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九章 晦暗不明(3)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九章 晦暗不明(3)

“是!”貞妃很肯定地道:“以前你與宛妃關系變僵後無所謂,是因為她不能威脅到你,可是現在不一樣,她有能力威脅到你甚至是我的地位,從她為太後祝壽的幾件事中可以看到她計謀城府都非常之高,只要給她機會,她就有一千種一萬種方法來害我們,特別是你肚子里的孩子!”說到這兒,她特意掃了一眼月凌的肚子,而月凌就像是被針刺了一樣,下意識的去捂小腹,緊緊的捂著,深怕遲一秒就會讓孩子受到傷害。

“她……她不會……不會有那麼利害,也不會有那……麼大的膽子!”月凌嗑嗑拌拌的說著話,雖然嘴里說不信,可煞白的臉色告訴著看到的人,她分明就已經信了。

“真的不會嗎?”貞妃揚起一絲諷刺的笑:“月凌,你別忘了,早在當初你與她翻臉之前,她就已經在鸚鵡面前不停的說著要你小產的話了,現在你與她反目成仇,她如何還容的下你,只怕過不了多時就要開始對付你了,而本宮就是她的下一個目標!”

“她……她敢!”月凌嘴硬的說著,腳卻不爭氣的抖了起來,貞妃也不著急,繼續說道:“她如何不敢,當初她能不知不覺的害死琳嬪,現在自然也能想著辦法對付你,她身處高位,卻沒有生下一兒半女,膝下雖有三阿哥,但到底不是親生,你說她如何容得下你,容得下你生下阿哥,與她分庭抗衡?!”貞妃此話針針見血,亦針針刺入月凌的心坎中,逼得她不得不害怕。

好一會兒她才鎮定了些道:“既然她這麼可怕。那為什麼娘娘你還要我與她和好?”剛問出沒多久,她忽得眼睛一亮急急道:“是了,娘娘你一定是要我與她重修舊好。這樣就能讓她顧著舊情,不忍對我下手了。”

貞妃不停的搖著頭。臉上更帶了一絲憐憫般的笑:“貴嬪你太天真了,在宮里這樣的天真會害死你地,不過你放心,本宮一定會幫你,決不會讓你出事的。”看到月凌眼中流露出感激的情緒。她續道:“就算你有心與宛妃和好,她也不會這麼寬宏大量地,她就算表面答應了,實際上也不會再拿你當好姐妹看。”

“本宮讓你去與宛妃重修舊好,並沒有說讓你們真正的和好,只是讓你接近她,你別忘了,當初你之所以知道宛妃想害你小產,也是通過她宮里地鸚鵡才知道的。你現在與她不相往來,那她有什麼計謀之類的你都不會知道了,這樣的情況對你最是不利。所以你要去接近宛妃。就算不能得到她的信任,至少也可以在她身邊觀測她。看她是否有什麼異動。.1-6-K小說網,手機站wap,16k.Cn更新最快.這才是真正要緊地事。”

“哦,原來如此!”月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旋即她又為難了起來:“可是娘娘,我與宛妃已經撕破了臉,現在又該如何低下頭去呢,就算我勉強做了,她也不會相信。”

“呵呵!”貞妃笑著將目光再次轉向了紅梅所在,唇啟處聲鈴鐺:“這你放心,本宮已經替你想好了托詞,而這個托詞的主人,就是綿意!”

“她?她不是已經出宮了嗎?還能起什麼作用?”月凌對貞妃提起綿意甚是不懂,想不通一個已經出宮的宮女有什麼用。“她自然沒用,可是她出宮前來你這里的一趟卻是極有用,咱們可以拿這一趟來做文章,讓你重新回到宛妃的身邊,讓她再度接受你,盡管那不是真心,但也足夠了。”貞妃起身走到紅梅綻處放,摘了一朵在手里輕輕的轉著,然後放到鼻下,一股比屋里彌漫的更濃的香氣鑽入鼻中,閉著眼睛她輕輕說起了自己地計劃:“你曾告訴本宮,綿意來這里是為她主子開脫罪名的,說宛妃並沒有加害琳嬪,也沒有想要你的命,還說這一切都是本宮地挑撥之計對嗎?”

月凌茫然地點著頭:“是啊,娘娘這一切您不是都知道嗎?”說到這里她面色一變,惶恐地道:“娘娘您不會懷疑我了吧?我沒有相信綿意的話,絕對沒有,否則我也不會將這事告訴娘娘您了,我當時還把她一頓臭罵趕了回去呢,這個寶鵑和阿琳都看到地,您要是不信可以問她們,娘娘您可千萬不要誤會我啊。”

她急著想站起來說話,卻被貞妃按住肩膀不得起身,耳邊傳來貞妃柔緩地笑聲:“你急什麼,我自然是相信你,否則哪還會與你說這些,你先聽我說下去。”聽到貞妃這麼說,月凌總算是安靜下來了,聽貞妃繼續說下去:“據本宮的估計,那天出宮前夜,綿意來找你地事應該不是宛妃授意的,甚至她連這事都不知道,因為按本宮對她的了解來看,她不會做出這麼無用愚蠢的事,那極可能是綿意自己的主意,這個小丫頭一心想幫她的主子,可最終卻落得一場空。”

“本宮自然知道你不會相信綿意的話,可是宛妃卻不知道,只要你去了那里告訴她,綿意去找過你,並將事情說了一遍,而你也相信了,自知錯怪了她,所以特意來道歉,如此一來,你說宛妃還會不會趕你呢?肯定不會,她就算沒有真的相信你,表面上也會應付一下的,而且我們也不怕她派人到宮外去向綿意求證,因為這都是真的,你並沒有騙她。”

貞妃娓娓道出心中的計劃,只把月凌聽得愣在那里,直到她說完後才長籲了一口氣:“我想我大概明白娘娘您的意思了,只是我接近了她之後又該如何呢,只是想辦法摸清她的動向?”

“是,也不是!摸清她的動向固然重要,可以讓我們事先知道她搞什麼鬼,但還有一件事也同樣重要!”貞妃神秘的停住了話頭,直到月凌不住追問才說道:“那就是收集她的證據!”

“什麼證據?”月凌脫口問道,她的精神已經全為貞妃所吸引。

貞妃淡淡地笑著。抬手將指間的梅花插在鬢邊,紅梅映在烏黑的青絲上格外嬌豔動人,也為貞妃憑添了幾分麗色。然後才回過頭來道:“自然是宛妃做了不應該做之事地證據了。”當月凌還在咀嚼什麼是不應該之事時,貞妃已經說了下去:“比如說這一次給太後祝壽。她所做的兩件事,根本就不是什麼祥瑞,而是她制地騙局,如果當時我們能予以拆穿的話,她會怎麼樣本宮不說你也能猜的到。可惜上次我們對這兩件事一無所知,連我也是在事後才知道一二的。”

“宛妃在宮中這麼久,手上肯定沾染了一些血腥,最近的一件便是琳嬪地事,可惜同樣是沒證據,反而還讓她借此機會除掉了忠于本宮的小江子。”說到這里貞妃還是頗多懊惱,現在她在福臨身邊已經沒有可用之人,想再培養不知道還要多長時間,叫她如何不恨。

“如果我們能收集到她害人的證據。然後到皇上面前予以告發,那皇上就是再偏疼于她,也不得不按規定來辦。到時候宛妃就算不死,也難逃打入冷宮的命運。也只有這樣。我們才能高枕無憂,而你也才可以安心的生下小阿哥。並將他撫養成材,否則只要宛妃在一日,我們便要憂一日的心,即使你生下了小阿哥,也難保她不會暗中加害,莫忘了,當初本宮的姐姐,也就是先皇後,生下四阿哥沒多久,便遭人暗算了,不止四阿哥沒了,連她自己也含恨而去,月凌,本宮實在不想你再步先皇後的後塵啊!”

聽得貞妃如此關心自己,月凌感動的眼淚都掉下來了,緊緊抓著貞妃地手道:“娘娘您如此關心我,處處為我著想,月凌實在不知該如何報答你!”

貞妃從衣襟處摘了帕子幫月凌拭去眼淚道:“說什麼報答不報答,咱們是好姐妹啊,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本宮不幫你還能幫誰呢,快別哭了,否則將來生下來的孩子也會哭個不停的。”

看月凌破涕為笑後,貞妃又道:“忘了還有一件喜事告訴你呢,前些日子本宮去皇後那里商議事務地時候,恰逢皇上也在,本宮記得你曾提過你很掛念遠在宮外的額娘,所以便趁著這個機會向皇上還有皇後請旨,等你臨盆地時候讓你額娘入宮陪伴于你,一直到喝完小阿哥地滿月酒後再走,你猜皇上怎麼說?”

“怎麼說?娘娘你快告訴我,皇上怎麼說?!”聽得有機會讓額娘進宮陪伴自己,而且足有月余的時間,月凌急形于色,抓了貞妃地袖子追問。

貞妃任由她拉著自己的袖子笑道:“皇上和皇後聽了這件事,先是商量了一陣,然後說第二天再給本宮答複,畢竟從來沒有這種先例過,本想著已經沒希望了,哪想第二天再去坤甯宮時,皇後說皇上已經同意了,允許你到時候將你額娘接進宮來陪伴了,月凌,這可是皇上對你特別的恩寵啊,以前從來沒有妃子享受過種待遇!”

月凌原已止住的淚,再一次流了下來,她真的好想好想額娘,三年多了,不曾再見一面,也不知額娘有沒有想她,模樣有沒有憔悴些,現在終于有機會見了,雖然還有五個月,但至少是有希望了,皇上金口一開自是不會再改了,而是都是貞妃給她的,她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感謝才好,只知一個勁的掉眼淚,直到貞妃好生勸說了一番後才止住,然後又陪著她說了一會兒話,才起身告辭。

“娘娘您現在就要走啊?”月凌似有些不舍的說著,也是,今天貞妃為她帶來了這麼大一個喜訊,她還沒有感謝過呢。

貞妃笑道:“這有什麼好不舍的,反正都在一個宮里,要是想了隨時可以過來,本宮宮里還有些事要處理呢,另外還要去皇後娘娘那里稟報關于萬壽節所用銀子的數額與具體事項,這些都不能耽誤,等處理好後,本宮再來看你,你好好保重身體,另外,宛妃那里的事你也別忘了。”說著便轉身往宮門走去,走到一半忽又回過頭來:“對了,你這一次去宛妃那里不管事情怎樣,在表面上都不能失了禮數,本宮那里有下面新進貢的極品君山銀針,是難得的好茶,宮里其他娘娘還沒有,待會叫寶鵑去拿了來,你明日里帶給宛妃。”

“那就有勞娘娘了,月凌一定不負娘娘所托。”月凌應下後,站在宮門處垂目送貞妃離去,直到貞妃走的不見人影後她才抬起了頭,長長的睫毛覆在那雙沉靜的眸子上,目光所及處不是貞妃離去的方向,而是遠方一片純淨的紅色,那紅色與她屋內花瓶里的紅梅是一個顏色。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九章 晦暗不明(2)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章 寒梅香(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