雖然這附近的人已經讓清如遣散了,但在宮里總歸不是那麼放

看到露兒緊張的模樣,妗云才意識到不妥,拉下露兒捂在她嘴上的手,壓低了聲再次問清如:“娘娘,您剛才說的都是真的嗎?”

“這個自然,本宮沒必要騙你,本宮既然決定要幫你,自然會幫到底,但是你聽好了,你與許公子相逢後,必須馬上離開京城,走的越遠越好,千萬不要再回來,否則讓人認出你,就會後患無窮,到時候出事的不止是你們,還會連累本宮,你千萬要記住!”清如再三叮嚀著,見妗云記下後,一旁的子矜將捧在手里的太監服遞給了妗云,讓她去後面換上。

待妗云換好衣服,盤好頭發出來後,清如又從湘遠手里接過一個小包:“你已經不能回家了,身上又沒什麼錢,所以本宮給你准備了一些,這里面都是些金銀珠寶和銀票,你們到了一個沒人認識的地方就用這些錢做個小生意什麼的,應該是夠了。”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五章 險中求勝(5)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五章 險中求勝(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