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七章 祝壽(3)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七章 祝壽(3)

今天更新四章,共計一萬兩千多字

“娶親?”秦觀一時未想到清如會問起這個,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待得定了神後方輕咳一聲答道:“回娘娘的話,微臣一直以來都以行醫救人為目標,所想的不過是如何精深醫術以救更多可救之人,至于娶親……微臣確實尚未想過。”

清如低頭一笑,如暖日里的陽光升起:“男婚女嫁是人生大事,每個人都要經過這一樁事,秦太醫年紀也不小了,該是時候要找了,就算你不急,難道你的父母也不急嗎?”只要秦觀尚未娶親或定親就好辦,一切都尚有可能,如今就看這秦觀是否會接受綿意了。

秦觀的臉上終開始泛起澀笑:“既是娘娘問起,微臣也就不隱瞞了,其實父母已經催過多次,只是都被微臣推搪了過去,實在是現在沒這心思,也沒有遇到一個能讓微臣傾心的人。”

“哦?”清如挑了柳葉細眉,紅唇微張,有著些許的驚訝:“看不出秦太醫也是個懂情之人,不似一般人那樣遵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是秦太醫身為禦醫,常年在宮中出入,難有在外閑適的辰光,要如何才能遇到你心目中認定的人呢,如果一直遇不到,豈不是要耽誤了你的終身大事?”

秦觀眼中閃過一抹出奇不意的落寞,醉心醫道,讓他在醫術日漸精深的同時也失去了很多,連自己的大事也給耽誤下來了,不過既要所得,那必要所舍,是他自己的選擇。怨不得他人。

“這種事非是微臣一人所能決定,微臣只能說一切隨緣吧。”說到這兒他轉言道:“娘娘今日特意將微臣召來為的就是問這事嗎?”從剛才清如問他有否娶親就覺得有些怪異,現在又無緣無故與他說起了這個。只怕其心中另有所圖,難不成是要為他做媒?

清如接下來的話證明了秦觀地猜想:“不錯。本宮今次將你召來為的就是這事,本宮……”既以知道了秦觀無婚亦無心愛之人,清如亦不再隱瞞:“本宮想為你做媒,不知秦太醫可願承情?”

秦觀心性淡泊,依她看來這樣的人若不愛上一個人便罷。一旦愛上了,便會死心塌地地去愛,只要綿意能收了秦觀的心,那她地下半生定然會幸福有依。.K.CN更新最快.

“做媒?”聽到猜想成了現實,秦觀失聲叫了出來,表情說不出的怪異,總算他經的事多了,而且天生冷淡,很快鎮定了心神道:“不知娘娘是要為哪家女子說親?”據他所知。索家只有娘娘一個女兒,而她的侄女現在才七歲,又定給了三阿哥。顯然不可能是她們家的人。

清如神秘地抿嘴笑道:“非是哪家的女子,而是本宮身邊的人。據本宮所知。綿意似乎很是喜歡秦太醫你呢,但不知秦太醫你對她又如何?”

“綿意?”秦觀顯然沒有想到會是她。還只道是哪家的閨秀,綿意他自然是認識的,也有所接觸,只是不多罷了,怎麼也想不到她居然會喜歡上自己,還真是出人意料,不過既得清如點破,再一聯想到最近綿意面對自己時那欲語還羞的樣子,一切自是了然于胸。

清如見秦觀久不作答,以為他是嫌棄綿意宮女的出身,面色不由沉了下來,也沒了適才的笑容:“怎麼?秦太醫是討厭綿意,還是說嫌棄她的出身?”

聽得清如誤會,秦觀連忙擺手道:“娘娘您誤會了,秦某雖不是什麼聖賢之輩,但也不是以外在家世看人地膚淺之輩,微臣只是乍聞娘娘的話,有些驚訝,反應不過來罷了。”

看清如神色稍霽後他續道:“雖然微臣與綿意姑娘接觸不多,但也看得出她是個不錯的好姑娘,既懂事又知禮,而且還有娘娘在一邊調教,絕對與普通女子不同,只是……”說到這兒,秦觀地神色為難起來,他心知這話說出極可能會得罪清如,但若是不說他又做不到:“只是秦某對綿意姑娘只有相識之緣,並無相知相守之情,更無攜手一生之心,所以還請娘娘恕罪。”

要他冒然娶一個自己並不喜歡的人他是無論如何做不到地,即使勉強娶了,以後也不會幸福,反而會因此害了綿意地一生,他雖對綿意沒有任何情意,但如他所說,綿意是個好女子,他不願惹她傷

“原來是這樣,那倒也怪不得你了。”聽了他一番話後,清如倒是沒了怒火,反而心有所諒,然她卻也不想這麼放棄,不想讓綿意的情意付諸流水,繼續說道:“你對綿意無意,本宮也不能勉強你,但這樣對綿意來說是不是有些不公平呢,她好不容易才喜歡上一個人,你卻連絲毫機會都不給她就否決了。”

“那娘娘地意思又是什麼?要微臣現在娶綿意姑娘?那是萬萬不能的!”秦觀既是無奈又是堅決,別人的話他可以不當回事,但清如的身份卻與眾不同,不僅是宮中的娘娘,又可算是他的救命恩人,怎麼著也不能隨口敷衍。

清如一時間也沒有什麼好主意,她靜淡的眸子中不停閃過各色光芒,最後終于停在一個似是而非的想法中:“本宮不會做勉強你的事,即使現在迫了你娶綿意,那她也不會幸福,不過本宮倒是有一個兩全齊美的想法,不知秦太醫是否願意聽聽?”

“娘娘請說。”秦觀頗有些好奇,他想不出在這之間能有什麼兩全齊美之法可行,總不成是讓綿意當了他的侍妾吧,綿意願意他還不願意,他秦觀要娶就要娶個全心全意相待之人,絕不讓她受半分委屈。

有一股寒風從窗子所開的縫隙吹進來,將屋內的暖和吹散了不少,清如側頭從窗縫中看到正給玄燁整理辮子的綿意,看來他們已經玩得差不多了。悠長的聲音如從天際垂下的雨絲一般,飄入秦觀的耳中:“本宮可以不要你娶綿意,只要讓她跟著你便行,本宮這樣做是希望在朝夕的相處中可以讓你對綿意產生情意,從而願意與她厮守終身,如果實在不行,你便要想辦法斬斷綿意對你的眷戀之情,讓她重新找一個愛她,而她又愛的人,你可以做到嗎?”

“娘娘,您這是在為難微臣。”誰說不是呢,斬斷自己的情絲都困難萬分,何況是斬斷別人的情絲,這根本就是強人所難。

“也許吧。”清如似笑非笑的看著秦觀:“是為難也是成全,如果你能與綿意有結果,這不是很好嗎,給綿意一個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機會。”

“就算是要給機會,也不用出宮跟在微臣的身邊吧,在宮里不也一樣嗎?”秦觀試圖讓清如收回她的想法。

“不一樣,留在宮里跟在本宮身邊,你們根本沒有相處的時間,你不會有機會了解綿意,而綿意對你就會如陷足泥潭一樣越陷越深。”說到這里,清如抬手順著耳邊的步搖慢慢撫下:“本宮確是有私心,那私心就是希望本宮身邊的人都能得到她們想要的幸福。”秦觀連續張了幾次口,但都未能說出話來,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他還能說什麼呢:“既然娘娘執意如此,微臣只能領命,不過微臣並不保證能斷了綿意姑娘對微臣的眷戀,若因此惹綿意姑娘傷心還請娘娘見諒。”

清如將長長的步搖拉到眼前,恍若是看那步搖,又恍若沒在看:“鳳凰總要浴火才能重生,不論結果如何,也總要爭取過才知道,本宮已經盡人事了,剩下的就要看綿意的造化了。”說到這里她著人去傳了綿意進來。

在等綿意進來的時間里,清如與秦觀都未曾說一句話,整個屋子靜悄悄的,只有偶爾炭盆里被燒得通紅的銀碳發出“噼噼”的輕響。

有時候人就像這碳一樣,在火里不停的被煎熬著,能有多少人受得過烈火的燒灼,又有多少人于烈火中不甘心的逝去。

正當清如暗思感慨之際,綿意到了,她進來後先是偷眼看了一下秦觀,然後才向清如請安。

她這個小動作並沒有逃過清如與秦觀的眼睛,清如只是心中暗笑,秦觀卻是一下子就坐臥不安進來,以前不知道時還不覺得什麼,現在被人一點破,怎麼想怎麼別扭,以後還要日日跟著他,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了。

清如讓綿意進來後,也不拐彎抹角,直截了當地道:“綿意,本宮找你來是有些事要說與你聽,你一定要想清楚了再回答,否則後悔了可沒藥吃。”

綿意奇怪地眨了兩下眼睛:“主子,您要跟奴婢說什麼?”

不等清如說話,秦觀先有些發窘地道:“娘娘,微臣還是回避一下吧,等您和綿意姑娘談好了微臣再進來。”看不出秦觀在這方面臉皮還薄得很,清如倒也不強留他,讓人帶了他去外側等候。

看秦觀出去後,清如方與綿意將適才的事統統說了一遍,當綿意知道清如是要將她嫁與秦觀時,臉紅的如火燒一樣,但嘴角隱隱可以看出笑的痕跡,然在得知秦觀于她並無情意時笑頓時垮了下來,臉也由紅轉白,蒼色如雪。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七章 祝壽(2)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七章 祝壽(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