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五章 險中求勝(7)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五章 險中求勝(7)

除了說謝謝以外,妗云真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含淚將東西收好後,隨著清如出了門,小福子守在外面,看他們出來立馬回話道:“主子,一切均已按您的吩咐備妥,現在也到了衛忠和衛武換崗守神武門的時辰。”

“知道了,你在前面帶路。”清如正欲行,忽又想起了什麼回首道:“這麼多人別都跟著去了,否則容易引起他人的懷疑,特別是露兒,你更不能去,這樣吧,子矜,湘遠,你們兩個陪露兒一起留在這里,不論誰來都不許進內,知道嗎?”

“等等”妗云帶著幾分迷惑插了話進來,指著露兒道:“你不跟我一起走嗎?”她先前一直以為露兒會隨著她離開,哪知現在看來並不是那麼回事。

露兒年輕的眼眸中飛快的掠過一絲痛苦,然後笑道:“主子,對不起,露兒就不隨您去了,宛妃娘娘已經答應收留露兒在身邊了,所以還是留在宮里。”

妗云只覺好生奇怪,露兒與自己一起長大,從來不肯離開自己,怎麼這次突然轉了性,不過這也太快了些,她還欲在說,清如卻不願她繼續問下去,出聲催促道:“琳嬪,這是露兒自己的選擇,你就不要再說了,何況露兒跟著你與許公子一起在外面流浪也不是一回事,你放心,等將來有機會,本宮一定會替露兒指一門好的婚事,不會讓她受委屈的。”

連清如都這麼說了,妗云就算不舍也只得舍了,欠身道:“既然這樣,那就有勞娘娘了。”在她低下身的瞬間,清如的臉上露出些許無奈。而露兒更是咬住了嘴,使勁不讓哭聲逃出。穿越在宮牆夾道中,借著黑夜的掩飾。他們順利來到了神武門前,期間也遇到過幾撥人。或是值夜地奴才,或是巡視的侍衛,他們見是清如趕緊跪下請安,並未多看,而妗云又是一身太監服。與往常的模樣大不相同,所以若不細看,只會認為她是一個小太監。

衛忠和衛武眼力不錯,遠遠就瞧見清如幾人,齊身請安,低身道:“奴才見過宛妃娘娘,娘娘吉祥。.1^6^K^小說網更新最快.”

“都起來吧,你們都是本宮所信之人,不必多禮!”旋即拉過妗云對他們道:“外面地事都已經准備好了。小福子已經讓人乘了馬車在城門內等候,雖然現在城門已經關了,但你們是大內侍衛。只要出示了腰牌,守門的應該不會阻攔。若然實在不行。就將那些人統統給打暈了,總之千萬不能耽誤出城地事。”

衛忠衛武都表示記下了。他們中的其中一個會護送妗云離開紫禁城,一直到與許公子的馬車會合,然後送出城門為止。

臨行前,清如忽而叫住了妗云:“將來如果有機會,你們就代本宮到揚州去看看,看看那里的煙雨是否依然如以前那般的朦朧。”說這話地時候,她的神色既傷心又感慨,宋陵的故居,她這一生都沒機會再去了。

妗云猜測其在揚州一定有一段難忘的往事,否則不會如此牽掛,逐回道:“娘娘放心,妗云一定會去那里瞧瞧。”

“那就好,快走吧!”清如看她應下後,不欲她再多耽擱,畢竟在宮里多呆一分危險就多一分。

衛武留下來繼續守著宮門,衛忠則帶著妗云翻身上馬,往那城門所在的地方快速奔去,滾滾塵土在馬蹄下飛揚。

清如一直在後面看著他們,直到看不到為止,而她也長長的松了口氣,只要一出宮門,就不會再有什麼大事了,以後的事要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現在在宮里她還有另一件事要辦!

“回寒煙閣。”清如扶著湘遠的手說出這一句話。

“是!”湘遠地面色是沉靜的,是無波的,同樣也是沉重地。

走著與來時一樣的路,只是人少了一個而已,天上地明月不知為什麼原因藏進了云里。

剛一回到寒煙閣,一直在里面苦苦等候地露兒立時跑了出來,焦急地道:“娘娘,我家主子已經走了嗎?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吧?”“你放心,本宮已經著人將她送去與許公子團聚,很快他們就會離開京城了,你不必擔心,倒是你自己的事……”清如停了一下,似有所不忍地道:“你可以再想一想,空棺材雖然麻煩一點,但並不是沒有解決地辦法,沒必要搭上你一條命來充數,這樣你家主子要是知道了,心里肯定會不安的。”

露兒跪下含淚對清如道:“娘娘,您對我們的大恩,露兒真不知要何以為報,若不是有你,我家主子遲早會死在這宮里,您幫我們的已經太多太多,露兒雖然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奴婢,可是也知道知恩圖報的道理,沒有尸體的棺材就算釘起來了,抬的時候也會被人發現,到時候如果連累了娘娘,那就真是莫大的罪過了。露兒從小受主子大恩,現在就當是露兒將命還了主子,娘娘不必為露兒不忍,何況主子遠在宮外,根本就不可能再知道宮里發生的事,現在露兒能為主子,為娘娘做點事,是露兒的造化,請娘娘成全。”說著她的頭磕在了地石上,發出一聲輕響。

“難得你有這份忠心,罷了。”看她主意已定,清如不再多勸,從懷中取出一個小瓶子道:“這是真正斃命的毒藥,你吃下去後不會有多少痛苦,這也是本宮唯一能為你做的了。”

露兒叩首謝過,將瓶中的藥一飲而盡,果然不多時,便嘴角流血而亡,這才是真正的毒藥,與妗云當時所服的不盡相同。

看露兒無救之後,清如著小福子幾人給她換上適才妗云換下的衣服,然後將其抬入棺中,雖然衣服相同了,但容貌畢竟不同,不過幸而這棺蓋是他們自己釘,否則還真不好辦。

待得做完這所有的一切後,清如渾身好象被抽干了力氣一樣,癱倒在椅子上,終于算是辦成了,一切尚算順利,閉了眼,清如在心中默默道:宋陵,謝謝你,我可以放心了,妗云和許公子可以快快樂樂的生活了,就讓他們的幸福來沖淡我們的悲哀吧!

計劃是如此的完美,是如此的順利,沒有多少坎坷與曲折,也許真的是宋陵在天有靈,保佑了清如吧,至少她沒有因為這件事遭受到福臨過多的怒火。

妗云的棺木順利下葬,沒有人知道里面躺著的已經是另一個人,也沒有人知道真正的琳嬪已經遠走高飛,這個秘密埋在了清如的心中,一直埋著!

露兒的失蹤也沒有引起什麼注意,畢竟在宮里經常會有太監和宮女失蹤,失蹤的人多了也就習以為常了。

宮中的人更多的是關注活著的人,對死了或不見了的人他們是沒有多大興趣的,因為只有活著的,才會有威脅。

在另一邊,沒有責備並不代表福臨沒有生氣,他始終在意清如看似無害的計劃害死了琳嬪,害死了這個他一心想得到的女人,所以他開始冷落清如,每夜或召幸貞妃等人或召幸新入宮的那幾位嬪妃。

新入宮的幾位貴人和常在,分別都晉了位,反正宮中嬪位空余甚多,所以一下子就晉了三位嬪,另兩人則晉了貴人之位,三位嬪妃的封號分別是:謙嬪,惜嬪,和嬪。其中以謙嬪最為受寵,她初入宮時不過是常在,卻在短短時間內晉了嬪,據說是因她為人謙遜有禮,親切和善,所以得福臨另眼相看。

如今九嬪之中已經有了六位,除了這三位以外,還有燕嬪,昭嬪,陳嬪。

然這所有人的風光都掩蓋不了身懷六甲的月凌,洛貴嬪,誰都知道這個貴嬪不過是個過度,一旦她生下皇子,必然會封妃,可是想在這深宮之中平安生下皇子,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月凌盡管聰慧,然說到底,還是經驗不足,她能不能像曾經的佟妃那樣,避過災劫呢?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五章 險中求勝(6)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六章 隔亥(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