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九章 晦暗不明(2)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九章 晦暗不明(2)

如此的清如是福臨以前不曾見的,沒有陌生,只有更喜歡,手指在清如的臉上一下下劃撫著:“傻丫頭,要是一直想著你的話,朕豈不是連朝也不用上了,就一天到晚和你粘在一起好了,如此一來,朝里朝外還不是要鬧翻天了。”

清如被他的話猛然一驚,從先前的放任中清醒過來,她怎的可以將這些也說出口,幸而聽福臨的口氣並沒有當真,否則只怕他現在便會冷下臉來,想到這兒,她揚起燦爛動人的笑臉道:“臣妾哪會這麼不懂事,只是和皇上鬧著玩罷了,哪想皇上居然當真了。”

福臨佯做生氣地道:“好啊,居然敢開朕的玩笑,看朕怎麼罰你,不許跑!”想去撓清如的癢癢,卻被她先一步逃開,福臨哪肯罷休,不停的追著她呵癢癢,清如一邊跑一邊笑,銀鈴般動聽的笑聲再一次在延禧宮回蕩開來,而這與上一次已經隔了數月之久!

在另一端的咸福宮中,月凌正發了不小的脾氣,懷孕再加上清如複寵的事,使得她的脾氣一日比一日差,而阿琳便成了發泄的對象,時常遭到一頓臭罵,阿琳越來越怕月凌,都快不認識她就是以前的小姐了,與之相反寶鵑在月凌面前卻極是吃的開,而且越來越得到倚重,早已取代了阿琳在月凌身邊的地位,先前幾次月凌訓阿琳的時候,她還會幫著勸勸,後來見阿琳越發不遭怠見,她也懶得勸了,只是冷眼旁觀,逐當看熱鬧了。就像這一次,月凌因為福臨一直沒來看她,憋了一肚子的火。逮到一件小事就將阿琳好生一頓訓,只訓得她掉下眼淚來。可是月凌還不解氣,罰她晚上不准吃飯才罷休。

“可惡!”月凌面帶不憤,絞著帕子在屋里來回走,寶鵑幾次勸她坐下歇歇她都不肯聽,反而大聲沖寶鵑埋怨道:“你說她怎麼可以這樣的無恥。借太後生辰的機會來耍手段,而且自那以後就一直把皇上綁在她的延禧宮,連見都不讓我們見,好像生怕我們會把皇上搶去似地。”刻薄的說話,怎麼看著都不像從前的月凌,難怪阿琳現在看到她戰戰兢兢,連話都不敢多說一句,生怕被責罵。

月凌說了一陣不見寶鵑答話,逐將話轉向她道:“寶鵑你倒是說說。宮里怎麼會有一個像她這樣地人,先前害死琳嬪不算,後來還想要害本宮的孩子。還好及時被本宮知道了,她才沒有機會得逞。原以為這回她該安安份份地在延禧宮過下半輩子了。.1*6*K小說網更新最快.可未曾想她又施妖法在太後面前來這麼一出,讓太後和皇上都為她所吸引。現在她得可意了,哼!我看她能得意到什麼時候!”

寶鵑靜待她說完後才上前道:“主子,您先別氣,不然容易動胎氣,吳太醫不是也說了嗎,要您好好養著,不可以生太大的氣,否則會影響胎兒的,再說了這樣的人也不值得您生那麼大的氣,宛妃現在不過是暫時風光罷了,您想啊,皇上冷落了她這麼久,現在驟然相處當然有些新鮮,等這新鮮勁過了,宛妃還不是和以前一樣,何況您以後生下了孩子,肯定會和她並肩齊坐地,您現在還是先忍忍吧。”

月凌想了一會兒,矣,別說,寶鵑說的還真是那麼回事,等新鮮勁過了,皇上肯定不會再老呆在延禧宮了,想到這兒,月凌頓覺舒服了很多,她這幾天首次有了笑容:“還是寶鵑你會說話,這些話本宮聽了可舒服多了,胸口也沒這麼悶了,像你這麼機靈的人,貞妃娘娘怎麼肯讓你來服侍本宮,要是本宮的話,可是絕對舍不得的。”

寶鵑倒了杯熱茶給月凌:“娘娘你太誇獎奴婢了,其實奴婢在哪里都是一樣服侍主子,以前是貞妃娘娘,現在是主子您,只要主子您喜歡,奴婢就一直服侍著您如何?”

“那敢情好,下次如果貞妃娘娘來討的話,本宮可是堅決不還了!”剛說完這句話就聽得外面有人道:“什麼不還給本宮啊?”聲落人到,卻是貞妃到了,她來月凌這里的次數多了,又熟悉得很,所以便沒讓下面的人稟報直接進來了,哪想剛一進來就聽得月凌在說自己,所以有了那一問。

月凌看到貞妃來很是高興,迎上去想要扶貞妃,哪想貞妃卻先一步扶了她:“本宮可不敢讓你扶,這要是萬一碰了小阿哥可怎麼辦,還是本宮來扶你吧。”說著不顧月凌反對便扶著她到紫檀桌前坐下,月凌現在雖然有四個多月的身孕,但在行動方面妨礙還不大。

坐下後,月凌略帶著些羞澀地道:“臣妾身子好地很,哪有娘娘說的這麼矜貴,娘娘這樣說實在是要讓月凌羞愧至極。”

貞妃含笑一並坐下:“你還沒告訴本宮,剛才在說本宮什麼呢?”她倒還記著這事,月凌聞言笑道:“沒什麼呢,只是臣妾在與寶鵑開玩笑,臣妾覺得寶鵑既機靈又懂事,很是不錯,想要一直將她留在身邊做事,所以才說,即使娘娘您來問我要,我也不還給您。”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本宮還以為是什麼呢,既然當初將寶鵑給了你,就不會再要回來,本宮可沒那麼小氣,寶鵑啊,那你就好好的留在洛貴嬪身邊服侍她,可不要丟本宮地臉。”貞妃平和帶笑的說著。

“請娘娘放心,奴婢一定會好好服侍貴嬪主子地。”寶鵑忙不迭地跪下答話,聽得她回答,貞妃微一頷首道:“那就好,你先出去吧,我與你家主子有些話要說,記得不要讓別人進來。”

“是!”寶鵑剛要出去,突然想到了什麼,趕緊止了步朝月凌的方向低了頭,看樣子似在等月凌發話,可不是嗎。她現在是月凌地侍婢,貞妃已經不能再命令她了,理應要等月凌發話。可是她現在聽了貞妃的吩咐卻下意識的要執行了,幸而中途想了起來。

月凌似未意識到其中地問題與不妥。見寶鵑止了腳步便道:“還站在那里干什麼,貞妃娘娘要你下去你就下去吧。”這次寶鵑才真的退了出去,並將門給順手帶上了。

“娘娘您有什麼話要與我講,連寶鵑也不讓聽?”月凌毫無顧忌的問著,在貞妃面前她從來不掩飾什麼。特別是在與清如徹底決裂後,而這樣地月凌,貞妃無疑很是滿意,聰明而單純的人比較容易控制。

貞妃心里想著,嘴里卻沒有遲疑:“寶鵑雖說是值得信任之人,但也不能什麼事都讓她知道,月凌你啊就是太相信人,也不知道防著點。”聽她地口氣似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思在里面月凌不好意思地低眉道:“如果是別人也就罷了,可寶鵑是娘娘您賞下來的人。定然不會有問題,哪還用妨著。”

貞妃聞言笑笑不再說什麼,月凌屋里先前放她所贈之水晶像的地方現在已經擺上了一只花瓶。花瓶里插著幾枝紅梅,淡雅舒緩的香氣充滿在屋內。她自然知道那水晶像是怎麼沒地。在摔碎的第二天,月凌就親自到她宮中去請罪了。坦言自己是被綿意所氣,失了理智,一時不慎才打碎了,當時她還安慰了幾句,讓月凌不必放在心上。

“娘娘您在想什麼?”月凌久未見貞妃說話,反而盡望著床頭的花瓶出神,不由得出聲相詢。

貞妃回過神來淡淡一笑,先是起身走到那花瓶處,輕撫著綻放伸展的紅梅:“沒什麼呢,本宮只是看這梅花好看,所以看出了神,你這是從哪里折來的,本宮記得你宮里好象沒這種梅樹吧?”

普通的一句問話,卻讓月凌面色微微一變,不過在貞妃回眸前已經恢複了正常:“這個臣妾也不知道,是阿琳折來放這里的呢,要不臣妾叫她進來問問?”

說著就要叫阿琳,貞妃制止道:“不必叫了,本宮也是隨便問問,咱們還是說正事吧。”

聽得她要說正事,月凌整了坐姿,一眨不眨地等貞妃說話,只聽得她說道:“月凌,宛妃現在已經再度複起,她是你昔日的好姐妹,不知你對此有何看法?”

貞妃不說還好,一說月凌就氣上心頭,恨恨地道:“我還能有什麼看法,她憑著當日在萬壽節上的幾個妖法,重新得回了皇上地注意,還賞了她手串,她現在正是得意的時候。”

“不!”貞妃出乎意料的搖起了頭,對猶自不解地月凌道:“宛妃所用的並不是妖法,而是計謀。”接著她便將如何引來千鯉朝佛地事說了:“至于白鴿地事本宮還沒想明白,所以不知該怎麼說,便本宮敢肯定她用的絕不是妖法,而是實打實地計謀本領,說實在的,她能想出如此辦法,還真是讓本宮刮目相看,佩服的緊呢!”

月凌卻是不服:“那又怎麼樣,她還不是走了取巧的門徑,只是太後和皇上不知道罷了,否則肯定有她的好果子吃。”又生了一會兒氣道:“娘娘,這便是您要與我說的事嗎?”

“那倒不是,本宮真正要和你說的事是:希望你能與宛妃和好如初!”貞妃說這話的時候無比認真,一點都不像在開玩笑。

“和好如初?”月凌艱難的從喉嚨間崩出這四個字,然後腦海里只有一個感覺,貞妃瘋了,怎麼可能,在經過這麼多的事後,她怎麼可能再與清如和好如初,她做不到!即使退一萬步講,她肯去示好清如也不見得會答應。

貞妃似乎早就知道月凌會這麼吃驚,所以她一些也不意外地道:“不錯,本宮就是要你和宛妃恢複以前關系,之所以要你這麼做,完全是為了你好。”

“為了我好?”月凌還是不能理解,只覺貞妃的話實在太讓人費解了,清如可是一個想要害她的人,怎麼與她和好還成了為自己好?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九章 晦暗不明(1)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九章 晦暗不明(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