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章 寒梅香(2)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章 寒梅香(2)

看到他們吃東西,小定風又開始不老實起來,從子矜懷里扭了頭,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他們,嘴里還“撲撲”的吐著泡泡,一副小饞鬼的樣子,可惜他現在還是只能吃奶,所以沒得吃。

一邊喝著燕窩粥,一邊就勢問起了家里的情況,當得知二老身體均還健朗的時候,才稍稍安了心,指著堆在一側的東西道:“這里面有些人參鹿茸之類的補品,等會兒哥哥走的時候記得一並帶了去給阿瑪額娘補補身體。”

索額圖點了點頭不以為意地道:“其實這些東西家里都有呢,帶了去也吃不完。”剛說完這句話旁邊的漫雪就狠狠拉了一下他的衣服,示意他不要說,經這一提醒索額圖似也明白了什麼,果然清如的面色沒有先前那麼好看,連剛舀了粥從勺子里流出來了也不知道,想到自己無意傷了妹妹的心,索額圖恨不得剛才的話能像這粥一樣吃回去,未入宮前,妹妹在家中可是從來沒受過一點委屈,反是入宮後雖眼下風光,可實際上不知受了多少苦,甚至于連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原本口齒還算靈活的索額圖現在卻連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來,他拼命的看漫雪,希望她能替自己接上話,可一直沒等得她出聲,其實漫雪不是不想解圍,只是想不出怎麼說好。

清如不願哥哥尷尬,勉強笑了一下道:“沒什麼,我知道哥哥非是有意,是我這個做女兒的不孝,不止不能在他們身邊盡孝。還總要他們為我擔心,實在是愧對二老!”每每想起在家中日見老去的父母,她的心總是酸楚不已。離家已有三年多,不知何時才能回去看看。省親之事她幾次想起,只是沒有福臨先說,她也不敢先提,只能藏在心中,暗等機會。

漫雪出來打圓場:“娘娘這是哪里的話。您在宮中服侍皇上比什麼都重要,阿瑪和額娘知道您好就行了,他們不會怪您地,您定要想的開心,別往那不好的地方想,以後有地是機會見,就像這一次,不也是見了嗎?”

清如默默地點著頭,雖然說有人開解。..但氣氛到底不像剛才那麼愉悅,反而有著些許哀愁,清如不說話。別人也不敢多說話,只默默喝著碗中的燕窩粥。

清如深呼吸了一下。臉上再度掛了笑道:“不說這些了。對了哥哥,你最近在忙些什麼。我聽皇上身邊地常公公說,皇上最近似乎經常召見你,是不是又有什麼事要你去辦了?”

索額圖正吃完了的空碗交給宮人重新去盛,聞言順口道:“是啊,皇上原本早些日子就准備讓我去一趟云南,後來因為你嫂嫂要生產和其他的一些事給耽誤了,不過也快了,等這次過完年就准備去,至于去多久現在還不知道呢。”云南?”清如皺著眉道:“上次是廣東平南王尚可喜的地方,這次又要去云南,可是與平西王吳三桂有關?”

說到這個事,索額圖不複適才的輕松之色,臉上有了幾分沉色,即連漫雪也有了幾分憂慮,顯然索額圖地事她早就知道了,整個屋里恐怕也只能小定風還一無所覺的“咿咿啊啊”著。

“有件事你可能還不知道,那就是皇上有意要削蕃!”說到最後兩個字的時候,索額圖的語氣明顯停頓了一下,聲音也壓低了幾分,進而他又補充道:“其實早在我從廣東回來的時候,皇上就有意要削蕃,便因為諸方條件的不成熟所以才做罷,現在阻礙依然有很多,但皇上已經在加緊行動了,先讓我等幾個去各方探查他們的軍力與實力,然後等機會成熟時再一舉拿下,不過這不是短期內所能完成的事,起碼也要用上好幾年。”

這件事清如倒還是第一次聽說,雖然一直知道福臨對三蕃據地為王擁兵自重的事有所擔心,但不想他竟已經在開始謀劃削蕃一事,真是有些意外,不過這事也有脈絡可尋,天子俱希望集權于一身,掌握天下人地生死,雖當初出于某些原因讓下面的人劃地為王,但最終肯定要收回來,不可能無限期的讓他們稱王下去。

索額圖又接著道:“這件事大部分人還不知道,除了我們索家以外,也就只有三家與另兩人知道。”不待他說出是哪三家人,清如已經猜到了,輕聲道:“可是蘇克薩哈,遏必隆,鼇拜三家?”看索額圖點頭後,她又低頭思索了一番,對其所說地另兩人實在猜不著,索額圖解釋道:“是圖海與費揚古二人,他們會分別去另兩個蕃王的所在地。”

圖海是誰清如自然知道,而且還見過不止一次,至于費揚古這個名字卻還是第一次聽到,更不知其是何人,還是漫雪解了她地疑惑:“費揚古是鄂家地人,也就是先皇後的弟弟。”

“是他?”清如微微一驚,她倒是不知道鄂家還有這麼一個人,不過這與她並沒有多大地關系,所以問過便罷了,只囑咐索額圖去了云南後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千萬別再像上一次廣東那樣,不止身受重傷還下落不明,還要漫雪獨自去廣東尋他。

索額圖一一的應了:“你放心,我一定會小心的,現在家里掛念我的人又多了一個,我怎麼舍得不回來。”他說的是定風,那是他的第一個孩子,隨著他的話,漫雪與清如一齊將目光轉向了躺在子矜懷里的定風身上,而定風也正睜著一雙烏黑圓亮的眼睛看著他們,短暫的目光接觸後,幾人都笑了起來,看他們笑,定風也跟著笑了起來,他雖然還什麼都不知道,但已經能感覺到身邊人的開心與否了,等他慢慢長大後,知道的事會越來越多。

閑話絮語了一會兒,守在外面的秋月突然進來稟報說恪貴嬪到,清如微微一愣,怎麼今日還會有人來,宮里的人應該都知道她今日有家人來,照理不會現在下過來串門子才對,不管心中怎麼疑惑,既然恪貴嬪來了,就不能讓人家在外面站著,何況素日里她們的關系就比較好。

隨著秋月的出去,不多時恪貴嬪就進來了,她身後跟著子奴,不過並沒有抱那只甚少離身的黑貓點點,應該是怕這天寒地凍的抱出來冷壞了它。

莫挽在進來後,看到索額圖與漫雪,明顯愣了一下,似乎不解他們怎麼會在這里,倒是索額圖二人,在她進來的時候便離坐拜倒:“奴才索額圖(漫雪)見過貴嬪娘娘,娘娘吉祥!”

“不必多禮,請起!”聽到他們的名字,莫挽就知道他們是什麼人了,所以顯得比較客氣。

一邊讓他們起來一邊對清如欠意地道:“宛妃,實在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今日是你家人進宮來探望你的日子,長日久居景仁宮中,不怎麼出來走動,很多事都不知道,實在是冒昧了,我還是先行離去吧。”說著便要告辭離去,被清如拉住道:“娘娘既然來了,就不要忙著走,在我這里坐一會兒再走吧見清如誠意挽留,莫挽逐留了下來,她看到子矜抱在手里的小定風後,一下子就笑了出來,而且是全然發自內心的笑,清如與她相交這麼久,也從未見她有如此明媚的笑容。

莫挽小心的自子矜手中接過定風抱在懷里逗弄著,小定風也不怕生,一把抓了莫挽的手指,他手小只能抓一個手指,但依然玩的不亦樂乎莫挽與清如一樣都是曾沒過孩子的人,所以對小孩兒特別喜歡,直抱了好一會兒才依依不舍的交還給子矜,同時自手里褪下一串佛珠放在包著小定風的緞被旁邊:“我來的匆忙,不知你們在,也沒帶什麼東西來,這串佛珠是我入宮時就帶在身上的,有保平安之用,現在就當是給孩子的見面禮吧。”

索額圖垂頭道:“奴才等怎敢要娘娘的東西,何況現在孩子這麼小也帶不了東西,還請娘娘收回。”

“給了便給了,哪還有收回之禮,等將來孩子大了再給他戴也不晚。”

索額圖見她這樣說了,再不收實屬失禮,便與漫雪一並謝了恪貴嬪的賞賜。

清如端了秋容沏好的茶給恪貴嬪道:“娘娘您今日來我這里,可是有事?”

莫挽笑笑,自她手中接了茶,修長瑩潤的手指剛一揭開茶蓋,頓時就有熱氣騰起,莫挽本就是個精致如畫的女子,現在隔著一層氣霧看她,更覺不似真人,倒如在畫中:“沒什麼呢,我就是閑著沒事來你這里坐坐,不想卻碰到你有家人在,倒是我的不是了。”說到這里,她瞧了一眼有些拘促不安的索額圖,漫雪是女眷還好一些。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章 寒梅香(1)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七十章 寒梅香(3)