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七章 祝壽(2)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七章 祝壽(2)

瞧著她那急切的身影,清如默然相望,而雪地里,卻突而有了轉變,玄燁一下扔了雪團,不再打雪仗,轉而去爬梅樹,瞧他那樣應是想要去抓梅花,他這大膽的舉動可是將小福子幾人給嚇得不輕,一個個圍著樹站成一圈接著,生怕他一個不小心掉下來。

所幸玄燁自小習武,身子又靈活,所以不僅不曾摔下,而且還順利的折了一枝長在最頂端的梅花,漱漱的雪隨著他的動作從梅花上掉落,玄燁拿了折下的梅花快速的從樹上爬了下來,然後越過小福子等人,一路小跑跑到了清如的屋里。

清如驚:“玄燁你怎麼不在外面玩了,冷了嗎?冷了的話就快過來烘烘。”

玄燁沒有跑到炭盆邊,而是在清如的身邊停下,舉了手里的梅花給她道:“額娘,這個給你。”

為他的話所驚愣的清如呆呆的盯著玄燁,連遞在手邊如雪潔白的梅花都忘了去接:“你剛才叫我什麼?”

玄燁似也有些發愣,因為剛才他完全是順嘴叫出來的,要不是清如提醒,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居然叫了她額娘,但是這聲“額娘”叫出來後,他就不想再改口了,其實在他的心里早就將其視為額娘一般的親。

“我……”玄燁低頭轉著還捏在手里的梅花,在好一陣後才抬起頭,睜著那雙純淨似水的眼睛道:“我不想再叫你姨娘了,我想叫你額娘好嗎?”小孩子的心都是直直的,所有的喜怒哀樂他都會說出口。

驚喜來地太快,以至清如一下子有些反應不過來,直到良久後她的唇角才漸漸彎起。一直彎到最圓的弧度:“當然可以!”只這四個字,她地眼淚就再也忍不住流了出來,這聲額娘。她等了好長的時間,只以為自己不會有機會聽到。

小小地手替清如撫去臉頰上的淚水。玄燁就如一個小大人一樣說道:“額娘,以後你永遠都會是我的額娘,玄燁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就是皇阿瑪要欺負你玄燁也不同意,總之玄燁一定會好好的保護額娘。..額娘你不要再哭了!”

“額娘只是太高興了所以忍不住,好,額娘聽玄燁的話,不哭了。”越是這樣說,眼淚就掉地越凶,她都已經很久沒再哭過了,這一次卻為了玄燁的一句話流淚不止。

玄燁很乖的沒有說話,一直等清如自己將眼淚止住後才說:“那額娘這花你還要嗎?是我自己爬到樹上去折的。”

清如哪有不要之理,一下接過道:“玄燁送的東西。額娘哪會不要,額娘叫人找個空的花瓶把它插起來。”說著吩咐人將花瓶找來灌上水後,她與玄燁一起把那枝梅花插入瓶中。

“不過你下次可不能再這樣爬上去摘了。萬一要是摔下來怎麼辦,額娘會心疼的。”清如不放心的叮囑著。

“恩!額娘。那我繼續去玩了。”

“好。別玩的太久,等會記得把太傅布置地書給背了。知道嗎?”此時的玄燁正是愛玩的年紀,只要他別耽誤了功課,清如也不願束縛他太多。

玄燁輕快地應了聲,像來時一樣又跑了出去,不過他現在的心情明顯比來時要更好,一聲額娘不止消除了他與清如最後一分生疏,也讓他比以往更快樂,從此以後,他真正與其他地阿哥格格們一樣,是有一個有娘地孩子了。

清如看著他跑出去,含在眼里的淚水,差點又要掉下,真是個懂事地好孩子,難得佟妃能有一個如此懂事的孩子。

當初她的孩子如果沒有流掉的話,現在差不多有半歲了,修長的手指劃過眼角,收住那將落未落的淚水,往事已矣,追悔無用。

這樣的心想著,突而心思又轉回到綿意身上,瞧著這些日子,每每說到秦觀時她都心不在焉的樣子,看來她是真喜歡上秦觀了,上個月就想著要幫她探探秦觀的口風,可總也找不到機會,這種事不宜長拖,否則易生變故,想到這兒,清如決定要好好與秦觀談談,逐派人去請了秦觀等秦觀到來的時候,已經是晌午時分,由于清如沒有說要看病的話,所以秦觀未曾帶了藥箱來,他到延禧宮的時候,一眼便瞧見玄燁以及陪他一起玩耍的眾人,他先向玄燁見禮請安,然後才與小福子等人頷首相對,由于他來這里的次數多,所以與眾人都已經十分熟悉了。

“秦太醫,是主子叫您來的嗎?”自秦觀出現後便站停的綿意,此刻站在玄燁的身後說著話,若是仔細看,便會發現,在她的眼中隱藏著些許喜悅。

秦觀也瞧見了綿意,噙笑點頭道:“綿意姑娘,是娘娘叫我過來,不知是所謂何事?”他的眼神不若綿意的喜悅,更多的是清淡無波,看不出他對綿意是否有與他人不同。

小福子在側嘴張了一下,還沒來得及說話,綿意就再度回道:“這個我們也不知道,不過主子請您來一定是有事了,不如讓奴婢領您進去吧?”

秦觀搖首道:“不必勞煩綿意姑娘了,他會領我進去。”他指的是去宣他過來的那個宮人。

綿意見狀點頭不再說話,從她垮下的臉上不難看出失望之意,一直旁觀的小福子似明白了什麼,待秦觀走遠後,用手肘捅了一下綿意道:“喂,你該不會是喜歡上秦太醫了吧?”

綿意不想會被他看出來,她還以為自己掩飾的很好呢,驚跳了起來嗔道:“你胡說些什麼,再要亂說看我不打你。”

看了她的反應,小福子更堅信自己的懷疑了,掩嘴偷笑道:“你別不承認,就你那樣,我看出來還算晚的了呢,我猜啊,說不定主子早就看出來了,這次召秦太醫來,就是為給你說媒的。”他只是隨口亂說,不想卻正好說到了點子上,也算是歪打正著吧。

綿意被他笑的整張臉如火燒一樣,追著小福子就要打:“你個口沒遮攔的家伙,當著三阿哥的面也敢胡說八道,看我不打死你。”

一個逃一個追,小福子自然不可能讓綿意追到,只嘻嘻哈哈的逗著她玩,而玄燁在一邊則看的高興,他不太明白剛才他們說的是什麼意思,只覺綿意臉紅的樣子,還有追著小福子打的樣子特好玩,所以不僅不說什麼,還在一邊使勁的拍手叫好。

再說秦觀入了里面後,先向坐倚在窗邊的清如跪請問安:“微臣叩見娘娘,娘娘吉祥。”

“秦太醫請起。”清如坐在那里虛抬了一下手,待得秦觀起身後又對宮人道:“給秦太醫看坐。”

宮人立時端了一把椅子來給秦觀坐,秦觀推辭不過只得坐了:“不知娘娘突然宣召微臣來所謂何事?”一般人宣太醫都是只為看病,再不然就是有事相商,可是看宛妃的樣子,不像生病,應該是有事吧。

清如微微一笑道:“秦太醫不必緊張,本宮此將召你來,確是有些事,不過不急,對了,秦太醫,上次本宮叫子矜還有綿意給你送去的東西,你可還喜歡?”

“娘娘賞下的東西,微臣自然喜歡,尤其是那管玉簫,真可說是萬中無一,不過有一件事還請娘娘恕罪,微臣已經將此簫送給了他人。”秦觀低垂了視線,平緩的聲音從他嘴里吐出。

不想他的話卻讓清如心里一沉,那把簫的名貴她當然知道,能夠讓他贈送這等物品之人,關系絕非一般,若是女人,只怕是他心愛之人,想及此,清如狀似不經意地道:“不知本宮能否知道,得秦太醫贈簫之人是何當神聖?”

秦觀並無隱瞞之意,爽快地道:“娘娘想知道自然是可以,微臣將這管玉簫送給了微臣的娘親,她對音律頗為精通,于眾樂器中又特愛簫,所以微臣便將此簫相送。”

聞得原來是送了他的母親,清如原先的擔憂悉數消失,她輕咳了一聲道:“本宮冒昧問一句,不知秦太醫可曾有娶妻?”這才是她今天叫秦觀來的正題,也是她所關心的事,若是沒娶親一切好說,綿意是她宮中的人,只要她同意便能將其嫁出去,並不一定要得到福臨的許可,現在最怕的就是秦觀已經娶親,這樣的話綿意那丫頭可就要傷心了。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七章 祝壽(1)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七章 祝壽(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